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10年花了3万美元,这位单亲妈妈想做一款帮助术后病人的AR游戏
分享到

10年花了3万美元,这位单亲妈妈想做一款帮助术后病人的AR游戏

时间:03-29 14:17 阅读:4117次 转载来源:游戏葡萄

在游戏行业,你一定听说过勇敢独立开发者抵押住房贷款,只为了制作梦想中的巨作的故事。

Jennifer Kapsch和她的两个儿子,Justin和Kristopher

这类故事的主角通常是一个有游戏设计背景的年轻白人男性,为了做出下一款《风之旅人》或《时空幻境》,决定放弃在某家游戏公司的稳定工作。Jennifer Kapsch的故事大不一样:过去十年,她已经为制作一款游戏耗费3万美元资金,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加拿大人Kapsch是一位58岁的单亲母亲,十年前,当她看到好友Loai Sahir Abdulla在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后在走道踢球时,她萌生了制作一款游戏的念头。Kapsch也从此开始了在游戏行业的艰苦跋涉。她希望制作一款体验就像术后踢球的增强现实版本那样的移动应用——这个创作概念听似简单,要想实现却相当困难。

从表面上看,《小巷踢球》(Kick Alley Soccer,暂译)似乎缺乏“游戏性”,不过这款应用针对一群细分用户:热爱足球但腿部有伤的人群。全世界有2.7亿名足球运动员、35亿球迷,仅在美国每年就有27万人接受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所以Kapsch相信《小巷踢球》能够获得成功。

“我们足够谦虚,对数据的预期很低,就算在我的商业计划中也是这样。我们不会说这款游戏能够赚几百万美元,或者我们需要几百万美元(成本)。”Kapsch在接受外媒GameIndustry.biz采访时说,“过去十年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能成功。只要15万美元,我们就可以制作游戏的iOS和安卓版本,还能打点广告。我们对这款游戏和它对健康的益处有信心。”

2017年,Kapsch的一个儿子接受了第二次前交叉韧带手术,理疗医师同意他将玩《小巷踢球》作为术后恢复计划中的一部分。据Kapsch称,儿子的恢复过程明显加快,原因是在使用这款移动应用后,他开始频繁活动受伤的膝盖,同时还在久坐状态下保持了另一只腿的健康。

随着以Fitbit等产品为代表的可穿戴技术迎来崛起,Kapsch看到了更大想象空间。她认为《小巷踢球》只是一个起点,目前已经在设计一批使用可穿戴技术的新AR应用。

“现阶段(医生掌握的)病人数据很少。”她说道,“医生们鼓励病人使用可穿戴设备,并让可穿戴设备连接移动设备,从而将病人数据直接传输给他们……包括体能、肌肉、氧气水平等等医疗数据。这样一来,就算病人不在身边,医生们也能够追踪他们的身体状况。”

2007年当Kapsch脑中灵光一现,想到《小巷踢球》的创作概念时,增强现实技术还相当高端,主要被用于军事行动和前沿表演艺术等领域。在当时,智能手机的硬件性能还远远不足以支持Kapsch创作她设想中的游戏,所以她只能暂时搁置,将想法记录下来标注日期,并存入了银行的一个保险箱。

2008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来袭,Kapsch失业了。但她反而将失业视为一次机会,卖掉了住房,搬往另一个城市,进入大学学习活动策划。

“我就住在这间房子里,单亲妈妈带着两个儿子,没有工作。”Kapsch回忆说,“当时我想,我49岁了,今后该做什么呢?我得跟上时代的脚步,因为科技发展真的很快。太疯狂了。我需要像接受了所有教育,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们那样。”

在大学,Kapsch是她所在班级年纪最大的学生,甚至曾经面临一些年轻学生的欺凌和骚扰。

“那真是一段非常困难的旅程,但我没有退出。”她说,“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向我灌输了这种精神。父亲是一个集中营的幸存者,所以我们很早就知道无论遇到多么糟糕的情况,你都不能放弃,你必须继续前进,朝着前方的火花前进。”

恰恰是这种信念,让Kapsch内心深处重新燃起了制作《小巷踢球》的激情。科技随着时间推移不断进步,而到2011年,智能手机开始全面普及。

“当时我想,‘我不知道,我正在变老,谁会听我的呢?’”Kapsch说,“没有技术能够让我的想法得到实现,增强现实甚至还不是一个单词。”

直到那个时候,Kapsch只有一个创作游戏的想法——没有技术支持、没有资金——她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逐渐了解游戏行业。不过她对自己的想法很有信心,开始用卖房子和家具得到的有限资金追逐梦想。

Kapsch与合作伙伴Abdulla开始寻找能够帮助她们让这款应用变成现实的开发者。

“在大约75%的情况下,我得不到任何回复。我有问题,需要指导和建议。”她说道,“很多时候我被忽视,或者不会被对方认真对待。”

Kapsch无数次遭到拒绝。“每一次(被拒绝)我都很难受。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个悬在底部的梯子上,但梯子就在那儿,它一直都在。”Kapsch说,“所以这意味着我有很强的信念……因为我的想法出于健康的目的,我希望帮助那些受了伤,正处在手术后恢复阶段的人们。我想为他们制作一款既能带来快乐,又有健康价值的游戏。”

Kapsch的第一次突破发生在2012年,印度开发商Softnotions制作了一个粗糙的原型,来论证《小巷踢球》的概念。在当时,为了维持制作游戏所需成本,Kapsch同时打两三份工,遗憾的是增强现实技术仍然不够成熟——在将demo发布到Google Play应用商店后,Kapsch的进度再次放缓。

直到2016年,《精灵宝可梦Go》的发布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增强现实技术拥有光明前景。

精灵宝可梦Go

“当《精灵宝可梦Go》发布时,我大哭一场,因为我心想,‘不!这不公平。’”Kapsch说,“我在很多年前就有了制作一款增强现实应用的想法,但我不是一家大公司,没有几百万美元(的成本)。我是个不在硅谷的无名小卒。”

“但《精灵宝可梦Go》启发了我,让我看到我的想法是可行的。我知道只要我继续坚持下去,会有人发现我的,全世界人口几十亿,总会有人发现的。”

事实的确如此。2016年底,乌克兰开放商AVRspot与Kapsch取得联系,提议帮助她制作为游戏的iOS和安卓版本制作一个新demo——在之前的几年时间里,她已经自掏腰包2.5万美元,委托几家不同开发商为她制作游戏,却从未获得成功。

“如果你在游戏行业谈钱,这听上去也许不是一笔大钱,但这笔钱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多了。”Kapsch说,“我们是穷苦家庭,卖了很多东西,做两到三份工作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能够变卖的东西了。”

在制作两部Demo,《小巷踢球》对于术后病人康复的辅助作用也得到了论证之后,Kapsch距离完全实现她的愿景只剩下最后一步。不幸的是,她还需要大约15万美元,并且克服许多其他障碍。

“作为一位高龄女性,我要想在游戏行业被其他人认真对待,实在太困难了。”Kapsch说,“我甚至也很难得到其他女性的认同,因为我的想法和概念没有经过验证,花了太长时间才取得进展,他们希望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一年后,两年后会怎样?这是我需要帮助的地方。”

但Kapsch的决心似乎从未被动摇。她被邀请参加了PocketGamer Connects和Gamesforum伦敦峰会,她对自己的创作概念仍然有信心,并致力于让想法变成现实。

“我被拒绝过很多次,但那些拒绝只是小小的挑战。”她说,“这是你必学的一课。我的父亲告诉我,每次失败都是一堂课,只有当你在经受这些挑战后积累经验,你才有可能赢得成功。永远不要放弃,继续前进。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话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迈吉客科技完成A 轮融资,强化游戏、动漫、广电领域的混合现实内容生产分发

迈吉客科技完成A 轮融资,强化游戏、动漫、广电领域的混合现实内容生产分发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