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医疗健康 > 数字化疼痛管理解决过度医疗和滥用药物,三星、飞利浦已介入,国内市场近乎空白
分享到

数字化疼痛管理解决过度医疗和滥用药物,三星、飞利浦已介入,国内市场近乎空白

时间:08-31 08:00 阅读:4729次 转载来源:李艳瑜

摘要:请耐心看,国内外的差距是如此之大

疼痛是临床上最常见的症状之一,是继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之后的第五生命体征,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疼痛管理或疼痛控制(pain management、pain medicine、pain control 或 algiatry),是一个采用跨学科的方法,为减轻痛苦和改善那些患有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的医学的一个小的分支。

在WebMD关于疼痛诊所的文章中的数据显示,全世界至少有1亿美国人和超过15亿人患有慢性疼痛。这一数字或许有夸大的嫌疑,但是疼痛问题却成为关注度渐高的一个热点问题。

 

今年,由于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导致的成瘾问题日渐泛滥,FDA先是在今年6月FDA出台针对阿片类药物滥用的政策,随后在不到1个月内发布激励疼痛管理医疗器械的数字化创新。

 

在以往未被重视的细分领域,却由于药物滥用问题出现一系列的创新解决方案。根据Mobihealthnews、Medcitynews的事件披露,例如WellBrain 平台收购事件,FDA近期审批的SPR Therapeutics疼痛管理神经刺激可穿戴设备等事件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对此进行了整理,并据此反思国内市场现状。

 

数字化疼痛管理创新的背景

1.阿片类药物治疗在美国的泛滥

 

疼痛管理药物市场可细分为麻醉性镇痛药、抗惊厥药、偏头痛药、抗抑郁药物、阿片类药物、非麻醉性镇痛药等。

 

根据适应症,疼痛管理药物可分为关节痛、神经性疼痛、癌症疼痛、慢性背痛、术后疼痛、偏头痛、纤维肌痛等镇痛药物。2015年,由于严重疼痛患者数量显著增加,阿片类止痛药物以49%的份额占据疼痛管理药物主要市场。据统计,美国有10%-40%的公民患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疼痛病,加上癌症患者、外科手术用药,阿片类药物的市场需求非常大。

 

阿片类药物是与鸦片罂粟中发现的生物碱类似的一类药物,其中包括非法药物海洛因、合成阿片类药物如芬太尼、以及可通过处方合法使用的止痛药,例如OxyContin(奥斯康定)、Vicodin、可卡因、吗啡及多种其他药物。

 

在治疗慢性疼痛或重症患者术后,通常会使用处方类阿片药物缓解患者痛苦,但若发复使用这类药物,则会大大增加阿片类药物使用障碍的风险,造成成瘾;阿片类药物使用过度,则易引发心脏骤停、呼吸暂停等致死地症状。

 

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统计,目前全美有14000多个机构被查证滥用阿片类药物,每天有116个美国人死于阿片类药物滥用,近80%的海洛因成瘾者在吸食海洛因之前曾使用过处方阿片类药物。

 

上世纪90年代开始,FDA批准了一系列阿片类药物上市,以OxyContin为例,OxyContin是一种廉价的止痛药,具有近似海洛因的化学结构,能够产生近似吗啡的效果,但相对于后两者更加安全。

 

OxyContin的药理是堵塞神经通路,阻断痛感传递到大脑,过度服用将产生严重的戒断反应,并造成药物依赖。2000年以来,在美国因滥用OxyContin而导致的犯罪数量骤增,OxyContin也因此获得了“乡村海洛因”的称号。

 

2.阿片类代替药物研发的困难

 

此前动脉网的报道显示,在美国,非阿片类止痛药的研发有超过10年的历史,但成效差强人意。近5年来,FDA批准的所谓创新型止痛药多为非专门药物新增功效。目前为止,仍没有一款真正的创新型止痛药可以替代阿片类药物,而确认新靶点的在研创新型止痛药不超过2类。(详见:《FDA连环出招,数字健康技术或将成为阿片类药物危机的新出口》)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技术限制。疼痛是一种主观感受,并且是疾病的表征,而非疾病本身。这一方面导致没有一种生物标记物可以精准监测疼痛的增强或消减,另一方面,在止痛药的临床实验中,患者会表现出强安慰剂效应,新药疗效的试验数据很难清洗出来。

 

第二,监管限制。止痛药的监管框架对创新者提出了浩繁的临床试验数据要求。与阿片类药物能够针对大面积疼痛类型不同,新靶点止痛药通常针对有限类型疼痛,如化疗导致的疼痛或神经压迫导致的疼痛。为了符合监管要求,创新者需要执行大量额外的临床试验。

 

第三,经济限制。阿片类药物廉价,并且高效,在医生、患者及医保支付者中认可度很高。创新型止痛药价格则相对较高,其对医疗成本的节约需要从减少副作用带来的经济效益全局去考量。培育市场过程漫长,成本不低。

 

3.新型疼痛管理市场的兴起

 

据英国市场咨询公司Brisk Insights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疼痛管理药物和医疗器械市场达到378亿美元,预计2015~2022年年复合增长率为4.3%,2022年将达到508亿美元。

 

创新技术以及科研成果应用于医疗领域,不断开发出新型疼痛管理设备,是驱动市场增长的另一大因素。此外,各国政府政策措施导向以及经济投入加大,也不断促进疼痛管理行业的发展。

 

根据和讯财经的研究显示,从地区分布来看,北美洲占据疼痛管理行业最大市场,欧洲、亚太地区和其他地区紧随其后。亚太地区市场增长速度最快。地区市场增长因素主要是该地区严重疼痛患者数量增加,以及政府在医院的巨额投入。另一个增长因素是各公司在新型疼痛管理药物和医疗器械方面增加研发投入。

 但各国严格的药物与医疗器械监管措施,以及缺乏新型疼痛管理方法等,成为制约疼痛管理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

这一细分领域出现前所未有的热度

接上述第三条叙述,疼痛管理的数字化创新似乎是2018年以来的一个热点,新型疼痛管理市场正在兴起。mobihealth news给出的判断是“有关慢性疼痛的新闻数量超过平时,这似乎是数字健康的热门领域”。

 

通过外媒的报道,在这一领域近期披露了许多事件,为了观测该领域的发展轨迹,我们将时间线拉长,首先梳理国外近两年来与疼痛创新相关的一系列事件,时间线由近到远,既包括企业收购的商业行为,也包括创新设备通过FDA认证的市场行为,同时还有大企业在这一领域的实践与应用。

 

2018年8月16日

WellBrain是一个湾区以冥想为主的成瘾预防和慢性疼痛管理平台,宣布已经收购了Mevoked,这是一个行为分析平台,目前提供用于管理围产期和产后心理健康状况的数字程序。

 

受到西藏僧侣冥想练习的启发,WellBrain的冥想平台旨在通过帮助提供者评估任何可能导致成瘾的精神疾病或病症来预防止痛药成瘾。

 

根据评估,该软件可用于为患者分配定制的疼痛管理计划,患者使用iPad和医生为他们提供的单导联EEG耳机与平台进行交互。同时,该医生可以查看会话期间收集的数据以获得更多与病情相关的信息。

 

2018年8月16日

可穿戴设备提供商SPR Therapeutics公司16日宣布,FDA已经批准其新版本的经皮可穿戴式疼痛管理设备上市。

 

2018年6月5日

总部位于纽约的肌肉骨骼数字健康平台Risalto Health完成了1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Health Catalyst Capital Management。

 

该平台作为第三方平台提供咨询服务,使用AI来识别某个区域的肌骨健康提供者,例如物理治疗师、医生和外科医生。然后,根据大数据需求将患者和雇主与这些提供者联系起来,为患者提供最为匹配的服务提供商。

 

2018年5月30日

通过药物替代来解决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道路走不通,FDA只能另辟蹊径。5月30日,FDA发起了一项创新挑战,旨在刺激针对疼痛、成瘾的数字健康和诊断医疗器械发展,创新者可以在6月1日-9月30日申请加入这项挑战。

 

2018年3月14日

在上周的HIMSS上,三星宣布与Travelers Insurance,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Bayer和AppliedVR合作,围绕使用虚拟现实进行疼痛管理。三星和旅行者将资助一项为期16个月的90至140名患者的研究,该研究使用三星、拜耳和AppliedVR的技术在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展开试点。

2018年2月16日

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正在帮助开展一项研究,以确定在智能手机和可穿戴设备上收集的mHealth数据是否可用于帮助治疗慢性疼痛患者。

 

该医院正在与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数字分析公司Evidation Health合作,该公司从Stanford Health-GE Venture孵化器发起,用于从移动设备和健身带中的传感器捕获“数字信号”。研究人员将研究这些数据是否与天气、饮食、基因组信息和医疗数据等其他信息相结合,可以用来确定某人何时处于疼痛状态,并制定治疗管理计划。

 

Evidation Health为慢性疼痛数字信号(DISCover项目)贡献了高达100万美元,该项目将招募10,000名参与者,其中包括6,000名慢性疼痛患者。

 

2018年2月21日

行为健康治疗应用程序制造商2Morrow宣布其服务增加数字慢性疼痛管理计划。

 

与公司的其他产品(针对吸烟,体重和压力)非常相似 - 疼痛管理计划基于接受和承诺疗法(ACT),这是一种临床测试形式的认知行为疗法,得到临床心理学会的强烈支持。该公司与新墨西哥大学行为科学家Kevin Vowles博士合作开发的2Morrow计划包含一些简短的课程和练习,教会用户如何在患有慢性疼痛的情况下保持生命。基于应用程序还允许用户在有问题或需要特定帮助的情况下向实际疼痛管理教练发送消息。

 

2018年1月10日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创业公司ManagingLife创建了一款应用程序,让患有慢性疼痛的患者能够追踪他们的症状。本周,该公司宣布该应用程序名为Manage My Pain,已部署在安大略省的四个慢性疼痛机构。

 

创新企业主攻神经刺激,大型企业、健康系统参与合作

无标题.png

注:在是否通过FDA认证一栏中,“√”表示已通过,“▲”表示未通过或不需要

国外数字化疼痛管理企业(数据来源:Crunchbase)

虽然是一个十分细分的领域,但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疼痛管理可穿戴空间存在大量同质化产品的竞争。

 

NeurometrixQuell迭代了最新版本,可以让用户使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直接控制疼痛管理,并于2016年11月获得FDA批准。

 

SPR Therapeutics公司因其神经刺激(PNS)系统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C系列融资,该系统不需要植入物或侵入性手术,但可以通过皮肤连接直径仅为0.2mm的线。

 

除创业公司外,包括电子领域巨头三星、飞利浦,老牌器械大亨美敦力等企业都正在进行关于疼痛管理的创新实践。

 

飞利浦公司早在2014年就新推出了两款智能设备:PulseRelief和BlueTouch。

 

PulseRelief的功能是缓解肌肉和骨骼的疼痛,仅需将设备贴于患处,通过释放电流刺激神经,阻断疼痛神经信号、并且促进分泌具有镇痛效果的内啡肽,从而缓解疼痛。

 

BlueTouch则是用于治疗背部肌肉酸痛,将设备置于背部,蓝色LED灯刺激身体释放出更多一氧化氮,促进血液循环,加速肌肉自愈。

两款设备均可由iPhone或iPad控制,选择不同的强度级别或治疗类型,如PulseRelief能让用户通过手机来操控,有60个强度级供选择。通过智能设备控制疼痛的治疗,颠覆了传统的止痛医疗器械。

 

此外,美敦力的植入式疼痛管理设备Intellis也获得FDA批准,该设备可以通过三星平板电脑进行无线编程。

Intellis系统旨在通过在脊髓神经刺激来治疗慢性疼痛。Intellis平台的推出不仅仅是一个新设备,而是配合Evolve工作流程将尖端硬件与最佳治疗相结合,实现个性化,长期化疼痛缓解。除了提供神经刺激外,植入物还监测用户的活动,这可以帮助医生确定最佳治疗方案。

121880_0.png

 Intellis系统(图片来源:mobihealthnews)

Purdue Pharma(普渡制药)GeisingerHealth system(盖辛格健康系统)也正在推进通过Apple Watch提供的慢性疼痛治疗研究。

 

许多制药公司现在转向使用数字工具来改善药物依从性,增加临床试验,或开发与数字医疗公司的并行疗法。制药公司希望积极让人们停止服用药物的行为虽然罕见,但这正是普渡大药业公司推出的一项新研究的目的,该公司是重磅炸弹和随后引发国家危机的阿片类药物OxyContin(奥斯康定)的制造商。

 

用VR、TENS、EEG监测等技术缓解疼痛、测量疼痛

疼痛管理医疗器械根据产品类型、药物类别和适应症等因素划分,可分为:电刺激设备、射频消蚀设备、镇痛泵、神经刺激设备(脊髓刺激、深部脑刺激、迷走神经兴奋、骶神经刺激等)。

 

2014年,由于脊髓刺激设备和深部脑刺激设备成功用于背部等慢性疼痛患者,神经刺激设备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在针对不同疼痛的医疗器械中,神经性疼痛治疗设备占比最高,并且预计未来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

 

除了传统的医疗器械,在动脉网统计的创新企业中,以神经刺激的技术管理疼痛占24%。其中,最主流的为经皮神经电刺激疗法。

 

TENS

 

电刺激设备包括经皮电刺激神经疗法、神经肌肉电刺激设备、其他刺激设备等,其中,创新企业最青睐的是经皮神经电刺激疗法,即TENS技术。在传统的医疗器械中,存在一类设备名为“TENS疼痛治疗仪”(或称低频治疗仪),是采用了神经电刺激疗法的设备,在欧美市场以及流行了很多年。

 

医疗界已经普遍认为,神经电刺激疗法对缓解疼痛具有一定的临床效果。经皮神经电刺激可以通过附着在皮肤上的垫子将低压电信号从小装置发送到疼痛区域,从而可以短期缓解疼痛,特别是对于各种类型的肌肉疼痛。虽然研究人员不确定它为何起作用,但他们认为它可能会中断大脑的神经信号或刺激“感觉良好”的内啡肽,被称为“身体的天然止痛药”。

 

理论上,电脉冲可以阻止大脑接收疼痛信号、甚至促进大脑产生自然的内啡肽,从而抑制疼痛。传统TENS治疗仪存在一些弊端,其实际效果通常是因人而异的,比如一些用户会感到发麻,有可能是因为设备频率设置不正确而造成的。

 

VR

 

研究人员认为,VR不仅能够分散患者的急性疼痛,还可以阻止他们的大脑疼痛感受器,就像处方阿片类药物一样。

 

VR疼痛管理的研究正在许多大公司的青睐,三星、旅行保险、拜耳、AppliedVR合作在Cedars-Sinai(西奈医学中心)开展的试点中,医院报告反馈,在一项小型对照研究中,VR能够将患者的平均自我报告疼痛评分从5.4降至4.1,而2D体验仅将评分降至4.8。

 

无独有偶,在西奈医学中心展开的实验并不是VR对大脑影响的唯一调查。对于威斯康星医学院和VR研究员的放射肿瘤学住院医师Brandon Birckhead博士来说,其中一些最令人兴奋的是深入研究虚拟体现在体验认知中的作用,或者换句话说,如何VR中的化身可能会重写患者大脑与其运动系统之间的关系。

 

这是一项30人参与的研究,探讨由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临床副教授Kim Bullock博士领导的这种疗法的可行性,目前该研究正在进行中,预计将于今年年底结束。

 

可穿戴设备的监测

 

测量疼痛没有硬性规定,患者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向医生描述他或她的感受。对于疼痛的数字化评估也成为创新企业的切入点之一。

 

内华达州南山医院最近完成了一项技术试点,该技术使用三星平板电脑和可穿戴式脑电图读取器来评估患者的疼痛,并尝试通过分散注意力的内容来减轻疼痛。

 

该试点由科技公司AccendoWave和内华达州南山医院合作,为包括成人和儿童在内的近1000名急诊患者配备三星Galaxy平板电脑,使用三星诺克斯工具包进行改装,以及EEG阅读头带(非三星品牌),从照片看来它似乎是一个Interaxon Muse头带。平板电脑和头带取代了医院用于报告患者疼痛的正常系统:以10分制计算,伴有笑脸和皱眉等代表不同疼痛等级的标识。

 

利用EEG技术,传感器能够猜测患者的疼痛程度并将其呈现在屏幕上。然后,患者可以选择同意或不同意达到发送给医生和护士的疼痛水平。平板电脑还具有一系列视频和音乐内容,然后根据患者的舒适程度和选择为患者提供服务。

 

除了上述技术外,一些缓解慢性疼痛的最新高科技方法还包括:

 

无线电波:射频消融包括在针对疼痛的神经旁插入一根针,并利用无线电波产生的电流烧伤神经。这会使疼痛信号短路,缓解疼痛可持续长达一年。

 

神经阻滞:使用X射线成像,疼痛医学医生可以注射麻醉药物来阻止或减轻疼痛,甚至可以阻止慢性疼痛的发展。注射的位置取决于疼痛的来源和类型。例如,通过阻塞颈部神经可以缓解手臂或面部疼痛。缓解可能需要一系列注射和重复治疗。

 

脊髓刺激:当其他方法无法缓解疼痛时,疼痛医学专家可能会建议脊髓刺激(SCS),它使用类似心脏起搏器的装置,以更容忍的感觉取代疼痛,通常是刺痛或按摩般的感觉。医生将设备植入下背部,将其连接到位于椎管内的细线。当患者感到疼痛时,他们可以使用遥控器向疼痛部位发送信号。

 

这项技术可以帮助治疗背痛和腿部神经损伤导致麻木和疼痛等神经性疼痛,这在糖尿病患者中很常见。SCS的新形式显示出在没有刺痛感的情况下缓解疼痛的希望。

 

疼痛泵:可植入特殊泵,以便患者按下按钮并向其脊髓输送止痛药,缓解疼痛,而不会出现通过口服这些药物所带来的副作用。通过直接控制疼痛,患者也可以获得心理上的刺激。这些脊柱药物泵最常被癌症患者使用,但也被患有口服药物时有副作用的其他类型疼痛的患者使用。

 

未来的解决方案:最有前景的研究领域之一为干细胞在健康组织中的作用。部分疼痛是由于组织已经恶化而变得疼痛,干细胞疗法涉及从患者骨髓中收集干细胞并将其注射到下背部等区域,希望干细胞能够构建新的健康组织并缓解疼痛。

 

数字化疼痛管理典型企业

1.NeuroMetrix

总部:波士顿

披露的资金:已IPO

4371ea24b7e7a9fc74f8333d8bf00d98.jpg

美国波士顿的NeuroMetrix公司的主要产品为Quell——一款疼痛缓解设备,主要是为患有慢性疼痛疾病的人群减少疼痛,比如关节炎、肩周炎等等。

 

该设备佩戴在小腿上,它的工作原理是Quell释放电流刺激感觉神经,接着感觉神经发出脉冲信号示意大脑,使其产生天然的镇痛剂,来缓解疼痛。临床试验证明,Quell疼痛缓解仪对于痛性糖尿病神经病、纤维组织肌痛、坐骨神经痛、骨关节炎引发的疼痛非常有效,最快一刻钟见效。

 

Quell疼痛缓解设备目前已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认证,可以长时间佩戴,电池续航时间可以达到40个小时,还可以通过iOS应用程序进行睡眠监测,并且能够在夜晚减少电流强度,在睡眠的时候佩戴,可以80%的缓解疼痛。

 

目前该款设备售价为249美元,但是并不是适用于所用的用户,安装心脏起搏器、除颤器等植入金属、电子治疗仪器的患者禁止使用Quell疼痛缓解仪。

 

2. Myoscience

总部: 加利福尼亚州

披露的资金:1.096亿美元(E轮)

 

投资者:Accuitive Medical Ventures,American Equities Overseas,De Novo Ventures,Medicis Capital,Saratoga Ventures

 

MyoScience提供聚焦冷疗法,以针对周围神经疾病引起的疼痛。其主导产品是iovera系统。

ioveraº系统是一种非阿片类药物和非全身治疗药物,用于阻断来自各种周围神经的疼痛信号。iovera°系统包括一个小型手持设备,该设备使用一次性吸头将焦点冷却到整个身体的目标神经。它已被证明是一种安全有效的独立、非阿片类药物治疗疼痛的方法,可用于治疗慢性、手术期和急性疼痛。iovera°治疗通过阻断神经传递疼痛信号的能力而不影响目标神经的结构,提供即时、持久的疼痛缓解。该系统目前已通过美国FDA认证,用于阻止疼痛,它也可用于缓解与膝关节骨性关节炎相关的疼痛和症状,疗效长达90天。

 

3. SPR Therapeutics

总部: 俄亥俄州比奇伍德

披露的资金:4330万美元

投资者:Frontcourt Group

image001.jpg

SPR Therapeutics的产品(图片来源:mobihealthnews)

SPR Therapeutics  使用其周围神经刺激(PNS)平台技术来治疗急性和慢性疼痛。SPR将FDA批准的Sprint周围神经刺激(PNS)系统作为慢性和急性疼痛缓解的非麻醉性替代品。通过可穿过皮肤的直径仅为0.2mm的线连接可穿戴式刺激器,该系统通过激活目标神经纤维以减轻患者的疼痛。

2018年8月16日,经过新的510(k)的批准,Sprint周边神经刺激(PNS)系统现在可作为单引线(Sprint endura)或双引线(Sprint extensa)提供,后者允许非手术放置两条引线连接到单个设备的电线。此外,更新后的平台现在支持可充电电池和支持蓝牙的控制器,供患者使用。

 

4.Axial Healthcare

总部: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

披露的资金:  2630万美元

投资者:.406 Ventures,BlueCross BlueShield Venture Partners,Oak HC / FT Partners,Sandbox Industries

 

Axial Healthcare是一家疼痛管理解决方案公司,拥有将医生,医疗保险公司,疼痛诊所和患者联系在一起的平台。该公司的4种软件产品为此提供了便利,并为各方提供了更高的洞察力。其产品包括:

axialAnalysis,用以测量患者的风险、临床结果、疼痛发作期间从业者的表现;

axialNetwork,用于测量疼痛管理临床结果、患者满意度和发作成本;

axisConnect,作为患者参与、监测和临床决策平台;

axialPatient以及一个名为Empower的患者参与应用程序,可帮助患者跟踪病情并管理副作用和治疗,包括药物治疗。

 

5.Hinge Health

总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

披露的资金:1130万美元

投资者:Atomico,Eleven Two Capital,Jon Reynolds,The Vertical Group

 hinge-health-kit.png

Hinge Health的产品(图片来源:Hinge Health官网)

Hinge Health是一家创新企业,其产品包括可穿戴设备和软件平台,为患者提供抗击慢性背痛和关节疼痛的技术。具体产品套件包含两个带运动传感器的感应绷带和一个带预装Hinge Health软件的平板电脑,用来观看康复教视频,还包括支架,便携包和充电装置。

 

针对肌骨类慢性疼痛,Hinge Health的数据表明它可以将成本降低一半。使用Hinge Health可减少70%的疼痛感,同时减少63%的手术情况。

 

商业模式方面,Hinge Health并不是直接面向C端客户,而是更多的面向企业雇主,采用B2B2C的模式。Hinge Health 负责产品的研发生产,但不直接卖给消费者,而是通过各大公司的医疗保健计划将产品带到用户面前。

 

我国疼痛类疾病仍由医院解决,创新企业稀缺

疼痛实际上是一系列疾病,包括急性疼痛,慢性疼痛和癌症疼痛,有时甚至是这些疾病的组合。国内发病人群最大的为在患肌肉、骨骼结缔组织类疾病,如最常见的颈椎病,人群数大约在2亿左右。除了骨科、肌肉类疾病外,疼痛也可能由于其他原因而出现,例如手术、神经损伤和糖尿病等代谢问题。偶尔,疼痛本身甚至就可能是问题,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

 

在我国的医疗环境下,对于疼痛的治疗与管理仍处于由医院解决大多数问题的商业模式之中,治疗手法通常为手术、微创手术或物理治疗、药物治疗。市场中创新的疼痛管理企业并不多见。

 

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疼痛是一个专门的学科,有专门的医生、机构在解决此类问题,如美国的pain clinic(疼痛诊所)。在此前的采访中,记者曾从禾普医疗创始人党靖东处了解到,美国2006年有157个经过认证的以麻醉为基础的疼痛培训基地和97个经过认证的疼痛专科培训基地,加拿大开展疼痛治疗业务的医生中有30%接受过正规的疼痛治疗培训。

 

而我国的疼痛治疗人群构成缺乏规范性,主要由中医按摩医师、针灸医师、麻醉医师、骨伤科和精神科医师等组成,约9万人,诊疗过程存在很多不规范的现象,使得目前我国慢性疼痛患者70%未能得到及时和规范化治疗。

 

随着医学领域更多地了解疼痛的复杂性,让具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医生来治疗这些疾病变得更加重要。深入了解疼痛的生理学,评估患有复杂疼痛问题的患者的能力,理解用于诊断疼痛状况的专门测试,针对不同疼痛问题的药物的适当处方,以及执行程序的技能(例如神经阻滞,脊柱注射和其他介入技术)都是疼痛管理专家用来治疗疼痛的一部分。

 

国内的公立医院,90%的疼痛科任务由麻醉科医师承载,而在医院内,疼痛科的设立,也为本就工作过饱的麻醉医师加重负担,因此,即便是在医院,疼痛科的设立也有一定的难处。

 

在社会资本参与方面,与美国大大小小的专业疼痛诊所或护理机构不同,我国开展疼痛管理业务的疼痛专科诊所目前仅禾普医疗一家,代表性的疼痛医生集团有川派医生集团,此外,以康复业务为主的诊所或机构亦包括疼痛管理的服务,其中尤以运动康复和骨科康复的诊所或门诊为主,代表企业包括老牌运动康复诊所弘道运动康复诊所、骨科康复门诊优复门诊、主攻脊骨康复的脊近完美以及针对颈腰椎问题的颈医卫等。

目前的涉及疼痛诊疗的专科服务还是与康复交织在一起,各个企业的业务线都有所交叉。而疼痛管理创新医疗器械市场几乎处于空白状态,记者仅查到新云医疗此前发布过针对疼痛的智能云贴,而该家企业目前也已转型为疼痛专科医联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此外,涉及可穿戴止痛设备的企业与产品还包括江苏爱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ipainfree、厦门蒙发利旗下的乐范魔力贴、益健堂LED可穿戴治疗仪等,定位偏传统。

总体来说,专门针对疼痛的服务市场还十分不成熟,企业正处于商业模式的验证阶段,在医疗器械的数字化创新方面,与国外的发展相比也是难以望其项背。个中原因除了技术上的落后外,还有市场教育的不成熟,从国外早已普及的pain clinic与国内难以撼动的以三甲医院为主的医疗体系便可看出,市场教育的重任远比自主研发的技术难得多。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36氪首发 | 定位旅游场景下的3C数码租赁,「海鸟窝」完成蚂蚁金服数千万元融资

36氪首发 | 定位旅游场景下的3C数码租赁,「海鸟窝」完成蚂蚁金服数千万元融资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