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小扎:拆分FB对美国不利,因为中国企业会补缺
分享到

小扎:拆分FB对美国不利,因为中国企业会补缺

时间:07-19 14:06 阅读:4816次 转载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摘要:(原标题:Zuckerberg:TheRecodeinterview)网易科技讯7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Re/code报道,在经历了公司迄今为止最疯狂的一年以后,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最近出席Re/code联合创始人卡拉・斯韦什(Ka

(原标题:Zuckerberg: The Recode interview)

小扎:拆分FB对美国不利,因为中国企业会补缺

网易科技讯 7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Re/code报道,在经历了公司迄今为止最疯狂的一年以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出席Re/code联合创始人卡拉・斯韦什(Kara Swisher)的播客节目,接受采访,谈及假新闻、拆分Facebook、监控内容的新AI工具、新前沿领域等诸多的话题。

扎克伯格的Facebook已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但在该社交网络帝国不断壮大的同时,它也招致了越来越多的审查和批评。

当然,那都是理所应当的。毕竟,该公司在处理一系列的问题上表现得颇为草率大意,比如没有监查用户数据是如何被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的,没能阻止俄罗斯操纵其平台影响2016年的总统选举,允许来自Infowars等不可信的发行商的假新闻发布到它的平台上。

这些争议让扎克伯格和Facebook不得不出席美国和欧洲的听证会接受质问,同时也玷污了他的形象。

在90分钟的采访中,主持人和扎克伯格谈到了各种话题,从新闻到数据,从隐私到中国,再到他的政治抱负。正如你所听到的,扎克伯格会紧紧抓住一些话题不放,但对于他和其他人所经历的可怕的一年,他也透露了更多背后的故事。

虽然很多人对他和Facebook感到愤怒是有无可非议的,但主持人没有选择猛烈炮轰这位亿万富翁企业家。相反,她试图让他参与一场谈话,谈论他是如何错误地处理自己日益增长的权力和责任的,以及他打算对此做些什么。

斯韦什认为这次采访展现了一位认真而精明的科技领袖的形象,他也在努力应对自己一手缔造的产品的阴暗面。她问他,谁该为剑桥分析公司一事负责,谁该为此付出代价。他说他自己该担责。“你想让我在这个播客上解雇我自己吗?”扎克伯格开玩笑说。当然,他没有那么做。

采访涉及到很多的话题,但还是没有谈及员工多样性、科技成瘾等重要问题。

以下是采访内容的8个要点:

1)Facebook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情报部门干扰了2016年美国大选

对于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表明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官方报告,扎克伯格并不感到意外。扎克伯格说,Facebook在竞选期间向FBI提交了数据,揭露了俄罗斯黑客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的账号上的钓鱼史。“我们所看到的证据非常明晰,俄罗斯确实曾试图干预选举。”他说道,“很明显,在梳理整个事件上,他们现在显然已经取得了更多的进展。从穆勒在上周刚刚发布的起诉书可见一斑。”

2)特朗普的“骨肉分离”移民政策“很可怕”

尽管扎克伯格不喜欢给自己贴上保守派或自由派的标签,但他倒在一些具体的政治问题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比如特朗普富有争议的“骨肉分离”移民政策。“太可怕了,”他说,“糟透了。他还称赞Facebook为特朗普最终改变政策做出了贡献,并谈到了该平台上旨在援助移民家庭的捐款活动。“这件事就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他在谈到筹款链接时说,“在你给人们发声的机会,好的事情就会发生上,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无论是筹款活动还是所获得的广泛支持,我认为都是很有意义的。我认为,这一点和其他的一些事情,可能就是共同导致特朗普政府改变政策的因素。”

3)扎克伯格认为自己应该因数据泄露事件而被解雇

涉及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泄露丑闻,导致许多Facebook用户指责扎克伯格允许在平台上滥用和出售他们的个人信息的行为――扎克伯格接受了指责。“看,我设计了这个平台,所以如果有人因此而被解雇,那个人就应该是我。”他说道,“对我而言,这是人们以你如何处理所出现的问题的方式来评判你的一个例子。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做了正确的事情,其中很多我认为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在做了,目的就是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4)Facebook将优先监控虚假账号、广告和Facebook Live直播

扎克伯格表示,公司将大范围监控列入优先事项。他说,Facebook的内容审查团队现在有2万人,公司正将资源投入到识别和删除虚假账号的人工智能(AI)工具,以及标记和删除恐怖主义内容的工具。

扎克伯格还谈到了另一件事:随着Facebook Live直播服务的上线,一些人开始用它来直播自残行为,甚至直播自杀。他说,针对这种问题,公司已经建造了更多的人工智能工具,并专门组建了一支3000人的团队,这样他们就能够将其对实时视频的响应时间缩短至10分钟以内。(该公司对内容的响应时间一般从数小时到一天不等。)

“在过去的6个月里,由于这项努力,我们已经能够帮助第一响应者触达1000多位需要快速得到帮助的人。”他说。

5)扎克伯格早就视比尔・盖茨为导师

扎克伯格称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是他的主要导师和灵感来源之一――甚至还没亲身结识盖茨就这么看待他了。“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很欣赏微软专注于使命的能力。”他说,“它是一家有着明确的社会目标的公司……对我来说,这就像一个阿波罗(Apollo)式的目标。”

扎克伯格说盖茨另一个让他赞赏的地方就是慈善,称希望在这方面追随这位慈善家的步伐。

至于其他他崇拜的人呢?扎克伯格着重谈到了每天跟他一起共事的团队――尤其是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她教给了他很多关于领导力、商业和构建组织的知识。

6)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是新的前沿领域

扎克伯格称,每隔10到15年,就会出现一个能够更好地捕捉人类体验的新计算平台。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将很快成为“真正的大事件”。他提到了互联网的历史,说它先是以文本为主,接着转向强调图像,然后将视频置于优先位置――他说他相信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很可能会是下一个热门媒介。

“我确实认为,我们将走向这样一个世界,在那里,你最终将能够捕捉到你所处的整个经历,并能够将它发送给别人。”他说,“我认为,在视角方面,这将会是一项令人惊叹的技术――让自己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或者)让自己感觉自己真的和别人处在同一个地方,即使你实际上没有。”

7)Facebook不会删除“假新闻”――但会减少它们的传播

Facebook想要摆脱所谓的“假新闻”,而经常宣扬骇人听闻的阴谋论的极右网站Infowars则是最臭名昭著的假新闻传播者之一,它甚至坚称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是一场人为导演的演出。

这就是为什么上周Facebook说它不会禁止像Infowars这样的网站时,很多人感到困惑,尽管该公司承认该服务经常分享“阴谋论或假新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该公司的官方立场是,它将使用自己的算法来最小化虚假新闻的传播,但不会删除那些帖子。Facebook称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对于公司如何看待自己在网络新闻监管中所扮演的角色,扎克伯格也有自己的解释。

他在采访中说道:

“我们再深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我是犹太人,而有一些人否认犹太人大屠杀的发生。我觉得这非常令人反感。但说到底,我不认为我们的平台应该把这种言论删除,因为我认为有的事情有的人是搞错了――我不认为他们是有意搞错的。责难意图和理解意图是很难的。事实上,我在公开发言时也会出错。我相信你也会。我相信,我们所尊敬的许多领导人和公众领袖也会出错。我只是认为,如果有人做错了什么事,我们就将他逐出平台,这是不对的,哪怕是做错好几次。”

扎克伯格认为更公平的解决方案是Facebook目前采用的方法:攻击性的或故意出错的帖子可以保留,但是Facebook可能会降低这个帖子的等级,这样它的算法就会向更少的人展示它。扎克伯格说道,“你可以把这些内容放到你的页面上,即使人们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或者觉得它具有攻击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有责任让这些内容在动态消息(News Feed)中得到广泛的传播。”

这一政策招致了很多的批评。事实上,Facebook的内容过滤做法争议性太大,以至于他们今日成为了一场持续近3小时的国会听证会的讨论主题。但扎克伯格继续坚称,他不想成为决定网络上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个人,即便他遏制虚假新闻的愿望让公司处于需要这样做的境地。他说,错误不可避免地会出现。

“你或许会觉得,我们应该提前预料到所有的这些问题,有些人会这么想。”他说道,“我倾向于认为预测每一件事是极其困难的。”

“总会出现一些我们没有预见到的挑战。”

不过,Facebook的政策仍然在进化当中。扎克伯格表示,有的错误信息比较糟糕。具体来说,错误的信息会导致伤害,就像我们在缅甸看到的那样。他说,“我们正在迈向采取针对目的是导致暴力或者将会导致暴力的错误信息的政策,我们将取缔这种内容。”

当被问及Facebook在传播危险内容中扮演的角色时,扎克伯格停顿了一下。“我感觉到一种深深的责任感去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8)拆分Facebook会为中国科技公司占据主导地位铺平道路

一些人认为,Facebook已经发展得如此庞大,政府应该介入并拆分这家公司。扎克伯格对此当然不认同。

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之前曾说过,Facebook并不是一家垄断企业,因为它有很多的竞争对手。但扎克伯格现在有了另一个理由:拆分Facebook对美国不利,因为这会为没有美国传统价值观的中国科技公司介入并占据主导地位扫清道路。

“我认为,从政策角度来看,你会有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希望美国公司的产品输出到世界各地吗?’”扎克伯格说道,“坦率地说,我认为人们的替代选择将会是中国公司。”

“我想,你可以打赌,如果政府感到担忧的话――不管是选举干预还是恐怖主义――我不认为在这里中国企业会像美国企业那么愿意配合和帮助谋求国家利益。”他继续说道。

扎克伯格还表示,Facebook的规模――该公司拥有约22亿用户,去年录得近400亿美元的收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国际业务,而非美国业务。

“我们规模大并不是因为我们在美国的规模大。”扎克伯格说,“如果我们不是一家国际公司――比方说,‘好吧,你必须关闭你在美国以外的所有服务。’――我们实际上根本就不会取得很大的盈利。实际上我们可能会无利可图。

“我们之所以成为一家成功的大公司,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建立了某种能够服务于全球各地数十亿人的东西,而这正是利润的来源。”他接着说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们在美国也有很多收入,但那几乎仅仅能够覆盖公司的运营成本。”

当然,Facebook――坐拥三大热门服务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在美国是大公司。该公司2017年约50%的营收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用户,这些用户对于Facebook的价值是欧洲用户的近三倍,更是亚太用户的九倍多。

这只是商业层面。如果你看看影响力,Facebook作为美国新闻分销商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它的影响力如此强大,以至于我们在过去18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讨论Facebook是否左右了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

扎克伯格认为巨大的影响力实际上支持了他的观点,称制约Facebook可能会危及美国的价值。

“如果我们采取的立场是,好吧,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决定我们要剪断这些(美国)公司的翅膀,让它们更难在不同的地方运营,让它们规模变小,那么还有很多其他的公司愿意和能够替代我们所做的工作。”他声称中国科技公司完成能够成为Facebook的替代品,“它们与我们有着不同的价值观。”

这是一个有趣的论点,部分因为它非常吻合特朗普总统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为什么要冒着市场份额流失给中国公司的风险,去故意削弱一家强大的美国公司呢?

Facebook仍然不太可能会在短期内被拆分。今年早些时候,扎克伯格首次在国会就公司的数据政策作证时,拆分Facebook的想法开始流行起来。外部的组织敦促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考虑拆分这家社交巨头。然而,是否会有更正式的行动真正成形,什么时候有,或者如何进行,都还是未知之数。

并非巧合的是,Facebook感到最受威胁的地方,也是Facebook目前没有运营的地方。该社交网络在中国仍被屏蔽,而且已经被屏蔽多年了,这使得潜在的竞争对手――比如微信――得以蓬勃发展。

“拥有让全世界更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的使命,同时却把最大的国家排除在外,是很艰难的。”

“(在中国)我们还远未能够做任何的事情。”扎克伯格说,“我想,在某一时刻,我们需要琢磨清楚,但我们需要想出一个既符合我们的原则和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又如何那里的法规的解决方案,否则什么都不会发生。目前,还没有交集。”(乐邦)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阿里云 x 南京银行 | 用科技聚集“新金融”转型力量

阿里云 x 南京银行 | 用科技聚集“新金融”转型力量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