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亚马逊84.5亿美元天价收购米高梅,冤大头到底是谁?

2700
FN商业 2021-06-02 12:02 抢发第一评

5月27日,一笔重磅收购在大洋彼岸尘埃落定,亚马逊以84.5亿美元收购米高梅工作室(

Metro-Goldwyn-MayerStudios Inc,简称 MGM) ,这是继2017年以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后,亚马逊第二大规模的收购案。

米高梅,好莱坞历史最悠久的金字招牌;曾在好莱坞黄金时代盛极一时,也曾在风雨飘摇中几度债台高筑在破产边缘徘徊;如今手中握着仅存的海量IP,成为了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冲击流媒体市场的弹药储备。

看似流媒体斗争中的“一段插曲”,但超过业内预估实际价值30-40亿美元的价格,背后是贝佐斯冲击好莱坞的“不择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AT&T决定将WarnerMedia与Discovery合并,这两项并购案已拉开新一轮流媒体业务整合的序幕。

01 百年米高梅,不值钱?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全球影院大规模关闭,档期一延再延、最终出售给流媒体平台,几乎是所有电影制作方的唯一选择。

据美国媒体报道,米高梅最新重磅大作《007: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最初考虑转站线上时,曾考虑将这部成本4亿美元的影片以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苹果和奈飞,最终竟然因为要价太高被拒。

而三年前,该系列的上一部作品《007:幽灵党》还曾以2.4亿美元的成本撬动全球8.8亿美元票房。作为全球最知名IP之一、已经发行到第25部影片的007系列,贱卖都没人买单,日薄西山的即视感映照着米高梅的凄凉。

米高梅的凄凉,又反衬出亚马逊的财大气粗。

虽然《007:无暇赴死》出售遭拒,但这成为了米高梅对于市场的试探。既是对于007系列IP价值的试探,也可以视作对于公司价值的试探。

2020年底开始,米高梅再度准备出售的消息在业内流传,据当时一些知情人士透露,米高梅实际出售目标价格是55亿美元,这一价格已经比2年前与苹果洽谈出售的超过60亿美元的价格显著降低。

多金亚马逊到底是不是“冤大头”?米高梅值不值84.5亿美金?

交易有双方,一方面要看卖方的实际价值,另一方面也要看买方对于需求的迫切程度。

米高梅电影制片厂成立于1924年,是好莱坞最古老、最知名的电影制作公司,且不提影史巅峰《乱世佳人》、80、90后童年从不缺席的《猫和老鼠》、发行了25部影片的007系列等经典,单说这头狮子,就是无数人的回忆。

米高梅还曾是世界电影业的推动者:发起成立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并推出了电影界最高标准——奥斯卡奖,而米高梅也是迄今为止获得奥斯卡奖项最多的制片公司。

但盛极而衰仿佛是百年企业的共同宿命,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主角,每个时代也会流下只属于那个时代的眼泪。

巅峰过后,米高梅走上一条卖身的路,最大的筹码并不是引领行业几十年所奠定的江湖地位,而是手握的海量版权。

近年来,米高梅有意识地暂停了新业务的拓展,在其新任集团主席迈克尔·德卢卡(Michael De Luca)的带领下,一直投身制作票房向作品,也就是“票房>口碑”的作品,目的就是提高出售价格。

米高梅将手里剩余的牌运用到极致,好在这些牌并不差。米高梅公司拥有5200多部电影版权,17000个小时电视节目,177座奥斯卡奖杯,其中包括12部奥斯卡最佳影片,007邦德系列特许经营权,在全球累计获得70亿美元票房收入。

正是近几年凭借高价值IP打造的电影,上映前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票房底线,加上来自电视版权许可的可观收入,使得米高梅的实际出售价格比业内预估的价值多出了30-40亿美金。

另一方面,亚马逊以高出市场预估的价格收购米高梅,一是财大气粗的惯性使然,同时也表达了对于交易进展速度的迫切程度。

02 下大棋的亚马逊

在亚马逊的收购历史上,排名第一的是2017年对全食超市价值137亿美元的收购,如今84.5亿美金收购米高梅,成为亚马逊历史上价格第二高的收购项目。

亚马逊一贯表现出的价值观就是“想要赚钱就得先花钱”。除了收购方面的大手大脚,亚马逊正在制作的《指环王》电视剧,单季制作预算为4.65亿美元,这将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电视剧集。

为了扩充电影库存,亚马逊还曾花费1.25亿美元购买艾迪·墨菲经典喜剧电影《美国之旅》(Coming to America)续集播映权,还以2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科幻片《明日之战》(The Tomorrow War),即将于今年7月在亚马逊独家播映。

以超出市场预估的价格完成收购,从亚马逊的角度看,既是因为“百年老店”米高梅配得上这样的价格,也是为了尽快推动项目进展,避免一系列复杂的讨价还价延缓布局流媒体市场的节奏。

回归交易本身,亚马逊希望得到米高梅旗下海量的影视内容资源以及内容制作能力,亚马逊会将米高梅的优质内容整合进自己的流媒体播放平台。

但从中短期来看,即便在完成对米高梅的收购后,亚马逊也难在短期内将其内容上线,因为目前米高梅旗下的许多内容资源还受到授权合约的限制,同时在内容制作方面,米高梅也与其他许多媒体巨头有着多个合作合约。

花旗集团媒体行业分析师贾森·巴齐内特(Jason Bazinet)表示,目前米高梅为迪士尼制作7档电视节目,为Comcast制作4档,为AT&T制作4档,为Viacom制作3档,为Netflix、AMC和福克斯分别制作1或2档,其中很多是长期合约。

贾森表示,随着时间推移,亚马逊会将这些内容全部迁移到亚马逊Prime视频平台上。

对于亚马逊而言,相比于电商和云业务,流媒体相关业务的战略地位明显,但体量仍然很小。亚马逊选择以资金投入换取体量。根据亚马逊最近的第一季度财报,第一季度视频和音乐内容的投入为30亿美元,同比增长25%。去年全年,亚马逊投入与内容业务的总金额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41%。

亚马逊的内容服务并不单独收费,而是整合在亚马逊Prime会员业务体系中,所以无法单纯提炼出内容对于亚马逊营收的贡献。目前,亚马逊的Prime会员数超过2亿,其中超过1.75亿曾在去年通过Prime观看亚马逊平台上的视频内容。根据亚马逊第一季度财报,亚马逊Prime会员订阅收入为75.8亿美元,同比增长36.4%。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曾多次强调“飞轮效应”,即通过对看似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业务的大笔投资,提升Prime会员的附加值,从而进一步促进会员消费。

因此,米高梅现有的内容IP以及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将会在未来持续强化亚马逊的内容生态,在提高Prime会员吸引力的同时,巩固亚马逊的护城河。

这个出发点,与当初收购全食超市类似,都是为了巩固现有的Prime会员体系,筑起更高的城墙。

贝佐斯是商人,不可能亏本赚吆喝,天价收购米高梅,即使不是因为他觉得米高梅值这个价格,也一定是因为他觉得可以通过这笔交易赚回更多的钱。

Prime会员体系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让这些在米高梅手里价值84.5亿美元的IP,价值增长到百亿甚至更多,从这个角度看,这是一笔双方都认为自己赚了的交易。

03 斗奈飞,决战流媒体

亚马逊现在真的是奈飞的竞争对手吗?贝佐斯觉得是。

自从美国电影行业走上下坡路,流媒体成为更加火热的赛道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的收购专家、行业分析师们都在试图说服科技巨头们购买好莱坞电影制片厂,以资金换IP,用IP抢市场。

但是,奈飞、亚马逊、迪士尼都纷纷建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科技巨头们扩大影视版图的方式并不是收购日暮西山的老公司,他们更倾向于招揽人才。

亚马逊对于米高梅的收购,显然将对现有的格局形成冲击,一旦这种模式的可行性被市场验证,可能会触发对其他可能收购标的的关注。好莱坞里不缺少“嗷嗷待购”的制片公司,比如同样拥有内容资产和影视制作能力的狮门娱乐。

与此同时,这笔天价收购也势必影响数字时代下内容产业的格局。当下,老IP向巨头聚拢并焕发新生,头部效应越发明显,巨头掌控内容和资源已经成为不可扭转的趋势。

就在一周之前,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AT&T宣布将剥离旗下传媒巨头华纳媒体(WarnerMedia),将与其竞争对手Discovery合并,组成全球按收入算仅次于迪士尼的媒体巨头,这起合并案总金额高达430亿美元。

这就意味着原本已经拥挤不堪的流媒体赛道上将再度出现一位巨无霸选手,而美国流媒体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可见一斑。

2021年,华纳影业宣布所有新片都会线上线下同映,宁可牺牲院线同盟,也要给旗下流媒体平台HBO max造势;迪士尼在2019年11月推出了自家流媒体平台Disney+之后,如今订阅用户已经破亿,Netflix达成一亿用户目标花了六年,而迪士尼只用了不到三年。就连向来被调侃动作最慢的派拉蒙,也在今年初上线了流媒体平台Paramount+。

亚马逊从2008年开始布局流媒体市场,依托Amazon Prime会员推出Amazon Video。当时的奈飞也处在快速转型期,从单纯的DVD租赁服务公司变成为综合性的内容分发渠道商。

相比于迪士尼、华纳兄弟、派拉蒙等流媒体市场的追赶者,亚马逊的起步时间并不落后于近几年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奈飞。

虽然亚马逊也很快跟进了原创内容制作的步伐,但内容产业本身就充满玄学,火爆的剧一定是精心打造的,但精心打造的剧却不一定会大火。

而在奈飞证明了流媒体市场的潜力后,手持资本优势的巨头们开始加入大乱斗。根据彭博社的数据,奈飞以2.08亿用户位居第一,亚马逊以2亿用户数紧随其后,Disney+用户则已经积累到了1.3亿。

相比于国内长视频平台为了会员数增长的挣扎以及会员费涨价时的小心翼翼,美国流媒体市场生长的土壤更加肥沃,用户早就养成了付费习惯,并且对于内容有更加挑剔的眼光和更高的鉴别能力。

显然,贝佐斯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了一点:亚马逊在流媒体市场上跟领头羊奈飞打了多年的拉锯战,优势是资本、渠道和体系,但唯独不是流媒体真正应该引以为傲的内容。

即使亚马逊平台上的资源数量远超奈飞,但会员数依然不及对手,原因就在于顶级IP和优质内容的匮乏。

付费用户掌握选择权,倒逼内容制作方打造更优质的内容,“小鲜肉”也得打磨演技,“大明星”也无权随意改剧本。流程更加健康,竞争更为激烈,才催生出平台对于内容的饥渴,才有了这笔天价收购案。

84.5亿美元是贝佐斯的清醒,和不加掩饰的急迫。

所属栏目: 互联网金融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027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