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深圳90%的VR眼镜工厂都歇菜了,他在东莞活了下来
分享到

深圳90%的VR眼镜工厂都歇菜了,他在东莞活了下来

时间:01-08 20:37 阅读:62251次 转载来源:天下网商

摘要:摘要:别人都是玩一票就走,向少华却想在VR硬件行业深耕,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和1688,他要把中国的设计和创意卖到美国和欧洲。 文/刘卓然 “2015年底,VR眼镜井喷的时候,一位朋友一天赚了40万。”深圳迈微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向少华感慨道。 2014年5月,两位谷歌工程师发布了一款叫做“Cardboard”的VR眼镜盒子,用户只要将手机放入这个硬纸板制成的盒子,播放手机内的VR内容,就能通过盒子看到3D立体全景化的视觉效果

摘要:别人都是玩一票就走,向少华却想在VR硬件行业深耕,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和1688,他要把中国的设计和创意卖到美国和欧洲。

文/刘卓然

“2015年底,VR眼镜井喷的时候,一位朋友一天赚了40万。”深圳迈微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向少华感慨道。

2014年5月,两位谷歌工程师发布了一款叫做“Cardboard”的VR眼镜盒子,用户只要将手机放入这个硬纸板制成的盒子,播放手机内的VR内容,就能通过盒子看到3D立体全景化的视觉效果。这种基于Google Cardboard开源方案的VR眼镜盒子,极大地降低了用户使用门槛。

Google Cardboard掀起了一股VR眼镜盒子热

没过多久,强劲的VR旋风就从美国硅谷刮到了中国深圳,生产VR眼镜的厂商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最疯狂的时候,光深圳就有超过1000家工厂加班加点生产VR眼镜。

向少华也是在风口时期杀入VR眼镜这一领域。但就在短短两年间,一个本该押注未来的行业,却贴满了“跑龙套”、“赚快钱”这样混乱不堪的标签。为了压缩成本,一些厂商偷工减料,最便宜的VR眼镜,出厂价还不到1美元。

“今年看了一圈,深圳大概只剩下100多家做VR眼镜的工厂了。”向少华说,近乎微利的大环境下,玩票性质的厂商纷纷撤退,留下的大多是打算深耕VR的品牌。

为了能静下做产品,一个月前,向少华干脆把公司从深圳搬到了东莞。从自主研发团队、电商运营到工厂员工,不但没有一个人辞职,他的两位合伙人——前华为工程师老佘,以及法国人安东尼也跟着他搬到了东莞。向少华说,他们都有一个梦想,要把中国自主研发的VR眼镜,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卖到全世界。

向少华(中)和他的合伙人老佘(左)与安东尼(右)

公模之殇

在深圳华强北,“公模”和“私模”是两个再常见不过的词。

公模,顾名思义是一种公有模具,任何商家都能向开模厂商购买公模,生产出来的产品千篇一律,唯一的区别就是贴得LOGO不同而已。相反,私模有模具独家版权,创意新颖,但开发成本昂贵,一般只有想要深耕这一领域的品牌才会选择。

VR眼镜盒子也有公模和私模之分。2015年底,VR眼镜盒子需求量达到顶峰。为了抓住风口红利,许多贸易商还没拿到订单,就开始大批量用公模生产VR眼镜盒子,销售就算拿到需求不同的外贸订单,产品也是脱胎于同一款公模。“到最后,海外买家只能和供应商相互扯皮了。”向少华摇摇头。

在2015-2016年的VR眼镜“黄金时期”,向少华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眼看VR行业迅速崛起,淘金客们除了用公模快速出单,为了压低价格,不惜偷工减料。杀价杀得最狠的时候,一个VR眼镜盒子的出厂价只要7块钱,利润只有5毛钱。

向少华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各种VR眼镜,其中既有他的团队自主研发的品牌VR HERE,也有市面上的“公模”VR眼镜。当记者仔细查看两者区别时,“公模”眼镜一不小心跌在了地上,塑料板掉了一块。向少华指着裂开的塑料板,毫不奇怪:“公模的质量就是这样。”

VRHERE的工厂生产线

所以,当外国客户询问“7块钱能不能做”时,向少华既生气又无奈。“7块钱我们真的做不到。”向少华说,VR HERE全部采用自主研发的私模,与谷歌发布的两款“纸盒子”、“布盒子”VR眼镜相比,VR HERE采用防蓝光玻璃膜,能够调焦的设计让佩戴更为舒适,材料也选用ABS环保塑料材质。

“那你为什么不也玩一票就走?”听到这个问题,向少华说,他对VR硬件的发展前景抱有信心。向少华说,目前欧美既是VR内容最丰富的生产地,也是VR硬件最主流的消费市场。VR的使用场景也不仅限于游戏和影视,一些海外客户已经开始尝试将购买的VR眼镜盒子应用于教育、医学、旅游甚至房地产等领域。

阿里巴巴国际站上的“天使客人”

“公模”的大行其道,让VR眼镜盒子被迫打上了“廉价”的烙印。在这种严酷的大环境中,向少华却不想妥协。“做公模,炒爆款,好的时候一天能赚5万。但这能持久吗?”

向少华的判断没有错。当VR眼镜市场从最开始的狂热转变为理性,之前玩票性质的VR厂商挨个撤退。海外展会从VR眼镜最新产品的场所,变成了外国买家查看合作伙伴“是否存活”的地点。2015年,深圳有1000多家工厂热火朝天赶制订单,两年后,向少华环顾四周,只剩下100家工厂选择留守。

“Mars,不要急,我们慢慢来。”在向少华最焦虑的时候,他的法国合伙人安东尼这样说道。安东尼原来是台山核电站负责审计的工程师,一次偶然地机会他结实了向少华,决定放弃原来安稳的工作,投身到深圳最为火热的消费电子创业大潮中。

安东尼认为,深圳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电子产品制造能力,但在浮躁的快节奏中,要慢下来才能沉淀出品牌。最终,向少华干脆把工厂从深圳搬到了一个小时车程的东莞松山湖创业园区。跟着向少华一起来的,有安东尼,也有辞去华为几十万年薪,转行负责供应链的大学同学老佘。

向少华不仅换了办公地点,也调整了业务节奏。他直接放弃了一大批低利润订单,划出更多的资金投向设计研发团队。就在今年,向少华推出了一款配套VR耳机的眼镜盒子,出厂价12美元,原先的海外客人却直呼“太贵”。

向少华心里清楚,保持一定利润,才能继续做创新和研发。但市场的冷淡反应让他一度放弃这款产品,直到从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收到可10个新客户的询盘。“本来都没打算量产,只是照理把新产品放在了国际站上,没想到新用户很快就下单了,500台,1000台的往外出货。”

向少华把这些新用户称作“天使客人”,他们大多是欧美中小商家,以前靠线下中间商拿货,成本高,没有多少竞争力,现在学会了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直接寻找供应商。通过国际站,向少华甚至接到了来自哥斯达黎加和波多黎各的订单。“我都不知道VR眼镜还能卖到这些国家。”向少华说。

因阿里巴巴国际站上的“天使客人”,而最终量产的新款VR眼镜盒子

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目前平台拥有超过一千万种消费类电子产品。2017年1月至今,来自美国市场关于消费类电子产品的询盘数同比增长近30%,交易数涨幅表现迅猛,高达143%。美国中小企业在阿里巴巴国际站询盘商品中,消费电子类商品排名第一。

向少华告诉《天下网商》,目前他的生意四成来自线下,六成来自线上,阿里巴巴国际站和1688是最主要的销售引擎。“我们要把中国的设计,中国的创意拿到美国和欧洲去卖。”向少华说,明年一月,他会和阿里巴巴一起,在美国洛杉矶的CES展上,展出自主研发的新产品。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网易阴阳师正式启动泛娱乐计划漫画上线网易腾讯双平台

网易阴阳师正式启动泛娱乐计划漫画上线网易腾讯双平台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