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后浪”米未能撬走笑果的市场吗?

5857
钛媒体 App 2021-10-23 09:05 抢发第一评

文 | 文娱商业观察,作者 | 富贵

《脱口秀大会4》收官第二天,米未携全新原创喜剧竞演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高调回归。

为了给这份全新的尝试开个好头,米未费了不少心思。

先是邀请黄渤、李诞、徐峥、于和伟与马东共同组成组委会成员,又在发布会现场让由沈腾、贾玲、孙红雷、贾冰、杨天真、雷佳音、杨幂等组成的“最强喜剧外援团”为组委会会长打气助威,并发布了由25支喜剧小队、五位组委会成员以及金靖、刘胜瑛等喜剧人共同出演的节目主题曲《快乐练习曲》。

后在正式播出的首期节目中蹭起了爱奇艺取消超前点播的热度,通过《互联网体检》暗讽超前点播、弹窗广告、超长广告、强制推送、数据泄露等互联网消费套路。而随着话题#爱奇艺吐槽爱奇艺#在开播当晚冲上微博热搜榜,米未愿望达成,作为主出品方的爱奇艺也通过这次“自黑”赚了一波好感。

但节目到底才刚开始,接下来的走向是持续向好还是开播即“高光”,谁都无法给出定论。

马东再次“归零”?

米未的日子不好过,尤其是和总是被并列提及的笑果文化、银河酷娱相比。

米未与笑果文化、银河酷娱都成立于2015年前后,在人员配置上三家都是由有电视台背景的制作人发起,早期在内容制作上也都倾向于室内语言类节目,而它们之所以能迅速崛起至网综江湖的头部地位,同样都是因为搭上了视频网站内容自制的东风,分别依靠《吐槽大会》《奇葩说》《火星情报局》三档不同聚焦的爆款语言类节目占住了先机。

再加上彼时文娱还是热点风口,于是,这三家公司又都受到了资本青睐。

2017年5月,完成A+轮融资的笑果文化估值飙升10倍至12亿元,一个月后,银河酷娱宣布完成超2亿元B轮融资。而在2016年的A轮融资后,刚成立5个月的米未更得到了约20亿元身价。

但好景不长,随着网综市场的红利期逐渐消失、“后浪”的纷至沓来以及平台自制能力的不断提升,米未、笑果文化、银河酷娱曾引以为傲的“王牌”都显露出了越来越疲惫的态势,三家的故事也由此迈向了“不同”。

笑果文化选择在年轻态喜剧的道路上“走到黑”。

在通过推出以《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周六夜现场》为代表的新网综,以及脱口秀专场节目《笑场》、跨年大事件IP《脱口秀反跨年》等多元内容产品积极扩容喜剧版图的同时,笑果文化也在不断往线下走,借助牵手摩登天空、打造“笑果工厂”等方式布局线下演出、大型生活节、线下消费场景经营、整合营销等方面。

米未围绕马东构想的“XYZ轴模型”,一面由语言类节目向外延伸,在代表内容的X轴上以《拜拜啦肉肉》《奇葩大会》《乐队的夏天》等为支点探索与孵育新节目IP;一面通过签约《奇葩说》选手、推出“小卖部”、“试水”知识付费等布局代表衍生业务的Y轴;一面又在代表投资的Z轴上投资了制作网综《吃光全宇宙》的果时传媒以及主控电视剧《东四牌楼东》的米加传媒等。

银河酷娱走出“舒适圈”的步子迈得比米未更大。

在《火星情报局》缺席的两年,银河酷娱先后与优酷合作推出了全家陪伴旅行真人秀《想想办法吧!爸爸》、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真人秀节目《演技派》,与芒果TV合作推出了古装甜宠剧《一夜新娘》和都市爱情偶像剧《奈何boss又如何》。同时,银河酷娱还在不断加码青少儿美育产业板块与艺人经纪板块,签约了赵露思、刘特、漆培鑫、李九霖、陆思恒等艺人。

今年上半年,银河酷娱与优酷联合出品、赵露思与刘特主演的都市爱情剧《一不小捡到爱》,以及参与出品的古装甜宠剧《清落》都已在优酷播出。

从阿里去年收购银河酷娱、腾讯在今年成为股笑果文化第三大股东看,在走向“不同”后,笑果文化与银河酷娱仍是被资本高度认可的,但据天眼查APP,米未最新一轮融资仍停滞在2018年1月,而造成这一结果的最根本原因就是米未的“XYZ轴”没有一条走通,尤其是最关键的X轴。

《拜拜啦肉肉》《饭局的诱惑》《好好说话》无一激起水花,《黑白星球》播出几期后更惨遭下架停播,《奇葩大会》到第二季也被勒令下架整改。唯一搅动了综艺圈主流话语权的《乐队的夏天》却很快极盛而衰,第二季豆瓣评分滑落至7.3,而老王牌“奇葩说”系列则很难再重塑巅峰。

于是乎,马东又想起了自己在每次转变角色和身份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生需要归零,但从《乐队的夏天》转身做喜剧综艺对马东和米未而言,都不是一次完全意义上的归零。

众所周知,马东是著名相声演员马季之子,公司合伙人牟頔曾经是喜剧综艺《喜乐街》的总导演,签约艺人金靖最典型的标签也是“喜剧”。另一方面,诚如马东自己在其他媒体采访中所说的,《奇葩说》《乐队的夏天》都带有很突出的喜剧成分。

但这一切也只够证明米未有做喜剧综艺的潜力。

米未能否赢得“笑果”?

豆瓣开画8.0,后又跌至7分线。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目前的口碑成绩不及《奇葩说》与《乐队的夏天》首季,热度表现方面也存在明显距离,但与同期在播的其他网综相比还是出挑的,而接下来它也未尝不可能带来更大的惊喜,毕竟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大会》系列也是到第三季才进入高光的。

在此之外,米未还有另一重胜算。

笑果文化是掌握脱口秀流量和财富密码的那个人,但也仅止步于脱口秀。今年,其与爱奇艺合作推出的聚焦女性话题的创新综艺情境秀《姐妹俱乐部》虽收获了7.0的豆瓣评分,但评分人数却仅2000人出头,其热度表现之寡淡可见一斑。

而在这档节目前,其与爱奇艺合作的情景剧喜剧脱口秀节目《冒犯家族》、泛二次元脱口秀节目《超级故事会》,与优酷合作的年轻态喜剧综合秀《周六夜现场》,无一不是“一季而终”。

笑果文化在喜剧综艺赛道仅是占位了脱口秀一个分支,这无疑给了米未机会。《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以sketch为主体,融合了素描喜剧、漫才、音乐剧、默剧等更多元的喜剧表达形式,而在整体模式和赛制上该节目也具备与《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同类题材泾渭分明的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单立人喜剧以内容合作伙伴的身份参与到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制作中,单立人喜剧创始人石介甫本人担任该节目内容总监,目前最出圈的作品《互联网体检》出自单立人喜剧旗下编剧六兽之手。另一边,《脱口秀大会4》冠军周奇墨目前的微博标签仍是“脱口秀大会卡司”和“单立人喜剧签约演员”,同样的还有“长在笑点上的男人”徐志胜。

南笑果,北单立人。

诚然,笑果文化在公司知名度与体量、艺人规模、市场话语权等方面都具备碾压单立人喜剧的绝对优势,但单立人喜剧仍有笑果文化向往且得不到的优势,比如周奇墨和徐志胜。

卡姆吸毒、池子出走给笑果文化带来了严重的负面舆论,也损害了其在线上综艺内容与线下演出市场上的竞争力,尤其是后者。据杨笠在节目中的自曝,因为担心安全问题,她过去一年在线下演出不超过10次,而李诞、呼兰、庞博等“名嘴”也都有了比舞台表演更需要关注的工作。

可惜的是,周奇墨、徐志胜并没有做出和杨笠一样的选择。

头部喜剧人才匮乏,对米未更是一个头疼的问题,这一点从李诞成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常驻嘉宾能清楚窥见。另一方面,米未的喜剧内容制作能力也十分贫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制作团队几乎是《乐队的夏天》的原班人马。

两方结合,米未与单立人喜剧的合作自然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毕竟单立人喜剧也需要借助米未进一步打开自己的知名度与影响力。

不过,在喜剧综艺赛道米未和笑果文化需要面对的并不仅有彼此。

继德云社的喜剧厂牌真人秀《德云斗笑社》、本山传媒的城市旅游团综《象牙山爱逗团》,开心麻花和优酷、东方卫视合作推出的首档团综《麻花特开心》在2022优酷精品先鉴会上官宣定档12月。据介绍,节目整体采用沉浸式、反套路的喜剧模式,由沈腾、马丽、常远、艾伦担任常驻MC,通过全方位、多元化的层层递进考核,在旗下300多位喜剧演员中挑选出新一代开心麻花班底。

此外,在转网后接连成功推出《德云斗笑社》《说唱新世代》《戏剧新生活》的严敏导演团队已经开始了《阿凡不达》的策划,而这档被称为“网综版《极限挑战》”的真人秀主打“荒诞喜剧”和“黑色幽默”。

一切都还刚刚开始,至于《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究竟能办几届,最终还得由观众拍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3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热文
阿里云创新中心
热文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