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工大高科供应商或为其而生 上市前夕“大调整”多项财务数据变脸

11
金证研 2021-06-04 22:59 抢发第一评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太簇/作者 映蔚/风控

在会计核算过程中产生会计差错的情况并不少见,原因往往涉及实际计量、确认和记录等诸多方面出现的误差、错误。而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财务报告,是上市公司外部投资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了解公司的重要依据,会计差错倘若没有及时得到更正,信披机制“失灵”,由此投资者在应对财务抉择时或“雾里看花”难做出正确判断。

而回溯历史,上市前夕,合肥工大高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高科”)在未更换会计师、券商的情况下,对其2017-2019年财务数据进行“大调整”,会计差错更正主要是对其收入成本费用跨期调整。其中2018年,归母净资产、营业收入调减金额高逾1,800万元,且净利润调减比例高达23.01%。实际上,工大高科聘请的会计师自2020年来因执业问题已收4张“警示函”,其能否勤勉尽责?不仅如此,工大高科“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数据“打架”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一、供应商或“为其而生”,成立次年即合作工大高科为其撑起超九成收入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工大高科“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其中一家供应商成立次年即与工大高科合作,且近四年来撑起工大高科超1,900万元采购额,而工大高科为其贡献九成收入。

据签署日为2021年2月1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1月版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1年5月11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20年,郑州市欣鑫铁路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鑫器材”)分别是工大高科工业铁路信号控制与智能调度业务的第一大、第一大、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工大高科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52.76万元、631.7万元、447.93万元、542.76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5.1%、14.2%、9.93%、7.64%。

即2017-2020年,工大高科对欣鑫器材的累计采购金额为1,975.15万元。

据《关于合肥工大高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函回复”),欣鑫器材成立于2008年5月7日,2009年3月与工大高科开始合作,其向工大高科销售占其总收入比重约为95%。

成立不足一年便与工大高科合作,且营收超九成来自工大高科,欣鑫器材营收是否对工大高科存依赖?其是否为工大高科而生?不得而知。

需要一提的是,据首轮问询函回复披露,欣鑫器材员工人数为14人。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20年,欣鑫器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欣鑫器材的实控人是薛玉宏,其持有欣鑫器材97%的股权。

据公开信息,薛玉宏名下的公司还有兰州鹏润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润建筑”),薛玉宏持有鹏润建筑50%的股份,而鹏润建筑已于2020年12月10日吊销,目前尚未注销。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截至2021年6月4日,鹏润建筑并未披露2017-2020年的企业年报,且鹏润建筑已于2018年7月3日和2019年7月1日分别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2020年,欣鑫器材的企业电子邮箱系563755818@qq.com。而据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5月21日,共有19家公司曾使用563755818@qq.com作为企业电子邮箱。

上述情形表明,欣鑫器材成立不足一年后开始与工大高科合作,且超九成收入“依赖”工大高科,其或为工大高科而生。且问询函称欣鑫器材员工14人,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的社保缴纳人数却为0人,令人费解。

而关于工大高科供应商“异象”才刚开始。

据招股书,2020年,上海通铁通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铁通讯”)是工大高科工业铁路信号控制与智能调度业务的第三大供应商,工大高科对其的采购金额为345.31万元,采购占比为4.86%。

除了“2020年度工业铁路信号控制与智能调度业务前五供应商”处,招股书未再提及通铁通讯。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20年,通铁通讯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0人、1人。通铁通讯成立于2005年10月18日,其实控人是滕士荣,其持有通铁通讯90%的股权。

据公开信息,滕士荣名下的公司还有上海康铁通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铁通讯”)、温岭市太平海鸥电子器材厂(以下简称“海鸥器材”)。其中,滕士荣持有康铁通讯80%的股权、海鸥器材100%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20年,康铁通讯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2018-2019年,海鸥器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3人。而2020年,海鸥器材在其年度报告中并未披露其社保缴纳人数。

不难看出,通铁通讯常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2020年却“跃升”成为工大高科工业铁路信号控制与智能调度业务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

而工大高科另一供应商成立次年成为其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第一大供应商。

据招股书,2020年,安徽聚力天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擎信息”)是工大高科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的第一大供应商,工大高科对其的采购金额为491.9万元,采购占比为8.73%。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天擎信息成立于2019年9月30日,即其成立次年就成为工大高科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的第一大供应商。2019-2020年,天擎信息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且天擎信息的全资股东是张翠琴。据公开信息,张翠琴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除此之外,工大高科一家供应商与逾两百家企业“撞号”。

据招股书,2019年,合肥幂次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幂次方信息”)是工大高科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的第三大供应商,工大高科对其的采购金额为558.26万元,采购占比为9.81%。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20年,幂次方信息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幂次方信息成立于2016年10月31日,其实控人是崔晓霞,其持有幂次方信息9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崔晓霞并无控股其他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2020年,幂次方信息的企业电子邮箱为825271133@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2012年5月21日,共有296家公司曾使用825271133@qq.com作为企业电子邮箱。

近两天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幂次方信息却撑起逾五百万元采购额,且其或曾与逾两百家企业“撞号”,令人匪夷所思。

除此之外,据招股书,2018年,天津有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杭州有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务信息”)是工大高科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的第一大供应商,工大高科对其的采购金额为884.62万元,采购占比为18.64%。

而交易期间,有务信息却现“零人”异象。

据公开信息,2017-2019年,有务信息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1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有务信息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全资股东是葛娟。

据公开信息,葛娟还控股永嘉县筑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务信息”)。而筑务信息是有务信息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21年2月4日,有务信息持有筑务信息80%的股权。

即有务信息一年撑起采购额近900万元,与工大高科交易期间却现“零人”异象。

“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其中有供应商成立次年即成为工大高科信息系统集成与技术服务业务的第一大供应商的情形上演,对于工大高科而言,与前述“零人”供应商交易,采购数据真实性几何?或该打上“问号”。

问题尚未结束。

 

二、上市前夕进行会计差错更正,多项财务数据“变脸”净利润调减比例逾23%

在上市前夕,在未更换会计师、券商的情况下,工大高科对其2017-2019年财务数据进行“大调整”,会计差错更正主要是对其收入成本费用跨期调整,其中2018年,其归母净资产、营业收入调减金额高逾1,800万元,而净利润调减比例高达23.01%。实际上,工大高科审计机构自2020年来因执业问题已收4张“警示函”。

回溯历史,2015年11月18日,工大高科股票正式在股转系统挂牌并公开转让。

2020年9月4日,上交所受理了工大高科提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

然而,与挂牌新三板期间相比,工大高科此番上市财务数据却现多处“变脸”。

2020年8月19日,工大高科发布《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以下简称“更正公告”),更正公告显示,工大高科在编制2017-2019年度以及2020 年1-6月财务报告过程中,发现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 年度财务报告存在差错,现进行追溯更正。

据签署日期为2020年9月1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第一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7-2019年期间,根据收入确认原则,工大高科存在部分收入跨期情况。按照正确的归属期间进行调整,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跨期收入分别调减1,533.7万元、1,805.36万元、-215.1万元,并对各期成本进行相应调整。此外,还对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跨期费用及其他事项进行了相应调整。

据签署日期为2020年12月10日的工大高科关于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二轮问询函回复”),2017-2019年,工大高科在未更换会计师、券商的情况下财务报表调整较多,主要涉及三方面的调整:一是收入成本费用跨期调整,二是科目重分类调整,三是工大高科前期对已背书未到期银行承兑汇票(信用等级一般的金融机构)和商业承兑汇票进行了终止确认,现根据科创板相关要求予以调整。

2017年,工大高科的总资产由27,771.47万元调整为26,511.4万元;归母净资产由21,331.04万元调整为20,086.52万元;营业收入由10,133.47万元调整为8,599.77万元;净利润由1,422.7万元调整为1,226.06万元。其中,总资产、归母净资产、营业收入调减金额均逾千万元。

2018年,工大高科的总资产由30,793.83万元调整为30,929.7万元;归母净资产由24,047.6万元调整为22,177.91万元;营业收入由14,485.16万元调整为12,679.8万元;净利润由2,716.56万元调整为2,091.39万元。而归母净资产、营业收入调减金额均逾1,800万元,净利润调减比例高达23.01%。

2019年,工大高科的总资产由34,739.95万元调整为33,084.25万元、归母净资产由26,295.17万元调整为24,597.83万元、营业收入由16,727.68万元调整为16,942.78万元、净利润由3,548.83万元调整为3,721.18万元。其中,总资产、归母净资产调减金额超千万元。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首发材料申报后,如发行人同一会计年度内因会计基础薄弱、内控不完善、必要的原始资料无法取得、审计疏漏等原因,除特殊会计判断事项外,导致会计差错更正累积净利润影响数达到当年净利润的20%以上(如为中期报表差错更正则以上一年度净利润为比较基准)或净资产影响数达到当年(期)末净资产的20%以上,以及滥用会计政策或者会计估计以及因恶意隐瞒或舞弊行为导致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的,应视为发行人在会计基础工作规范及相关内控方面不符合发行条件。

需要指出的是,工大高科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及此番上市并未更换会计师及券商。

据招股书及第二轮问询函回复,工大高科在新三板挂牌期间、以及本次上市科创板过程中,并未更换会计师及券商。工大高科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健所”)、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证券”)。

据第二轮问询函回复,工大高科被问询,在未更换会计师、券商的情况下,其财务报表出现较多调整的原因。

而工大高科认为其遵照企业经营的客观事实及科创板审核要求进行的调整,符合实际情况。

并且,工大高科称,其会计师天健所认为在前期审计工作已经勤勉尽责,但存在工作未落实到位的情况。而其主办券商国元证券在持续督导期间,根据股转系统公司相关规定履行了尽责督导义务。

需要指出的是,天健所2020年以来已收4张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据广东证监局〔2021〕12号文件,2021年3月18日,天健所及其相关注册会计师因所执业的贤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存在长期股权投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应收票据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等问题;所执业的广东新宏泽包装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存在未对管理层的专家的工作进行充分的了解和评价,对商誉、递延所得税负债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对在建工程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机器设备减值测试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对应付职工薪酬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所执业的广东达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贸易类业务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应收账款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审计工作底稿不完整、不规范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浙江监管局2020年11月19日发布的《关于对天健所及注册会计师吕瑛群、皇甫滢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年10月29日,天健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因在执行华仪电气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财务报表审计项目中存在未对银行函证实施有效控制,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未对募集资金专户对账单的异常迹象保持合理怀疑,审计程序不到位的问题,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20年3月19日,天健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在执业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审计项目时,因未披露暂停执行合同情况且披露的收款进度与实际不符、未充分披露应收票据到期无法承兑的风险且未采取进一步的审计程序等问题,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广东证监局〔2020〕27号文件,2020年3月4日,天健所因其所执业的广东中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年报审计项目,存在应收账款与销售收入执行函证程序中回函可靠性未进一步查证、执行“销售截止测试”时未按照审计计划执行审计程序、对销售收入执行细节测试程序不规范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也就是说,工大高科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及此番上市并未更换会计师及券商,但其上市前夕进行会计差错更正,数据“变脸”,其中2018年净利润调减比例逾23%,令人匪夷所思。而且,其审计机构天健所频因执业问题“吃”警示函,又能否勤勉尽责?

 

三、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数据“打架”,信披质量或“打折”

不仅如此,招股书披露的工大高科社保缴纳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矛盾”,信披真实性疑云丛生。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报告期内,工大高科列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有3家。

据招股书及1月版招股书,2017-2020年,工大高科列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子公司海南华臻交通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华臻”)、合肥正达智控信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正达”)、海南正达交通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正达”)。

其中,海南华臻成立于2018年10月11日,合肥正达成立于2013年11月25日,海南正达成立于2018年9月,并于2019年6月注销。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工大高科母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26人、143人、132人。

2018-2019年,海南华臻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2017-2019年,合肥正达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人、4人、3人。

2018年,海南正达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也就是说,2017-2019年,工大高科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合计分别为131人、147人、135人。

据招股书及1月版招股书,2017-2019年,工大高科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合计分别为154人、136人、139人。

相较于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招股书披露其合并范围内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多23人、少11人、多4人,信披真实性现疑云。

木之折也必通蠹,墙之坏也必通隙。信披异象频现之下,工大高科能否实现华丽转身?有待市场的验证。


所属栏目: 内容产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027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