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华蓝集团三年仅申请一项专利 供应商缺乏交易“能力”真实性存疑

2893
金证研 2021-06-02 21:30 抢发第一评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颜卿/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工程设计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之一,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就从事该行业的华蓝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华蓝集团”)而言,其坦承在广西以外地区拓展业务时,与当企业相比,客户关系和市场资源方面不具备较强实力;与国家级工程技术服务企业相比,其品牌和影响力相对较弱,在资金实力和服务网点布局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在此“窘境”下,华蓝集团近年来营收增速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水平,资产负债率较同行水平“畸高”。

不仅如此,近三年间,华蓝集团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低于同行均值。而从发明专利申请的时间线来看,华蓝集团七成发明专利的申请时间在2015年及之前,2018-2020年仅申请了一项发明专利,令人唏嘘。此外,华蓝集团频现“零人”供应商,其中与其合作近九年的供应商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多年为0人,华蓝集团供应商缺乏交易“能力”真实性存疑。

 

一、营收增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畸高”于同行

近年来,华蓝集团营业收入增速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据华蓝集团签署日为2021年5月21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华蓝集团的主营业务为工程设计、国土空间规划、工程总承包管理及工程咨询服务,致力成为中国城乡建设领域一流的全过程综合服务提供商。

据招股书,华蓝集团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分别为深圳市华阳国际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阳国际”)、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博设计”)、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嘉设计”)、中衡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衡设计”)、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科院”)、深圳市新城市规划建筑设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市”)。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华蓝集团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8.68%、3.5%、19.69%。

同期,华阳国际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4.57%、30.41%、58.55%,筑博设计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0.77%、9.81%、3.9%,汉嘉设计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0.07%、25.02%、92.59%,中衡设计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28.32%、4.08%、-5.51%,建科院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97%、17.87%、8.22%,新城市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1.18%、-0.73%、-6.03%。

2018-2020年,上述6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均值分别为26.48%、14.41%、25.29%。

值得注意的是,华蓝集团资产负债率近两年“畸高”于同行超20个百分点。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华蓝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1%、69.76%、65.82%。

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华阳国际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09%、37.32%、47.48%,筑博设计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97%、38.27%、39.14%,汉嘉设计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1.22%、48.65%、37.83%,中衡设计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22%、45.34%、45.53%,建科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7.6%、53.69%、59.79%,新城市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9%、24%、26.51%。

即2018-2020年,上述6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43.17%、41.21%、42.71%;同期,华蓝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较行业均值分别高18.93个百分点、28.55个百分点、23.11个百分点。

从行业增速来看,华蓝集团营收变动趋势尽管与同行相差无几,但从增速高低来看,其营业收入增速近三年总体不及同行业平均水平;此外,报告期内,其资产负债率“畸高”于同行。

 

二、研发费用率持续低于同行均值,报告期内申请的专利仅一项

众所周知,科技是推动企业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第一生产力。企业投入研发项目的资金量直接反应了企业对研发的支持力度。事实上,华蓝集团近年来的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低于行业均值水平。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蓝集团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54%、3.9%、3.74%。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及同行公司年报,2018-2020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华阳国际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89%、4.4%、3.85%,筑博设计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4.34%、5.08%,汉嘉设计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41%、3.86%、3%,中衡设计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8%、4.54%、4.79%,建科院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11%、9.22%、8.78%,新城市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1%、3.89%、3.23%。

2018-2020年,华蓝集团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的均值分别为4.74%、5.04%、 4.79%。

不仅如此,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2020年,华蓝集团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不敌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2020年,华蓝集团的员工总数、技术人员人数分别为3,052人、366人;同期,华蓝集团研发人员数量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11.99%。

据上述6家同行可比公司2020年报,2020年,华阳国际、筑博设计、汉嘉设计、中衡设计、建科院、新城市的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为11.39%、10.11%、14.13%、14.07%、26.29%、22.98%。同期,上述6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人员数量占比的均值为16.5%。

而在专利方面,华蓝集团2015年及之前申请的发明专利的个数占发明专利的总数的比例为70%。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华蓝集团仅申请一项专利。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 31日,华蓝集团共有十项发明专利,其中,“一种免烧空心保温砌块及其制备方法”、“气浮清净和热浮清净相结合的蔗汁澄清的方法及设备”、“蔗汁澄清的方法及设备”、“防止地下室底板隆起、渗水的装置”、“高层建筑电气设备间智能控制管理系统”、“适合于建筑雨水利用的初期雨水弃流井”、“有缺陷大直径嵌岩桩竖向承载力检测及加固的方法”的申请日分别为2010年11月3日、2012年5月14日、2012年7月12日、2012年12月24日、2013年8月31日、2014年5月19日、2015年9月29日。

在2015年后申请的专利分别为“中等口径自承式平直形钢管桥大跨度支承方法及装置”、“V形墩结构斜腿临时支撑设施安全拆除方法”、“喀斯特地貌道路路基范围内落水洞的处理办法”,其三项发明申请日分别为2016年7月29日,2017年11月16日、2018年7月6日。

那么,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三年间,华蓝集团不仅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低于同行均值,且仅申请一项发明专利。从发明专利申请的时间线来看,华蓝集团七成发明专利的申请时间在2015年及之前,在此情况下,其研发创新能力如何?尚未可知。

 

三、“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交易真实性或遭“拷问”

近年来,华蓝集团的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

据2020年12月7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0版招股书”),河南中蓝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中蓝工程”)为华蓝集团协作分包服务供应商,2017-2018年,华蓝集团对河南中蓝工程的采购额分别为69.61万元、200.3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8年,河南中蓝工程的员工社保缴纳人均为0人。

同时,据公开信息,河南中蓝工程的实际控制人为张东令,除河南中蓝工程外,其亦为河南中蓝图文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中蓝设计”)的实际控制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年,河南中蓝设计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且其状态为“注销”,注销日期为2020年8月27日。即河南中蓝工程或不存在通过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代缴社保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2020版招股书显示,河南中蓝工程的设立时间为2017年4月15日,其成立当年即与华蓝集团合作。

事实上,华蓝集团的“零人”供应商不止一家。

据招股书,南宁市彩亿图文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亿设计”)为华蓝集团第三大图文制作服务供应商,2019年,华蓝集团对彩亿设计的采购额为85.52万元,占当期成本的比例为0.15%。

据公开信息,2019年,彩亿设计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同时,据公开信息,彩亿设计的实际控制人为何立艺,其不存在其他控股公司。

不仅如此,华蓝集团还存在与其他“零人”供应商成立当年即合作的情形。

据2020版招股书,郑州市青禾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禾工程”)为华蓝集团的协作分包服务供应商,2017年,华蓝集团对青禾工程的采购额为10.1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8年,青禾工程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孙青为青禾工程的实际控制人。

据公开信息,青禾工程为孙青唯一控股企业,其不存在其他控股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青禾工程成立于2017年11月8日,成立当年即与华蓝集团合作。

更令人唏嘘的是,华蓝集团合作近九年供应商也持续多年或为“零人”公司。

据招股书,南宁市鑫筑数码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筑数码”)为华蓝集团的图文制作服务供应商,鑫筑数码成立与2012年3月19日,其与华蓝集团自2012年合作至今。

据招股书,2020年,鑫筑数码为华蓝集团的第三大图文制作服务供应商,华蓝集团对鑫筑数码的采购额为127.87万元,占当期成本的比例为0.18%。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鑫筑数码员工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鑫筑数码的实际控制人为梁院仙。

据公开信息,梁院仙的其他关联企业为广西品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筑投资”),而品筑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梁艳琼。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20年,华蓝集团对彩亿设计、青禾工程、鑫筑数码、河南中蓝工程的累计采购额为493.58万元。而在合作期间,上述四家供应商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华蓝集团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举大事必慎其终始。基于上述情形,站在“大考”面前的华蓝集团又将走向何方?


所属栏目: 内容产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蚂蚁集团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首发·原创 2020-08-25 17:06 1人在评论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027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