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亚马逊全资收购米高梅,流媒体进一步“颠覆”好莱坞

5060
钛媒体 App 2021-06-02 11:00 抢发第一评

北美流媒体平台

好莱坞八大中的又一大巨星黯然离场了。

美国时间5月26日,亚马逊以84.5亿美金的巨额全资收购了好莱坞黄金时代的龙头企业——米高梅

这对于亚马逊这家互联网巨头来说,是有史以来继全食超市作价137亿美金之后的第二大收购交易,可见亚马逊对于此次布局流媒体内容版权的重视;而对于米高梅来说,本次收购成为了其能够继续维系自身品牌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

放眼观整个好莱坞,这次巨额买卖,则是传统美国电影巨头进一步被流媒体蚕食的一个缩影。

亟需联姻的亚马逊和米高梅

成立于1924年,米高梅出品的影片至今共获得170项奥斯卡奖,在好莱坞各大影片公司中独占鳌头。

米高梅曾制作的电影包括著名的《007》系列、《沉默的羔羊》《乱世佳人》《魂断蓝桥》等等。米高梅和其旗下子公司联美,在百年历史上制作发行了5000多部电影、几万小时的电视节目。

收入这些经典的内容IP,对于位处群狼环伺之中的流媒体 Prime Video(亚马逊的流媒体业务)而言,可谓是极大的福音。

对于有着强大的电商、互联网基因,同时不缺资金的亚马逊而言,拓展自己的流媒体渠道是轻而易举之事。相比而言,缺乏内容原生基因的这家大公司,在除了砸钱自己出品电视剧外,通过收购内容企业来补全自己的IP短板,显然是一笔划算的一次性买卖。

毕竟,亚马逊这些年自身也投资出品了一些影视剧集,包括:《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伦敦生活》《大病》《上载新生》等;然而相较于其竞争对手的《权力的游戏》《纸牌屋》等内容,亚马逊自身在内容上还没有找到爆款的方法论。

对于米高梅而言,易主也成为了其唯一的选择。

“我非常骄傲的是,米高梅的那头在好莱坞黄金时代持续嘶吼的雄狮,如今还可以继续讲述它的故事。”米高梅的董事会主席凯文在接受BBC关于企业被收购的采访时表示。

这家昔日的好莱坞巨擘,如今已债台高筑。

早在2009年,米高梅在历经了金融危机后陷入了债务泥潭,每年利息支出2.5亿美元。尽管金融危机之后,米高梅恢复了盈利,但其尚未还清的负债已经使其徘徊在了破产边缘。2010年11月,米高梅就正式提交了破产重组申请,并此后成功重组,暂时摆脱了破产危机。但昔日的风光已不再。

据米高梅2020年财报显示,其未来五年面临的年均债务大约为4.34亿美元,未来面临的所有债务高达25.9亿美元。而去年,米高梅全年的收入不过14.96亿美元。

米高梅未来五年和未来所有债务

债务缠身之外,米高梅还面临着院线电影业务逐渐式微的困境。

钛媒体查询米高梅财报结构后发现,刨去2020年新冠疫情的因素,2019年,在米高梅的电影业务中,电视点播授权占比高达2/3(4.14亿美元),而院线电影占比仅3.6%(0.22亿美元),相去甚远。

各部分收入占电影收入的比例

这一方面由于米高梅源自2011年的数字化发行策略,另一方在于其缺乏院线渠道运营的同时,近年来缺少新的作品。

对于一家好莱坞传统的影视公司来说,其本身的价值,除了手握的IP之外,坚守院线放映渠道,兴许代表着一种尊严和无上的荣耀。而如果院线对于一家传统电影公司来说,早已被边缘化,其卖身与否,对于无论如何都要面对小屏幕的作品来说,似乎也显得不再那么悲情。

至少,正如米高梅董事会主席所说,这家电影公司的经典IP在被纳入亚马逊的 Amazon Prime Video流媒体平台后,还会承袭其内容。

不断下行的北美院线业务

对于整个好莱坞而言,米高梅的易主,并非只是疫情下的行业惨状,而是近十余年北美院线市场停滞不前的冰山一角。

据Statista相关数据显示,自2010年,北美票房106亿美元开始,直至2019年,票房不过113.2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仅0.73%。并且,以2016年美国的观影总人次为例,13.2亿的人次甚至不及10年前的14亿,由此可见票房的“增高”完全来自于通货膨胀带来的票价上浮。

 

1980年以来北美票房收入趋势(来源:Statista)

作为北美第一大巨头的AMC院线近期的经营状况,也反映了近十年北美院线的图景。

2012年,万达以26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院线AMC 100%股权,并且与之度过了蜜月期。

2013年,处于亏损状态的AMC登陆纽交所,融资近4亿美元,并先后大举收购了欧典院线(Odeon& UCI)、北欧院线(Nordic)和卡麦克院线(Carmike)三大欧美院线公司后,扭亏为盈。

然而,在全球院线经营总体下行的情势和极速扩张的情形之下,AMC院线的好景不长。纵观整个2010年代,AMC十年里有六年都在亏损,而根据美国财经媒体披露,截止到2020年底,AMC的负债已经达到了103亿美元之巨。

而新冠疫情确实又成为了压垮该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2020年,AMC又创纪录地亏损了46亿美元。

万达集团终于在数次减持之后,彻底退出了AMC的董事会,只保留了少数股权,而王健林这位地产巨头也不再做着全球电影院线梦。作为北美电影票房的晴雨表,AMC的现状,显然也尽显了整个传统电影行业的疲态。

好莱坞八大抱团取暖、进军流媒体

对于以北美市场为代表的全球电影工业来说,流媒体的高歌猛进显然是传统电影日渐式微的主因。

从2007年创立以来至今,流媒体Netflix完成了从0到超过2亿订阅用户的增长。早在2017年,Netflix用户数量就超过了美国有线电视用户总数。

与之相对的,是迪士尼电视业务的骤降。2019财年迪士尼财报显示,占据其业务总量三分之一的传统媒体业务,由于节目制作成本的提升和广告收入的下滑,运营收入利润率从34.6%大幅降至27.4%。

除了Netflix之外,近年来,还有Apple TV、Amazon Prime Video这些互联网巨头新晋加入到流媒体的大战之中。

在线平台不断挤压传统影视公司的生存空间,加速了好莱坞巨头的抱团取暖,或是自建流媒体平台的速度。由此,这些企业可以补齐线上的渠道短板,延长下游的产业链,不再只为他人做嫁衣。

2019年11月,推出了自有内容流媒体平台Disney+的迪士尼,就是自建流媒体的代表。在迪士尼的影响之下,同样有庞大IP内容做背书的传统影视巨头华纳媒体,也入局影视产业链下游,推出了独立的流媒体电视服务HBO MAX。

疫情迫使好莱坞电影公司更极速地寻求庇护。半个月前,AT&T拆分华纳媒体部门,与Discovery纪实传播公司合并,又掀起了一场作价430亿美元的“联姻”。

至此,原隶属华纳媒体的HBO MAX、华纳兄弟影业、DC Comics、CNN等资产,以及包含源自Discovery的众多纪实探索、真人秀内容,未来将会统一集中在新公司。

很显然,无论是迪士尼自行搭建Disney+,还是华纳媒体并购Discovery,又或是米高梅易主亚马逊,都是好莱坞八大在用自己的方式与势不可当的流媒体寻求共存。

如今,Disney+已经后来者居上。据彭博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流媒体用户订阅数量的前三名分别为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和来Disney+,用户数分别达到了2.08亿、2亿、1.3亿。由此可见,利用自身先天的内容基因优势,传统影视公司也可能在线上开辟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流媒体对好莱坞的冲击是不可逆的。对于传统的电影公司来说,跟随时代的潮流而行,才是生存之道。

不过,对于传统电影工业来说,流媒体的侵蚀也不一定会让传统院线走向穷途末路。毕竟,八十年代的电视冲击曾经让电影产业陷入了增长瓶颈期,但九十年代的佳片又重新把消费者带入了影院。这一次,流媒体更大规模地倾轧,未尝不可能激发电影或影院的新一轮变革。

未来,电影的形态将会怎样,一切还要时间给出答案。(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陶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文体娱乐 生活消费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252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