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谁在害怕5G?
分享到

谁在害怕5G?

时间:03-21 11:16 阅读:4518次 转载来源:AI财经社

摘要: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编者按:如果说4G带来了移动支付和滴滴,那么5G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出乎意料的改变? 5G的进展比预计得更快。“我们说5G的第一个标准有可能在2018年一季度发布”,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张建国说,但这实际提前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这预示着5G已经从一个无线技术上升为一个产业竞争。”而第二个标准也将在今年年中冻结,5G将正式进入预商用阶段。5G前夜,兴奋与纠结按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按:如果说4G带来了移动支付和滴滴,那么5G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出乎意料的改变?

5G的进展比预计得更快。

“我们说5G的第一个标准有可能在2018年一季度发布”,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张建国说,但这实际提前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这预示着5G已经从一个无线技术上升为一个产业竞争。”而第二个标准也将在今年年中冻结,5G将正式进入预商用阶段。

5G前夜,兴奋与纠结

按照既定的时间表,2020年将是5G正式商用的日子。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几乎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在摩拳擦掌:

华为与沃达丰完成首次5G通话测试,并在巴展上发布首款5G芯片——巴龙5G01;

中兴联合高通、中国移动完成了全球首个端到端系统测试;

英特尔在平昌冬奥会上进行了全球最大规模的5G技术演示……

在这一众厂商中,态度最积极的要属通信设备企业,这是跟他们难以完成的业绩相关。

“4G网络大扩容已经结束,今年的任务很难完成了。”秦望在国内某通信设备企业运营商部门工作了数年。今年,还在这个部门工作的朋友向他抱怨。

如今,4G的用户数在整个无线用户数里已占到了百分之六七十。“该转的都转了,扩容的量很少了,但KPI还是像之前这么多。”

在这种形势下,通信设备厂商,国内以华为为代表,国外以爱立信为代表,都希望下一波技术尽早投入使用,尽早变现。“如果按照已有的4G模式来建5G网络,要大几千亿元,甚至上万亿元的投资。”

与积极的设备厂商相比,电信运营商态度有些微妙、纠结,或者说有些“害怕”。尽管中国移动已经在多个城市进行5G测试,但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在2018年的工作规划中,只字未提5G。而他在“做好六方面工作”中提到的第一点,是“稳固4G发展”。

“从商业角度来看,相比于美国韩国,中国运营商做5G的动力没有那么强。”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杨光对AI财经社分析,中国移动在2013年底才拿到4G牌照,到现在不过四年多时间,而联通和电信拿到4G牌照的时候已是2015年年初。

“移动通信是十年一代。”杨光说,相比之下,美国的4G从2011年前后起步,到2020年正好十年,市场培育充分,有足够动力去做下一代的通信技术。

“5G基站数,预期将成倍增长,巨额投资面临挑战。”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主任毕奇曾表示,4G的基站价格是3G的一倍,预计5G基站的价格是4G的一倍。

如此高昂的投资额有些让运营商吃不消。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在两会上建议,可以通过共建共享等方式,降低运营商的风险,满足万物互联时代下数据生产和传输需求。电信和联通的规模都没有移动大,财力更不及移动。

这是一笔并不难算的账。中国移动每年的收入大概是1000亿美元,而每年拿出2000亿元人民币用于投资,这笔钱中相当一部分用于无线部门。

高昂的投入却未必能换来海量的收入。运营商知情人士算了一笔帐:现在,中国移动的用户,平均每个月贡献10美元。而物联网覆盖下去之后,尽管数量庞大,运营商却不一定能挣到钱,甚至可能是亏本服务。

物联网需要网络升级,但每个用户平均收入值(ARPU)却很低。典型的如无线智能电表,远程抄表服务,如果每个月收一两块钱,看上去不多,但电力公司心疼,移动公司又嫌少。

即使在运营商内部,对5G的态度也有分歧。“研究院可能站在技术创新的角度会比较支持,但网络建设部门考虑到庞大的测试工作,更倾向于用成熟的4G网络。”杨光对AI财经社分析,5G由于采用的是高频段,需要建设更多基站,背后也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

“按照原来的渠道,新的应用和场景在哪?能看到的就那几个,而且你只是看见了,未来能不能收上来钱还不一定,这里有商业模式问题。”秦望表示,只能去找新的场景。

“这就是怎么去平衡长期的国家战略与短期的运营商利益的问题。”杨光说,一方面,运营商作为企业,需要考虑投入产出比。而另一方面,作为国有企业,运营商还要考虑促进整个社会转型,也要承担社会责任。

“在5G部署上,绝不能再犯下4G时的策略错误,即不能过迟建设网络。”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直言,当年联通在3G上有很大的先发优势,第一个拿到成熟的3G牌照,但后来却在4G时被中国移动抢了风头。

王晓初也承认,现在5G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想的还不是很清楚,“还要给制造商和研发机构一些时间,……,国际公司和中国公司都要审慎,根据商业模式制定投入和应用的点。”

“商业模式现在肯定是不清楚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杨光说,5G的全新应用场景带来了新的机会,“实现这个场景却需要漫长的过程”。5G用到无人驾驶汽车还需要多长时间?工信部部长苗圩给出的答案是8-10年。短期看,5G最主要的商业模式还是靠移动宽带挣钱。

华为高通暗战

“华为确实比较厉害。”知情人士潘波对AI财经社说。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日前发布的最新报告称,华为在2017年击败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也是去年唯一一家在移动基础设施市场取得份额增长的厂商,移动基础设施业务的市场份额为28%。

“在2月27日,中国移动开标的服务器集采,我估计大头是华为和中兴。”他进一步透露。

潘波在2016年曾去了一趟巴塞罗那,中国移动、爱立信等企业都集中在一个大展馆里面,而华为除了在那个大展馆有展台外,又专门包下另外一整个大展馆,门口站着五大洲的人,穿着各个国家的民族服饰迎宾。

如今,运营商市场只剩下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和三星等屈指可数的几个玩家。

当年,阿尔卡特并购了朗讯,合并后的阿朗又与西门子合并,最终并到了诺基亚的体系内。还有网友调侃,新公司名为“诺基亚西门子摩托罗拉阿尔卡特朗讯贝尔北电公司”。爱立信和诺基亚一路合并下来,营收依然乏力,而华为却一路高歌猛进,走到了全球第一。

“巴展驻北京的首席代表是华为出来的,巴展现在都快变成华为的附属公司了。”秦望忍不住感慨。今年,巴塞罗那通信展最大的赞助商来自两家中国公司,一家是中国移动,另一家是华为。核心展厅几乎是“为华为和中国移动定制”。

华为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中国市场的成功,“反过来推动了中国企业在标准话语权的增强。”中国市场这么大,我们应该有话语权。

中国移动在全国的4G基站达到了180万个,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因为全美国所有运营商的基站加起来才30万个。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催生了诸如华为、中兴这类电信业巨头。

华为的迅猛势头,早已引发了高通的注意甚至“害怕”。

2018年2月,华为在巴展上发布了巴龙芯片。这款号称是“全球首款符合3GPP标准的商用5G芯片”,重达2kg,并非用于手机,主要为家庭客户服务。

华为在其首款5G芯片上的宣传,高通颇不以为然。“我们也看到了友商推出了他们的5G芯片组,体积还是比较大的,并不适合于移动终端的需求。我们的目标一直是5G芯片组一定要满足移动终端对尺寸、性能和连接速率的需求。”高通市场营销高级总监Peter Carson在巴展上对媒体说。

在高通看来,他们在上一年的巴展上发布了全球首款5G调制解调器——骁龙X50,并于2017年10月宣布实现了全球首个5G数据连接。现在华为强调自己是首款5G芯片,令他们不满。

比起这种口水仗,最激烈的争夺来自对5G标准的话语权。在通信行业,标准的重要性被拿来与皇冠上的明珠类比。

“中国主导5G时代。”这是2016年11月份,媒体报道中发出的声音。当时华为主导的编码方案获得了标准机构3GPP的通过。这意味着,在5G的三大场景中,高带宽的场景将使用华为主导的编码方案。这也是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对抗美欧联军,取得胜利的例子,也是反映了通信行业里各家公司实力的此消彼长。

事实上,媒体报道的“主导”说法显然有些夸大。杨光透露,华为的编码方案只是5G标准里的一部分。而5G的其他两个场景并非华为的强项。第二阶段的标准制定话语权仍掌握在高通等外国企业的手中。

来自中美两国巨头企业的暗战还在持续。2018年初,高通在北京发起了一项5G领航计划,首批参与的厂商名单包括联想、OV、小米等,唯独缺少了华为。

只有高通组的局才会聚齐如此多的通信行业大佬。图片来源于网络

3月13日,特朗普否决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理由是“如果博通并购了高通,美国在创新科技和5G标准领域的领先地位可能会输给中国。”而博通的一位前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博通与华为中兴等中国公司的密切业务往来,是美国考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5G标准争夺背后的利益尤为惊人。谁主张的标准获得通过,意味着早期的专利积累将发挥优势。当年高通因为在3G、4G上万件基础专利,让其赚得盆满钵满。无论是从国家战略,还是从企业自身发展,自己支持的标准获得通过,背后将带来丰厚的利益。

从现在的竞争形势来看,华为已成了高通强劲的对手。虽然双方依然存在差距,但这个差距在逐步缩小。

但杨光认为,并不应该过分强调企业之间的竞争。“华为和高通处于产业链的不同层次上,高通在芯片这环里还是比较有优势的,华为在系统设备也是一个领军企业。”杨光认为,华为即使生产手机芯片,也仅限于自己使用,并不会对高通造成太大冲击,“而电信市场,最核心的目标是形成全球统一的技术标准,大家合作把蛋糕做大。”

“网络点燃了我们”

苏波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他是一家AR眼镜企业的创始人。他创办的0glass专门为制造企业生产AR眼镜,部分替代人工检修设备。但他承认,现在大部分工厂都抱着尝试的心态,糟糕的用户体验使得AR眼镜出货量十分有限。

事实上,在2015年前后,AR和VR一度受风险投资追捧,如今却迟迟未能迎来爆发的节点。他们遇到的一个普遍尴尬是戴着头晕。原因有两个:分辨率太低,刷新频率太低。

AR和VR的特效没有办法在4G环境下比较好的实现。眼睛看外部世界的刷新频率大概为300多赫兹。而当前的VR头盔的刷新频率最高也才100多赫兹。眼睛对于分辨率的要求是8K,现在的VR头盔一般只有2K,感到晕一点也不奇怪。

英特尔曾对CPU的渲染做了大量优化,在固定网络上运行,发现依然无法流畅带动VR设备。“AR/VR没有爆发,一个重要原因是技术达不到。”

“别小看一个体验升级,这是革命性的应用。”苏波说。最早做智能手机的厂商是台湾的HTC,那是2000年,但等到智能手机真正爆发已经是2007年前后。原因显而易见,在2G网络才刚刚铺设的年代,完全没有办法带动智能手机的使用。

3G网络正式商用后的3年时间,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达到了一半。“网络点燃了我们”,苏波说,他同样相信,5G将带动AR应用的普及。

5G的应用想象远非限于AR和VR。外界根据它的特性,把5G的应用场景总结成了三类:

一是宽带增强,几秒钟下载一部电影,多路4K高清视频同时流畅播放,360度的全景直播,以及AR/VR等技术将被广泛使用。

二是高速率、低时延,这将适用于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领域,驾驶员在几十公里外发出的操控信号,10毫秒之内就能传达到车辆上。相比之下,人的每次眨眼是100毫秒左右。

三是海量连接,这适用于物联网的特性,每平方公里内能够达到上百万的连接。

“当前已完成的第一个5G标准,主要针对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的应用场景。”华为张力锋对AI财经社说,宽带增强也是当下最迫切、最容易实现的场景。VR、AR、全景直播、4K高清电影等等,都将在不久进入人们的生活。一秒钟下一部高清电影,这是5G时代人们热议的话题。

“5G将为社会和工业带来非常深远和长足的变革,就像电力一样重要。”中兴徐皓说。根据高通在旧金山的5G模拟实验结果显示,5G用户的浏览下载速度均值达到了1.4Gbps,是同等环境下4G网络的20倍。

“大家对于移动互联网的需求会超过我们的想象。”潘波当年做3G的时候,觉得3G就够用了,做4G的时候也有这种感受,但每一次通信浪潮的到来,都会催生大量无法事前预知的东西。“没有4G就没有移动支付,没有滴滴”。

而5G又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惊喜?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秦望、潘波为化名)

(编辑:冉一方)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终于“吃了天鹅肉” :李书福为何能让奔驰“姓吉利”?

终于“吃了天鹅肉” :李书福为何能让奔驰“姓吉利”?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