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十年了,为什么专精特新现在火了?

4783
钛媒体 App 2021-09-15 08:38 抢发第一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偲睿洞察,作者丨E.T,编辑丨老杨

2021年,“专精特新”概念大火。9月2日,北交所成立,致力于成为“有效服务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资本市场专业化发展平台”。

按照工信部的解释,专精特新指的是具有“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的“四化”特征的企业,而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们专注于细分市场、创新能力强、市场占有率高、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质量效益优。

“专精特新”并不是新概念。早在2011年,工信部《十二五中小企业成长规划》便提出,要培育专精特新企业,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然而,直至今年1月起,中共中央、银保监会、工信部密集出台了多部文件,点名要加强专精特新企业发展。

从概念提出到吸引各部门重点关注,历经十年,专精特新为何现在火了?

专精特新,大国命脉?

1986年,时任欧洲市场营销研究院院长的赫尔曼·西蒙在外出访问时遇到哈佛商学院教授西多尔·利维特,后者问了他一个问题:

“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德国的经济总量不过美国的四分之一,但是出口额雄踞世界第一?”

赫尔曼·西蒙回去仔细思考了这一问题。他发现,贡献了德国80%出口的并非西门子、奔驰这些大厂,而是370万家“中小企业”。

伍尔特集团便是一个典型的注脚。

伍尔特是一家螺丝贸易公司,1954年,19岁的哈德伍尔特从过世的父亲手里接班时,它还仅是个拥有2名员工的“小作坊”。

适逢德国处于二战后经济腾飞的时期,哈德伍尔特带着员工们白天跑市场,回来加班加点生产订单,一点点把厂房做大。

到1975年时,伍尔特已经从当初的8万欧元的年销售额增长到了3290万欧元。而其增长的秘诀来源于某种程度上的“偏执”——坚持所有螺丝部件自研,坚持与质量匹配的价位,从不参与价格战。

集团奠基人:莱恩·伍尔特 / 伍尔特官网

随着经济全球化,伍尔特扩张的步伐迈向海外。至2021年,伍尔特在全球80多个国家拥有400多家分公司,年总营收超过140亿欧元。公司的“偏执”基因仍然存在——它坚守紧固件业务,相关产品达到12.5万种,成为全球生产螺丝种类最全的公司。而哈德伍尔特自19岁上任以来,在一线奋战了整整半个世纪。

专注细分领域、高市占率、高利润率,是这类企业的共同点。由于“闷声赚大钱”的气质,赫尔曼·西蒙它们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隐形冠军

在德国,隐形冠军们“平均年龄”66岁,38%有超过100年历史,平均占有市场领导地位22年,平均每年营收增长率8.8%。

2008年,当欧洲经济受危机影响岌岌可危,德国不但率先恢复稳定,且各项重要经济指标都创造了历史最佳水平。总理默克尔无不骄傲地对中国代表团说,为什么德国企业能够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中保持健康?就是我们有一些中小企业。

到了日本,“隐形冠军”另一个更流行的注脚,是“工匠精神”。

“永不松动的螺母”是日本的一大工业传奇,产自哈德洛克工业株式会社。该螺母的传奇之处在于全球“仅此一家,别无分店”,即使社长将自己的螺母结构原理放在自己的官网上,也没有人能够模仿成功。

社长曾公开表示,他们不会回转的U型螺母,是员工常年积累攒下的“独门秘诀”,螺母不同的尺寸和材质有不同的偏芯量,如果不是45名员工们一点点试错、配比、磨炼手艺,就不会锤炼出现在的产品。

日本的隐形冠军们有多强?

2011年,日本关东发生9级大地震,引发核电站事故。苹果风靡的iPad2,因为至少有5种电子零部件由日本关东地区生产,不得不被动减产。全球半数汽车工厂生产陷入停滞,因为一家电子控制单元企业在震中受损,广汽本田、东风本田、广汽丰田甚至放了10至15天假。

在中国,中小企业素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质——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经济发展的生力军。

专精特新企业即是由中小企业成长而来,其中,既有许多已经称得上“隐形冠军”的企业,亦有更多最有希望成为“隐形冠军”的“种子选手”。

培育“专精特新”,成长为“隐形冠军”,对于正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中国来讲,更具有特别的意义。

为什么是现在?

2009年,适逢通用与上汽合资建厂的合作蜜月期,通用总裁无不得意地公开表示:“中国人得到了GDP,我们得到了利润。”

数据显示,当时的国产汽车有约10%左右的零部件难以国产化,而这部分零部件却占汽车总成本的10%-15%,占销售总收入的20%-30%。它们通过外资形式获取技术授权,产量越大,利润越大。

一个佐证是,通用公司2004年年报显示,通用公司在美国卖一辆车赚145美元,在中国却赚2400元。2008年,通用汽车全年亏损,在中国市场却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瞭望智库曾记录下中外合资的真相:外方不了解中国市场,是“瞎子”,中方缺少技术,是“跛子”,双方名义上各占50%的股份,但瞎子决定跛子。外方提供给中方淘汰技术,甚至是虚拟技术传递方案。中方只能引进产品,不能独立创新。

这是早期中国“以市场换技术”,在低端制造环节谋取发展路径的缩影。而走到今天,这条路愈来愈不通畅了。

首先是国外赤裸裸的针对与制裁。

2020年8月,在一辆穿过海峡的货机上,装载着麒麟900芯片,只有1000万颗,却是台积电对华为最后的合作。在这之前不久,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和地区的38个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全面对华为封锁技术。

因为一颗小小的芯片,华为被卡了脖子。在美国“小院高墙”战略下,美国借助“实体清单”划定打击范围(小院),再限制特定产品进出口,严格划清边界(高墙),意图全面围猎中国高科技产业。

台积电 (南京) 晶圆十六厂 / 台积电官网

自研核心零部件与关键材料,成了破局的关键所在。

围绕基础科学的投入已经展开。在半导体、量子计算、航空航天等领域,重大专项、重大项目、重大工程近几年催生了诸多创新,取得了技术突破。从国家投入看,中央财政科技投入增长70%,基础研究投入翻了一倍。2019年基础研究投入占全社会研发投入中的比重首次超过6%,2020年预计达到6.16%。

从科技创新到产业落地,则要依靠大量“专精特新”民营企业。

如同EDA、光刻机卡住了芯片产业的咽喉,伺服系统、精密减速器卡住了机器人产业的咽喉,许多产业链上的“断点”、“堵点”,成了受制于人的命门。而这些命门因为足够专、精,市场规模不大,技术却十分关键。

专精特新,大多瞄准了这样的“缝隙市场”。

中国工程院制造业研究室主任、中制智库顾问委员会委员屈贤明曾分享自己走访了许多三四线城市的体会,他发现,这些不太有名的城市竟有不少世界第一的产品。民营企业发展成大市场、大空间里的500强,成功可能性不大。但在一个细分行业,把一个零部件、一种材料、一个软件、一种工艺锤炼到世界顶尖水平,是有可能的。

除了破解国外技术封锁,解燃眉之急,专精特新的意义,更应该放在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之下。

海通证券过去十年各行业工业增加值统计数据显示,知识密集型的医药与电子行业,以13.1%与12.1%的年均增速遥遥领先,相比之下,资本密集型的钢铁行业增速仅6.8%,劳动密集型的纺织行业增速7.3%,已逐渐落后。而从过去五年看,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占工业整体的比重也相应提升。

图片来源:《中国制造业升级现状、路径与方向?》姜超

根据工信部相关文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主导产品应优先聚焦制造业短板弱项,属于产业链供应链关键环节及关键领域“补短板”、“锻长板”、“填空白”产品。它们附加值高,往往是产业链最具话语权的环节。

在产业升级的趋势之下,发展专精特新,不仅可以提升国内薄弱的产业环节,扩大内需,更能使我国占据全球产业链最有利环节,提升中国制造附加价值。

一家专精特新企业如何炼成?

专精特新企业的成长充满了“寂寞”。

2015年,全世界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站秦山核电站投入商业运行。其密封件,即保障核电站系统无泄漏的关键环节,却由一家营收不到2000万、规模不起眼的中国公司制造。招标时,即便国外同类产品价格直降90%以上,却仍未PK过这家掌握了“独门秘诀”的企业。

天生公司,一家在密封件上死磕了22年的企业,终于在这一年扬眉吐气。1993年,在没有任何外部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励行根拿出家中积蓄以及前次创办公司积蓄,拼凑了2000万,便带领团队进行艰难的技术公关。

在没有产品的技术研发阶段,励行根几乎吃住都在实验室,甚至经常囊中羞涩。2007年,在研发了14年后,天生公司第一次中标项目,却被美国以供应链产品要挟,不得不将订单拱手相让。又经历了5年反复试错与实验,天生公司方才自研出C形密封环,逐渐打败国际竞争对手。

绿的谐波是另一个案例。

尽管它是第一批入选专精特新的“小巨人”,并于2020年8月科创板上市,集当地政府与资本市场宠爱于一身,但在成长过程中,它亦经历了漫长的探索期。

200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的创始人左昱昱,在日本考察回国后,被日本机器人深深地“种草”。回国后,他瞄准了机器人三大核心部件中占成本最高、研发难度最大的精密减速器,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靠着前次创业的公司提供资金,左昱昱团队研发了整整10年,方才攻克材料、设备等重重障碍,发明出第一款谐波减速器样机。此后,又花了2年时间摸索量产,绿的谐波第一款产品才上市发卖,相继获得埃夫特、UniversalRobots等客户合作。

比天生公司幸运的是,由于精密减速器所属的工业机器人赛道,是苏州当地热门产业,而其产品本身又是“卡脖子”的关键环节,因此绿的谐波是政府重点关照的对象。在江苏省政府牵头下,绿的谐波成立了江苏省谐波减速器工程研究中心和江苏省工业企业技术中心,与产学研深度融合,获取了不少科技资源。

技术攻关的历程漫长而艰难,正如绿的谐波受当地政府资助而加速发展,政府资源配置往往对专精特新企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赤诚生物坐落在湖北五峰,地处深山,工业基础十分薄弱。董事长陈赤清曾表示,赤诚生物多年“藏在深山人不识”,在科研开发、平台建设等方面曾遭遇数度阵痛,幸好有县科技经信等部门来当“店小二”,帮助度过难关。

政府帮助赤诚生物技术攻关的案例是,前几年公司由于生产线污水处理不达标,严重影响发展,甚至多次高薪悬赏解决方案无果。此后,五峰科技经信局将技术需求上报湖北省科技厅,由政府出面对接清华大学科研技术团队,才解决了赤诚生物燃眉之急。

政府“有形之手”的力量还在持续加强。“十四五规划”提出后,各地政府均把培养专精特新作为战略目标,推出专项扶持计划、提供补贴,更推动当地银行提供金融支持,联合高校与研究所资源,加速扶持中小企业发展。

资本、技术、人才、生态,这些企业发展最核心的资源,固然需要企业一步一脚印逐渐积累,但另一方面,如果仅靠市场力量配置,资源将很难向规模不大、研究领域专一的中小企业倾斜。唯有举政府之力调度,方能为专精特新们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放眼当下,中国已经走过钢筋水泥的发展拐点,正步入产业升级的关键时期。能否等待更多中小企业成长,耐心陪伴一批专精特新企业长跑,将决定中国制造能否走向高端的命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科创板 智能制造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508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