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干货 > 向死而生钉钉创始人陈航的“疯人院”
分享到

向死而生钉钉创始人陈航的“疯人院”

时间:01-18 19:57 阅读:9042次 转载来源: 电商报

“向死而生”这句写在钉钉办公室里的话,就像是钉钉创始人陈航给自己下的最后“通牒”。在阿里的前几年,他几乎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loser”,由他掌舵的两个项目“一淘”和“来往”,都没什么起色。

“疯子”陈航,追求向死而生_人物_电商报

两年后,他携一款叫“钉钉”的产品实现“王者归来”,一举斩获2016领袖中国商业“年度十大影响力人物”。

颁奖词中说,陈航做钉钉,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洒脱和狂热,他和他的团队以破釜沉舟的气概前进,远超竞争对手。

阿里“情缘”

“花名”是阿里文化的一部分,但凡进入阿里的员工,无论职位高低,都必须给自己取一个花名。陈航的花名叫“无招”,《笑傲江湖》里风清扬对令狐冲说,“要做到出手无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

当时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如今看来却名副其实。2009年,他结束长达11年的日本职业生涯,回到地方事业起步的地方――阿里巴巴。此时阿里巴巴已经在香港上市两年,早已不是当年“蜷缩”在湖畔花园挣扎的小公司。

故地重游,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归来的陈航性格张扬。

那时,阿里的HR让他给自己取一个花名,由于正赶上《阿凡达》上映,他觉得不错就取为“阿凡达”。没想到对方直接回绝,“只有高管才能使用3个字的花名。”

他只好把两个字的名字又想了二十个名字,从头到尾告诉HR,却得知已经有人用过了,彼时阿里员工已经有四万人。

这时他有点火大,一股脑扔下十多个名字,“你们从最上边开始选,哪个没人用,我就要哪个。”最后HR告诉他,“无招没人,你要不要?”被逼的实在无招,他只好说就这个。

如果当年没有离开阿里,陈航如今就是元老级的人物。与阿里巴巴的缘分,从1998年的湖畔花园开始。那一年,他正在杭州一所二流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成绩不好不好,最大的亮点就是动手能力稍强。

也恰恰是因为这一点,他被阿里当时的负责人之一“三多”直接挑进公司,当了一名实习生。那时候的马云刚从北京回到杭州继续创业没多久,“十八罗汉”齐聚在马云湖畔花园的新家办公。

也许是“练兵多年终有用武之地”,在学校没有好好读书的他,反而在阿里实习期间表现得超乎寻常的认真,疯狂学习编程,“每天晚上一直加班到11点,而且一周无休”。

大学毕业时,他面临两难选择――留在阿里还是接受来自日本的offer。不过现实终归是现实,当时的阿里远不是今天的体量,最后陈航选择赴日,自此开启长达11年的职业生涯。

留日11年,他在各个大型企业里负责做各种各样的内部系统,其中不乏世界500强企业甚至是美国的军工承包商。

都说“月是故乡明”,无论走多远,终归是要回归的。回归阿里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构建淘宝搜索业务。由于淘宝流量持续上涨,搜索越来越好,很多人都把他捧在手心里,那段时间可以说过得相当滋润。

只不过这种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巨大的考验找上门来。他被派往研发一淘网,很可惜一淘并没有做起来,他一下子从“上帝”跌落凡间沦为“孙子”。

第一次感受到大公司创新的步步维艰,他感慨,“这个业务不成,就死光光。业务好就什么好,业务不好全死光,大企业优秀人才越来越多,但是都往公司最赚钱的项目走。”

“疯子”和他的“疯人院”

陈航毫不避讳自己的“疯子”形象,他把钉钉团队比喻为“疯人院”,甚至在钉钉的内部招聘文案上直接写道“欢迎加入疯人院”,而且钉钉团队人手一件印着“BE CRAZY”(保持疯狂)的T恤。

可以说,没有这种“向死而生”的疯狂,就没有如今的钉钉,也没有现在扬眉吐气的陈航。“来往”的挫败是他心底里永远的痛。阿里一直有个社交梦,微信红包的突袭一度让马云坐立不安,于是阿里计划拨款10亿打造来往,直接对标微信。

2013年,陈航被选中举大旗主导来往项目,从此开始了与张小龙的拉锯战。张小龙比他年长7岁,性情上两人相近,都是典型的“偏执疯狂产品经理”。

为了打赢这一仗,阿里巴巴内部无所不用其极地主推这个项目,几乎所有的广告位都摆上来往,发动万名员工使用来往,马云甚至亲自上阵吆喝,拉来赵薇、李连杰、史玉柱等铁杆好友来推广来往。

但始终没有多大起色,耗费了大力气仍旧撼动不了微信的地位,只能沦落为边缘产品。

铩羽而归的结局,陈航那么骄傲的人哪里会甘心,更何况辛苦这么久却什么都没有,他不服气。既然在个人社交对微信无能为力,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鉴于来往失败的经验,沉淀下来后他发现企业社交这片蓝海,“我们这帮人就是神经病,歪打正着找对了市场。我们就闯到企业级市场去了,这儿几乎是一片空白,视线范围之内全是蓝海。”

经过这两次撕心裂肺的阵痛,他咬咬牙带着来往的核心团队,“隐没”在阿里巴巴最初的“基地”湖畔花园,潜心做钉钉。陈航对马云说,“我们要在湖畔花园重新创业。”马云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于是2014年5月26日,钉钉团队一行7人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誓言,低调进驻这个创业圣地。当时陈航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让钉钉活下去。

做来往的时候,他就很担忧能不能活下去,“如果有高层下命令,来往就此打住解散可能也就散了。但是一看这帮人还在拼命,就想着说那继续做吧。”

这群“疯人院里的疯子”,就像当初湖畔花园的十八罗汉,心里憋着一口气没日没夜地蜷缩在这个150平米的民房里奋战。

2014年下半年,钉钉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产品模型,但在功能和用途方面还没有明朗,陈航自己也还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在那段时间,整个团队密集地跑各种企业调研,直到有一次,团队成员一岱向他推荐了做电脑贸易史楠,才最终确立了钉钉的发展方向。

他用“让你用到爽为止”拉史楠入局,“你上次的想法挺好的,我们想为中国的企业做这样的产品,你按照你的需求和想法尽管讲,我们有阿里巴巴顶级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来做出来。”

钉钉出来后,也许是鉴于来往的教训,阿里内部没有大力往外推,但是这丝毫不影响钉钉的成功。

2016年陈航在内部信里给这段疯狂岁月作总结,他说,“从最开始的来往,到现在的钉钉,一开始我们只是不服输、想活下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们终于又站了起来。从打光子弹的6个人,到现在满血复活的180人;从C端产品,变身B端产品,如今已拥有超过150万家企业组织。我们像绝壁求生的猎人,不经意却闯入一个深藏宝贝的山洞。”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中科院预测中心:预计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重降至14%左右

中科院预测中心:预计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重降至14%左右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