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牙齿美容背后:10万机构争抢17万医生,8成患者遭遇假医生

6806
钛媒体 App 2021-03-13 13:41 抢发第一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创业最前线,作者丨付艳翠,编辑丨冯羽

在欧美文化里,牙齿会暴露一个人的阶层。他们认为牙齿代表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如果你牙齿不齐、满口结石,意味着你的成长环境和自身素质都不高。正如在电影《变形金刚5》的镜头里,男主凯德·伊格尔对女儿的要求就是好好刷牙。

有数据显示,美国人每年花在口腔健康产品上的钱高达1190亿美元。

相比美国,国内消费者对牙齿健康的认识并不深。在一项口腔健康调查中,22%的人表示从未接受过口腔检查,23.5%的人认为“觉得有需要才做”,这导致了中国人口腔疾病的患病率超过了90%,而就诊率却不到10%。

不过,随着颜值经济大行其道,消费者对美丽的需求逐渐增加,一个关于美白、全瓷、贴片、正畸等牙齿美容的市场正在崛起。为了一口好看的牙,用户们往往不惜耗时多年,花费几万甚至几十万元,忍受拔牙、戴矫正器的痛苦。

但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当你的牙齿,成为别人眼里的生意时,只贪图利益而忽略安全等乱象也随之而来。

比如,目前国内有职业资质的牙医大概有17万人,但国内有营业资质的牙科机构却高达10万余家。全国只有5000人左右的正畸专业医生,却在2019年“服务”了300万消费者。有创业者直言,可能只有20%的用户能够找到专业医生进行牙齿正畸治疗。

当美牙成为流行,行业里又会发生哪些新故事?

1、为牙齿美容

几年前一篇关于京城“名媛”相亲失败的报道让人印象深刻——“名媛”的约会对象是一位成功人士,在约会结束前,成功人士建议“名媛”去整整牙,并指出“有钱人家的孩子牙齿不会这样”。

众所周知,国内看牙的成本很高,美白、全瓷、贴片这些牙齿美容的项目,花个几千上万很正常;想要做牙齿矫正,最低都要花费2万元;如果牙齿缺失,想要好点的种植牙,一口牙动辄都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费用。

一口好牙,往往都是靠钱“堆”起来的。难怪有人说,这一代的年轻人,牙齿似乎成为继学区房之后,区分中产的又一个标志。

在四线城市生活的张悦告诉「创业最前线」,近年来,她身边有很多朋友都会做些牙齿美容项目,比如全瓷、贴片等。为了拥有一口好牙, 最近,张悦跟风做了牙齿贴片,“就是小县城,一颗牙也要花费3600元。”

牙齿美容项目的高成本,也消解不了众人提高整体颜值的野心。

“拔掉四颗牙,耗时两年,奔波于口腔医院之后,我终于敢自信满满地大笑了。”1991年出生的尹欣样貌并不难看,但上牙牙缝儿特大。用她自己的话说,在没整牙之前,尤其是门牙左侧三颗,就像站桩一般排列稀疏。

牙齿的缺陷,导致尹欣总是感到敏感和自卑。甚至在学习和工作中,只要遇到沟通问题她就会想,如果自己是个美女,结果可能会变好。因此,在工作5年后,手里已经有一笔存款的尹欣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做牙齿正畸,“治疗花费3万多,但为了一口好看的牙齿,一切都值得了。”她说道。

事实上,对于普通人来说,牙齿的护理已经不再局限于修补、拔牙这些基本医疗服务。

专业口腔医生预约服务平台约个牙医创始人任鹏向「创业最前线」透露,以前,公司拔牙、补牙等常规牙科治疗,收入占比能达到50%,种植牙和正畸类项目分别占比25%。如今,在没有特殊宣传的情况下,这三类的收入占比已经很均衡,“都是三分之一。”

任鹏透露,约个牙医如今与B端口腔机构合作,线上为其匹配优质医生和对接患者,如今在全国50多个城市都有合作机构。通过后台服务数据,他发现很多2-5线城市孩子的家长,正在有意识模仿一线城市的生活方式,而且很乐意花2万-3万元早早为孩子做牙齿正畸。

从事16年口腔医疗工作的连续创业者刘伟(化名)也明显感觉到,尤其是90后女性用户,对于美的需求是上升的。最直观的是,2019年,全国已经有300多万人做了牙齿矫正。

刘伟也表示,他之所以会在第一家创业公司正常运营之下,选择在2019年孵化另一个正畸项目,也是因为看到口腔正畸市场的趋势。刘伟曾在复盘第一家创业公司2017年以来的收入来源时,发现他并没有主动做推广,但随着用户对颜值越来越重视,用户却在自发增长。

此外,刘伟还发现,消费者从接触到他,再到付费的决策周期也正在发生变化,从原来的2-3个月,变成现在的2-3周。刘伟认为,一方面与之前项目的口碑有关,消费者更愿意相信正畸项目;另一方面,公司价格比其他机构便宜一半,降低了消费者的决策时间。

事实的确如此,牙齿不够白、牙齿不整齐、笑容等与口腔形态“美”相关的口腔问题成为了困扰口腔消费者的主要难题。根据《2020年口腔医疗白皮书》统计,牙齿不够白的口腔消费者占36.3%,牙齿不整齐的口腔消费者有48.7%。

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国内消费习惯和消费水平的不断升级,人们在牙齿上的花费正越变越多,牙齿美容市场已经开始释放出更多潜力。

2、10万机构争抢17万医生

看似热闹的口腔美容行业,却有一道至今迈不过去的坎——医生资源匮乏。

在我国,培养一个专业的牙科医生,最短的学习路径都要经历10年的学习时间,包括5年本科学习,再进行3年以上的临床合规培训和2-4年的专科医师培训。最长的学习路径则需要17年时间,包括在5年本科、3年硕士、3年学术性博士学习后,进行为期3年规培和3年专培。培养人才成本极高。

加上国内口腔医学是一个年轻的专业,由于医生学习时间长,行业发展时间短,国内的口腔医生资源可以用匮乏来形容。据刘伟透露,我国具有职业资质的牙医大概有17万人,其中本科及本科以上的占比不到30%。

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国内野蛮扩张的口腔医疗机构。

从业者任鹏介绍,据他了解,目前比较规范的牙科机构就有8万-9万家,这其中,包括1000余家口腔专科医院,2万-3万家综合性医院里面的口腔科。「创业最前线」通过天眼查查询“口腔”关键词,能搜索到10万+家相关机构。

行业需求突然被释放,但医生供给端却跟不上发展速度,这就造成了市场鱼龙混杂的现状——当一个新兴行业被暴露在阳光下,难免会混入杂质和灰尘。

口腔正畸学为例,国内口腔正畸学是一个更为年轻的行业。1980年左右,大家才开始做一些比较原始的活动矫治器;1990-2000年,业内开始用直丝弓;2000-2010年,比较先进的自锁托槽技术诞生;2010年至今,市场上开始出现像Damon Q、Damon Clear这类设计比较合理并成熟的自锁托槽,但大规模使用也是近几年的事情。

因此,国内口腔正畸专业的医生更是稀有。据刘伟透露,全国学习过口腔正畸学专业,且真正有做牙齿矫正资质的医生仅3000人左右,加上进修正畸专业的医生也才5000人左右。

“要知道,光前年做口腔正畸的消费者就高达300多万人,5000个医生怎么可能看这么多患者。”谈到牙齿正畸行业的乱象,刘伟忍不住吐槽,这300万消费者,真正能找到专业正畸医生的可能只有20%,其他80%整牙用户面对的医生都是不专业的。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用户接触牙齿矫正这类新技术的时间不长,消费者不仅没有办法辨别医生是否专业,甚至都无法辨别医生的真假。

“满大街都是靠厂商认证的医生,甚至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主流。”刘伟告诉「创业最前线」,如今在不少口腔机构里给消费者看牙的医生,实际是帮牙套生产厂商卖产品的销售。

按照正常情况,患者整牙应先找医生面诊,医生给患者拍片子,取模型检查牙齿,再根据患者牙齿情况做方案设计。之后,医生跟着找牙套生产厂家的工程师共同协作,出一套针对牙齿矫正的方案。

但现在,因为大多牙科医生不具备专业能力,不少机构给患者面诊的人只是一个咨询师,或者助理医师,获取患者资料之后,根本不懂方案设计就直接丢给厂家工程师,直接出一个不专业的设计。

“本来,医生的角色好比设计师,牙套生产厂商就好比施工队。现在你要建建筑,没有设计师,只有一个施工队。”说到这里,刘伟再次强调道,“除了医美,可能没有哪个行业比牙齿矫正行业更鱼目混珠了。”

刘伟补充道,如今来正畸项目做牙齿正畸的用户中,有近20%的用户都是在别的机构做过1次、2次,甚至有做3次没做好后,才来他们公司再次设计的。

近年来,牙齿正畸的医疗事故确实不少。此前有媒体就曾报道过,用户花费几万元,不仅没能将牙齿矫正好,反而牙齿出现牙隐裂。也有用户在短视频平台某医生的科普牙齿矫正视频下,评论牙齿矫正坑太多,他妹妹花了20多万元,还没将牙齿整好。

显然,价格高、利润可观的牙齿美白行业,正被层层乱象包围。

3、挤掉泡沫

说起来,口腔行业的乱象算是历史遗留问题。

与其他风口行业一样,口腔行业曾经历过一段疯狂的发展期。2010年以来,这个行业信奉资本能通过烧钱模式快速扩张将行业做大做强,“你布多大局就能融多大钱”。

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7月,拜博口腔获得联想控股10亿元投资,此后2年时间,其门店从75家扩张到200多家。2016年4月,马泷齿科完成8500万元B轮融资,扩张步伐迅速从一线城市走向二线城市。2016年8月,欢乐口腔完成3.5亿元A轮融资,明确提出扩张至百家门店的目标。

抢赛道、追风口、讲故事,一顿操作下行业瞬间进入泡沫期,很多急于扩张的机构很快就出现资金链危机和管理危机。

早在十多年前,佳美口腔也曾有过从几十家店扩张至近百家店,又回到几十家店的经历。之后,佳美口腔医疗集团董事局主席刘佳曾用“惨痛”和“灭顶之灾”来形容这次扩张之举,也曾公开承认“只要快速扩张,必败无疑,佳美是失败的教训,没有人比我的学费更高。”

好在疯狂生长之后,行业挤掉泡沫的理性阶段也随之而来。

“以前很多机构的营销费用占支出的50%-60%,最少的营销费用也要占企业支出的20%。”自去年疫情之后,任鹏明显感觉到,这种情况已经不再发生。

他发现,机构靠烧钱的模式已经过去,大机构为了保存现金流,拓展新区域的动作慢下来,反而是小连锁机构越来越多。任鹏透露,去年因为疫情一些线下牙科机构消失,只有一些做得不错的小牙科机构,才在去年选择开出第一家、第二家连锁店。

不过在挤掉泡沫的同时,单纯做线下的店已经暗藏着“致命”的经营制约。在信息连接的时代,疫情正让门诊触达消费者的路径,从原有的线下门店主导逐渐转变为线上运营主导。

去年有半年时间,全行业的线下牙科诊所处于关闭状态,约个牙医也不例外。为了保障线下服务品质,约个牙医在线下门诊的投入成本大,面对生存压力,任鹏在去年选择将公司的线下服务全部转为线上。

与此同时,约个牙医的业务也做出调整,从前平台上的牙医主要服务C端用户,如今也转为给B端牙科机构提供医生和患者。

好在从去年开始,互联网医疗无论是供给端还是需求端的线上业务都呈爆发状态,约个牙医的业务也未受到影响。“去年线下休息半年,但我们的收入却与前年一整年的收入持平。”任鹏说道。

毫无疑问的是,随着我国居民口腔保健意识和口腔健康水平的提高,牙齿美容生意将有无限可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生活消费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252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