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探访HTC上海工厂:售后维修偷工减料员工消极怠工
分享到

探访HTC上海工厂:售后维修偷工减料员工消极怠工

时间:01-08 13:27 阅读:62378次 转载来源: IT时报

摘要:2017年12月27日、28日这两天,一些HTC上海工厂研发部和维修部的员工开始搬离原来的宿舍,转而住进位于秀浦路2500弄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在已经离职的员工欧阳朔(化名)看来,这意味着HTC上海工厂彻底没落了,“维修部门被遣散大概是不远的事了。” 与此同时,有知情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HTC上海工厂维修售后部门存在缩减环节、偷工减料、员工消极怠工等现象。欧阳朔也表示,“该检测的不检测,维修站点走过场,主板修了等于没修,大伙儿都在混日子。”而此前,《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HTC

  2017年12月27日、28日这两天,一些HTC上海工厂研发部和维修部的员工开始搬离原来的宿舍,转而住进位于秀浦路2500弄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在已经离职的员工欧阳朔(化名)看来,这意味着HTC上海工厂彻底没落了,“维修部门被遣散大概是不远的事了。”

  与此同时,有知情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HTC上海工厂维修售后部门存在缩减环节、偷工减料、员工消极怠工等现象。欧阳朔也表示,“该检测的不检测,维修站点走过场,主板修了等于没修,大伙儿都在混日子。”而此前,《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HTC的工厂车间,发现厂区管理松懈,轻易就能混过安检。

  HTC手机业务近年来陷入困境当中,VR成为这家老牌手机厂商的转型方向。为此,HTC先后出售上海手机工厂、部分手机业务,重资砸进VR领域。然而,寄予厚望的HTC Vive在市场上“叫好不叫座”,销量一般,未能推动HTC走出“泥潭”。

  前进之路不好走,现在连售后维修都出现混乱,“前门冷落、后院失火”的HTC,还能走出困局吗?

  HTC员工搬离厂区宿舍?? 华硕、迪士尼员工进驻

  2017年的最后几天,HTC的员工搬了一次“家”,从原先位于申江路北面的HTC宿舍楼里搬到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这次搬迁包括大部分HTC售后维修部和研发部的在岗员工。作为一名曾在HTC工作了三年多时间的员工,欧阳朔对于这样的离场感到几分黯然。

  欧阳朔经历了HTC曾经的辉煌,2014年初他刚来时,HTC工厂有三四千名员工,生产线上每天轰隆隆忙碌不停,毗邻的几栋宿舍楼里全部住着HTC的员工,“白夜两班倒,常加班”,这是那时候的工作状态。情况从2015年开始改变,最初是缩减生产线,随后是减少加班,最后直接停止生产,大量员工纷纷离职,整个厂区渐渐萧条冷清。2017年3月,停产一年多的生产线和土地、房屋,被打包在一起全部卖给了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空出的宿舍楼也开始住进迪士尼和华硕、昌硕的员工。

  1月3日,《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HTC上海工厂,在宿舍区记者调查发现,几栋宿舍楼里确实已经大量住着迪士尼和华硕的员工,相反HTC的员工却很少见到。一名华硕的员工表示:“HTC的人基本搬走了,这里早已经卖掉了。”

  搬离了原来宿舍,让HTC员工的士气越发低落。欧阳朔告诉记者,许多员工更加认为“厂子不行了,部门要被解散掉。”

  HTC员工搬进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和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紧密相关。工商信息显示,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位于星月总部湾6号楼506室。1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此地,发现公司大门紧锁,玻璃门上张贴了一张显示506的纸条。隔壁一家公司员工表示,“我来这里一年多,从未发现506室有过人。”而在一楼的指示牌上,也没有506室的相关指引。

  当天,一名自称是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向记者表示,该公司是上海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收购HTC手机工厂而专门成立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则是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另一个地产项目。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后发现,上海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和股东,另一股东为上海康玖投资管理中心。上述员工同时向记者透露,对于收购的HTC手机制造厂,星保信息科技目前正在制定规划方案,“此前准备建设数据中心,但方案未被政府所采纳。”

  售后维修部门“偷工减料” 记者探访如入“无人之境”

  面对日益败落的工厂,HTC售后维修部门也出现了管理混乱的状况。上述知情人士向《IT时报》记者介绍,一条完整的维修线拥有多个站点,包括信号测试、升级、过58、打标、入库等,以往每个站点都有一名员工负责,并且上下环节紧密相连,“前一个环节若不达标,产品不允许流转到下一个环节。”

  然而,这种情况在去年3月售卖生产线之后开始变得不一样,“人慢慢走了,越来越少,售后维修部门的管理渐渐变得松懈起来,现在愈演愈烈。”

  检测环节人员减少,原先一条线上有六七人打理,现在则只有一两个人,“售后维修部现在主要修VR、手机主板和手机整机,包括U11和U Ultra两款机子,偶尔也有一些老机型,像M10。现在测试、打标、入库这些工作全是一个人干,测试通不过照样往下走,甚至为了节省时间,连测试都不做了,”该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主板不经测试就返回到维修网点,那么‘问题主板’极有可能被安装进用户的手机中,带来新的投诉。”

  HTC售后部门的情况真的如此堪忧?为了了解实情,《IT时报》记者实地来到HTC上海工厂维修部车间,发现安检并不严格,车间里有三条维修线,包括手机整机、手机主板和VR整机,每条线上有一到两名员工,有的对着电脑敲打键盘,有的用手机看视频、放音乐,有的隔着工位与其他员工聊天。在手机主板的一条维修线上,记者看到一排下去有六七个工位,但均处于未开工的状态,工位上也没有员工。欧阳朔也对记者表示,为了降低成本,员工现在越来越少,工作走形式相当严重,“维修环节是能省就省。”这也是他离职的原因,“在这里看不到未来。”

  没事干却要“加班” “混日子”心态普遍

  欧阳朔告诉记者,在HTC确实没什么压力,如今他去了另一家公司,“感觉忙碌多了,压力也更大。”

  上述知情人士则透露,目前售后维修部门的工作量越来越少,年前刚刚处理掉大约2000多台的业务量,现在又没多少活干。“HTC手机其实做得还可以,尤其是最近推出的几款新机,但销量跟不上去,售后的量也自然很少。”

  与此同时,VR业务也不景气,之前VR线上一共有十几名维修人员,每人一天能修五到六个,现在两三人就能负责全部业务量,“VR和手机业务之前截然分开,现在则完全不分了,哪项业务有活干,人员就往哪里赶。”让欧阳朔难以接受的是,公司明明没有事干,却还实行“加班制”,在他看来“很荒唐。”

  据了解, 在HTC售后维修部,“加班”一直是常态,“以前忙的时候加班确实是为了干活,而现在则是混名目。”欧阳朔告诉记者,加班需要员工到场,但没有事情做,所以不少员工刷完卡就在车间里闲着、玩、打发时间,领班和组长们甚至不来,“让其他员工代替刷卡。”

  他表示,加班按1.5―2倍计算工资,普通员工加班一小时20元,周一至周五按1.5倍算,周末按照2倍算;领班和组长一小时加班30元,周一至周五1.5倍,周末2倍。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充业绩,在一定范围内,把账目、件量和人员数字做得好看一点,可以应付上面的检查,”欧阳朔说。

  然而,在这一清闲的加班福利上也有不少问题,比如,领班一个月能加100多小时的班,而普通员工则只能加50―60个小时,“这造成一些员工心理不平衡,与此同时,这种情况加剧了员工混日子的心态,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实在耗不下去了就离职转行,”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最近一周又有三四名员工相继离开。

  针对上述这些情况,记者多次致电向HTC相关人士进行咨询,但直到截稿之前,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记者手记 一次次探访 一次次感受凄荒

  记者多次实地探访了HTC上海工厂,距离第一次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每去一次,落寞、凄荒之感更甚之前。

  手机市场依然在风云变幻,苹果、三星、华为、小米、OPPO、vivo各领风骚。老牌的HTC则褪去了曾经的风华,精彩不再,不免让人唏嘘。谁也不愿意一家老牌手机厂商就这样陷入“大败局”中。

  好在HTC还没放弃,无论在手机领域还是VR领域。HTC如期推出高端手机HTC U11,HTC U11 Plus,最新又有传言即将推出“HTC U11+青春版”HTC U11 EYEs。

  HTC在VR领域更是不断重资加持,尽管现在还没有取得实质性飞跃,但诚如业内专家分析,如果能有移动端VR的开发,亦或加强C端市场的布局与深耕,身处困局中的HTC,其未来或许是有期待的。

  相关阅读 HTC要靠VR拯救自己?暂时很难!

  2017年9月,HTC将旗下曾参与谷歌Pixel手机的业务团队打包卖给了谷歌公司,售价11亿美元,这笔收入被HTC投入到VR领域。这是HTC在2017年3月份售卖上海手机工厂之后的又一次大额交易。

  在手机业务走向暗淡之际,VR成了HTC新的方向,不断加强在该领域的投资。从HTC打造出的HTC Vive产品本身来看,性能强、体验佳,在市场上拥有较好的口碑,并逐渐发展成为和索尼PS VR、Oculus Rift齐名的VR领域第一阵营。但是,如同很多电影大片叫好不叫座一样,HTC Vive也陷入了这样的尴尬,销售情况不佳。

  数据研究机构Super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 索尼PS VR、Oculus Rift和HTC Vive三家VR头显销量分别位列前三名,销售总额占到全球市场的86%。其中,索尼PS VR以49万台销售量位居第一,Oculus Rift以21万台位居第二,HTC Vive排名第三,销售量为16万台。

  在产业观察家梁振鹏看来,尽管HTC Vive的成绩在VR领域达到了一线水平,但和智能手机千万级别的销量相比,VR十万级别的销量只是一个小市场。他举例说,一线智能手机按照季度销量2000万台计算,平均每台1000元,销售额可以达到200亿;而HTC? Vive按照单价5500元左右计算(注,HTC? Vive在2017年8月进行了一次价格调整,售价由原先的6888元降价为5488元),一个季度的销售额仅为8.8亿元。梁振鹏认为,目前VR的市场规模和手机市场规模相差甚远,HTC寄望VR市场是险棋。

  在天猫商城HTC Vive官方旗舰店上,记者看到其单月成交量为297笔。在京东商城上,记者看到关于HTC Vive的好评率达到98%,但评价总数只有3000多条。苏宁易购上海区域的一名负责人则向记者透露,HTC现在的销量太小了。

  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HTC目前只推出了PC端的VR设备,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市场空间,如果未来能够开发移动端市场,或许HTC Vive的销量能够出现可观的改变。

  如果VR市场不能尽快打开,用户消费热情没有提升的话,那么HTC还将遭受更加严峻的考验。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无线充电2.0或成CES热点 金立M7 Plus已布局

无线充电2.0或成CES热点 金立M7 Plus已布局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