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激情三十年:“创业者”雷军与他的三次蜕变

4780
钛媒体 App 2021-03-31 19:32 抢发第一评

文 | 有牛财经

雷军,这位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极富传奇色彩的连续创业者,迎来了他的“最后一次创业”。

“我的人生经历了许多次蜕变,在经历小米十年后,越来越体会到制造业的不容易,体会到硬件的难度。但我也越来越相信,把软硬件结合的难度比单纯做软件或硬件容易。”在3月30日晚的第二场小米硬件发布会上,雷军总结着小米一路走来的艰辛与不易,但随即他话锋一转,“在这个前提下,小米又将迎来一次新的蜕变:造车。”

成立全资子公司负责智能电动汽车业务、首期投资100亿元人民币、未来十年再投资100亿美元、后方还有1080亿人民币的储备资金随时准备支援——雷军为造车业务押下了重注。

“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个重大的创业项目,为了这个项目,我将拿出人生全部的积累和储备,口号是:为小米汽车而战。”发布会现场,雷军难掩自身的激动之情。

在造车这件事上,雷军的激情一如既往——就像他年轻时在宿舍钻研汉卡那样、就像他在金山决定扛起“民族软件旗帜”那样、就像他屡次强调小米要“二次创业”那样。三十年一路走来,雷军有了许多头衔,但他最满意的那个头衔,或许还是“创业者”。

三色公司:雷军创业生涯的第一桶金

对于雷军来说,对于电子设备的兴趣算得上是他创业的起始动力——彼时正逢1986年,互联网浪潮已经席卷至内地,当然也包括雷军求学的武汉。在“学海淀经验,建武汉硅谷”、“北有中关村、南有广埠屯”等口号的驱动下,武汉大学周边一夜之间多出了大大小小数千家IT公司、电脑配件商和零售商,逐渐形成了所谓的“武汉电子一条街”。

当时,雷军已经腻味了一成不变的校园生活,电脑成为了他人生中新的兴趣方向。多次因赖在学校机房不走被赶出来后,雷军看上了正蓬勃生长的电子一条街。

为了方便在街上“蹭”到电脑,雷军做起了兼职的活计——编写加密软件、杀毒软件、财务软件、CAD、中文系统,甚至帮人设计、焊接电路板,还多次解密他人开发的软件。这段时光里,雷军几乎结识了电子一条街上所有的电脑公司老板,也收获了两位“小伙伴”——李儒雄与王全国。大四时,雷军与他们成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三色公司。

尽管公司吃饭是在学校食堂、住宿也是在学校宿舍,但雷军丝毫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他依旧“志存高远”。“当时我被乔布斯的故事吸引,梦想能够自己写一套软件运行在全世界的每台电脑上,梦想创办一家全世界最牛的软件公司。”雷军后来回忆道。

事实证明,三色公司未必是雷军创办过的最牛的公司,但一定是他创业史上最惨的公司。公司创立初期,雷军没为三色公司定下具体的经营模式,完全跟着市场风口走——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就像雷军当初在电子一条街厮混时那样。

卖电脑、做仿制汉卡、打字印刷……即使开辟了如此之多的新业务,三色公司仍然一直亏本,最困难时,雷军和他的团队甚至要靠与食堂师傅打麻将赢饭票钱。另一方面,三色公司潜心投入的汉卡业务在市场上遇挫,再加上毕业时间临近,雷军、李儒雄和王全国意识到,三色公司坚持不下去了。最终,三人分了办公室的电脑和打印机,回到宿舍结束了这次创业。

“开三色公司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要研究各种知识和技术,要跑市场,还要对技术进行审核。”雷军这样评价自己在三色公司打拼的日子,但他也表示,办三色公司同样是一件能够将知识和能力发挥出来的事情。“挖人生中第一桶金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雷军的金山十六年:扛着“民族软件”大旗画出了一家上市公司

1991年初,雷军在朋友那里试用了WPS的早期版本,并深深被这款产品所折服——一款能将打印结果先行在电脑上显示出来的软件,在那时可谓是黑科技产物。

因为当时电脑的存储能力和运算能力不足,WPS需要一块价格不菲的汉卡支持才能运行,但雷军当时刚走出校门,身边一穷二白。为了自己用上WPS,雷军整整两天不眠不休,最终解开了WPS的加密算法,将其移植到普通电脑上使用。

这些举动让WPS开发者,当时的IT大佬求伯君注意到了雷军。1992年,求伯君把雷军破解的WPS仔细分析了一遍,随后便邀请雷军加入他的金山公司。对于求伯君的邀请,雷军当然是欣然前往——在破解WPS前,求伯君就已经是他心中的偶像了,在偶像滤镜加持下,雷军甚至兴奋到忘了问工资待遇。“加入之后,我才想起求总没跟我说拿多少工资和股票。”

最开始,雷军是以总经理的身份加入金山的——由此可见求伯君对他有多看重。2000年金山公司迎来股份制改组后,雷军又出任金山软件总裁,后来兼任CEO一职。

雷军驾驶金山这艘大船时,航程也并非一帆风顺。1993年,当时微软的Windows正逐渐取代DOS成为市场上的主流操作系统,金山也顺势推出了自己的Windows办公软件——盘古,取开天辟地之意。不过,盘古虽诞生于Windows环境下,但功能依旧只有DOS时代的模拟显示和模拟打印,而这时微软的Word已经能够做到“所见即所得”。巨大的差距使得盘古的市场销量不仅没能达到预期,还耗费了金山大量的资金,公司因此陷入低潮期。

“那年我失去了理想,没有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事情。”多年后雷军回忆道。

关键时刻,是求伯君“卖房求生”的执念打动了他——为了继续开发WPS,求伯君卖掉了自己的别墅,换来200万现金。后来与求伯君的一席长谈让雷军意识到,金山必须扛起民族软件的大旗,“我们到底能为民族和国家做些什么?能不能做出让整个民族骄傲的事业?难道我们就这样认输了吗?”

雷军没放弃,所以他成功将金山送进了港交所。2007年10月,金山软件成功在港股挂牌上市,发行价为3.6港元,总市值超过6亿港元。按照雷军14.9的持股比例,他的身家也已经超过了3.5亿港元。“1999年我们就开始筹备上市,到现在总算是把饼画完了。”

投资能赚钱,但只有创业才能变得比苹果更伟大

将金山领上市后,“无债一身轻”的雷军选择隐退——2007年底,他辞任金山CEO,做起了天使投资人。从2008年开始一直到2011年,雷军共计投资了20余家公司,其中不乏好大夫在线、凡客、UCWeb、多玩(YY前身)、拉卡拉等知名公司,在投资界内混得风生水起。

即使做出了如此斐然的成绩,雷军依旧对自己不满意。他早年的梦想,“创办一家全世界最牛的软件公司,做一个像苹果那样伟大的企业”依旧没有实现。再看看当时叱咤风云的大佬马化腾、丁磊,他们原先只是雷军在金山的下属,转眼却坐拥国内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

彼时正值移动互联网时代前夕,而雷军在辞任金山CEO前已经意识到,未来十年将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于是,他决定将手机作为自己再次创业的方向。2010年4月,雷军联合林斌、周光平、刘德、黎万强等人正式创办了小米科技。

那时的环境似乎并不适合小米发展,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功能机品牌依旧占据着国内不小的市场份额,而苹果、三星都已推出了第一代智能手机,正摩拳擦掌进军中国市场。此外,业界也多不看好小米这个新品牌,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曾回忆称,2010年好几家厂商都有机会参与小米供应链,但他们都没敢参与。“最后只有英业达和富士康愿意赌上一把。”

除了组建供应链外,雷军还成功完成了其他人不敢想的事情——用最少的成本积累到第一批用户。开发MIUI时,小米在各大安卓论坛上打了广告,寻找资深用户一起“云开发”MIUI,通过这一招,小米在MIUI第一版发布时积累了100个核心用户。后来约见供应商时,MIUI的用户数量已经生长到了几十万之多。

2011年8月,第一台小米手机在北京798艺术中心亮相,金色的“¥1999”在大屏幕上格外醒目,据说当时台下的欢呼声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在当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上,还没有人敢于给出如此低的价格。小米1开放预售6小时后,销量达到40万台,搭建不久的小米论坛甚至被蜂拥而至的网友们冲到宕机。

“为人们创造幸福感,应该是小米的终极价值观。”2012年的小米内部会议上,雷军如此定义小米的发展基调。那一年,小米全年销售额正式突破100亿元大关。

“重新创业,一切归零”

随后几年间,小米开始大步奔跑。到了2014年,这家新公司在国内几乎已经没有对手——估值超过450亿美元,全年出货量超过6000万位列全国第一、全球第三,MIX正式立项,推出新产品线Redmi,海外业务也开始布局。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小米模式”。

然而也正是那一年,OPPO与Vivo强势崛起,华为也推出千县计划迎合乡镇换机潮。同一时间,缺货、销量降低等问题却缠上了小米。2015年,小米头一次没能达到8000万的出货目标。“面对这样的成绩单,说实话,我不OK。”在当年的年会上,雷军如是说道。

“小米出了结构性问题,这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也不是半年时间能够解决的。”雷军曾如此形容小米当时面临的局面。

为了搞定困扰小米许久的缺货问题,雷军亲自接管手机部门,在整个2016年里和两百名成员进行一对一交谈了解情况。同时,他还对供应链进行细致的调查,砍掉生产环节诸多冗余部分后,小米手机的成本下降了近50%。此外,雷军设想中以小米之家为核心的线下渠道也在那一年开始扩张,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小米之家全国门店已近300家。

2016年小米推出的,那款搭载超声波技术、全陶瓷机身、屏占比超过91%的初代MIX,被业界广泛视为小米反攻的标志。“这部手机的发布,意味着小米已经能够推动供应链实现自己的想法。”一位业界人士表示。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雷军开始更多的提到小米的生态,向外界讲AloT、讲小米的上百家生态链伙伴,例如九号机器人以及众多米字头的新兴企业,超过两亿台的loT连接设备数据也经常被他挂在嘴边——这自然是为了上市做打算。2018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后,考虑到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加剧的大环境,雷军又提出“向高端突破”的概念,并在2019年正式分拆Redmi,将做性价比产品的任务交给后者,小米自身则努力上探高端。

“重新创业,一切归零。”这是雷军在小米十周年活动上提出的策略之一。

然而,似乎并非所有人都认可小米的高端策略,在2020年11月举办的中国人力资源管理年会上,小米清河大学副校长王嵋就表示,未来的天下,得屌丝者得天下,得年轻人得天下。“因为未来的年轻人不再是屌丝了,所以小米才开始做高端机型”。三言两语之间,王嵋似乎就将年轻人与屌丝划上了等号——这无疑极其不利于小米高端形象的建立。

此外,相较于黑科技拉满的小米数字旗舰,消费者们也更青睐性价比高的Redmi。据Canalys数据显示,去年三季度Redmi Note 8系列累计销量达到4000万,2020上半年小米6400万台的出货量中,Redmi Note 8与Pro也占到了近乎三分之一。至少从数据上,我们至今都还没能看到小米发力高端化的优秀成绩。

“现在小米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不算便宜,也不能说不值得。”有分析人士评论道。

在高端化遇阻的节骨眼上,雷军宣布全力投入造车,无疑是对未来趋势的再一次押注。通过造车,小米可以打通用户的全生活场景,树立起更高的消费电子产业壁垒。当然,造车需要长期投入庞大的资金,即便小米目前坐拥千亿现金流,这仍然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不过,既然风口已经摆在雷军面前,那就没有不上车的道理,毕竟,小米目前的市值离苹果还太远太远,为了做出一家“像苹果般伟大的公司”,雷军需要继续奔跑才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所属栏目: 移动互联网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1
评论一下 0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6508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