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华兰股份监事在外任职“半面妆” 子公司总资产信披惊现“罗生门”

2821
金证研 2021-05-31 21:38 抢发第一评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修远/作者 欢笙 映蔚/风控

近年来,中国医药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中国医药市场规模2019年达到16,330亿元,预计2030年将达到31,945亿元。而另一方面,药品质量不仅关系着患者的生命,也关系着企业的生存,其中药包材的质量对药品质量的影响“不容忽视”,这对行业技术提升有了更高的要求。且细分行业来看,共同审评审批制度将加速药用胶塞行业的“洗牌”,试错成本将显著“拔高”,这对江苏华兰药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股份”)而言,其或难独善其身。

此番上市,华兰股份身后或“问题重重”。2020年,其营收、净利“开倒车”,陷入负增长,且华兰股份前任财务总监顾彬,2008年起曾任职的6家公司中,半数有上市意愿,上演“走马灯”式上任。此外,华兰股份信息披露“迷局”浮现,不仅其监事会主席在外任职信披上演“半面妆”,其招股书中披露的营收规模还与客户披露的数据“对不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华兰股份官网中,华兰股份披露其一家子公司的总资产,在半年后或“蒸发”近两亿元,信披上演“罗生门”。

 

一、营收净利“双降”,前任财务总监上演“走马灯”式任职

近年来,华兰股份业绩表现并不“给力”,2020年营收、净利均呈现负增长,同时其净资产收益率呈下降趋势。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7-2020年,华兰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3.88亿元、4.34亿元、4.6亿元、4.46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1.64%、6.04%、-2.92%。

2017-2020年,华兰股份净利润分别为7,688.43万元、8,606.14万元、9,517.4万元、8,135.81万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1.94%、10.59%、-14.52%。

据2021年2月23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月版招股书”)以及2021年3月28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20年,华兰股份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9.27%、31.19%、28.44%、20.8%。

值得一提的是,华兰股昔日财务总监顾彬上演“走马灯”式任职,十年时间在五家公司担任财务总监,且任职时间内1家公司上市。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3月28日,江阴华聚赢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聚赢投资”)持有华兰股份0.79%的股权。其中,顾彬、焦保安均是华聚赢投资的有限合伙人之一,出资比例各为10%。

其中,顾彬曾任华兰股份财务总监。

据招股书以及华兰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2018年5月29日,顾彬被聘任为华兰股份财务总监。2019年6月26日,即一年后,顾彬因个人原因离职。

也就是说,历史上,顾彬曾担任华兰股份财务总监职务超过1年时间,卸任后仍通过华聚赢投资间接对华兰股份持股。

据广西森合高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合高科”)2021年2月3日签署的招股书,顾彬自2006年开始,先后在6家公司担任财务总监。
2006年9月至2008年5月,顾彬在南通大周实业有限公司担任财务总监;2008年6月至2012年7月,在江苏通光电子线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光线缆”)担任财务总监;2012年8月至2013年12月,在海门容汇通用锂业有限公司担任财务总监;2013年12月至2017年11月,在湖北瀛通通讯线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瀛通通讯”)担任财务总监;2018年2月至2019年5月,在江苏华兰药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财务总监;2019年6月至今(森合高科招股书签署日为2021年2月3日)在森合高科担任财务总监。

需要指出的是,在顾彬上述曾经任职的6家公司中,通光线缆为上市公司;瀛通通讯则是在其任职期间内成功上市;而华兰股份和森合高科则正在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瀛通通讯于2017年4月13日成功上市,彼时顾彬在瀛通线材任职财务总监;而2020年7月6日,即顾彬离任华兰股份财务总监一年后,华兰股份首次递交了创业板上市招股书;而后2019年,在顾彬担任森合高科财务总监后,森合高科也于2021年2月5日递交招股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可见,华兰股份前任财务总监顾彬,2008年起曾任职的6家公司中,多数有上市意愿,上演“走马灯”式上任。

 

二、监事会主席在外任职“半面妆”,或选择性披露

问题并未结束,华兰股份监事会主席刘利剑同时在七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其中五家为上市公司,一家有上市意愿,但华兰股份披露刘利剑在外任职信息并不完全,或选择性披露。

据浙江核新同花顺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花顺”)2019年年度报告,2013年12月25日起,刘利剑在同花顺担任独立董事。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信息,截至查询日期2021年5月27日,刘利剑仍在同花顺担任董事一职。

据招股书,刘利剑在华兰股份担任监事会主席,任职时间为2018年10月16日至2021年10月15日。

据招股书,除华兰股份以外,刘利剑还在无锡宏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鼎投资”)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在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三九九”)担任董事;在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原股份”)担任独立董事;在昇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昇兴股份”)担任独立董事;在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埃夫特”)担任独立董事;在国网信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网信通”)担任独立董事;在大龙兴创实验仪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龙兴创”)担任独立董事;在幺麻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而据同花顺2019年年度报告,刘利剑现任红鼎投资合伙人,同时担任四三九九董事,牧原股份、埃夫特独立董事,以及华兰股份监事。

双方披露刘利剑的兼职单位存“重叠”,即双方披露的刘利剑为同一人。

这意味着,2013年12月25日起,刘利剑便在同花顺任职,而截至华兰股份招股书签署日期2021年3月28日,刘利剑仍在同花顺任职。而华兰股份在披露刘利剑的兼职单位时并无同花顺的“身影”,华兰股份是否涉嫌选择性披露?不得而知。

事实上,包含同花顺在内的七家公司中,刘利剑同时担任独立董事,其中五家为已上市公司,其中大龙兴创在申请上市队列。

据东方财富Choice公开信息,牧原股份的上市日期为2014年1月28日;昇兴股份的上市日期为2015年4月22日;埃夫特的上市日期为2020年7月15日;国网信通的上市日期为1998年4月2日;同花顺的上市日期为2009年12月25日。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大龙兴创于2020年10月29日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显示,独立董事原则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并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

由上述情形可见,刘利剑同时在七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其中五家为上市公司,一家有上市意愿,日后大龙兴创倘若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刘利剑能否勤勉尽责?且华兰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在同花顺任职的情况,是否存在选择性披露的嫌疑?而华兰股份的信披问题,才刚刚开始。

 

三、华兰股份营收规模与客户披露数据“打架”,信披现疑云

信息披露无小事,而实际上,华兰股份经历多轮问询后,其信息披露真实性仍现疑云。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华兰股份营业收入规模与其客户披露数据“对不上”。

据北京康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辰药业”)于2018年8月13日签署的招股书,华兰股份是康辰药业的包材供应商之一。

2017年12月28日-2018年12月31日,康辰药业与华兰股份签订了采购框架协议,康辰药业向华兰股份采购的内容为注射用冷冻干燥无菌粉末用氯化丁基橡胶塞。

在包材供应商的基本情况介绍中,康辰药业披露,华兰股份的经营规模(营业收入)为5.2亿元。

然而华兰股份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华兰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3.88亿元、4.34亿元、4.6亿元、4.46亿元。

也就是说,在2017-2020年的4年时间中,华兰股份营业收入均并未超过5亿元。那么康辰药业披露的5.2亿元的营收规模是从何而来?华兰股份、康辰药业信息披露现疑云。

值得一提的是,除营收规模以外,双方披露关于华兰股份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信息等一致。

信披疑云远未散去,《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华兰股份子公司总资产惊现“两个版本”。

 

四、子公司总资产信披惊现“罗生门”,半年时间总资产或“蒸发”近两亿元

在华兰股份官网中,华兰股份披露其一家子公司的总资产,在半年后或“蒸发”近两亿元,信披上演“罗生门”。

据华兰股份官网于2019年6月25日发布的公开信息,重庆市涪陵三海兰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海兰陵”)是华兰股份子公司,是华兰股份旗下从事药用丁基橡胶瓶塞研究和生产的核心企业,注册资本为2,858万元,总资产为3.5亿元。

然而,官网披露三海兰陵的总资产,与华兰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却存在矛盾。

据招股书以及2月版招股书,2019-2020年,三海兰陵的注册资本均为2,858万元,总资产分别为1.55亿元、1.34亿元。

也就是说,从披露的时间线来看,基于华兰股份官网以及两版招股书的披露数据,截至2019年6月,三海兰陵的总资产为3.5亿元,而到了2019年年末,子公司三海兰陵的总资产减少至1.55亿元,令人匪夷所思。

据证监会引援信息,证监会将通过不断提高申请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守好入关口,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可以看出,华兰股份官网与招股书对于同一子公司的总资产信息披露或疑点重重,仅半年时间,三海兰陵的总资产便减少近两亿元。其中华兰股份官网是否存在夸大宣传的嫌疑?还是招股书与官网的信披现“罗生门”?犹未可知。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华兰股份存在上述种种问题,未来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所属栏目: 内容产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0
评论一下 0
相关文章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041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