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美迪西专访 | 不忘初心,与力鑫生物陈成斌博士一起探索共价抑制剂

2999

早在19世纪初,最早的共价抑制剂之一阿司匹林被发现并用来治疗疼痛和发热,这为后来更多类型的共价抑制剂的研究和开发奠定了基础。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研究人员不断发现和设计新型的共价抑制剂,尤其在过去的十年,共价类药物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发表了多个被成功批准商业化的共价药物。近日,由广州力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鑫生物”)自主开发的新一代不可逆激酶抑制剂LX-132胶囊,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力鑫生物成立以来专注于小分子共价抑制剂创新药研发,致力于改善肿瘤治疗现状,推动抗肿瘤新药领域的发展,美迪西有幸与力鑫生物精诚合作,在原料药、制剂、生物、药效、药代、安评、IND申报的多个研究团队之间的通力协作,为力鑫生物LX-132获批临床提供了多样化帮助。本次美迪西有幸请到力鑫生物陈成斌博士,现任力鑫生物首席技术官,听他为我们解读不可逆抑制剂的目前进展和未来。

 微信截图_20231117125642.png

陈成斌

力鑫生物首席技术官,2015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2019年成为暨南大学特聘研究员,作为JND32066项目负责人,在项目成果转让后,受广州力鑫公司的邀请,继续负责该项目的研发。

1.     您好,首先恭喜力鑫生物研发的靶向抗肿瘤新药LX-132胶囊目前已经成功获得一类新药临床批件,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这款药物的治疗潜力和优势?

陈成斌博士:LX-132是新一代激酶类共价抑制剂,不可逆的结合机制特别适用于需要与细胞内高浓度ATP竞争,同时在 500+ 激酶家族成员中保持良好的选择性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LX-132能长效维持高水平地抑制靶标蛋白活化,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任何可逆抑制剂脱靶介导的副作用,更适合用于肿瘤学中常见的联合治疗,临床前数据显示LX-132显著优于已上市的同靶点药物。那具体的作用靶点,我们暂时不公开,请大家后续也多多关注LX-132。

2.     LX-132是一款共价抑制剂,能否为我们介绍下共价抑制剂的特性和作用机制?

陈成斌博士:LX-132是丙烯酰胺类的不可逆共价抑制剂,共价抑制剂它的作用机理是分两步的。第一步和常规的可逆抑制剂一样,需要靠近靶标蛋白,在适当的距离上,分子上的丙烯酰胺就会靠近目标的半胱氨酸,之后到第二步形成共价键。这种共价结合通常比非共价结合更稳定并且更难以解离,因此,相对较低剂量的药物就能够实现有效的抑制作用。同时,由于共价键的稳定性,一旦共价键形成,在目标蛋白质上的抑制作用将持续一段时间,甚至可以延续到蛋白质再生。因此,共价抑制剂药物具有作用剂量低和作用时间长特性,这使得它们在药物开发和治疗中具有重要的优势。

3.     力鑫生物目前专注于小分子共价抑制剂创新药研发,关注改善肿瘤治疗现状,目前您认为在这个赛道的您和团队有哪些优势?

陈成斌博士:我自己而言选择这个肿瘤领域首先是因为兴趣,另外参考国际动态,这几年激酶抑制剂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和研究。从我在丁克导师课题组的期间,对于共价抑制剂的关注和研究就很多,我们在这个领域累积了相当多的经验和数据积累。近期,我们课题组也发表了KRAS-G12C和 KRAS-G12D联合共价的小分子以及共价抑制剂的弹头相关的研究,我认为相比其他抑制剂,共价抑制剂具有给药剂量更小,作用靶点也更明确的优势,随着我们团队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认为针对“不可成药”靶点可以充分发挥共价抑制剂的潜力,在肿瘤领域解决更多的问题。

4.     虽然目前已有几个获批准的共价抑制剂药物的成功案例,但是成果的共价抑制剂药物目前基本是集中在激酶家族和一个单一的半胱氨酸簇上,您认为未来共价抑制剂的创新领域可能在哪里?

陈成斌博士:无论是临床需求、获批新药还是国家的支持政策中我们也能够发现,肿瘤药物是个相当热门的赛道,但还是有很多尚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可以让我们发挥自己的优势争取在这个赛道获得更多的成果。BTK抑制剂伊布替尼、EGFR抑制剂奥希替尼等共价抑制剂的成功;KRAS是经典的不可成药靶点,但KRAS G12C的突变,让KRAS出现了传统小分子能成药的氨基酸位点,目前针对KRAS G12C已经有两款药物AMG-510,MRTX-849上市,突破了既往不可成药的KRAS靶点研究进展。例如近日,恒瑞申报了国际上首个靶向KRAS G12D突变的创新药物HRS-4642,展现了创新是不会停歇的。所以我想未来不可逆抑制剂会有很多的可能性创造更多FIRST IN CLASS,BEST IN CLASS的新药,我和力鑫生物也会不断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比如在KRAS靶向药物方面我们也有所研究和布局,我知道美迪西在KRAS靶向药物服务方面也有比较有经验的,后续我们可以一起探讨。

5.     力鑫生物与国内多家知名院校、权威科研院所和专家保持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也有多个高校成果转化和企业技术创新的范例,您认为企业能够和高校合作并能够一起推动成果需要哪些努力?

陈成斌博士:力鑫生物对于高校的合作一直非常的紧密,例如力鑫药业与暨南大学丁克教授团队共建肿瘤免疫新药研发技术平台——“药物研发联合实验室”,计划在未来3年内产出5-6个全球首创的一类新药项目。我自己也是从高校的课题组走进力鑫生物,我认为高校是培养人才的一个地方,因此注重基础研究是最正确的,有时高校做的研究代表了科学的需求,可以发表出有价值的论文,但是不一定能够完全展现市场的需求。但是对于企业来说,这还不足够,对于企业来说,还需要对投资人负责,需要对市场有反馈。而相同的是,我们对于某些特定的靶点或者有探索前景的疾病领域都是持续高度关注的,这样就会促成更多更有意义的合作,所以我认为只需要关注自己当下的事情,不必刻意的追赶。而且目前高校的产业转化其实做的很高效,新闻上可以看到现在涌现了很多产业化的成果。

6.     LX-132项目也是一个和新西兰的国际合作项目,国际合作对您而言是否有哪些启发?您认为如何加强国际间的合作?

陈成斌博士:LX-132 项目是丁克教授团队以及新西兰大学的两位专注肿瘤赛道的科学家Adam Patterson,Jeff Smaill教授联合开发,这个项目也是 2014 年国家科技部首批“中国—新西兰”科技合作专项之一。我们合作的两位新西兰科学家在这个领域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在药物产品的临床上很有经验,我们的合作更多是各自发挥长处,优势互补。双方的经验经常会碰撞出新的想法,非常有意思。例如在药物递送领域,会关注我们如何在特定条件下释放药物等等。后续,我们的合作还会继续推进国际化的进程,在后续临床试验中,我们也会尝试更多的跨国合作,各取所长,促进LX-132 项目能够顺利的推进下去。

7.     您如何看待“合作”在当下生物医药创新生态中的作用和影响?具体到现在行业“内卷”的情况,您觉得大家可以如何建立合作以及最需要怎样的合作,以更好地促进创新?

陈成斌博士:不忘初心!直到今日,我的老师们在每次会议都会提及:“做药需要解决尚未满足的临床需求”,新药研发最紧要的不一定是创新本身,而是必须要能够切实的解决人民的需求。追求创新和差异化不是没有意义,创新能够为后续给到多一个选择这当然很好,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最终的核心要求是要能够解决问题。我相信只要遵循这一点,我们行业内所有的努力都能最终齐心为生物医药的未来增光添彩。

8.     从高校研究到企业的成果转化,这个过程中对您最大的转变是什么?

陈成斌博士:我认为无论是高校的研究还是企业的成果转化,压力都是存在的,药物研发本就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挑战的过程,对我来说,我的初衷和目标就是想要做药,企业的推进还是会相比学校来说更加快一些,力鑫生物的团队我们挑选了很多各行业有经验,有理想的科研人员,我们的团队效率也很高,这对于科研的时效性要求可以尽可能地保证。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阿里云创新中心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