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初步构建覆盖全国的货运网络,“货运版Uber”满帮冲刺美股

5234
钛媒体 App 2021-06-02 16:30 抢发第一评

号称货运版“Uber”的满帮集团要上市了。

北京时间5月28日,满帮集团(下简称“满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递交首次公开发行招股书,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冲刺“货运数字化第一股”,股票代码“YMM”,摩根士丹利、中金、高盛为此次满帮IPO的联席主承销商。

满帮集团招股书

根据公开资料,2017年,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为满帮集团后至少完成了3轮融资,通过建立标准化的货运交易流程,搭建了直连货主与司机的线上数字货运平台,从而实现货主高效找车、司机快速找货的功能,减少卡车空驶及配货等待时间。

招股书显示,满帮集团2020年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

但事实上,满帮仍然有成长空间。

根据灼识咨询(CIC)报告,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2020年公路运输市场总规模达到6万亿元,而其中数字货运平台的GTV总额仅占整个公路运输市场的4%,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整个市场的数字化改造空间巨大。

显然,上市对于满帮而言只是一个新起点,面对广阔的货运市场,他们还需要做的更多。

营收稳健增长,成本结构优化

合并后的满帮,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

从股东层面看,满帮背靠软银、红杉、腾讯等顶级机构。据招股书披露,目前,软银与红杉为满帮主要股东,在本次上市前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而张晖直接和间接的持股合计有15.5%,另外所有董事合计持股21.7%。

同时,满帮的管理团队由多名互联网及相关行业的资深人士组成。

据招股书介绍,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张晖,也是集团合并前江苏运满满的创始人,曾在阿里巴巴B2B事业群工作7年,对to B业务场景积累了深厚的经验与独到见解;CFO蔡翀拥有超过12年的投行经验,曾先后供职于HSBC、Morgan Stanley、Citigroup等一线顶级投行;CSO(首席战略官)郭浪波及CRO(首席风险官)慎凯分别来自于百度与阿里巴巴,CCO(首席客户官)王正洪曾就职于阿里巴巴和58集团,均具备广阔的互联网及战略视野。 

因此,外界都在关注满帮的运营情况。

查看招股书就能发现,满帮收入主要来源于其核心的货运匹配服务及增值服务两方面。

招股书的数据显示,满帮2019年营收为24.7亿元,尽管有疫情的冲击,满帮在2020年的营收为25.8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货运匹配服务带来的营收从17.7亿元进一步增长至19.5亿元,同比提升10%。

另一方面,2020年增值服务为满帮带来6.3亿元营收,贡献近1/4的总营收占比。招股书中提及,2020全年,有大约192.83万名用户在满帮平台使用了至少一项增值服务。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在这一季度实现大幅增长,GTV达515亿元,同比大增108%,实现营收8.67亿元,同比增长近一倍。

招股书显示,通过优化成本结构,扣除营业成本之后,满帮2020年的毛利率从44%增长至49%,这表示满帮的精细化运营能力有了进一步提升。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满帮在2020年已实现净利润2.81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达1.13亿元,同比实现3.4倍的大幅增长。

除了营收状况向好,满帮在用户、月活等方面也显露了不错的增长潜力。

招股书显示,在2021年,平台货主MAUs(月活跃用户数)达122万,完成运输订单2210万单,均呈现出显著增长态势,相较2020年同期的增长率分别为67%、170%。2021年3月,满帮平台货主MAUs(月活跃用户数)已达140万。

构建数字化货运生态

一直以来行业的数字化、信息化水平非常低。

在传统模式下,由于中国公路网络规模巨大,但两端高度分散。货主常常需要花几天的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司机,司机要空驶几十上百公里到物流园找货,效率低下。

由于公路运输以计划性需求为主,但全国有一大批长尾货主(需求端)和卡车司机(供给端)都是小微企业甚至是个人,且信息极度不对称,导致交易复杂低效,双方成本高昂。

而满帮正是基于这一痛点,通过线上信息平台,高效匹配货运供需两端,打通线上车货匹配及交易闭环,完成货主与司机的无缝连接,实现了从传统的“货主找司机”与“司机找货主”的局部静态模式,到全局最优动态匹配的突破。 

源自满帮招股书

具体而言,满帮以庞杂的线路、装运、价格、车型及履约数据为基础,通过构建多元的标签维度,实现非标数据的结构化,并通过AI、云计算技术,实现了订单的快速匹配及运输路径的智能规划,打造了数字化、标准化、智能化的高效货运平台。

此外,针对平台上货主与司机的多元化需求,满帮联合产业伙伴,为用户提供运输管理系统、ETC、能源、卡车销售、信用和保险解决方案等一系列增值服务,构建起覆盖公路运输全服务场景的货运新经济生态。

同时,基于深远的行业生态布局,满帮也一直有选择性地进行战略投资,做深远的行业生态布局。早在2019年就进入了自动驾驶赛道,投资智加科技(Plus)。

此次招股书显示,软银与红杉为满帮主要股东,在本次上市前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

在积累了大量活跃货主与司机后,满帮已经初步构建了一张覆盖全国的货运网络。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高度密集的全国线路网,形成巨大的网络效应。

满帮的线路网将中国每个地级市与其他数百个城市连接起来,并实现对百万量级的用户在不同路线上运送百万量级的非标货物进行动态编排,实现全局最优的复杂动态匹配,凭借远超线下物流园的触达及交易效率,平台构筑起足够深的网络护城河。

满帮的挑战

实际上,满帮并非公路货运领域唯一的领头羊。

在满帮向美国SEC递交上市招股书之前,公路货运领域另一个头部平台福佑卡车于5月13日向美国SEC递交了上市招股书。

根据公开资料,福佑卡车成立于2015年,以大数据和AI技术为核心构建智能物流系统,为上下游提供从询价、发货到交付、结算的全流程履约服务。

福佑卡车递交的招股书显示,迄今为止,福佑卡车累计货物交付量约为320万件,2020年营收近36亿元。根据投资咨询平台灼识咨询的数据,按2020年收入计算,该公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技术驱动型公路货运平台。

因此,外界普遍认为满帮与福佑卡车的相继上市,很可能是公路货运领域新一轮争夺的开始。

目前来看,在商业模式上,双方还是有差异化的。

无论是合并前还是合并后,满帮更像是车货信息匹配的撮合平台,更多的是依靠流量变现,平台不参与货主和司机间的定价、物流交付等环节。

目前,满帮的业务覆盖了能源、保险、自动驾驶卡车和公路货运等,其中货运又涵盖整车、零担和同城货运等。

而福佑卡车是以交易服务为核心的货运平台。简单来说,就是货主在平台上发布需求,平台通过算法给运单定价、分配订单,并把控交易的全流程。对此,招股书就有明确的介绍:福佑卡车实现了从定价、订单下达、路线规划、调度、运输和费用结算等环节的数字化,具有端到端的全数字化能力的平台。

能够看出,模式上的不同,导致双方业务扩张的方向有所不同。依靠流量变现的满帮更注重横向生态的拓展,而依赖赚取服务差价的福佑卡车则更注重业务和生态的深度价值挖掘。

不过,尽管模式上的不同,双方对市场的趋势判断却很一致。目前,双方除了固有业务之外,都或多或少的对自动驾驶领域下注。

2020年9月,智加科技宣布与满帮集团升级战略合作。作为满帮的独家自动驾驶技术伙伴,智加此次将前装量产级别的高速干线自动驾驶重卡引入到与满帮的战略合作中。而满帮作为智加科技的早期股东,在今年2月继续跟投可智加科技的新一轮融资。

同样,福佑卡车曾于2020年8月与主线科技成立合资公司,并在今年5月14日,启动国内首个干线物流自动驾驶商业项目,首批测试卡车将于近期上路试运营。

如此看来,满帮在上市后,遇到的挑战不小。

由于横向拓展业务边界,满帮不单单要在公路货运领域与福佑卡车一较高下,还需要在同城货运这样群雄林立的市场中厮杀。显然,无论是快狗打车、货拉拉还是滴滴货运,都不会轻易将市场份额拱手让人。

如果在巩固公路货运这块“根据地”的前提下,不断拓展业务边界并将“蛋糕做大”将成为考验满帮的下一个难题。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高梦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汽车交通 人工智能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199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