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不惜撞破头,双汇父子相争为何如此激烈?

3992
钛媒体 App 2021-07-20 10:13 抢发第一评

文 | 雷达财经,作者 | 张凯旌,编辑 | 深海

双汇董事长万隆罢免长子万洪建一个月之际,万洪建向媒体讲述了在万洲国际的免职公告披露前,自己与父亲“冲突”的细节。

据万洪建所述,CEO的继承人话题是让两人矛盾爆发的导火索,争执过程中,万洪建曾用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并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泄愤。而在万洪建被保安控制住后,万隆还曾在一旁要求“拍照取证”。

对于儿子的爆料,万隆本人回应称,“父子冲突”不需要过多解释,之后会专门说明这一问题。但从万洪建透露的内容来看,父子双方的争执焦点在于对美式工厂的分歧。

资料显示,双汇实业于1998年在深圳上市。2013年,双汇以71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生猪和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次年,包含中美业务的万洲国际在港上市。此后,双汇曾斥巨资新建了美式工厂,但营收状况始终不好,还经历连年亏损。

罢免“太子”的同时,现年81岁高龄的万隆仍活跃在公司的管理一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汇掌舵者的接班人选愈发受到业内关注。此次罢免事发前,万洪建一直是被外界看好接班人,但万隆的铁腕,再次让接班人的位置变得扑朔迷离。

为何公司内斗如此激烈?有管理咨询行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理念分歧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性格使然。长久以来,万隆保持着大家长式的作风,和子女缺乏深入沟通。从公开的信息看,万洪建本人性格也很火爆,最终导致激烈碰撞。

值得一提的是,陷于内斗的双汇,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7月19日,双汇发展、万洲国际股价单日跌幅均超4%,其中双汇发展市值已跌至千亿以下。

双汇太子自曝罢免前与父冲突细节

根据万洪建朋友圈和其对媒体描述的情况,6月3日上午,私下获知公司将提拔CEO的万洪建来到了位于香港九龙环球贸易广场76楼的万洲国际总部。

表达了自己的来意之后,万洪建称,“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不料万隆却回复称,“你听谁讲我要提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

“我不会讲出谁告诉我此事,重点是我想交流CEO人选问题,其他是次要的。”根据万洪建的回忆,说罢,他遭到了万隆的训斥,还被骂“骗子”,万隆的董秘也加入了言语冲突。

争吵中,万洪建完全崩溃。“我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宣泄心中愤懑。”

见状,保安也介入了这场冲突,在儿子被保安按倒在地后,万隆还要求“拍照取证”。

两周后,万洲国际公告称,因“万先生近期对本公司的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使本公司认为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万洪建作为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本公司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及本公司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及本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已被免去,即时生效。

显然,万洪建对于父亲的这一决策心存怨念。时隔近一个月后的7月15日,万洪建在朋友圈公开指责万隆不孝顺百岁长辈、不顾股东利益举债收购美国企业、低价收割战友和友人股份。

7月16日,恢复理智的万洪建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万隆去年做了所谓的第十四五规划,打算再任职五年以上,没有接班人计划。”他还强调自己在公司没有实权,也未争权,只是在业务上提出了不同看法。

公开资料显示,万洪建现年52岁,1990年从河南广播电视大学毕业,从熟食车间工人做起;曾历任双汇集团外贸处副处长、双汇母公司罗特克斯副总经理、国际贸易部总监等职位。

2016年起,万洪建担任万洲国际副总裁,负责国际贸易业务。2018年3月,万洪建获委任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同年8月获委任为董事会副主席,这一系列重要任命,曾被视为接班人“钦定”万洪建的信号。

除了长子万洪建,万隆还有次子万宏伟。据报道,万宏伟早年留学海外,回国后曾在双汇有过历练,也有过短暂创业尝试,现任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和公司副董事长。

因美国业务发生分歧

万洪建披露冲突细节前,多位业内人士猜测,万洲国际对其的免职或与公司2020年在美业务的颓势有关。

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万洲国际在美的屠宰量及猪肉的外部销量均有所下滑,公司整体归母净利润为8.28亿美元,同比下跌43.48%。

新冠这类黑天鹅事件并不能作为完全否定管理者能力的依据,但从万洪建此次在采访中透露的内容来看,万隆父子在美国业务方面确实存在分歧。

据报道,万洪建认为,罢免的真正导火索是2020年11月20日时,自己在万洲-双汇视频会上的两句发言:“美式产品已被市场证实不是正确的方向,可以抛开不理”、“把这个新行业(中式产品)当作新生婴儿去培育,不要在这个婴儿身上压上成年人一样的重担”。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长期以来,市场对双汇在8年前“蛇吞象”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交易一直是褒贬不一。

2013年,双汇国际以每股34美元的现金并购史密斯菲尔德所有发行在外的股权,总交易金额达71亿美元。数据显示,2012年双汇生猪屠宰量近1500万头,史密斯菲尔德屠宰量2800万头,两家合计4300万头,这些猪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半。

万隆曾在受访时称,自己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错失7美元的史密斯菲尔德而追悔莫及,这也证明,万隆觊觎史密斯菲尔德已久。在他看来,收购的理由很充分:史密斯菲尔德拥有的“种猪-商品猪-饲料-屠宰-深加工-品牌猪肉”等纵向一体化产业链正是万隆梦寐以求的。

不过,万洪建则认为,收购史密斯菲尔德不是一个很正确的方式。“第一,美国业务已经基本成熟,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的市场潜力发展空间比美国要强、要快;第二,当时要花70亿美元,印象中是当时双汇净资产的数倍,一旦出现问题,可能动摇我们的根基。”

市场也有类似看法。彼时腾讯财经曾指出,“数十年来没有谁曾出海收购过一家生猪养殖和屠宰企业,不像矿产、牛奶和计算机,这个行业毫无‘走出去’的动力”。

除此之外,史密斯菲尔德被收购时的业绩也并不算稳定。2008年,其出售了牛肉业务及火鸡方面投资,专注猪肉产品;2009年,公司关闭了6家工厂,将旗下100个品牌缩减至12个核心品牌;2010年,公司净亏损1亿美元,一度面临破产边缘。

2011年,史密斯菲尔德起死回生,净利润扭亏为盈至5.21亿美元,其和另外3家主要竞争对手共同供应着全美70%的猪肉;但到了2012年,公司在营收同比增加7%至131亿美元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同比减少三成至3.6亿美元。

“史密斯菲尔德企业之大,利润之薄显而易见,接下来运营难度会不小。尽管公司品牌和技术一流,但如何为双汇所用却是个难题。” 首创证券研发部副总经理王剑辉指出。

但对于万洪建的提议,万隆则认为是“大逆不道”。这一度导致万洪建主动辞职,离开了万洲国际。

与此同时,为了达成这笔合作,万隆承诺,保持史密斯菲尔德的运营、管理层、品牌、总部不变,承诺不裁减员工、不关闭工厂,并将与美国的生产商、供应商、农场继续合作。

另据万洪建透露,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后,曾斥资8亿元建造了一个主要生产火腿、香肠、培根等美式产品的工厂,但昂贵的生产成本,再加上花大价钱进行营销后市场认可度依旧不高,导致工厂连年亏损1-2亿元。

体现在万洲国际的业绩上,公司自2014年来营收增速便大幅放缓,归母净利润也是震荡前行。进入2021年后,公司在美国、欧洲的业务经营利润受非洲猪瘟影响,再度出现大幅下滑。

“为什么胆敢在视频会上讲这样的话?”在2020年11月万洪建指出美式产品产品不是正确方向后,万隆随即在父子三人的闭门会议上怒斥万洪建,不仅如此,万洪建再次被批“大逆不道”。

“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式工厂这件事,我没有同他站在一条线上。” 据万洪建所述,2020年11月的那场会议后,自己在公司的业务操作权已经被剥夺,“看见我基本就是不搭理了”。

万隆“铁腕”

“这次变动不会影响公司发展,因为万隆董事长在集团内部有着百分之一百的掌控力。”万洪建被免职后,有双汇总部管理人员表示。

这句话,是这位现年81岁高龄的双汇集团掌舵人自当选厂长以来,37年管理风格的缩影。

万隆是军人出身,高中未毕业就去当了铁道兵,入伍5年后复员至漯河肉联厂。尽管在1984年,44岁的万隆升任漯河肉联厂首位民选厂长后开启了自己的管理者生涯,但他的身上,始终有军人的影子。

如他严格遵守作息时间,30年如一日,每天七点准时起床,然后步行到马路对面的工厂瞧瞧。八点钟,他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开始一天的工作。三餐过后,他会在办公楼下散步约半小时,每天走一万步。刮风下雨、下雪,雷打不动。雨雪太大,就在楼前的雨棚下走。晚上8点下班回家后,再花半小时看当天全球媒体对双汇的报道或批阅文件。

彼时至今37年的时间里,万隆在市场上留下了“中国肉类工业教父”、“杀猪大王”、“世界第一屠夫”等诸多称号,但同时,他也被贴上“强人政治”、“企业主宰者”、“控制欲极强”等标签。

1984年刚被选为厂长时,万隆就着手清理“关系户”,一下开除了所有副厂长,这也让他受到了电话威胁,甚至当面被持刀者恐吓。

1992年,“双汇”火腿肠打响了在业内出名的第一仗,据悉,万隆曾立下铁规:经销商必须先打款,后发货,坚持不动摇,正是这一招“现金为王”,让双汇跑赢了春都。

《环球企业家》还曾在报道中提到,万隆所有讲话稿均自己操刀,尤其是内部讲话稿。对外发言若无时间,万隆也会亲自列大纲、中心要点交由秘书,秘书写完后,他还再做修改,如此反复多次,有时候在开会前,万隆还在修改讲话稿。

除此之外,万隆不抽烟、不喝酒、不会唱歌,也从不参加各类社会活动。“我是一个标准的杀猪卖肉的屠夫。我什么事儿都不干,就干这一件,其他什么事我也干不了。”万隆说。

也因此,在下属眼中,万隆不怒自威。“他看见我们谁穿衣服不讲究,就会当面说‘看你穿的那是个啥!’” 双汇集团副总经理刘金涛称。

值得一提的是,万隆在公司中的“绝对地位”还体现在其薪酬上。2014-2019年,万洲国际执行董事薪资累计支出5.2亿美元(约合35.36亿元),其中,仅2017年万隆个人薪资就高达2.91亿美元(约合20亿元),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接班人“难产”,市场用脚投票

有关万隆的接班人,市场众说纷纭,万隆自己的说法也一直模棱两可。

2013年,万隆接受采访时称自己尚未考虑过退休,“责任和竞争让我停不下来。竞争也推动着我干好。”两年后,当万隆再次被问到接班人计划,他表示,自己十年前就在考虑这个问题,等到2017年换届时,“我看接班团队,条件成熟了,就会退出。”

然而当真正的2017年到来时,万隆又给自己立下了新目标。“不把双汇的销售额做到1000亿元,不会退休。”当年,双汇发展营收505.78亿元,仅是1000亿元的一半。此前从百亿做到500亿,万隆用了12年。

2018年,万隆的两个儿子——万洪建、万宏伟相继进入万洲和双汇核心决策层。这本被视为公司在挑选下一代掌门人方面的重大进展,但随着2021年6月对万洪建的罢免,以及万洪建“万隆打算再任职5年以上”的说法,万隆将退休年龄延迟到85岁之后恐已成定局。

对于这一现状,7月19日投资者纷纷“用脚投票”。双汇发展报收28.56元,单日下跌4.42%,自2020年9月以来累计跌幅超53%,市值蒸发超千亿,如今市值已降至990亿元;万洲国际报收6.31港元,单日下跌4.10%,自6月9日以来累计跌幅超14%,市值折合人民币不足780亿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3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252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