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年薪涨2个月,互联网人:@老板,懂?

4356
钛媒体 App 2021-07-17 13:24 抢发第一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商业数据派,作者丨廖羽 刘鉴 陈思 段然

7月13日,京东通过官方公众号“京东黑板报”发布《涨薪通知》,宣布“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用两年时间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在2021年7月1日的基础上直接涨薪两个月”的消息。

半天时间,#京东宣布全员涨薪两个月#的话题冲上热搜第一,引发4.5亿阅读,2.6万讨论。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招聘广告”,有人期盼“让自己老板看到”,也有人透露“涨薪范围并非全体京东员工”。

薪资状况向来是职场人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一旦触动,各种开心和不开心的经历瞬间涌上心头。

(图片来源于京东官微、新浪热搜截图)

据拉勾网今年3月发布的《互联网人薪资报告》显示,2018年以来,互联网行业的年度平均薪资稳步增长,2020年度薪资较2019年同比增长8.1%,2021开年薪资同比去年增长7%。与2018年相比,4年间互联网薪资涨幅高达22%。

虽然整体趋势一路向好,但疫情之后,互联网行业薪资也受到一定影响,2020年成为近4年来唯一开年后薪资走低的年份:一季度拉勾平台发布的职位平均薪资为15700元;二季度降至14200元;三季度跌至低谷,平台薪资平均薪资仅为13900元,相比一季度降幅11.3%;四季度薪资回升至14400元。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人薪资报告》)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人薪资报告》)

随着疫情的负面影响逐渐消退,今年开年平均薪资回升至15600元,达到去年一季度水平。为了了解当下互联网人薪资的实际情况以及大家对“涨薪”一事的实在看法,《商业数据派》调查采访了四位互联网从业者。

他们有的是大厂前员工,已经不再迷恋“大厂”滤镜;有的是刚进京东,恰好经历了涨薪的喜悦;有的频频”跳槽“,只为了涨薪和好的工作体验;有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面对“涨薪”一事懵懂无知……

跳槽加薪VS内部调薪,他们会pick哪个?

阻止朋友去大厂,我做错了吗?

张楠,前电商公司员工,工龄4年

“我在大厂工作了四年,心态变化很大,前两年十分理想主义,公司有什么成绩都觉得与有荣焉,今年4月份我办了离职,身边朋友都劝我,我也劝他们,别把大厂想那么好。”张楠这样告诉《商业数据派》。

2017年,张楠入职了一家电商大厂,满怀热情,身边朋友、家人也都觉得很有前途,张楠安安心心的工作,期待自己的小日子能越过越好。时间一天天过去,张楠却慢慢咂摸初不对味来。

“首先就是莫名其妙的加班文化”,张楠告诉记者,公司督促员工每天上下班打卡,准点下班会被同事们用异样的眼光行“注目礼”,次数多了甚至还会被领导叫走谈话。

在张楠看来,明明是互联网公司,应该是更注重结果和工作效率的,没想到大家都那么“喜欢”加班,而且领导还很擅长临下班布置工作,至于秒回微信、周末开会这些更是家常便饭。

“为什么会这样?”张楠也想过这个问题,据她观察:“公司管理架构、职级分工复杂,有时一个项目会有好几个部门插手,这就导致了了大量的重复性工作,做事效率难以提升。”

另外,张楠还隐晦地提到了大厂公司人员混乱、员工能力和职级不匹配的普遍现象。“本来中国人情社会很常见,但这种事情总发生在身边,也会让人很沮丧,很容易让人怀疑自己的价值。”

可即便如此,张楠也没有第一时间另寻出路。“人就是这样,即便在大厂工作不顺心,总感觉被剥削,还是有点舍不得离开,毕竟在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说出去还是很有面子的,薪资待遇也比较匹配,就一直没下定决心。当然,我最终决定离开,同样是因为薪资。”

据张楠介绍,所在的部门薪资倒挂问题很严重,3年没有涨薪,平时的员工福利券都是“满200-19元”的力度,折扣不及双11。张楠四年兢兢业业,却一直没有涨薪,再加上某些同事莫名其妙地高升,让她一度很怀疑自己的能力,直到她拿到了某中型公司近100万年薪的offer,才找回一点自信。

张楠4月离职,京东在7月就爆出“全员涨薪2个月”的消息,张楠对此表现得很平静,她说:“能在3年不涨薪的生存环境下扛3年,就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很安于稳定,不是太过分不想变动,当然,一个公司也是如此,哪里是那么短时间就能改变的呢?”

曾经,每次领导问及:“有朋友要来吗?”张楠都是尴尬笑笑不搭话。每当有亲戚、朋友要内推,她也都把“丑话”说在前头。有人会觉得她在“拿乔”(装样子),张楠却说做事只求无愧于心。

京东涨薪这事儿,可遇不可求

肖凯,京东员工,工龄半年

“刚进来就遇到涨薪,确实挺振奋的”,肖凯加入京东不到半年,一来就碰上涨薪,虽然目前还没有被告知具体的涨薪模式,但这并不妨碍肖凯对未来的憧憬,“涨薪应该是会有个过程,但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更多学习成长的机会。”

据肖凯介绍,涨薪这个事儿在互联网行业可遇不可求,业内主要涨薪方式还是依靠职级晋升,像京东这次的这种整体加薪,十分少见。肖凯谈及此前几年在互联网行业的工作时就说,“之前从来没遇到过像京东这样,直接宣布要从14薪涨到16薪的,大家都说这是‘直男式涨薪’。”

“说的热闹,但严格来说,京东的这次涨幅也算不上多可观。”肖凯介绍,互联网行业普遍的涨薪区间大概在10%~20%左右,而京东两年涨两个月,平均每年涨幅也不过7%左右,只能算是中下水平。只是京东此次整体加薪大调整,胜在是全员计划。

而且原则上,互联网大厂基本上都会提供每年两次的涨薪机会。例如京东在6.18和11.11两个大促过后,会结合业绩来一起进行评定。但实际操作中,不同部门之间是存在差距的,个人的评定与部门业绩情况大有关系。“有点像丛林法则。公平,但是一种动态竞争的相对公平。”

这次京东的全员涨薪,实际上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机制,能给予更多员工长期的动力。主要原因还是“结合公司的效益,匹配市场薪资水平。”在维持和友商相近薪资水平的同时,提高在招聘市场上的竞争力,“对目前找工作的朋友很有吸引力。”

相比入职前谈升职涨薪规划的“画饼”行为,京东的这次全员计划也更有确定性。肖凯介绍之前工作三年的某影视互联网公司,就提及为期三年的合同里,对涨薪一事只字未提,对比起来,京东此举明显更得人心,小凯现在的规划就是“长期做下去,在电商领域深耕!”

不过好的薪资制度并不是每个公司都有,涨薪这件事就更不是了。肖凯一位在互联网广告公司工作的朋友张洋就时常吐槽:“我们公司和互联网大厂差别太大了。”

互联网行业不同领域,不同规模的公司之间,有着不小的差距。相比于十几二十年积淀的大厂,小厂的制度就远没有那么完善。尤其是行业尾部的小公司,“没有什么所谓的KPI,基本上都是死工资。涨薪主要看领导心情和业绩情况,每年可能会有一次,只是可能会有。”

对于已经30岁出头的张洋来说,很难再看到什么成长的空间了。互联网行业说到底还是“青春饭”,不论公司大小,到了一定层级和年龄后,再想晋升涨薪就很难了。大厂可能还相对好一些,而“我们这种小公司,只靠工资想留在一线城市肯定是不行的,更多地是私活儿。倒不如索性回到低线城市,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

靠跳槽涨薪,互联网人有多难?

周明,某知名旅游app前端程序员,工龄1年

“你为什么跳槽?”

“为了涨薪。”

据猎聘发布的《2021春节后开工一周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显示,59.4%的人跳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但跳槽就能涨薪吗?工作近5年的周明告诉《商业数据派》:“太难了。”

周明是一位有四年多工作经验的“程序猿”,据他介绍,程序员的薪资并不如外界传的那么邪乎:“程序员base(基本薪资)看起来很高,但是真的就是固定的,尤其是3年以上的程序员,其实并没有那么好跳。”

企业对于求职者,尤其是跳槽者涨薪与否的判断都有自己的考量。“目前大厂的base都降低了,而且在我看来,只有高一些职级的跳槽才能有很大的涨幅,因为高职级会有股票或者期权的奖励。”

为了涨薪,周明曾在大、小厂之间“反复横跳”,对此还总结出来一些规则。“如果你人在小厂,并且从来没去过大厂的话,那跳去大厂并且期待薪资涨一点还是比较容易的;反过来的话,难度就相对高一些了。”

问及原因,周明说:“一般来讲大厂出来去小厂的,大多是奔着leader(管理)岗位去的,但是这种岗位的人选基本都靠猎头或者公司自己去挖;而普通开发人员,如果不是技术特别强的,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在薪资上'压一下'。”

这种所谓“压一下”,也是行业内常见的情况,比如对方会以能力、项目经验、学历等等为借口,对薪资进行打折,“很多时候能平调已经烧高香了,也不指望能涨多少”,他本人在跳槽的过程中,经历过薪资最大的涨幅是30%,最低则是平调(即不涨不减)。

当然,除了涨薪,周明跳槽还有别的动机。“我有一次是因为不喜欢办公室政治才跳槽的。”在他看来,技术团队氛围、业务趋势、整体技术栈以及薪资结构都要在考虑范围内,如果仅仅考虑薪资的话,过度频繁的跳槽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周明说,除去薪资以外,舒服是第一位的:“个人感觉,如果在现在这个职位给你的感觉很不好,建议还是选择看看别的机会。因为工作是需要认真以及热情的,如果工作不舒服,那是非常不好的体验,你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努力的劲头。”

在采访的最后,周明告诉《商业数据派》自己正在准备自己的下一次跳槽。这一次,他不仅要换工作,还要换一座城市,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除了薪资,舒服是第一位的。”

应届毕业生提涨薪,是不是“飘了”?

王玥,某互联网自媒体公司,工龄1年

“现在才后知后觉,我可能是被HR的缓兵之计给骗了。”初入职场的王玥喃喃说道。

去年年中,王玥作为应届毕业生,找到了一份媒体工作,对方对她的个人履历挺满意的,但王玥却有些纠结。“我很喜欢媒体的工作内容和节奏,但对方给的薪资却比我心理的价位低了一些。”

据王玥介绍,当时面试的时候,她还是有些犹豫的,但HR说:“你可以先过来做着这份工作,做够一段时间若觉得还算顺手,可以给你涨工资”。王玥一听,想着公司需要看一下自己的能力再调整薪水也比较合理,加上HR的话也很中肯,有看重她的意思,于是便应了下来。

进入公司后,王玥想着当时HR的话,勤恳工作了两个月,完全适应了工作内容和节奏,还受到领导的夸奖,于是她觉得是时候找HR聊一下入职时所谈的涨薪情况了。

“我当时一和她说这个情况,她就变脸了,我还拿了业绩考核表给她看,但还是被拒绝了。”王玥告诉《商业数据派》,“HR说我刚来公司两个月,公司对我的考察还不是很全面,而且说我作为应届毕业生刚刚入职公司,应该以学习为主,不应该将注意力放在薪资上”。

王玥本来抱着肯定会涨薪的希望走进HR办公室,没想到不但没能成功加薪,反倒被“教育”了一番,谈话后,王玥闷闷不乐,既尴尬又郁闷。

(数据来源:《2020中国HR生存发展现状白皮书》)

(数据来源:《2020中国HR生存发展现状白皮书》)

后来王玥回想起这段经历,她说:“初入职场,我其实并不知道如何向领导提出涨薪,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状态在领导眼中是什么样的,盲目地提出涨薪,还是有些鲁莽。另外一点,刚刚走出校园,想象着可以赚钱养活自己了,内心很想独立,所以想多赚一些钱,但是没想到并没有顺利申请涨薪”。在自我怀疑中,王玥还是选择离开了那家公司。

其实“涨薪”这个话题不光是对王玥来说,对所有应届毕业生来说都有些迷茫,应届生初入职场并不知道涨薪的真正含义,并且自己要达到何种水准才可以实现涨薪,入职前期基本不敢在老板面前提及涨薪的话题,成为了当代应届生在职场上的现状。

部分应届生步入职场后,由于之前未深入接触过相应的工作,所以对于上级所布置的工作会有一段“适应期”,在此期间,很多人甚至都完不成公司所制定的KPI,因此,“涨薪”离应届生有些遥远。

王玥作为过来人,对于涨薪已经不是去年那个“愣头青”,她表示,对于涨薪,“首先要明确公司的调薪机制 ,如果表现还不错,恰逢调薪阶段,应届生和老员工应受到同等对待;若是对于部分员工额外的调薪,在应届生未对公司有突出贡献的情况下很难会被加薪。”

即便应届生初入职场很难有表现机会,因为大多数公司不会将一个项目独立交由应届生负责,不过王玥表示,“这种迷茫很快会转化成动力,毕竟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职场人,能力才是实力”。

注:本文所用张楠、肖凯、周明、王玥等皆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1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238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