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华为“高工”搅动资本江湖

73185
2021-12-22 19:10 抢发第一评
华为系创业者——中国资本市场的“隐形大军”。

电影《江湖》截图.jpg电作者|徐明辉编辑|六耳来源|创头条

近日,一张写着“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工资条,让不少寒冬里的打工人“破防”了。

工资条上,职称为“高工”的华为员工,月基本工资在5万块左右,累加绩效后实发工资超10万块,部分“高工”的月薪更是达到20个W。

年薪轻松过百万,雷军看了要沉默,强哥看了都emo。

正当网友情到深处怒送热搜时,知情人士出来打假了:这个工资条漏洞百出!

“首先,华为不会给员工发工资条;其次,华为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对应的实体公司是华为数字能源公司;最后,华为公司并无‘高工’这一职称......”

总结一下:除了金额,全是漏洞。

创小妹求助Robin李,百度百科给出答案:高工,一般指高级工程师。

华为无高工,但有牛B的“攻城狮”呀。不少从华为走出来的“高工”,已经在中国资本江湖耕得一亩三分地。

-1-

华为“高工”刷屏的同一天,一个叫李一男的70后老男孩在汽车圈风光露了个脸。

李一男带着他的最新创业项目——牛创新能源亮相,并发布“NIUTRON”品牌,中文名“自游家”,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

造车江湖再添一李,“造车三傻”之后再出新男团“造车三李”。车圈故事的更新比新车上市频繁得多。

“我不缺钱”李一男,更不缺金飞口中的传奇故事。

 李一男曾在华为做过工程师。若不是当年和老东家不欢而散,华为如今的话事人,李一男怕是要占有一席之位。

1985年,位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工学院)效仿合肥中科大,开设了首届少年班。华工的领导对少年班极为重视,从他们的豪华“装备”就能看出来:每两人一间寝室,有专门的洗衣机,还有单独的图书室。

不过,进入少年班的标准也很“硬”:IQ 130左右,也就比盖茨少30。

15岁的李一男,正是这样的“天选之子”。

大家都知道,任老板对天才少年尤其钟情,不仅成立了“天才少年”计划,还屡屡因为高薪挖天才上热搜。

李一男硕士一毕业就进了华为。当时,华为的交换机项目遇到瓶颈。坊间传言,正是李一男提出把光纤的多个模块联合在一起试试看,C&C08交换机项目才得以顺利推进。

因为脑子灵光,李一男步步高升。

半个月当上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副总经理;两年后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四年后又坐上了华为副总裁的位置......那一年,他才27岁。

和李一男同年进入华为的,还有一个叫郑树生的浙江衢州人。郑树生比李一男大4岁,也参与了C&C08交换机项目。

但浙大博士终究没能闪耀过少年班天才,直到千禧年的到来。

人说三十而立,人们多会在三十岁前后确定自己的目标与发展方向。

李一男也不例外。2000年,以内部创业形式,30岁的李一男拿着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赴北京创办港湾网络,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

放在眼皮子底下,那是开疆拓土的将军;可有了封地,那就是藩王了。

2001年,港湾网络推出路由器、交换机等产品,代理商变“友商”,“华为太子”抢起了华为的地盘。加上有华平创投、龙科创投等提供“军饷”,李一男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把港湾的销售收入从1.5亿元做到了10亿元。

2003年末,港湾网络宣布与钧天科技合并,意图进入华为“腹地”光传输市场。巧了,钧天科技创始人黄耀旭也是华为出来的,是当年华为传输业务部总监,李一男的前锋。

眼瞅着两大方面军胜利会师,气得任老板直喊“乖乖”。

可糟心事远不止太子要反。老美那里,因为知识产权问题,华为还在与思科打官司。

与李一男并肩作战过的郑树生,成了破局的关键。

-2-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思科在美国有个死对头——3Com公司。任正非一边在美国聘请律师应诉,一边着手结盟3Com。

就在港湾网络宣布与钧天科技合并前后,华为与3Com联姻成立华为3Com(后更名“华三”,简称H3C),郑树生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华三的业务很简单:港湾有的,华三有;港湾没有的,华三还有。

因为背靠大树,又有技术加持,郑树生只用了6年时间就把销售额从6亿元做到了100亿元。

与此同时,在3Com的帮助下,2004年思科与华为达成和解。同年,港湾网络开始遭遇市场多维度围猎。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2006年6月,华为以17亿元收购港湾网络。李一男遵守“至少要在华为持续工作两年”的协议,在任正非眼皮子底下又熬了两年。

如果郑树生混迹网络,彼时恐怕要自嘲一句“小丑竟是我自己”。

因为业务重叠,半年后华三成了3Com的全资子公司。刚过完40岁生日的郑树生,也一并成了别人家的打工人。

所谓四十不惑。一个人经历了许多,便不会轻易被表象所迷惑。

在华三工作几年后,郑树生与华为分道扬镳。如今他是网络安全公司迪普科技(300768.SZ)的董事长,早已实现财富自由。

华为内部,最早一批自立山头的工程师们,来自华为电气。

千禧年后互联网泡沫随之袭来。为缓解现金流压力,华为开始裁员、卖资产。童永胜负责为华为子公司“安圣电气”寻找买家。

说来也巧,郑树生是浙大博士毕业后加入的华为,童永胜也是从浙江大学出来的博士后。当时签约华为办理落户事宜时,深圳人事局的工作人员还感叹,“你是第一个落户深圳工作的博士后!”

在华为,大家习惯称童永胜为“童博”。安圣电气就是在童博的带领下,从几十人的小部队逐渐扩编成上百人的技术大军。

2001年,安圣电气7.5亿美元卖身美国公司艾默生。一夜之间,童永胜和安圣电气的其他工程师们,成了“前朝重臣”。

大伙儿多少有些心灰意冷。

老部下张志外出创业不顺,找童永胜取经,没曾想请一个新BOSS。2005年,童永胜加盟麦格米特(002851.SZ)。有没有后来“三让董事长”的故事不得而知,反正麦格米特大股东兼董事长皆为童永胜。

安圣电气变频器产品线总监朱兴明,拉来10多个同事,创办汇川技术(300124.SZ);朱的直属上司邱文渊也学着朱兴明自立山头,从艾默生带走一批变频器研发骨干,创立了蓝海华腾(300484.SZ)。

几年后老同事们再碰头,又是另一番景象。

就像当初的李一男和任正非,童永胜、朱兴明、邱文渊成了中国工控产业变频器细分赛道的竞争对手。

-3-

商场如战场,即便亲如父子,情如夫妻,也难免内斗反目。

华为和中兴是中国通讯领域一对“同行冤家”,尽管也不乏惺惺相惜的故事。坊间传言,一些华为人曾给中兴起了个雅号——26,谐音“二流”。

不过,有一家公司却由这两家的老员工合伙创建。

得益于李一男在C&C08交换机项目上的突破,华为交换机产品在国际上口碑不错。1998年,任正非加大了高校招聘力度,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的何朝曦,成为华为第10000号员工。同年进入华为的,还有何朝曦的中科大校友熊武。

他们俩有个好朋友冯毅,也是中科大的。同一年,冯毅去了中兴。

2000年,在华为鼓励内部创业前夕,何朝曦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下海创业。他拉上熊武、冯毅一起辞职,三人合伙创办了深信服(300454.SZ)。

刚开始,深信服基本没活儿接,主要靠华为、中兴“救济”,干些外包工作。后来,深信服做起VPN,逐渐形成三大业务线,如今已是市值 800多亿的网络安全小巨头。

汤昌茂就没那么幸运了。

本想借华为鼓励内部创业的契机搞一番事业,却遇上了李一男抢生意事件。

汤昌茂也是1998年加入华为的。当时,华为产品在进入海外市场时碰到电磁兼容(EMC)认证的技术壁垒,华为从各产品线、技术部门抽调技术精英组建EMC特别工作小组,汤昌茂作为CAD研究部的唯一代表,负责设计印制电路板(PCB)。

2001年,汤昌茂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并向上级领导递交了内部创业申请。然而,因为华为内部创业政策调整,汤昌茂的申请很快就被否了。


前不久,有一家叫一博科技的PCB企业在创业板IPO过会。这家企业正是汤昌茂从华为辞职后创办的企业。


除汤昌茂外,一博科技另外6位创始人,同样有华为工程师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写到,目前国内与一博科技从事类似业务的主要有兴森科技、金百泽和迈威科技。其中,迈威科技主要收入来源于华为及其子公司。

而一博科技的客户里,并不包括华为。

对于大厂来说,老板很难兼顾每个员工。但对于李一男,任正非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任正非曾经称李一男是“红孩儿”。关于李一男的报道,媒体多会冠以“华为太子”“任正非干儿子”的称号。

奈何李一男也是一心想单飞。

2008年,李一男“合约”期满,先后被百度、无限讯奇、金沙江创投招揽。

三年时间来去匆匆,这要是让《非你莫属》的老板们评价,不是思想有问题,就是一男人不行。

好在李一男没准备求职,他只想自己当老板。

-4-

没有人统计过华为出来的创业者有多少。然而,“华为系”创业者俨然已经成长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隐形大军”。

“深圳科技园,随便一家小公司的创业团队里就有可能找到华为人。”华创俱乐部会长许炳曾对外表示。

他们代表了不同的“派系”。有以李一男、郑树生为代表的交换机系;以童永胜、朱兴明、邱文渊为代表的华为电气系;以何朝曦、熊武为代表的软件系;也有以顾庆伟为代表的财务系创业者......

今年12月中旬,《时代周刊》公布了2021年度风云人物,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入选。在《时代周刊》中,马斯克被描述为“天才”。

关于马斯克的智商,有人说150,也有人说190,总归是很高。普通人还在想怎么割地球上的韭菜,马斯克的格局已经提升到外太空了。

马天才影响了不少中国企业家,也包括李一男。

七年前,马斯克打飞的来到中国,把Model S的车钥匙交到中国首批车主手上。之后没多久,李想、李斌、何小鹏等接连入局新能源汽车。

李一男也想造车,可惜那会儿没有30亿美金。

四轮车不行先造两轮车。2015年4月,李一男二次创业,成立小牛电动(NIU.NASDAQ)。

就像把互联网基因带到汽车圈的造车新势力,小牛电动走的是高科技路线,玩的是生活方式。在雅阁、爱玛等巨头包围下,李一男硬是带着小牛闯出一片天。

不过,李一男的四轮梦也始终没有熄灭。

对于我国新能源汽车史来说,2015年是不可忽略的一年。那一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长近4倍达37.9万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市场。

而那一年的股市,同样令不少人印象深刻。

2015年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徐翔案”。当年,A股市场因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的有85起,居各类案件之首。

李一男的名字也出现在监管名单中。

因为内幕交易,李一男失去两年自由。2018年10月,小牛电动赴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创始人的李一男没有登台敲钟。

目送小牛电动上市后一个月,新能源汽车项目NIUTRON(中文名“自游家”)成立。不过,出狱后的李一男低调不少,直到今年12月15日,李一男才带着他的自游家,正式宣布向新能源汽车发起进攻。

新能源汽车是块大蛋糕,想吃的还有李一男的老东家。

华为2019年入局智能汽车,给自己设立了Tier 1(车厂一级供应商,为整车厂直接供应汽车零部件)的定位。

虽然老爷子多次强调“华为不造整车”,但在过往经验来看,把话说死后往往会迎来自我批评。

十九年前,张利华曾呼吁华为尽快立项3G手机,后被任正非斥责“胡说八道”。结果不到一年,任正非就带头开展自我批评,并豪言拿出10个亿做手机。

有一个细节是,任正非去年10月签发的关于“华为不造整车”的内部信中,落款处写了6个字:有效期为3年。

不出意外,几年后,李一男还是会与自己的老东家“碰撞”。

届时,擦出的是火花还是火苗,就不得而知了。

(完)

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ID:ctoutiao),给您更多好看的内容。

声明:本文由创头条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华为“高工”搅动资本江湖
打赏一下 0
喜欢这篇 19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阿里云创新中心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