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启明创投对话创新药企:从0到1,创新药企业如何生长?

2845
动脉网 2022-01-06 14:22 抢发第一评

2021年12月30日-31日,启明创投CEO云端峰会成功举办。

峰会上,加科思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印祥,北海康成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薛群、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启明创投执行董事陈侃就《创新药企业:从0到1,从1到100》这一主题,围绕创新药企业发展壮大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从产业和投资的角度,进行了深度的讨论和交流。

从他们的分享中,我们总结了如下几点:

1.坚持自己更相信的事情。创业和企业发展过程有很多诱惑和挑战,坚持初心不动摇是成功的前提。

2.紧盯核心目标才能走到重点。在不同阶段,关注点可能略有差异,但是一定要朝着最初设想的终点前进。

3.团队是基于共识和目标凝聚在一起。很多朋友合伙创业的公司未必走得很远,但基于共识、共同目标的团队一定有凝聚力和战斗力。

4.不要刻意追逐风口。生命科学行业不像互联网行业一样,拥有指数级增长的特性,不要盲目跟风,稳扎稳打,方能行稳致远。

完整的对谈记录如下。

从0到1靠研发,也要抵御市场诱惑

启明创投执行董事陈侃:想请两位结合自身的经验,分享一下把企业规模做大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挑战。

加科思创始人王印祥:我2003年从博士后出站,回国创建了贝达药业,从0开始,从30平方米的实验室租赁做起。再进入临床阶段,因为当时中国没有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MAH),所以所有创业公司都必须自己去做生产。2006年2007年,临床二期我们开始建立自己的facility(生产设施)。2010年产品快到临床三期的时候,我们决定建立市场和销售团队。

这是一个边干边学的过程,是企业从研发到生产再到市场销售转型的过程。对制药公司来讲,从0到1比较纯粹,主要靠研发。而从1到10的过程中开始有了生产、销售等,在管理方式、激励机制、考核指标等内控上有非常大的差别。

加科思从2015年成立至今,正处于从0到1的过程。在国际化方面,中外运营思路不同,跨国人员的管理等问题都曾经给我们带来了新挑战。

北海康成创始人薛群:作为一个从0到1的企业,我觉得最大的挑战不是想做什么,而是不做什么。在方向明确之前,企业需要抵御市场的诱惑。

根据今天的环境来做关于明天、未来的决策往往是不准确的,这需要我们有定力。并且找到一个好的投资方也非常重要,因为它不仅是资金提供者,也是志同道合的参谋、奋斗路上的支持。

启明创投执行董事陈侃:Amy总作为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能从投资人角度分享您是如何看待这些企业的吗?

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我做投资近20年,经历了中国投资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周期。从投资角度来说,我们在挑选项目时,对项目都是有画像的,其中有几个因素非常重要。

首先是团队,创始人占的比重非常之大。公司的发展速度与其密切相关。

从个人角度而言,创业者需要有一个strong mindset(强大的心态)。创业是难事儿,从早期科研到人员组建,以及最难的市场化问题,包括整个国家政策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都需要科学家和创始人具有坚韧不拔的意志,能够坚定方向,奋勇向前。

其次是技术具有先进性。较之其他企业,加科思具有先发优势,较早地进入了first-in-class(同类首创)项目的道路,并且专注于研发变构抑制剂,做到全球前三。这不仅让企业具有区别度,同时也是和跨国企业达成交易的前提条件之一。

从“科研者”转变为“创业者”,理解团队协作是最大挑战

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从“科研者”到“创业者”这样的角色变换,以及公司从小到大的成长,这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加科思创始人王印祥:团队建设和管理是最大的挑战。研发虽难,但却是我们熟悉的领域。生产跟市场销售我们就比较陌生。好在国内整体环境很好,比如生产,我们一方面自建,另一方面部分委托,这样就有了缓冲地带。但跨出国门后,企业在海外的辨识度低、团队招募难,销售也面临非常大的挑战。

我个人的经验是市场、销售建团队的领头人非常重要,因为市场销售的领头人能够把一个团队带过来,帮助企业快速上路。

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从大的pharma里面出来,回国创立小的Biotech,各位觉得最不适应的是哪一点?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北海康成创始人薛群:这个问题很好,其实我们有很多案例可以去分析。从健赞到北海康成,这四年我在中国组建了一个团队。2004年我回国,那时健赞在中国的知名度不高,罕见病更是鲜为人知。要把这些在跨国企业优秀的管理团队吸收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健赞,难度不言而喻,所以我一直都认为建造团队是创始人最重要的看家本事。

当时我觉得找好切入点比较难。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解决的方式是找准适应症,从适应症反向倒推,先提问题再去找解决的办法,从病入手。

在做北海康成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营造生态,也在推动各项政策往前发展。比如《中国药品管理法》起草期间,我们参与了罕见病部分内容的起草,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罕见病临床指导准则的起草工作我也参与了。这对我们来讲是非常有意义的新的尝试,而这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

加科思创始人王印祥:真正的考验源自内心,在创建公司时不能百分之百确信自己的选择。

当年第一次创业做创新药时,连业界的一些知名公司都还没开始行动,这让我们产生了动摇,感觉看不到希望。但好在我们都没有放弃。

成立加科思的时候,我们壮着胆子喊出要做全球前三的口号,其实心里也犹豫过。后面我们选项目还是认准first-in-class(全球首创新药)不动摇。2022年我们有多个项目会进入临床阶段,其中大概有一半在IND阶段能做到全球前三。

给创新药创业者的建议:一定要做自己更相信的事情

启明创投执行董事陈侃:两位是资深的创业者,Amy是非常有经验的创始人,能否从你们过来人的角度给还在0到1挣扎的那些Biotech或者在奋斗的Biotech的创始人一些建议。

加科思创始人王印祥:对于创始人而言,要做自己熟悉的东西。隔行如隔山,机会性创业很危险。你认为看到了机会,但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这是比较危险的。

北海康成创始人薛群:第一,在融资过程中对待资本要谨慎。热钱涌入会伴随各种诱惑。非专业基金所追求目标往往会跟创始人有差异,处理不好会造成很大的麻烦,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二,生物医药团队到了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会有大的波动调整,创始人要有心理预期。好朋友来创业不见得大家能一起走完全程。如果要迁就熟悉的感觉,而不及时调整迭代,将会成为企业发展的瓶颈。

最后一点,就是一定要做自己更相信的事情。do what you believe,如果没有这一点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我从投资人的角度分享下。原来基金里面既有做IT的,也有做BT(biotechnology)的,我们经常会比较这两个团队。从爆发性上来说,IT经常会是在一两年内跑出千亿级的公司,但BT不会一下子爆发到这么大的规模。

同时从结果来看,虽然BT公司没有那么多一夜暴富的情况,但是其失败的比例也远远低于IT。这里面说明一个问题,很多公司发展过程曲折,但是只要再稍微坚持一下,像二位说的,do what you believe,跨过这个坎儿,后面就会有一个新的天地。百分之七八十的Biotech公司都会出现的情况,这是我特别想跟创业者分享的。

第二个,也是跟二位刚才说的一样,就是做你熟悉的领域。中间不要来回换赛道,不要盲目跟风。大家都追求所谓新出来的技术,但对新技术一知半解,经常是看到国外有个什么样的项目,国内有一个山寨版的就去投了。这种跟风投出来的东西,质量都是大打折。

还有一点就是政策非常重要。外部环境是一个非常复杂、不断变化的过程。我建议大家在日子相对好过的时候,不要把估值看得太紧,尽可能让自己的粮食充足一点,居安思危。

最后需要我们目光放远,合理安排资金。哪怕是已经上市的公司,也要再往后看几年。如果自己的商业能力不足以让公司实现收支平衡,良性地循环起来,那我们的资金筹措永远是摆在CEO面前最重要的问题。

所属栏目: 医疗健康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我与无影的初体验:使用无影云桌面进行一个开源 Angular 项目的端到端测试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646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