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人物 > “百度七剑客”之一雷鸣:理性的冒险主义者
分享到

“百度七剑客”之一雷鸣:理性的冒险主义者

时间:05-26 05:31 阅读:9130次 转载来源:电商报

摘要:“百度七剑客”中,雷鸣算不上百度历史中的关键人物。

百度七剑客”中,雷鸣算不上百度历史中的关键人物。他没能等到百度上市便匆匆离场,是“七剑客”中最早离开的,应了“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句老话。

“百度七剑客”之一雷鸣:理性的冒险主义者_人物_电商报

但这并不妨碍雷鸣一路开挂的人生,虽然历经数次“急转弯”,赛道却一直华丽,尤其是对于风口的把握,几乎总能踩准。

第一次是百度,放弃国外7所著名大学的全额奖金见证搜索兴起;第二次踩准互联网音乐的浪潮,做了风靡一时的酷我;第三次则是all in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成立了一家名为“快乐智慧”的公司。

起点:短暂的百度之旅

多年前,曾有人问雷鸣是如何做到的?他笑言是运气比较好,“六合彩中奖的人,你说他有技巧规律吗?当样本量有这么大的时候,总有个别人占便宜。”

运气只是助推功成名就的一味佐料,事实上,他理性得很,每一次完全都是理性抉择,包括加入刚起步的百度那一次。他说,“真正理性的人应该是喜欢风险的。经济学很简单,风险和收益成正比。”

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理性的冒险主义者。

1999年底,刚从北大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的雷鸣,拿到了斯坦福等七个美国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并且都是4万美元以上的全额奖学金,正准备出国深造。

就在这时,师兄李彦宏和徐勇出现了,他们正在为百度招兵买马。雷鸣大二就参与了国家973重点科研项目“天网系统”的建设与维护,并成为核心项目团队成员,在计算机系小有名气。用李彦宏的话说,雷鸣是个搜索引擎的天才。

懂搜索引擎又是北大学子,自然引起同门师兄李彦宏的注意,双方交谈一番后,雷鸣决定加入。后来雷鸣这样形容当时加入的情形,“当时,很多人可以有跟我一样的运气,我请他们来百度他们不来;有人来了,但期权没行权,不想花钱买,不相信公司会做大——他们看到的永远是风险。”

于是,雷鸣成了百度的七剑客之一。

“百度七剑客”之一雷鸣:理性的冒险主义者_人物_电商报

2000年1月3日,凛冽的寒风在北京城肆虐着,这一天,在北大资源宾馆1414和1417房间,百度召开了历史上的第一次全体员工会议。

与会有七人,刚被师兄李彦宏从北大拉来的雷鸣是其中一个。由于房间太小,大伙盘着腿坐在床上做自我介绍、分工和讨论搜索引擎的研发,整个过程,略显随意。这与湖畔花园里十八人围在一起,听马云高谈阔论的情形截然不同。

从小房间出来,雷鸣对未来的工作已经有了大致的认识,这一刻,他更加确信搜索在未来大有可为。“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搜索的需求量肯定会越来越大!”

从2000年到2002年,雷明在百度仅仅呆了三年左右。不过,那三年的经历足够让他看清互联网的走向。

那三年,正是百度与谷歌、雅虎之间打得最激烈的时期。作为百度首席架构师,他主要负责搜索引擎的设计和实现,肩上自然扛着确保百度在中文搜索的领先地位的重任。为了阻击Google中文,百度推出了“闪电计划”,李彦宏钦点雷鸣为技术攻关小组组长。

然而意外的是,这项计划推进到一半时,雷鸣竟然“撒手不干”了,官方理由是“为了积累更多的商业知识,加深对全球化的了解,从而进入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攻读MBA。”

关于这件事,丁西坡在《百度那些人和事》一书中描述为李彦宏对雷鸣颇有不满!列举的理由是,李彦宏后来谈到这段经历时说,“公司规模大了,这时有些技术人员开始浮躁,不安心搞技术了,开始对管理工作感兴趣”。而2005年谈到“闪电计划”时,又说,“我带领十几个工程师吃住都在办公室,我等于是CEO不做了,退回到一个项目经理的位置,整整10个月”但只字不提雷鸣。

享誉时刻:酷我扬名

离开百度时,精明的雷鸣做了一件如今看来非常明智的决定——自掏腰包把期权都行权买了下来,揣着百度股票去硅谷。

要知道,当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时,他兜里股票价值不菲,一夜之间轻轻松松实现财务自由。运气与眼光同样重要!

在斯坦福大学攻读MBA期间,雷鸣意外找到了后来让他扬名国内的创业项目——数字音乐。

2005年某一天,MBA同班同学怀奇扔给雷鸣一张音乐CD,说“你不是技术高手吗?能帮我把歌曲的名字找回来吗?”原来这张CD转换成MP3的歌曲名字全部变成了数字形式,怀奇只好找到在硅谷技术圈名气大噪的雷鸣求助。

这对于技术天才雷鸣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当天晚上,他就通过音频指纹技术找到歌曲名字,这项技术后来成了他的专利。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了。雷鸣兴奋地跑去跟怀奇说,“就做数字音乐!”此前,斯坦福大学创业氛围和互联网持续火热的影响,两人早就萌生了回国创业的念头,只是苦于一时没找到好的方向。

没想到,一是悬而未决的创业,竟然在此时迎刃而解,雷鸣觉得就是它了。

同年8月,两人回国在北京华清嘉园一套不足60平米的房子里创立了酷我网。起初在招人一事上,雷鸣颇有手段,他推出研究生兼职岗位,上班时间是晚上6点到凌晨2点,因此很快就找到人。这一招,他是从百度初期招人中学来的。

当酷我的第一个产品音乐管理器问世时,迅速风靡北京高校,一年后杀入国内前10。然而高潮过后,随即遇冷,用户下滑得厉害。

为了弄清楚原因,雷鸣趁着放学高峰期蹲在清华门口逮人,逢人就问。历时3个星期,终于真相大白——众人一致认为音乐管理器不方便,“搜索用百度,下载用迅雷,播放再用酷我,太麻烦了!”

把搜索、下载和播放等功能集成一站对雷鸣来说,没有难度。半年后,集此三种功能于一身的酷我音乐盒正式上线,成功挽回用户。

让酷我真正杀出重围的,应该是2011年雷鸣花重金大量购买音乐版权之事。那时候的音乐网站大多没有版权意识,因此当雷鸣率先做这件事时,受到股东的质疑和反对。

直到三年以后,那场轰轰烈烈的版权令席卷而来时,众人才猛然醒悟雷鸣的先见之明。经此一役,不少音乐网站受到冲击,轻则损失惨重,重则出局。

2014年,酷狗与酷我合并,雷鸣逐渐淡出酷我管理层,转身扎进人工智能领域,“现在的大势已经明朗,音乐完全成了版权的生态游戏,而我是个工程师,决定逐步退出管理。”

如今已迈入不惑之年的他,有很多身份,一个是雷爸爸,以侍儿为乐;另一个是雷教授,行走在各个高校和研究中心。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移动支付是大势所趋,日本终须迈出这一步

移动支付是大势所趋,日本终须迈出这一步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