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用数据撬动万亿基建,这个剑桥学霸做到了 | “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77605
2022-03-03 12:17 抢发第一评
从探索中国基建数据的“无人区”,到参与数字经济“十四五”规划顶层设计,明树数据这几年积累的经验和能力,正迎来市场爆发。

1.png

基建一响,黄金万两。

2022年刚开始,多地重大基建工程项目就已经开工了。据明树数据统计,截至今年1月底,全国范围内公布中标的PPP项目规模已达21.89万亿元。
 
作为基建投融资数字化管理细分赛道的科技公司,今年1月,明树数据拿到了北京市2022年度第一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称号。

“努力没有白费,起码证明我们坚持的方向是正确的。”明树数据创始人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表示。

回忆起创业之初,尤其是在基建这个相对传统的行业,客户都是基建圈的老大哥们(地方政府、大型央企、国企等),明树数据从0到1的过程并不容易。
 
如今有了“专精特新”背书,主动联系贷款的银行多了,地方政府也更热情了。

据肖光睿透露,明树数据正在做pre-A轮的股权融资,“目前,这个领域打开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上市公司,希望我们能走在前面。” 

-1-

剑桥学霸,投身基建数据蓝海

肖光睿是基建圈的老炮儿,他与基建行业的牵绊,早在上大学时就已经开始了。

十年前,计算机专业火爆,许多同学中年秃顶,但也成就了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但二十年前,土木工程才是香饽饽,大量基建人才从校园走出,中国才有了“基建狂魔”的称号。
 
肖光睿在同济大学的专业,正是被网友们吐槽为“一出校门就进工地”的土木工程。
 
肖同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大型综合甲级设计院,做了很多高速公路和桥梁设计。工作七年后,不断挑战自我能力边界的肖光睿,选择去英国剑桥大学继续深造。

从剑桥研究生毕业后,肖光睿又回到大基建领域,身份从工程师变成了投资人,成为亚洲开发银行高级项目官员,负责亚行在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和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相关业务。

众所周知,搞基建好处贼多。
 
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工厂倒闭工人失业。罗斯福大搞基建,不仅稳定了就业,也帮助美国度过了危机。
 
中国向来被称为“基建狂魔”,08年金融危机那会儿,A股跌到了1700多点,“4万亿”政策出台后,经济才开始平稳运行。
 
不同于其他行业,基建项目投资额动辄上千万、过亿元,涉及的产业链众多。单是修一条路,就涉及工程勘探,施工、监理、耗材、物流、后勤等各个行业。
 
这也决定了基建是一项大工程,而最大的问题就是钱从哪来?

事实上,政府也缺钱。2021年上半年,根据一般公共预算收支轧差,仅上海市“财政盈余”,其余30个省均“收不抵支”。加拿大为了搞基建,当初干过不少骚操作,比如向境内华人征收“人头税”。
 
伴随着PPP模式在中国的推广,基建领域投融资模式多元化,逐渐打开了这个领域市场化的大门。
 
所谓PPP,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以前都是政府修、政府建,建得好也罢、坏也罢,市场都没有太多的机会参与。但随着社会资本进入,多元化投融资模式开启,各种各样的企业都能参与到这个市场中。”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表示。

2014年是PPP模式在中国的发展元年。那一年,国家发改委一口气推出80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营运的示范项目。到2017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PPP项目交易市场。
 
但同时,更多的问题也在暴露。
 
早年间,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说,预测和评价中国经济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很多行业,数据并不准确。
 
没有系统的数据,也是基建投融资行业的痛点。

政府做投资规划时,需要考虑资金有没有缺口、怎么去填补缺口、吸引什么样的投资人、双方的合作模式和边界等问题;投资人投项目时,也得考虑当地的投资环境、土地成交情况、政府偿债能力等问题。

而这些,往往基于大量的数据研究。
 
2017年4月,肖光睿去伦敦跑马拉松,顺道也去了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融资数据公司IJGlobal“取经”。他发现,IJGlobal对欧美市场研究得很好,但对于中国的研究却远远不够。

“我们一个国家体量的数据可能比他们的总量还多。”在跟IJGlobal的沟通中,肖光睿越来越觉得,中国有必要做一家我们自己的基建投融资数据公司。

-2-

砸钱研发,基建老炮偏爱技术流

和基建圈的老大哥们谈生意并不容易。
 
即便肖光睿头顶“专家”光环,但对于政府机构、采购流程复杂的大型央企国企来说,初创公司没有业绩就是“硬伤”。
 
2017年7月,肖光睿在望京留创园创立了明树数据。除了离家近,他更看重园区的服务能力。

当然,园区也给他开了不少“小灶”,例如房租减免、创业辅导、知识产权申请及补贴、人才培训等,还包括一些业务上的政府资源对接。近五年来,园区陆续为明树提供了多方面的支持,助力企业发展。

2018年5月30日,肖光睿至今对那天记忆犹新。

那是明树数据成立后的第10个月。那一天,明树数据在政府投资项目管理信息系统建设与运维项目上实现了“零突破”,成为深圳市PPP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建设和运维服务供应商。

深圳国资委旗下的特区建发集团,也成了明树的第一个软件客户。

肖光睿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当时很多地方政府有类似的需求,但都不太敢用创业公司。“一方面,你即使做得好,也会引来诸多质疑。万一做不好,帮你的人可能还被你坑了。”
 
深圳是座包容度很高的城市,很大程度上讲究“谁行谁上”。“它不太会去关注你的出身,只要你的方案够好,能在各种PK下胜出,就用你们。”肖光睿说到。
 
有了深圳项目的经验后,明树数据再去竞标其他地方的项目,就容易多了。
 
据了解,明树数据目前的业务主要有三块,一是为客户提供投融资咨询服务,另外是软件和数据服务。

2021年作为“十四五”开局之年,各地政府都出台了自己的“十四五规划”。“甘肃、四川、重庆等地的十四五交通投融资规划就是我们参与做的。”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表示。
 
具体来说,明树数据提供的咨询服务包括两部分,一是一揽子的投融资规划,例如“铁路修多少里程”“水运要多少里程”“采用怎样的投资模式”;二是单个项目交易结构设计,例如“这条路政府解决多少钱,投资人出多少钱”等。
 
在基建投融资领域,咨询业务相对比较成熟。明树数据成立早期,咨询业务一直都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增速保持在60%。
 
但从去年开始,明树的软件、数据服务收入有了大幅提升。
 
和咨询业务不同,数据和软件需要先投入、先积累。“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明树哐哐砸了很多钱在研发上。”由于前期只投不出,肖光睿的压力也很大。

好在钱没有白花。
 
2021年,明树数据自主研发的aPaaS低代码平台对外上线,成为首个专注于大基建领域的低代码平台。不同于其他服务中小企业的低代码平台,明树云aPaaS低代码平台服务的是相对重的应用,支持更加复杂的应用场景。
 
“现在,它已经成为我们数字化服务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可以去支撑千万级的大项目。”肖光睿表示,在此基础上,明树数据还相继开发并维护了深圳、湖北、湖南、新疆等地的投资项目智慧管理平台。
 
在肖光睿看来,技术创新才是一个企业长期生存发展的关键。

而在技术研发上的持续投入,也让明树的护城河越来越宽。“按照今年的计划,明树软件收入基本上会追平咨询业务。”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透露。

-3-

要在“家门口”上市?

法国著名微生物学家路易斯·巴斯德曾说过: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2021年9月,中国资本市场发生了一件大事,北京证券交易所成立。“专精特新”成了风口,不少在细分领域深耕多年,致力于“补链强链”、解决“卡脖子”难题的中小企业突然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
 
明树数据也因为喜提北京市“专精特新”企业称号,站在了舞台中央。

对于肖光睿来说,他显然是“有备而来”。
 
从2017年成立明树数据,在中国基建数据的“无人区”探索,到2018年拿下第一个软件客户、2021年推出自主研发的aPaaS低代码平台,明树数据已经在基建投融资数字化细分领域深耕了4年多。
 
期间,明树数据不仅获得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及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认证,还获得朝阳区“凤凰计划”认可。并且,2021年明树数据还被纳入望京留创园的“腾飞·企业赋能计划”,一个对高成长企业的定向培育项目。

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表示,明树数据是在去年11月份正式提交“专精特新”申请的。当时,北交所成立没多久,各地关于“专精特新”的扶持政策喷涌而出。

拿望京留创园来说,园区从2020年就一直重点推广,鼓励园区企业申报“专精特新”,2022年初还发布“专精特新”企业专属服务包,精准服务园内的“专精特新”企业。

加之长期与政府机构打交道,参与过很多顶层规划设计,肖光睿很快意识到了国家对“专精特新”的政策导向。

于是,在去年四季度刚开始的内部例会上,就安排了专门的同事去做申报工作。
 
没想到的是,申报工作十分顺利。“提交申请后就一直等着,也没有人要求我们补资料。”

今年1月,明树数据拿到北京市2022年度第一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认证。有了“专精特新”加持,明树数据也收获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在融资方面、项目落地方面。
 
肖光睿告诉直通北交所,最近这一个月,不少银行主动联系明树,它们推出了针对“专精特新”的产品,也会为“专精特新”企业提供一个更宽松的的条件。
 
在跟一些地方政府谈项目落地时,或者明树数据的子公司落地时,肖光睿也明显感觉到,对方很愿意让明树入驻。
 
肖光睿向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透露,目前,明树数据正在做pre-A轮的股权融资。融资的钱主要用在两方面,一个是继续在技术研发上投入,坚持专业化、精细化的技术驱动;另一个是拓展外部的销售和合作渠道,让整个销售上量、上规模。

他调侃道,“我就是公司最大的销售。”虽然明树已成立四年多,但至今只有1个专职销售。
 
而引入投资者,就避免不了谈退出机制。
 
据了解,明树数据的上市计划已经开始提上日程。目前,主要接触了一些服务北交所的券商。
 
全过程工程管理和咨询数字化转型,写入了今年1月份发布的数字经济“十四五”规划中,明树已经在参与相关的顶层设计,这几年探索积累的经验和能力正迎来市场的爆发。

“而这个领域打开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上市公司,希望我们能走在前面。”肖光睿对直通北交所说到。

(完)

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ID:ctoutiao),给您更多好看的内容。

声明:本文由创头条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所在专题 查看更多
用数据撬动万亿基建,这个剑桥学霸做到了 | “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打赏一下 0
喜欢这篇 19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阿里云创新中心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