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谁能治好抖音们的“版权病”?

4338
钛媒体 App 2021-06-14 10:17 抢发第一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丨李秋涵,编辑丨魏佳

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与抖快B(抖音、快手、B站),已经因为“影视二创”杠上两个月了。

影视二创”是指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解说、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的行为,这些年,短视频平台上诞生了不少“X分钟看电影”、“XX说电影”的影视大V。

先是4月9日、4月23日,优爱腾联合多家影视公司,对抖快B上“影视二创”未经授权使用分别发表了一次声明;5月28日,三家再次联手,针对B站出现《老友记重聚特辑》盗版发表声明谴责;到了6月3日,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三家掌门人再次炮轰B站、抖音,将舆论推至高点;过了两天,六大影视公司再来助阵,转发了4月23日70家影视单位及500多名艺人的联合倡议书,再次表态。

4月9日优爱腾芒联合53家影视公司、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布的联合声明

长视频平台连环“五杀”,一气呵成,而在另一头,抖快B表现一致,至今无一公开发声回应此事。

“这是一击重拳”,元璟资本副总裁陈默默告诉深燃,6月1日新《著作权法》生效,“优爱腾抓住的影视二创侵权,是一个合理合法的点,抖音、快手、B站是无法反驳的”。

不过即便如此,优爱腾针对一个个视频展开维权,成本高、难度大,抖音快手B站上,直到现在仍旧不乏影视二创作品。

僵持还在继续。

优爱腾来势汹汹,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到底什么才是抖音、快手、B站的解药?这场混战的终局又将走向哪里?

“影视二创”消失不了

“影视二创”纷争已经闹了两个月,但这不意味着这类视频在抖音、快手、B站上消失了。

据深燃观察,在B站影视杂谈板块,腾讯视频热播剧《斗罗大陆》,爱奇艺热播剧《爱上特种兵》,优酷已经完结的《山河令》等相关影视二创赫然在列,且播放量极高。在抖音上,“影视剪辑”话题播放量达1395亿次,今年腾讯视频热播的《锦心似玉》等影视作品CUT还在更新。

近期B站影视频道界面截图

近期抖音影视话题相关视频截图

深燃与B站、抖音上的多位影视UP主交流发现,观望、转型是他们提及的最多的词汇。他们有的绕开优爱腾热播剧,转为对国内经典影视剧、国外热播剧的二创,有的转战动漫、综艺节目;对热门话题的吐槽也是突破口之一。如果还想解说在优爱腾上热播的影视作品,有UP主改为了真人出镜,但抖音影视二创作者小飞告诉深燃,这样流量没有用原片好,为了避免版权纠纷,他干脆暂停了更新。

在平台审核方面,影视UP主贺翔告诉深燃,他的作品偏影视解说、吐槽向,还没有遇到平台不过审的情况。他和同行交流发现,大家反馈切条和纯搬运的内容过审变难,不过更带二创性质的解说、吐槽向,还没有明显感觉到审核收紧。截至目前,抖音、快手、B站均未针对此事公开发声。

这场纷争,让创作者、片方、用户三方的关系也变得更为微妙。

在优爱腾发布联合声明之后,影视UP主贺翔本来还有所顾虑,让他意外的是,这期间找到他合作的影视公司反而比以前多了一倍,“他们找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会给你授权”,说到这儿,他忍不住笑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制片人文雨向深燃解释,现在片方都非常重视剧集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宣传,一部剧要上线了,他们团队也会主动找到影视UP主、抖音大号发精彩CUT,“不管是引起观众的注意还是吐槽,这已经是非常重要的营销手段”。

专门从事剧集营销的老张也告诉深燃,在联合声明发出的两个月时间里,他们只能绕过影视混剪方式,将宣发重点转移到了玩梗、艺人联动等话题营销上,但“其实还是没有短视频导流的直接”。

也就是说,不论从宣发角度,还是从二创衍生的娱乐效果来看,“影视二创”在生产端和消费端,是有一定需求的。这让参与到联合声明的53家影视公司之一的高管王宏有些无奈,他告诉深燃,“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说影视二创不能有,也跟剧集营销没有冲突,而是在讨论版权归属的问题”。

“目前很多长剧集是用户买了会员才能看的,尤其对于分账剧(优爱腾用户观看次数的多少,决定着片方获得的分成金额)来说,片方就靠两年分账期的分成金额回本,但在抖音快手上能直接看CUT,谁还愿意买会员看剧?这一定程度上损害了长视频平台的商业路径。”王宏说。

长视频已经亏不起了,但在不少人看来,优爱腾杜绝了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二创,也阻止不了亏损。“亏损不亏损,是商业层面的事,侵权是法律层面的事,不在一个维度上”,王宏对深燃强调。

据他回忆,优爱腾发起第一份联合声明,前后只用了一个星期,53家片方参与其中,“可以说一呼百应”。“其实对于片方来说,不论是优爱腾,还是抖快B,都是重要合作伙伴,大家都不想得罪,抵制的也不是短视频平台”,他再次强调,最终的诉求是,“版权必须得清晰”

在他看来,影视二创(除去纯搬运的影视CUT),不仅用户与片方之间有诉求,优爱腾也并非完全禁止影视二创,而是希望追溯版权授权,建立合理机制。

到底什么才是解药?

这到底该怎么解决?

YouTube模式不适应本土情况,参考音乐领域,起初抖音快手B站上,用户所使用的音乐没有授权,后来平台购买了音乐版权,供UP主自由使用,“影视版权未来也希望达到这种效果”,王宏表示。

他透露,目前可探讨的解决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实际的版权方,和“影视二创”创作者一对一协调权益;一种是由短视频平台,对于一些耳熟能祥的内容,购买了开放给UP主使用。

和音乐版权集中在平台不同,影视版权更为分散,不论是哪种,到底该如何授权还是道难题。

在投资人胡仕成看来,影视剧发行,随着播出端口的衍变,将持续诞生出新的版权形式。他以电视台到长视频平台变迁为例,以前剧集只有卖给电视台的播映权,后来互联网长视频平台出现,剧集诞生出了新媒体端的版权,一部剧既可以卖给电视台,也可以卖给长视频平台。

目前“影视二创”需求大,在他看来,短视频平台在版权压力下,“最终可能会出现一个互联网短视频版权发行,即内容的发行渠道有电视台+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三种。”这三种模式不互斥,还能增加内容的营收渠道。

这样的模式行业不是没有实行过。2021年,NBA在中国的视频版权,就采用了分开销售的策略,它把数字媒体独播权卖给了腾讯,短视频权益卖给了字节跳动,即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Tik-Tok上,可以有NBA每日赛事集锦、幕后花絮等内容,有短视频再剪辑和加工的权益。

但到了影视行业,存在两个实际问题,影视二创版权诞生了,买方能买吗,卖方能卖吗?

图片来源@pexels

在胡仕成的判断里,新诞生的二创版权,是由内容方直接与短视频平台方交易,即短视频平台可以直接与没有利益冲突的内容方合作。在影视二创版权上,长短视频在同一起跑线,“如果让长视频平台在购买版权时,要想获得短视频二创版权,也得单独给出费用,对长视频平台也是一个辖制”,他表示。

不止一位制片人告诉深燃,他们当然乐意有这样的新的版权渠道诞生,但考虑实际情况,目前几乎难实行,因为“影视公司在优爱腾面前没有谈判权”。一方面,现在大部分内容是优爱腾的定制、自制剧,即优爱腾就是内容的第一出品方;其次,即使是年年出爆款的正午阳光,行业龙头慈文传媒、华策影视,“为了一点二创版权的钱,他们也不敢跟长视频平台谈,毕竟这一次合作之后,还要考虑下一次的合作”,某影视公司高管贾建国对深燃表示。

在王宏看来,即使要售卖影视二创版权,短期内也可能是优爱腾与抖快B之间的生意。

那么抖快B愿意买吗?

从可操作性方面分析,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不同于音乐版权集中、授权方便,影视剧版权分散,成本也高太多,“且影视剧的二创版权,片方也并没有说授权给优爱腾,问题要复杂很多”。

一位接近B站、熟悉抖音的行业人士告诉深燃,购买二创版权的可能性不大,这一来等于承认侵权,“二来版权是买不完的,会让短视频平台被拖下版权的深水,陷入和优爱腾一样的版权深坑里,短视频平台不会想”。

不过在胡仕成看来,这一切都不会是难题。“片方的确会忌惮平台,以前电视台基本是剧集唯一发行方,也拥有极高地位,但互联网长视频平台出现后,花高价买剧集吸引来内容方,内容方获利渠道增多,就发展到了现在。”

和现在的短视频平台一样,长视频平台当年当然不想花这笔钱”,但在他看来,在长视频平台和内容方持续拿版权紧逼短视频平台,而后者不愿舍弃影视二创,这个新渠道就必然出现,“这是最基本的供求关系决定的。谁都逃不了这个供求法则。”

综合而言,“影视二创”背后是一场长短视频平台的利益博弈,尽管难以实行,但在版权管理规范的大势下,短视频平台们或不得不与长视频平台们一起,探讨一个解决之法。

不止是视频的战争

如果就如王宏所说,两方矛盾在于解决“影视二创”版权归属问题,事情倒还不会这么棘手。

“消费二创的人群,不能说是从长视频平台迁移来的,两类消费者大概率不完全重合”,陈默默告诉深燃,不同载体、渠道,有自己最适合的内容分发形式,在她看来,长短视频因为消费场景的不同,用户需求的差异化来分发影视内容,本来有机会形成合作机制,短视频有可能成为长视频有效的宣发和导流渠道。

但眼下的问题是,长短视频平台已经进入了零和博弈。

这体现在PGC领域。

B站早在2020年就对影视自制剧内容有所布局,抖音、快手用户日活天花板渐显,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户的精细化运营,让其停留时间更长,而PGC内容就是标的。

2021年,快手将CBA联赛、2020东京奥运会、北京2022年冬奥会等各大赛事的短视频权益都拿下了,对PGC内容明显有加码的趋势。一位接近快手短剧的业内人士告诉深燃,快手短剧已经在小范围尝试一集10分钟以上的内容作品。除了综艺,近期抖音也将注意力放到了微短剧上,6月10日抖音召开短剧发布会,第一批上线的短剧《别怕恋爱吧》与华谊兄弟旗下公司新圣堂合作,田羽生监制,阵容不俗。

贾建国告诉深燃,他听说有同行靠多部微短剧累积赚了2000万,他也有了做微短剧的念头,“很多传统影视公司已经在和抖音、快手合作了,只是在默默的进行”,他表示,传统公司也在向短视频平台靠拢

这也体现在UGC领域。近两年,优爱腾或以改版,或以打造新APP的形式,不同程度上表现出了对短视频的觊觎,而此前也不止一位UP主告诉深燃,2021年陆续获得了优爱腾的多次入驻邀请,但流量效果不佳。

或许,B站、抖音、快手们能根据用户喜好,推出一个新的小优爱腾,而优爱腾屡屡扶不起短视频业务,也很难推出一个小抖快B了。

图片来源@unsplash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B站、快手布局PGC内容越多,越来越向优爱腾靠拢时,自身亏损也在加大。根据B站、快手2021年一季度财报,B站净亏损9.049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了68%,快手一季度调整后净亏损49.2亿元,同比扩大89%。

让不愿割舍流量的短视频平台,为“影视二创”版权付出代价,陷入更大的内容成本里,或许是优爱腾希望看到的。

无论是优爱腾,还是抖快B,视频业务始终是这些互联网新老巨头们割舍不下的心头肉,尤其是字节跳动这个后起之秀,已经让腾讯帝国感觉到了被动和棘手。从“影视二创”这个切口,可以窥见巨头之间的暗战,长短视频的竞合,新旧势力的博弈。

在这场纷争之外,来自传统影视公司的贾建国告诉深燃,他现在很焦虑。短视频平台上微短剧如火如荼,做剧门槛越来越低,起承转合表达方式更符合用户的需要。

他觉得这就像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布信息一样,“如果有一天,抖音快手上的内容创作者们,人人都能拍剧吸引用户和流量,对优爱腾和传统影视公司都将是颠覆”,虽然那天不一定能到来,但在飞速发展的抖音快手B站面前,他已经有种没有人能阻挡潮水方向的无力感。

“影视二创”并非没有解决之法,但眼下,战局仍旧扑朔迷离。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以往针锋相对的优爱腾罕见的拧成一股绳,但谁能判定现在的优爱腾VS抖快B,阵营将永不改变呢?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飞、贺翔、文雨、老张、王宏、贾建国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文体娱乐 内容产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199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