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干货 > 小蓝单车崩盘危机:总部员工已解散作者:郑朝渊来源:澎湃新闻2017-11-1611:29:17
分享到

小蓝单车崩盘危机:总部员工已解散作者:郑朝渊来源:澎湃新闻2017-11-1611:29:17

时间:12-14 01:58 阅读:52434次 转载来源:亿邦动力网

小蓝单车押金退款难风波愈演愈烈,俨然已成崩盘之势。

11月15日上午,有小蓝单车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继续拖欠员工工资至2018年2月10日。有报道称,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记者走访了解到,小蓝单车位于北京的总部已经无人办公,物业工作人员称公司欠款数额达到200万元。连保洁阿姨也被拖欠了一个月工资。

除了在成都被传办公地点“人去楼空”,小蓝单车在深圳目前也只剩下十余人的团队维持运转。

有不愿意具名的内部人士私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危机爆发后,小蓝单车CEO李刚曾在一次内部沟通中简要地说了一下公司面临的情况,承认 方面也做得不够好,没有给大家提供充足的“弹药”,目前正在洽谈收购。“现在只能等总部的下一步安排吧。”上述内部人士说。

各地分公司现人员离职潮

11月15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望京金辉大厦8楼的小蓝单车总部,占据整个8楼的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工作人员,电梯通道一侧大门紧锁,没有灯光。另一侧有大楼物业的工作人员在值班看守,同样没有小蓝单车方面的工作人员,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出,部分工位上的电脑已被搬走。记者通过物业保安了解到,当天这里都没有小蓝公司的人。

同时小蓝也存在拖欠大厦租金的现象,一位工作人员称欠款数额达200万元。

一位受雇于小蓝单车的保洁阿姨也在现场称,小蓝拖欠她一个月的工资。这位阿姨给小蓝单车总部提供保洁服务近一年,“现在也没法打扫了,一个人也看不到。”

小蓝单车深圳区域的相关负责人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平时深圳的工作人员有40余人,现在还有十余人在维持公司运转,“具体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接下来怎么办,我们也不清楚,大部分同事已经陆续离职。”

此前,成都当地媒体报道称,小蓝单车位于成都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且正在施工,而施工通知上显示的却是其他公司。与此同时,小蓝单车在成都市高新区科园路的蚂蚁物流园的维修点也已搬走多月。

当时,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对此事作出回应,称这是“搞笑的谣传”。

早已退不出押金

小蓝单车的崩盘早有征兆。早在8月底酷骑单车爆发押金难退时,就有报道称小蓝也开始退不出押金了。

此后,小蓝单车被爆强制延长特权卡的期限。今年3月,小蓝单车推出199元的半年特权卡,只要在有效期内6天有骑行记录且未退押金,180天后即可全额返现。9月末,特权卡进入返现期,但用户却发现,小蓝单车突然强制将半年特权卡升至全年特权卡,用户的提现时间推迟了半年。

随着小蓝单车官方 下投诉押金难退的留言越来越多,10月20日,小蓝单车在官方微博、 等多个平台发出公告:近期多名用户反馈,小蓝单车存在押金退还时间较慢等问题,小蓝单车收到投诉后,加大人手采取多措施多渠道积极解决用户问题。

小蓝单车承诺,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前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这是小蓝单车传出退款难之后的首次公开回应。

目前,小蓝单车承诺的11月10日的退款期限已过,而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仍有不少在10月30日之前发起退款的用户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退款。澎湃新闻记者在10月31日也发起了押金退款的申请, 目前7个工作日已过,也没有收到退款。

此外,小蓝单车App中的“押金”一栏直接从“退款中”变成“未交押金”状态,但用户并未得到押金返还。澎湃新闻记者在App Store中发现,小蓝单车曾在11月1日进行过一次版本更新。

记者致电小蓝单车公布的退款专线、官方客服热线,均提示忙音。

下半年已现资金紧张

小蓝单车内部,也需要创始人李刚的安抚。

有不愿意具名的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一系列危机爆发后,李刚在一次内部沟通中简要地说了一下公司面临的情况,承认融资方面也做得不够好,没有给大家提供充足的“弹药”,目前正在洽谈收购。

据小蓝单车内部人士称,公司从今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出现资金紧张的迹象,员工在申请经费方面不再像以前那么宽裕。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曝出后,小蓝单车也开始出现大量用户申请退款,压力陡增。

对 行业来说,资金实力是最大的竞争力,一旦融资受挫,很多企业往往会迅速落入困境。

前述小蓝单车内部人士也承认,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在花完4亿元A轮融资后,没有进一步的融资进来,公司无以为继。

其实,早在今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就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这种挪用行为虽然不被监管部门认可,但在共享单车行业内并不算稀罕事。尤其是在融资受阻的情况下。

“其实我们的口碑还是很好的,做山地车起家的小蓝单车在提升产品方面花了很多心思,我们在3月份发布的新产品上还增加了变速设计,这也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据其透露,小蓝单车第一代车成本在1000元左右,第二代车的成本达到了2000元。

这种逆向思路,本身对资金要求极高。

记者注意到, 推出的第一代车型,成本一度接近3000元。但在2016年底,摩拜却转变思路,推出了新车型,成本降到了1000元以内。

连续创业者李刚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蓝单车运营方为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今年1月,小蓝单车完成4亿元A轮融资,由黑洞 领投,智明星通跟投,估值达到10亿元。

今年上半年,小蓝单车曾一度占据了行业第三的位置,投放量达到70万辆,进入北京、广州、深圳、成都、南京、佛山六个城市。

小蓝单车CEO李刚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创立快按钮(之后和360智键合并),此后,作为一名骑行爱好者,他创立了专注打造智能运动自行车的科技公司野兽骑行,并获得真格基金、 的投资,估值达到4亿元人民币。

小蓝单车正是孵化自野兽骑行。李刚曾笑称,野兽骑行的出现是因为“我在360工作时经常被周鸿骂”。

今年8月9日,小蓝单车与 通讯达成战略合作,高调宣布继续“出海”,将在今年陆续落地12个国家近30个城市。此后小蓝单车宣布在美国硅谷、旧金山等多地投放单车,宣称是“唯一一家真正出海的共享单车”。

但据媒体报道称,野兽骑行也没能独善其身,除高管人员外,其余员工已经全部劝退。野兽骑行的供应商也在追讨欠款,公司员工都被通知在家。

共享单车行业的造血难题

小蓝单车崩盘的背景之一,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整体降温。

今年以来,至少已有3家小规模的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倒闭或退出运营。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加上现在的小蓝单车都先后传出押金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9月初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目前所谓头部共享单车企业或平台出现“退押金难”问题,表明押金资金安全及风险,并非空想,而是逐渐变成现实,需要监管部门合力推动监管措施落地,最大限度保护用户的资金安全,避免出现无法退还甚至恶意跑路现象。

押金风险的另一面,是盈利困难。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 投资人朱啸虎在某活动上谈到“共享单车大战”时表示,“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

小鸣单车CEO陈宇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行业的激烈竞争,让各家企业无暇考虑盈利模式,能活下来就已很不容易。

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COO韩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全国市场这么大,存在两到三家共享单车企业,完全没问题,共享单车行业竞争进入下半场,运营最终还是回归商业本质,企业要有自己造血的功能。没有这个功能,发展难以延续。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阿里健康半年营收8.9亿将加大智慧医疗投入作者:张俊来源:新浪科技2017-11-1607:11:55

阿里健康半年营收8.9亿将加大智慧医疗投入作者:张俊来源:新浪科技2017-11-1607:11:55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