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金迪克昔日创始人“现身”同行 与关联方或存业务竞争其说难自圆

2486
金证研 2021-06-11 18:02 抢发第一评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望山/作者 映蔚/风控

回溯历史,2008年12月,侯云德、付增武、赵静、王志武、周华江等出资设立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迪克”)前身,彼时侯云德、赵静分别持股25%、13%。作为金迪克的创始人,侯云德与赵静分别于2018年2月、2020年5月“离场”,完全退出金迪克。

“蹊跷”的是,金迪克官网仍将侯云德以专家身份列示。值得注意的是,侯云德退出金迪克后,作为进站院士“现身”同行院士(专家)工作站,该工作站旨在助力该同行企业在新型疫苗领域的发展,令人唏嘘。

此外,金迪克与其实控人之一张良斌在外任职副总的企业同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路生物”),两者的狂犬病产品的客户类型存重叠、功效相似,历经两轮问询后,关于其与张良斌在外任职副总的企业是否存在业务竞争的问题,金迪克或难“自圆其说”。值得注意的是,金迪克实控人之一张良斌配偶控制的企业,曾与“香雪系”共用电话,而后2019年的电话背后持有人“惊现”香雪系员工,碰巧的是,“香雪系”曾受同路生物委托进行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储存配送。而无论是共用联系方式,抑或是“香雪系”与同路生物的委托配送情况,似乎“绕开”了金迪克进行,个中关系“耐人寻味”。

 

一、创始人已完全退出金迪克,却以进站院士身份“现身”同行康泰生物

此番上市前,金迪克两位创始人均已完全退出金迪克,而令人费解的是,金迪克官网仍将创始人侯云德以专家身份列示。值得注意的是,侯云德退出金迪克后,作为进站院士“现身”同行院士(专家)工作站,该工作站旨在助力该同行在新型疫苗领域的发展。

据2021年5月17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侯云德与赵静为金迪克创始人,曾分别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对金迪克早期产品研发做出了贡献。侯云德与赵静二人从2012年9月后逐步出售所持金迪克股权,分别于2018年2月、2020年5月完全退出。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20年7月6日,金迪克与其保荐机构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其并于2020年7月13日正式进入辅导期。

此外,金迪克称,侯云德、赵静由于年龄身体等原因已经退休离任。其中,其创始人、顾问侯云德院士是医学病毒学专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据中国工程院公开发布的院士名单,侯云德,医学病毒学专家,现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院士实验室主任,传染病国家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曾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

据金迪克官网,截至查询日期2021年6月1日,在“专家介绍”一栏只列示了侯云德一名专家。侯云德,医学病毒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因研究仙台病毒方面的突出成就获苏联医学科学博士学位;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998年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

也就是说,2018年2月,侯云德院士已从金迪克完全退出,退出至今已逾三年时间,为何金迪克官网仍对其仍以“专家”身份介绍侯云德?

事实上,侯云德退出金迪克后,作为进站院士“现身”同行院士(专家)工作站,,助力该同行在新型疫苗领域的发展。

据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生物”)2018年12月7日发布的《关于获批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康泰生物获批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进站院士为康泰生物首席科学家、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侯云德院士。本次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旨在加强康泰生物与国内外疫苗企业、大学及研究机构的合作与交流,构建长效的产学研合作机制,为其发展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持,助力康泰生物在新型疫苗领域的发展。

可以看出,康泰生物公告披露的侯云德院士,与金迪克创始人侯云德为同一人。且2018年2月,侯云德于金迪克离职,而后同年12月7日康泰生物院士(专家)工作站获批,彼时已经系康泰生物首席科学家的侯云德作为进站院士“现身”其中。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金迪克的多款在研产品,与康泰生物的在研产品存在“重叠”的情况。

据招股书,金迪克研发的狂犬疫苗产品管线覆盖了市场中主流的Vero细胞和人二倍体细胞两种路线。其中,金迪克研发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可以在人类接触狂犬病毒之后有效预防狂犬病,目前已完成Ⅲ期临床试验,拟申报注册时间为2021年。而同时在研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MRC-5细胞),系通过人二倍体细胞基质MRC-5细胞培养制成,目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而招股书的签署日期为2021年5月17日。

而据康泰生物2020年年报,康泰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功能主治为用于预防狂犬病,注册阶段已完成临床研究,截至2020年12月底,该疫苗已申请药品注册批件。

同时,金迪克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公司狂犬疫苗产品尚未上市,未来可能面临与其它Vero细胞狂犬疫苗、地鼠肾细胞狂犬疫苗和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激烈竞争的情况。

不难看出,金迪克与康泰生物在狂犬疫苗产品均可用于预防狂犬病,或存在业务竞争关系。且康泰生物的狂犬疫苗产品已申请药品注册批件,而金迪克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尚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此外,据招股书,金迪克正在从事的主要研发项目包括流感疫苗品种、狂犬疫苗品种、水痘疫苗品种、带状疱疹疫苗品种、肺炎球菌疫苗品种等。其中,金迪克研发的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目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系通过对多糖荚膜纯化的方法制备,可覆盖23种肺炎球菌血清型。该疫苗计划申报临床时间为2023年,计划申报注册时间为2026年。

同时,金迪克在研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系在多糖纯化方法的基础上通过载体蛋白与多糖结合的技术进行制备,可覆盖13种肺炎球菌血清型。该疫苗计划申报临床时间为2024年,计划申报注册时间为2027年。

据康泰生物2020年年报,康泰生物目前有5种产品上市销售,具体为四联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乙肝疫苗、Hib疫苗等。其中,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是指用于预防23种血清型肺炎链球菌引起的感染性疾病的疫苗。2020年,康泰生物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实现销售收入53,708.36万元,同比增长4,669.71%。

且康泰生物2020年年报显示,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系其在研项目之一,用于预防由1、3、4、5、6A、6B、7F、9V、14、18C、19A、19F和23F共计13个血清型肺炎链球菌引起的侵袭性感染。该疫苗注册阶段已申请药品注册批件,截至2020年12月底,该疫苗处于审评中。

这意味着,从功能主治及产品名称来看,金迪克在研的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与康泰生物上市销售的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或存“重叠”;金迪克在研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与康泰生物在研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或也存“重叠”。

此外,据招股书,金迪克在研的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针对适应症为水痘,该疫苗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据康泰生物2020年年报,康泰生物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用于预防水痘,与金迪克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功能相同。而康泰生物该在研项目产品注册阶段已取得临床试验批件,截至2020年12月底,该疫苗产品已完成Ⅲ期临床研究现场工作。

由上述情形可见,康泰生物已上市产品及在研产品中,“惊现”与金迪克冻干人用狂犬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重叠”的产品,双方或存竞争。而金迪克创始人侯云德完全退出金迪克后,其以进站院士“现身”康泰生物,并“助力”康泰生物进行疫苗的研发工作。创始人变“对手”,个中对金迪克的影响几何?不得而知。

 

二、金迪克与实控人在外任职企业或存业务竞争,问询回复或“避重就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迪克与其实控人之一张良斌在外任职副总的企业,两者的狂犬病产品客户类型存重叠、功效相似,历经两轮问询后,关于其与张良斌在外任职副总的企业是否存在业务竞争的问题,金迪克或难“自圆其说”。

据招股书,金迪克的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为余军与张良斌。

其中,2005年10月至2014年3月,余军同路生物副总经理。2015年6月至今,余军担任金迪克董事长、总经理。

张良斌,2015年6月至今任金迪克董事;2006年至今任同路生物担任副总经理;2017年2月至今任浙江海康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海康生物”)任职董事。

而据首轮问询函回复,海康生物是同路生物的控股子公司。

实际上,金迪克高管履历中也不乏同路生物的“身影”。

据招股书,夏建国,2015年6月至今担任金迪克担任董事、副总经理;2006年1月至2015年5月担任同路生物项目总监。

据招股书,2020年6月至今,魏大昌担任金迪克的监事会主席,任期为2020年6月至2023年6月。2005年11月至2016年6月,魏大昌曾在同路生物任职生产部经理。

即金迪克实控人及多位董监高,曾在同路生物任职,其中实控人兼董事张良斌目前仍在同路生物任职副总。

而在两轮问询中,上交所均对金迪克与同路生物间是否存在业务竞争,提出了问询。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上交所要求金迪克说明“同路生物、海康生物经营的血液制品的具体类型,是否与金迪克存在经营相同或相似业务的情形,是否有替代性、竞争性或有利益冲突”。

对此,金迪克列示了同路生物与海康生物的主要产品及适应症具体情况。其中,同路生物的主要产品包括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用于被狂犬或其他携带狂犬病毒动物咬伤、抓伤患者的被动免疫。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金迪克回复称,公司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而同路生物与海康生物的主营业务均为血液制品生产、销售。血液制品、疫苗制品作为生物制品行业的两个不同领域,其产品用途、生产工艺、适应症等方面具有较明显的差异。同路生物、海康生物不存在与公司经营相同或业务相似的情形。

且首轮问询函回复,同路生物、海康生物血液制品主要应用于包括肿瘤、肝病、糖尿病、免疫性疾病等疾病的治疗,传染性疾病的被动免疫和治疗,血友病的治疗以及大手术止血等;主要供应商为单采血浆站,主要客户为各大医院及诊所等医疗机构。而金迪克的主要产品疫苗主要应用于预防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且主要供应商为养鸡场,主要客户为各级疾控中心。故同路生物、海康生物与金迪克之间不存在替代性、竞争性或有利益冲突等情形。

然而,在第二轮问询中,上交所此再一次对金迪克与同路生物间是否属于同类的业务提出了疑问。

据第二轮问询回复,同路生物的产品包括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上交所要求金迪克说明“实控人兼董事张良斌是否符合《公司法》第148条规定,不得经营与金迪克同类的业务”。

对此,金迪克称“同路生物与发行人从事的行业及经营的业务不同”。血液制品、疫苗制品其产品用途、生产工艺等方面具有较明显的差异。狂犬病免疫球蛋白让人获得的免疫能力为被动免疫,注射到人体后就能立即发挥保护作用,清除体内入侵的病原微生物。

狂犬疫苗是提取狂犬病毒的一部分,作为抗原注入人体,让身体的免疫系统识别并相应产生抗体,从而获得对狂犬病毒的免疫能力。狂犬病疫苗让人体产生的免疫能力为主动免疫,保护机体不受病毒侵害,从而预防狂犬病的发生。即狂犬病疫苗与狂犬病免疫球蛋白的产品生产工艺、机理均不同,不存在替代性、竞争性或有利益冲突等情形。

然而《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金迪克与同路生物的狂犬病产品,功效或存“重叠”。

据招股书,2021年1月,金迪克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产品2021年1月已完成临床Ⅲ期试验,且预计于2021年申报注册。

据金迪克官网,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的产品介绍显示,免疫接种后,可刺激机体产生抗狂犬病病毒免疫力,用于预防狂犬病。

据同路生物官网,产品列表显示,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主要用于被狂犬或携带狂犬病毒动物咬伤、抓伤患者的被动免疫。

对于狂犬疫苗与狂犬病免疫球蛋白的使用事项,世界卫生组织做出了立场文件说明。

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4月份公布的《狂犬病疫苗和免疫球蛋白:WHO立场,2018年4月》(以下简称“WHO文件”),该立场文件取代2010年WHO关于狂犬病疫苗的立场,它在狂犬病和狂犬病疫苗使用方面展示了新的证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涉及两种主要免疫策略,即暴露前预防(PrEP)和暴露后预防(PEP)。

其中,暴露后预防,包括在狂犬病病毒暴露部位进行广泛、彻底的伤口清洗,使用狂犬病免疫球蛋白(如果需要),以及多剂次的狂犬病疫苗接种程序;暴露前预防,即在暴露于狂犬病病毒之前接种多剂次狂犬病疫苗。

据WHO文件,如果没有狂犬病免疫球蛋白,迅速且彻底地清洗伤口,同时立即接种首剂狂犬病疫苗并完成全部的接种程序也是可以高效预防狂犬病的。无论是否有狂犬病免疫球蛋白,都应该进行疫苗接种。

而且,金迪克也在招股书中称,狂犬病疫苗是唯一用来控制和预防狂犬病的主动免疫制剂,在接种后可刺激机体产生对狂犬病病毒的免疫力。而对于凡被猫犬或其它动物咬伤抓伤的狂犬病毒暴露人群,应立即处理局部伤口,并于暴露后当天及一个月内定期多次注射狂犬病疫苗。

由此可见,金迪克现已完成临床Ⅲ期试验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既可作为控制和预防狂犬病的主动免疫制剂,也可用于被猫犬或其它动物咬伤抓伤暴露后预防狂犬病的被动免疫制剂。而同路生物已投入生产的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产品属于被动免疫制剂。两者均可用于暴露后预防措施进行接种,均用于抵抗狂犬病毒,功能存在相似性。

除此之外,同路生物与金迪克客户或存“共性”。

据招股书,2019-2020年,金迪克对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247.1万元、4,321.93万元,占当年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18.59%、7.34%。同期,金迪克前五大客户均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同路生物的客户同样包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据山西政府采购网2017年8月9日发布的《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狂犬免疫球蛋白采购中标公告》,采购单位为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采购内容为狂犬免疫球蛋白,技术参数为国产200IU,采购数量为10,000支,预算额为165万元。此次招标,同路生物系中标单位之一。

据浙江政府采购网2018年1月3日发布的《浙江省政府采购中心关于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项目的结果公告》,采购项目名称为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项目,采购人为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此次招标,同路生物系入围供应商之一,标项名称为国产(液体,西林瓶)200IU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单价为165元/瓶。

据浙江政府采购网2021年3月1日发布的《浙江省政府采购中心关于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项目的结果公告》,项目名称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项目,采购人为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此次招标,同路生物系入围供应商之一,标项名称为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标的名称为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规格型号为200IU/西林瓶,单价165元/瓶。

也就是说,历经两轮问询,金迪克称同路生物主要客户为各大医院及诊所等医疗机构,其主要客户为各级疾控中心,以此来说明金迪克与同路生物的业务不存在竞争性。而从上述招投标可见,同路生物的客户也包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其回复或遭“打脸”,金迪克问询函回复通过“主要客户”的说法,或掩盖其客户群体包括疾控中心的情况,其两轮问询回复是否存在“避重就轻”的嫌疑?而且,金迪克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已完成临床Ⅲ期试验,未来市场竞争上是否与同路生物“狭路相逢”?不得而知。

 

三、实控人配偶控制企业曾与“香雪系”共用电话,变更后电话持有人为“香雪系”员工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在长达三年间,金迪克实控人之一张良斌配偶控制的企业,与“香雪系”曾共用电话,而后2019年变更的电话背后持有人“惊现”香雪系员工,碰巧的是,“香雪系”曾受同路生物委托进行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储存配送。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金迪克实控人兼董事张良斌,在广东上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量投资”)担任监事。而张良斌的配偶黄颖桦系上量投资的唯一股东,持股比例10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上量投资成立于2016年8月26日,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登记机关为广州市白云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法人是黄颖桦,且黄颖桦在上量投资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职位。

2016-2019年,上量投资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上量投资全资股东及法人黄颖桦名下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而蹊跷的是,2016-2018年三年间,上量投资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与香雪医药“共用”。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上量投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87636099,企业通信地址均为广州市白云区同和路189号1009房。其中,2016年,上量投资企业电子邮箱为1191968474@qq.com。

据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披露的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联系电话,可知广州区号为020,即2016-2018年,企业通信地址位于广州的上量投资的完整企业联系电话应为020-87636099。

据市场监督数据,2016-2019年,广东香雪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雪医药”)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0-87636099。其中,2016年,香雪医药企业邮箱为1191968474@qq.com。

即2016-2018年,上量投资与香雪医药“撞号”,且2016年,其电子邮箱与香雪医药“重叠”。

而事实上,共用联系方式的“异象”才刚上演。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上量投资企业联系电话为18825110937,企业通信地址为广州市白云区同和路189号1009房,企业电子邮箱为18825110937@139.com。

值得一提的是,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在微信平台通过搜索上量投资2019年企业联系电话18825110937,该号码所属微信昵称系“黄自强”;进一步通过支付宝转账功能搜索该号码,账号姓名为“自强(**强)”。通过转账界面“点击验证”功能,输入姓氏“黄”,显示“姓名校验成功”。

可见,上量投资2019年联系号码18825110937由黄自强持有。

据广东省政府2019年4月18日引援公开信息《广州:环评审批时间减半31类项目免于环评》,一位名为“黄自强”的自然人,是香雪兆阳生物医药中心项目的负责人。

而据广东省黄埔区政府2020年1月15日公布的《2019年防空地下室建设意见书》,香雪兆阳生物医药中心项目建设单位为广东兆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阳生物”)。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香雪医药系兆阳生物的全资子公司。而兆阳生物是广州市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雪制药”)的全资子公司。

也就是说,香雪医药是香雪制药的全资孙公司。

据兆阳生物2020年10月21日签署的审计报告及财务报表,在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项情况明细中,黄自强“赫然在列”。截至2020年7月31日,款项余额为30万元,款项性质为员工借款。即黄自强为兆阳生物员工。

据公开信息,兆阳生物2015年年报显示,兆阳生物企业联系电话为18825110937,与上量投资2019年的企业联系电话一致。即兆阳生物的员工黄自强,与上量投资2019年联系电话的持有人黄自强系同一人。

问题并未结束,2018-2019年两年间,与金迪克或存业务竞争的同路生物,曾委托香雪医药进行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储存配送。

据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8年1月9日公布的《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疫苗委托储存配送信息的通告》(2018年第6号),委托企业为同路生物,委托品种名录为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国药准字S20110007),被委托的企业为香雪医药,委托配送合同期限为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

据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8年12月29日公布的《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疫苗委托储存配送信息的通告》(2018年第37号),委托企业为同路生物,委托品种名录为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国药准字S20110007),被委托的企业为香雪医药,委托配送合同期限为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

即2016-2018年,张良斌配偶黄颖桦全资控制的上量投资,与香雪医药共用电话。而后其企业电话发生变更,上量投资2019年的企业联系电话背后持有人,指向香雪制药子公司兆阳生物的员工黄自强,而香雪医药作为兆阳生物的全资子公司、香雪制药孙公司,曾受同路生物委托,进行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储存配送。

鉴于上述上量投资与香雪医药的“关系网”,作为上量投资实控人的黄颖桦,能否对香雪医药施加重大影响?而无论是上量投资的联系方式,抑或是香雪医药与同路生物的委托配送情况,似乎“绕开”了金迪克进行,个中关系“耐人寻味”。

异象迭起背后,此番上市,金迪克或面临一场“大考”。


所属栏目: 内容产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027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