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员工玩《原神》惹怒张一鸣,字节跳动为啥眼红别人家的游戏?

4836
钛媒体 App 2020-12-11 10:30 抢发第一评

一家跨国大公司的CEO,在自家的工作群里被上班“摸鱼”的员工回怼,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在这个问题上,或许张一鸣最有发言权。

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CEO张一鸣最近发现lark(飞书)的公司内部群中有一些员工在上班时间闲聊热门游戏原神》,这让他相当不满。“虽然公司不禁止上班时间偶尔闲聊,但连续几天都在游戏群这么活跃,我还是非常意外的。”

按照老规矩,被BOSS批判一番的“打工人”们早该作鸟兽散,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繁忙的工作上。不过,两千余位群员们的聊天并没有因此停止,甚至还有字节员工“坦诚清晰”地指出,上班闲聊确实没有办法回避,但也不会因此影响工作效率。

(“坦诚清晰”是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之一)

尽管这件趣事以张一鸣的“退群”而落下了帷幕,但吃瓜群众们的好奇心永远不会停止跳动——就连字节员工都开始聊起了《原神》,那它自家的游戏业务又走到了哪一步?若是对标火遍全球的《原神》,字节旗下的游戏矩阵胜算又有几分呢?

《原神》日赚600万,张一鸣眼红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个月里,米哈游旗下的开放世界游戏《原神》已经火成了一种现象。

早在上线之前,《原神》就因为其和《塞尔达传说》之间的纠葛而广为人知,一度引发了米哈游粉丝和圈外玩家们的论战。等到正式上线后,《原神》的讨论度变得更高了。在群聊、讨论组,以及B站、微博、NGA等大型社区中,《原神》永远是能勾起话题的最佳催化剂。不管是晒卡、“沉船求安慰”,亦或是恶意满满的吐槽,都为《原神》的出圈提供了助力。

在这股巨大的推力之下,米哈游和《原神》早已赚得盆满钵满。据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报告显示,自9月28日全球同步上线以来,《原神》为米哈游贡献了近3.93亿美元的收入,发售时的第一个月其收入就高至2.45亿美元。据此计算,《原神》在移动端的日均收入超过600万美元。

作为一款由中国游戏厂商自主打造的开放世界IP,《原神》在海外市场上同样受欢迎。此前,著名游戏评论网站IGN给这款游戏打出了9分的高分(满分为10分),同时还给它加上了“AMAZING(惊喜)”的评价以及“编辑之选”标签。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除了中国市场之外,日本、美国、韩国四大游戏市场是《原神》的主要受众所在地。在日本,玩家们三个月里为《原神》氪金超过9800万美元;在美国,《原神》的收入也超过了7400万美元。

当《原神》在美国市场大红大紫时,张一鸣正为TikTok(抖音海外版)面临的多重禁令和收购困局而烦恼,即使美方规定的强制出售期限已经被延长了很多次,TikTok、甲骨文和沃尔玛三方依旧不能达成妥善的协议。在印度市场上,TikTok更是遭遇了彻底封禁的命运。

对于张一鸣来说,TikTok曾是他打开全球市场大门的一把钥匙,如今却被卷入了政治层面的博弈,这绝不是他想要的。为了让商业的归于商业,也为了不再重蹈TikTok的覆辙,张一鸣给自己戴上了“游戏狂人”的面具,领着整个字节跳动向没有桎梏的游戏赛道冲锋。

靠休闲游戏“吃软饭”,字节跳动就永远成不了龙头

一直以来,国产游戏在出海的道路上都没遇到过什么阻碍,除了米哈游的《原神》外,多家游戏厂商已经成功凭借旗下产品在海外市场打开了通路,趣加(FunPlus)旗下的《阿瓦隆之王》(King of Avalon)就是个极好的例子。

据App Annie数据显示,《阿瓦隆之王》目前仍稳居欧美收入榜前列,并在去年到达美国App Store收入榜第一名——这是中国第一款登上该榜顶峰的游戏产品。此外,莉莉丝、欢聚集团等企业在海外游戏市场的表现也丝毫不差。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理工男,张一鸣的生活轨迹和游戏并没有多大交集,认识张一鸣近20年的创业伙伴梁汝波,此前在采访中这样描述他:“……不打牌、不玩游戏、更不看碟,还给自己取了个‘道德状元’的外号。”

但时代已变,“道德状元”如今也不得不放下面子玩游戏。有媒体报道称,张一鸣最近正强迫自己每天玩一个小时游戏,这倒是和他加入《原神》聊天群的动机相契合——为了试玩。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布局也开始加速。在2019年的200人游戏团队基础上,字节跳动还计划在今年继续招聘1000名游戏部门员工,以满足多条产品线的研发需求。

此前,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已经有所建树,在欧美玩家所喜爱的休闲游戏领域,它的表现更是亮眼。据官网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游戏平台Ohayoo目前已经发行了超过150款游戏,月活跃用户达到8000万,逐步下载量已突破60亿。

从商业模式上看,字节跳动旗下的多款休闲游戏采用了广告变现模式,玩家需要在体验游戏前先观看一段广告,随后便能享受到游戏的所有内容,无需进一步内购。广告变现模式可以帮助字节跳动最大限度挖掘出游戏的商业潜力,当然这也是字节系一贯的作风。

不过,休闲游戏并不能帮助字节跳动真正成为游戏行业的龙头。纵观整个游戏市场,无论是老牌玩家腾讯、网易,还是莉莉丝、趣加,亦或是“黑马”米哈游,这些风靡全球的游戏厂商没有一个是靠休闲游戏崛起的。想要获得一批忠实游戏用户,字节跳动就必须持续加码中、重度游戏。

重度游戏才是正途?

张一鸣也确实是这么做的。除了“潜伏”进《原神》聊天群刺探情报外,今年6月,字节跳动还推出了全新的游戏品牌NUVERSE(朝夕光年),发力重度游戏市场。同时,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已经将除休闲游戏之外的游戏业务划归至战略投资部门,由负责人严授统一管辖。

不过,字节跳动在中、重度游戏领域的发力似乎没收到应有的成效。

朝夕光年成立后,先后上线了多款重度游戏,但成绩均不佳,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朝夕光年代理发行的《热血街篮》。据七麦数据显示,《热血街篮》上线后虽然成功进入App Store游戏免费榜前100位,但它在榜单上只待了一个月左右,之后人气便迅速跌至谷底。

翻看《热血街篮》在TapTap上的评论区,会发现它的评分已经降到了4.2分(满分10分),在玩家评论中,对游戏匹配机制以及氪金价格过高的抱怨随处可见。

有业内评论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在中、重度游戏上进展缓慢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流量属性的不匹配。“抖音是字节的主要引流渠道,这些流量可能会比较契合休闲游戏,所以它之前在休闲领域做的会比较好。但抖音毕竟不是斗鱼、虎牙那样的游戏直播平台,这也意味着它很难吸引到重度游戏玩家。”

和米哈游相比,朝夕光年尚待改善的缺点就显得更多了。在品类上,米哈游一直以来都只制作自家擅长的二次元画风游戏,焦点集中在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游戏)和ARPG(动作角色扮演类游戏)上;反观朝夕光年的游戏品类,除了上述两种外,还有SLG(策略模拟类游戏)和乙女向游戏等,此外,朝夕光年在游戏题材上也十分不统一。

某种意义上来讲,字节跳动似乎是想利用多品类、多题材的游戏矩阵来“试探”游戏市场,最终深耕反响较大的领域。这意味着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还会处于蛰伏期。

字节跳动的游戏之路最终能走到哪一步,还未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从道德状元化身游戏狂人的张一鸣,势必还会潜入更多的游戏群“刺探军情”。当玩家们在群里晒出自己辉煌战绩,顺带吐槽下游戏机制时,这位冷静的CEO或许就在他们身边,研究着他们在游戏内的言行举止,进而充填字节跳动的宏伟游戏棋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游戏动漫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3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路透社:张一鸣将卸任字节跳动CEO

原创 2021-05-20 10:14 1人在评论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227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