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人物 > 中兴陷困局,76岁的他四处奔波
分享到

中兴陷困局,76岁的他四处奔波

时间:04-24 05:55 阅读:5289次 转载来源:电商报

摘要: “山雨欲来风满楼!” 76岁的侯为贵应该不曾想到,他一手创立并掌舵超过30年的中兴,会在自己退休两年之后迎来一次次重大危机。 员工跳楼风波刚平息不久,一纸制裁禁令又漂洋过海“砸向”中兴通讯。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因中兴违反美国制裁规定,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解禁时间为2025年3月13日。 此外,根据外媒公布的制裁禁令,美国商务部除了禁止美

“山雨欲来风满楼!”

76岁的侯为贵应该不曾想到,他一手创立并掌舵超过30年的中兴,会在自己退休两年之后迎来一次次重大危机。

中兴陷困局,76岁的他四处奔波_人物_电商报

员工跳楼风波刚平息不久,一纸制裁禁令又漂洋过海“砸向”中兴通讯。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因中兴违反美国制裁规定,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解禁时间为2025年3月13日。

此外,根据外媒公布的制裁禁令,美国商务部除了禁止美国厂商向中兴销售零部件,还禁止向中兴提供任何技术服务或技术支援。

在此“危急存亡”之际,中兴上下已无旁观者。事件发生两天后,一张照片在科技圈刷屏:年过七旬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后面跟着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和总裁赵先明。

三位中兴高层同时出现在机场,此次所去何处、要做些什么,中兴方面并未向媒体公开回应。不过,联系两天前的“危机”,不难想象。

于是,有人为这张照片配上这样的说明,“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76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老爷子临危受命,再次踏上征程。”

中兴陷困局,76岁的他四处奔波_人物_电商报

不论侯为贵此番亲自出马实际效果如何,从安抚情绪上来看,这是他送给中兴员工的一颗“定心丸”。毕竟,中兴通讯从创办至今走过的30多年风风雨雨中,几乎都有这位老爷子相伴应对的身影。

这一役,事关“生死”,他责无旁贷!

侯为贵是中兴通讯的灵魂人物,也是中年创业的典范。他对中兴的意义,就像马云于阿里巴巴、任正非于华为、柳传志于联想。

出生于1942年的他,比柳传志和任正非年长两岁,如今已经是76高龄的老人了。作为中兴通讯的创始人,他战功赫赫,带领中兴通讯冲出七国八制的“围剿”,从一家一穷二白默默无闻的企业做到了全球知名的通信厂商。

中兴的崛起,离不开侯为贵对通信市场CDMA、小灵通和手机这三大机遇的把握。

谈起侯为贵,一定绕不开与他缠斗20年的任正非。事实上,他与任正非的“相爱相杀”,其实也是华为与中兴的“竞争史”。

正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同样扎根在深圳这座城市,同样是通讯行业,无可避免地为两家公司注入了竞争的基因。

与任正非的快狠不同,侯为贵性情相对温和务实,讲究中庸之道。

学生时代,侯为贵是尖子生,一出校门就当上了中专老师。两年后,学校被改成航天部691厂,自然而然地他也从老师变成技术员,随后平步青云,历任技术科长、技术副总。作为厂里的核心骨干,他被派往美国学习并负责引进技术,在美国一行,他大开眼界,像海绵吸水一样汲取市场和技术上的知识。

从美国归来,他萌生创业的念头。1985年,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作为航天691厂技术科长、技术专家的他如愿以偿,被派到深圳与香港合资公司创办中兴半导体(中兴通讯前身),与他同行的还有几个从车间出来的兄弟。这一年,他43岁,已跨入不惑之年,如此“高龄”依旧敢于下海,绝非一般人所能比拟!

创业之初,最重要的是活下来。因此,开始的一年,厂里什么活都接,从电风扇、电子琴到冷暖机、电话机无所不产,那时,一部电话机的加工费不过几角钱,全厂上下忙活一天,赚不到200元。不过胜在积少成多,一年下来竟然也赚了35万元。

一心要做大事的侯为贵,觉得这并非长久之计,“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完全依附于别人,生存和发展的主动权基本没掌握在自己手里,很难做大!”

于是第二年,他将这35万元本钱用来成立研发小组,专攻交换机领域。事实证明,这是非常明智的一次赌博。三年后,中兴半导体公司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在1992年实现合同销售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

侯为贵的好眼光在中兴改组中再一次发挥得淋漓尽致。1993年,侯为贵等技术元老自筹资金,成立维先通,并与691厂、深圳广宇共同组建中兴通讯,这是国内首创的“国有控股,授权经营”模式。

很长一段时间里,侯为贵带着中兴迈入发展快车道,有种“一骑绝尘”的状态。

直到44岁的任正非南下深圳创办华为,侯为贵和他的中兴迎来了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起初,两个同在异乡打拼的中年人,惺惺相惜,经常聚在一起讨论通讯的发展和未来。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1996年,由于两家公司在产品结构上多有竞争,两人的友谊开始“变味”。

一开始争夺市场还算文明,没有正面交锋,侯为贵在价格上做文章,任正非则走营销之路,各自为战。

到了1998年,在湖南、河南项目的投标上,两人开始第一次颇具火药味的出手,有点“撕破脸”的意味。当时两家公司在投标书上互相打击对方,最后闹上法庭,结果华为被要求赔偿中兴经济损失180.5万元,中兴被要求赔偿华为经济损失89万元。

不过,其实第一回合,双方算是打了平局。中兴赢得了更多赔偿,而华为则赢得了更多市场。

战火一旦点着,就难以熄灭。第二回合在CDMA业务的判断上打响,2001年,中国联通重启第一期CDMA招标计划,侯为贵棋高一着,中兴通讯完全对标,拿下了两期合同。

小灵通刚进入国内市场时,普遍不被看好时,侯为贵却觉得大有可为,幸运的是,小灵通业务确实为中兴贡献了不错的业绩。与此同时,侯为贵决定进军手机市场,中兴因此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在2004年,中兴在香港上市,标志着中国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在H股市场成功上市。侯为贵身价随之水涨船高,同年获评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甚是春风得意。

趁着得意的关口,他不忘往海外开疆拓土,在印度市场,再次与任正非狭路相逢。2015年,中兴一举击败西门子、诺基亚,位居全球通信厂商第四位,并与华为一道,将爱立信、阿朗逼至死角。

多年的交锋中,两家公司你追我赶,虽然中兴后来被甩在华为身后,但始终不失为“好对手”。两年前,侯为贵宣布退出中兴管理层,不再担任董事长,准备颐养天年。

只不过,一场声势浩荡的“制裁禁令”席卷而来,76岁的老爷子不得不亲自披挂上阵,四处奔波。

但愿此时此刻,仍在路上为错过的“芯片”奔波的老爷子,能够力挽狂澜!正所谓“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声明:本文由电商报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网约车掀起牵手车企热潮,将被动竞争变为主动领跑

网约车掀起牵手车企热潮,将被动竞争变为主动领跑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