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字节:我不跳了

4333
2021-11-20 11:49 抢发第一评
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已走过20多年,以前扎堆搞金融,后来集体“玩”游戏,如今广告业务也遇到了瓶颈。面对乏力的科技创新,互联网巨头急需一个新概念。

2.jpeg《猫鼠游戏》

作者|徐明辉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国家反垄断局刚刚在西城区挂牌,海淀区的字节跳动就在科技圈引起一阵“骚动”。 

11月19日,网络上推送了好几篇关于字节的文章。内容意思是:抖音增长乏力,字节“跳”不动了!

翻看消息源,皆来自宇宙最神秘的组织——接近公司人士。

事实上,不只字节一家突然变成了“穷爸爸”,BATJ等互联网大厂今年三季度的财报也不好看。

打工人兜里没钱是老板的锅,老板兜里没钱那是大环境的锅。

百度的Robin Li抱怨:我们的广告业务受教育、房地产、旅游等行业影响;腾讯的Pony Ma诉苦:教育、保险和游戏等行业广告需求疲弱......爱奇艺直呼“内容严重短缺”,就差没Q广电总局对于综艺、网剧的严监管了。

从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热浪席卷中国,我国互联网行业已走过20多年。

当技术创新变得乏力,他们开始造概念,大词新词玩得贼溜;而随着反垄断强势来袭,他们至少表面上变得够乖。

-1-

11月19日,多家媒体几乎同时报道,在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昨天召开的全员大会上,该部门披露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 

这是自2013年字节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的情况。

具体来看,字节跳动王牌产品今日头条目前处于亏损边缘,抖音的收入也已停止增长。一位接近公司的人士对某证券报表示,目前短视频的国内用户数已触达天花板。

值得玩味的是,这些消息发出之后,字节方面却给了个“不予置评”的回应。

字节或许还能沉默不语,已经上市的大厂就不能打哑谜了。

前不久,互联网大厂接连披露了三季报。从视频赛道来看,快手、B站、爱奇艺等公司的业绩同样增长乏力。

B站发布的三季度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52.1亿元,同比增长61%;净亏损26.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亿元亏损再度扩大。爱奇艺第三季度亏损17.34亿元,而去年同期的亏损额为12亿元。

快手虽然还未公布财报,但是就在前不久低调地下调了今年的GMV(网站成交金额)目标。

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大厂的业绩也不太好看。

11月7日,百度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百度净亏损165.59亿,而去年同期为盈利136.78亿元;京东第三季度也由盈转亏,今年第三季度亏损28亿元,去年同期盈利75.6亿元。

广告收入的下滑,是导致百度业绩不佳的原因之一。

百度首席战略官余正钧就在业绩报告会上表示,广告业务的影响主要来自于教培、房地产、家装、旅行等在疫情中受到负面影响的行业。他强调,四季度的不确定性较高,广告收入或将进一步放缓。

疫情是一方面,国家对在线教育的管控也让不少互联网公司丢了这块肥肉。

一位市场人士对媒体透露,“尤其是今年下半年来,字节跳动整体的估值已经大大缩水,此前的教育、游戏等板块均受到了巨大冲击。”腾讯在发布三季报后,也提到了教育行业对其广告收入对影响。

钱没以前好赚了可能是真的,然而把穷这个字跟互联网大厂联系在一起,那也DUCK不必。据数字营销公司Fmarketing统计,2020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在1750亿元左右,位居互联网公司第二位。

即便今年没有增长,那也是千亿级别的,位数也都得数好几遍。

-2-

不过,有一个事实是,在涉及互联网大厂的活动里,今年的宣传确实比以往少了很多。

大家以为2020年的互联网乌镇大会已经很安静了,没想到今年的乌镇大会更安静;以往的双11,电商平台恨不得一个小时公布一次成交量,今年的双11就零星公布了几条数据......

今时不同往日,国家反垄断局就在那些互联网巨头的不远处,闷声才好发大财。

今年以来,因为“胃口大”,互联网大佬没少被请去“喝茶”。

看看你手机里的APP就知道,点个外卖往往饿了么、美团都得下载,因为商家不得不“二选一”;听个音乐,QQ音乐、网易云缺一不可,因为网易云听不了周杰伦,QQ音乐听不了田馥甄;看个视频得下载n个APP。这还不够,买了会员,广告依旧照看不误......

互联网让生活便利了,互联网公司有时候却让生活更难了。

今年9月中旬,工信部要求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网址链接,互联网巨头开启了轰轰烈列的“破壁行动”。

但比起996、007的工作效率,在“破壁行动”上互联网巨头却显得有些迟钝。“破壁”2个月,乏善可陈,真的是“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

就在11月1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飞书CEO谢欣还向媒体吐槽,某信对飞书的“封杀”目前没有任何改变。小程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和理由,只是说“此应用在安全审核中”,不做进一步处理。 

这就有点尴尬了。

按照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套路,每进入一个新领域,先砸钱抢市场,再淘汰一批滞后企业,最后剩下一两家寡头。当行业完成洗牌,也就是互联网公司开始收割的时候。

在贪婪这一块,不少互联网公司拿捏地死死的。“科技向善”还只是个刚造出来的生僻词。

以前互联网公司扎堆搞金融,各种考验智商的引导性操作。

有的自动跳出借贷申请页面,用户眼神稍微差点就误操作了;有的以送优惠券的形式吸引用户点击,一旦点击很可能就是“一键贷款”,几乎不给你后悔的机会,甚至有些人成了“老赖”还不自知。

后来互联网公司又集体玩游戏,不少氪金少年把父母的棺材本都搭进去了。要不是国家重拳出击,大佬的财富可能比现在多得多。

如今,在线教育受到整治,互联网大厂的广告业务也受到波及,巨头们一边哭穷,一边又在新的风口上砸钱,攻城略地。

-3-

“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在今年520卸任字节跳动CEO的张一鸣说到。 怎么为字节创造更多可能?张一鸣盯上了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等领域。

今年,虚拟现实起死回生成了热词。尤其是以虚拟现实为内核的元宇宙,成为越来越多人喜欢追捧的概念。

比如,这几日天下秀的老板李檬发了一封关于开发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的公开信,给天下秀带来了两个涨停,市值跳涨了接近50亿元。

像扎克伯格把Facebook改名为“Meta”一样,李檬也给天下秀做了修改。以前是天下秀新媒体商业集团,现在是天下秀数字科技集团。

元宇宙本是小说里的概念,2016年迎来一个小高潮。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创头条(ID:ctoutiao)表示,元宇宙再次爆火,与近几个月来互联网大厂的助推有关。 

比如爆出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的字节,在今年4月投资了被称为“中国版Roblox”的代码乾坤;8月末,VR头戴设备厂商Pico(小鸟看看)创始人周宏伟发全员信,披露公司已被字节跳动收购。

有媒体报道,这次收购的价格为50亿元,也有消息称高达90亿元。

腾讯紧随其后。9月1日,VR游戏开发商威魔纪元完成工商登记变更,腾讯旗下投资公司成为其新增投资人。

虚拟社交只是表现,等到护城河建得足够宽,平台的镰刀也就露出来了。

“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联合创始人Baszucki就曾表示,元宇宙里除了虚拟身份、多样化的内容,还有一个完整的经济系统。 

玩家需要用虚拟货币为自己的虚拟形象购买服装和配饰。比如,NBA明星球员、金州勇士队控球后卫库里,前不久就花55个以太币(18万美元)买下一个猴子头像;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则掏出价值1050万美元的虚拟货币,入手了一个“马赛克头像”。 

有了身份,还得有车子,有房子。元宇宙里照样会有卡奴、车奴、房奴……

当反垄断强势来袭,互联网巨头懂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当技术创新变得乏力,他们又学会了制造新概念。

(完)

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ID:ctoutiao),给您更多好看的内容。

所属栏目: 移动互联网 企业资讯
声明:本文由创头条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字节:我不跳了
打赏一下 0
喜欢这篇 16
评论一下 0
北交所
第四届寻找100家特色载体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590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