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暴富的“嘻哈”与失落的音乐人

832
钛媒体 App 2021-07-09 17:37 抢发第一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观娱象限,作者 | 琢介 ,编辑 | 缈秒

在审美疲劳、负面消息轰炸之后,普普文化在资本市场的崛起与冷静似乎在告诉我们:嘻哈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尽管并非那么成熟。

 

破发、“瘦身”、中止IPO……上月多家企业接连上市,却遭遇了不同境地的尴尬。一片低迷时,中国“嘻哈第一股”——普普文化横空出世。

6月30日,普普文化以每股6美元的价格在美国纳斯达克发行上市,市值约为1.4亿美元。

上市首日,普普文化开盘价12.26美元,盘中多次触及熔断,盘中最高价达每股34.87美元,最终以30.3美元报收,首日涨幅达405%,最高涨幅超460%,在美国股市历史上排名第五!

势头一路向上,7月1日收盘价达到59.9美元/股。次日,普普文化涨势才略有降温,股价下跌11%至53.4美元,仍较6美元的发行价涨了近8倍,市值升至12.7亿美元。截至7月8日,普普文化报收19.6美元/股。

普普文化的股价暴涨令人瞠目,而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这“嘻哈第一股”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说来,曾被严重消耗过的“嘻哈”,又行了?

近两年来,多款嘻哈节目扎堆出现。继2020年《这!就是街舞》《说唱听我的》《中国新说唱》《说唱新世代》轮番上演后,今年《中国新说唱2021》《这!就是街舞》又传出了制作消息……

接二连三的嘻哈节目,让观众倍感审美疲劳。同时,因赛制老旧、选手炒冷饭、同质化等问题的凸显,嘻哈节目的口碑严重下滑。

而舞台下选手的不当言行,也让圈子的口碑迅速崩塌。例如今年短短半年,嘻哈圈就经历了乃万演唱会关于“女生要体谅男孩子梦想”的言论遭嘲、盗摄电影道歉 ;subs被指不尊重女性、捆绑炒作恋情;姜云升早年直播间不当言论曝光等事件。

在审美疲劳、负面消息轰炸之后,普普文化在资本市场的崛起与冷静似乎在告诉我们:嘻哈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尽管并非那么成熟。

01 进击的嘻哈市场

据其招股书介绍,普普文化是一家嘻哈文化运营和娱乐公关企业,主要业务是举办、运营嘻哈相关活动和在线节目,于2007年在福建厦门成立。

中国嘻哈文化产业按构成可分为街舞、说唱、DJ、涂鸦四大部分,街舞的发展相对完善。而普普文化也主要发展街舞和说唱两部分,举办过“CBC中国街舞冠军赛”“潮圣嗨趴”和“潮圣音乐节”等赛事。

其中,CBC中国街舞冠军赛由原“CCTV5动感地带全国街舞大赛”顾问团队打造。从2010年开始举办,一年一度,参赛人数逾千人。该赛事产生了不少精英选手,CBC中国街舞冠军赛的首届冠军杨凯,之后也在《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中摘冠。

2016年,普普文化曾在新三板挂牌,是新三板第一家上市的嘻哈文化相关公司,2019年3月后从新三板退市。今年3月,普普文化赴美IPO,之后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由“新三板嘻哈第一股”上升为“中国嘻哈第一股”。

而在行业内,普普文化也委实算的上佼佼者。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无论是在嘻哈文化公司还是在街舞公司中,普普文化皆排名第二,比第三名的ID酷份额分别高出0.5%和0.7%。而排名第一的嘻哈帮,官方介绍旗下已有分店近130家,辐射12省31城,累计培训800万人次学员。

 2019 年中国 10 强嘻哈文化公司和街舞公司

普普文化的成功,只是行业内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受《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综艺选秀节目的影响,嘻哈文化广为传播,市场迅速扩大。

据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嘻哈文化市场收入从2014年的45亿元人民币,增至2019年的142亿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25.6%。

据预测,2024年,嘻哈活动产生的市场收入份额预计将增加至38.3%左右。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嘻哈衍生品类型将被开发,其市场收入份额预计将增加至4.2%。

嘻哈前景依旧广阔,普普文化IPO之后,排名第一的老大哥嘻哈帮也有了动作。嘻哈帮于今年5月底,就宣布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携手打造全日制职业舞蹈研修院。

02 失落的地下音乐人

比嘻哈行业更有钱途的,应该是一批头部的嘻哈选手。

2017年被称为“中国嘻哈元年”,横空出世的《中国有嘻哈》带火了一大批头部选手。有选手瞬间收获大量粉丝、出场费增长近千倍,商业演出和代言纷至沓来。据统计,节目中头部的流量选手,代言合作数量总和已经有50项左右。

日常巡回演出的几百门票钱已经不是说唱歌手们主要的收入了。“巡演确实赚不到多少钱 ,对于已经混出头的rapper来说,这是一种打歌方式,也是回馈粉丝的方式。”知乎网友斯坦评论道。

真正占大头的是出场费昂贵的商业演出。根据北京星风文化传媒信息显示,顶流rapper们出场费不菲。《中国有嘻哈》冠军GAI的商业演出费报价为150万、法老50万元一场,而Higher Brothers的马思唯商业演出费用为75万元。

而除了演出费外,已经收获大量名气的嘻哈人们,还可以通过创立潮牌服饰、带货、投资等进一步扩大收入。

例如出身成都郫都区的马思唯,5月27日就宣布进军豆瓣行业,创立“马师”豆瓣酱。此前他还开设了潮牌AFGK。同组合里的KnowKnow也有潮牌M.E.D.M,颇受明星欢迎。GAI则在杭州开了一个酒吧Club WOO。

但这些如今“功成名就”的rapper,在未出名前大多收入不稳定。

壹娱观察曾报道,地下说唱音乐人通常通过比赛获奖和酒吧驻唱获得收入。此外,他们还会选择会选择通过YY、抖音等线上Battle的方式,以售卖YY入场券、抖音打赏等方式,获得关注度与收入。

不稳定的收入让嘻哈音乐人们不得不打“两份工”。GAI在出名前,在夜店唱了近十年,还曾被请去做过婚庆歌手,一晚上360元。《中国有嘻哈》的选手辉子,参赛前为了生计,还一度给人编脏辫挣钱。

当时身为小学语文老师的鬼卞,被网友评论:“这可能是《中国有嘻哈》唯一一位有五险一金的选手。”

而Higher Brothers的KnowKnow,之前在南京卖保险,穷到连请人给自己的音乐做后期的钱都没有,来成都时全部家当不到2000块。

《中国有嘻哈》3年后,B站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中,仍有不少选手以工作供养说唱。更准确的说,他们中许多是只能将说唱当做第一爱好的业余爱好者。普普文化飞黄腾达,但嘻哈赛道上的选手并非人人吃香喝辣。

那些至今没冒头、又无厂牌依靠的地下歌手,像普普文化这样的行业头部公司,其发展与壮大与他们关系不大。嘻哈行业“暴富”,但他们却仍然自我定位“穷逼”。

知乎网友9to5是个在校大学生,也是个rapper爱好者。他说做黑怕(Hi-Hop)不仅不好挣钱,还容易亏钱:做音乐需要租或买伴奏,租用便宜的需要两三百,而要买断一个较好的伴奏,则可能需要上万。之后的录音、后期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最赚钱的渠道是接到商演,忙前忙后半个月,几人可以分到五六千块钱。有时候,跑一天大概赚三四百的。他们团队里最高的一笔收入,是一个兄弟为双11写的广告歌,有5000块。

《中国有嘻哈》的选手TT曾说,玩嘻哈的要么很有钱,要么很拼命。而“拼命”才是中国大多数地下rapper的真实写照。

来自四川绵阳的可乐(化名)上完职校后就待业在家,之后在朋友影响下对rap产生兴趣,自学了伴奏制作。几年的学习尝试后,他终于能靠制作出售demo(小样)、做混音后期赚钱。但这只能勉强果腹,基本存不下什么钱。

职业街舞人的未来发展似乎更为单一。通常是参加比赛获得奖金、出名带货;或者是创业开工作室、成为一名职业街舞老师。尽管街舞市场已经从 2014 年的人民币 40 亿元迅速增长至 2019 年的人民币 110 亿元,街舞培训小机构们的生活依旧没有太大起色,但或许比起参加比赛有限的青春生涯,还是更能混口饭吃。

进行街舞培训6年的叶子(化名)还是说:“我做舞蹈培训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圈里也有人做的很成功,分店开了几家,带着学生参加了大大小小几个比赛。但大部分创业开培训的,做的都不太景气。”

或许借着未来校外素质教育培训的东风,街舞培训还能进一步起飞。

《南风窗》报道中,有80年代开始玩嘻哈的爱好者,曾经因为家人反对差点撕破脸。如今也脱下了潮服、耳钉,拿起了保温杯,开办了一家街舞俱乐部,做起了老板。

“柴米油盐,该有的还得有。”

参考资料:

  • 1.普普文化招股说明书
  • 2.商学院《“嘻哈文化第一股”普普文化再闯IPO:小众出圈,嘻哈文化的天花板》
  • 3.音乐先声《<中国有嘻哈>,允许一部分rapper先富起来?》
  • 4.读娱《中国嘻哈崛起背后:嘻哈音乐人的警惕和迷茫》
  • 5.壹娱观察《三年后,中国嘻哈能有近500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文体娱乐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4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508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