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华米再造“华米” | “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4738
2021-11-22 19:10 抢发第一评

作者|沉舟  编辑|六耳

来源|直通北交所

连环创业,年少有名。在互联网界,华米的黄汪是个传奇。

在合肥中科大读了4年微电子专业的黄汪,创办华米之前还曾开过3家公司。2018年2月,黄汪将自己的第4家公司“华米科技”送到了美股上市,成为彼时的“可穿戴设备第一股”。

10月中旬,一场以“UP YOUR GAME”为主题的华米全球年度新品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上,华米创始人黄汪笑言,自2014年开始,自己就曾反复被投资人问及一个问题:可穿戴设备“巨头环伺”之下,华米凭什么立足?

 “这个问题我已经被问了7年。”

显而易见的是,在可穿戴设备领域,投资人一直担心华米这家年轻的中国企业不是苹果、三星们的对手。

-1-

2013年1月,可穿戴设备赛道兴起,黄汪做了一款名为Zwatch的智能手表产品。在资金面几乎撑不住的情况下,小米投了华米,同时也成为华米后来几年最亲密的“成长伙伴”。

如果说可穿戴设备的厮杀是一场江湖,那么华米就是杀出重围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小米的融资对华米来说是“雪中送炭”。

华米是小米早期最成功的“生态链企业”之一。小米将品牌、渠道开放给华米,华米一路疯狂生长。2018年2月,华米在美纽交所上市。

不过,即便身披“第一股”的光环,华米依然倍感压力。

这个压力,来自于赛道本身。知情人士曾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对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智能穿戴可能并不是一条好赛道。

能看到的是,做智能穿戴设备非常难。产品的开发需要打通硬件、软件、应用、服务和销售在内的整个链条,也需要在材料、外观设计、芯片、传感器、通信、人工智能等各个领域具有研发能力。 

此外,当时的智能穿戴整个市场规模小,品类单一,同质化竞争严重;用户培育成本高,商业模式也不够成熟。

黄汪曾回忆,自己在做第一个公司的时候跟IDG的人谈过融资,只是后来没谈成。黄汪承认,那时的IDG虽然没搞懂可穿戴装备,但是他们的判断是对。IDG的人告诉黄汪,“这个东西做不大,不过这个公司可以在一个专业领域活得很好。”

经过几年发展,随着赛道的逐渐变大,智能穿戴设备领域也出现了“巨头环伺”的局面。前有苹果、三星、华为,后有小米、oppo、vivo。几乎所有全球的头部消费电子巨头都在智能穿戴领域展开布局。

尤其进入2020年以来,智能手表、智能耳机等市场的竞争全面升温。

-2-

前文提及,作为小米早期最成功的生态链企业之一,如何减少对小米的依赖,实现独立发展成为华米在发展壮大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

早期,小米一直为华米造血。2015-2018年,小米产品占华米总营收比例分别为97.1%、92.1%、78.8%与66.9%。

一直以来,小米以高性价比的口碑立于市场,这决定了其生态链企业的利润存在天花板。不甘心受制于此,华米主动开启了发展自有品牌之路。

2016年,华米推出了自主品牌Amazfit。2018年,华米通过海外并购,将大健康领域Zepp和PEI两家国际化公司的核心资产纳入公司,以此摆脱小米的品牌定位对华米科技的影响,走一条智能穿戴赋能大健康的产业道路。

这些年,华米通过垂直化的技术整合、横向和全球扩张化战略构建版图。

其中,尤其特殊的是在垂直化的技术整合路线中,华米开始了自主研发芯片之路。

2016年12月30日,黄汪在新年内部信中提到:

经过今年一整年的准备,最近我们宣布成立了华米人工智能实验室……

华米人工智能实验室不仅负责搭建我们在云端运动及健康大数据的深度学习平台,还将与第三方合作,主导研发我们的第一颗基于深度学习的可穿戴芯片。

彼时,这颗芯片其实已经在研发进程中,只是外界鲜有人知。

做芯片的自主研发,是一件相当需要勇气的事。芯片研发投入高、周期长,还估测不出未来市场空间。

正因如此,2020年华米表示,在过去三年的年均研发投入超过4亿元,2020年研发投入更是高达5.38亿元。

华米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来自研芯片。在2018年9月一次发布会上,这颗被命名为“黄山1号”的芯片正式亮相。

芯片的取名也寄托了黄汪的美好愿望。黄汪毕业于中科大,中科大不在北上广,而在安徽合肥。安徽最有名的标签就是天下第一奇山——黄山。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汪将这颗自研芯片取名“黄山”,希望它能为华米带来奇特的力量。

黄山芯片的研发对华米产生重大的意义。华米由此打通了Apple Health、Google Fit、Strava、Relive等全球主流运动健康平台,不存在生态兼容的问题。也就是说,华米的智能穿戴设备不依赖特定的智能硬件,适用于绝大多数的智能硬件产品。

今年7月,华米在其Next Beat大会上宣布推出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该系统兼具轻盈、流畅、实用三大特性,并致力于打造成一个开放的健康管理平台。

“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以健康为中心思考问题,这跟其他手机公司的方向不太一样。比如,Zepp OS就明显区别于Apple watch和安卓wear等操作系统,因为后者(手机厂商)的战略和生态均以手机为中心。所以你会发现,不同厂商会越走越不一样,产生错位后,不同公司给用户提供的价值可能就越来越不一样。”黄汪表示。

截至目前,黄山芯片已迭代三代。以“黄山1号”为起点,过去几年来,从黄山系列芯片、BioTracker系列生物传感器传感器、操作系统Zepp OS,到一整套的运动和健康人工智能算法,华米都已经全部实现自研。

黄汪表示,这七年时间,华米1000多人一直在专注同一个方向,即“科技连接健康”,并且将其做深、做精、做专。

智能穿戴设备可能市场有限,大健康产业生意却是无限的。

华米所指的健康产业智能穿戴设备,包括能精准测量出人体的心率、血氧、压力和呼吸速率,也支持房颤心律失常自动甄别、夜间睡眠质量分析、零星小睡记录等等健康功能。

-3-

直通北交所观察到,在2020年第二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榜单中,华米科技在列。它也是名单中为数不多的美股上市公司。

黄汪也在最近的公开言论中不止一次提及华米的“专精特新”道路。

华米科技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华米科技在2017年获批了安徽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并在2020年获批第二批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称号。可穿戴产业发展时间短,尤其在国内,可穿戴产业是新兴产业。在早期,社会对于该行业发展前景、技术含量以及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缺乏相应了解,因此华米在发展初期申请专精特新资质存在一定困难。

不过,华米向直通北交所透露,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以及华米在行业中的开拓和探索,政府相关部门逐渐认可了华米科技在“专精特新”方面的努力。

截至目前,华米自主品牌产品2020年的海外出货量占比超过八成,已进入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年一季度自有品牌智能手表在全球销量增长68.8%,出货量首次位列全球前四位,并在巴西、俄罗斯、西班牙多国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不过,华米曾表示,在研发的前期阶段,自研的东西往往比外部的东西性能更差,更贵,甚至更容易出问题。必须经过长时间的优化打磨,甚至是多次产品迭代,才能逐渐实现技术的成熟。

黄汪坦言,黄山芯片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第三代,才真正达到能支撑起主流智能手表的水平。

“过去这些年,华米一直没有一款真正打磨到极致,能够一段时间内统治市场的‘杀手级产品’,甚至有个别产品的体验口碑不佳,或许也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此。”

在一条市场本就不大的赛道里与巨头分食,华米唯有不断做专、精、特、新,才能跻身优等生的行列。

华米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未来将持续坚持专精特新的道路,在智能可穿戴大健康这一赛道上与巨头们彼此验证、互相证道。

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ID:ctoutiao),给您更多好看的内容。

所属栏目: 智能制造
声明:本文由创头条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华米再造“华米” | “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打赏一下 0
喜欢这篇 13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590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