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人物 > 干嘉伟:多年周旋在阿里与美团之间
分享到

干嘉伟:多年周旋在阿里与美团之间

时间:12-08 05:33 阅读:49941次 转载来源:电商报

摘要: 知乎里有两条关于干嘉伟的热门问题,一是“如何看待干嘉伟加盟网担任COO?”二是“如何看待离职?” 很明显,两条问题都牵涉到美团。有人说王兴不厚道,“过河拆桥,任人唯亲”,也有人说,离职是情理之中的事。 跳槽原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自由社会嘛,合则来不合则去。他的去留之所以备受关注,实则是身上贴着阿里、美团这样耀眼的标签。 更何况阿里与美团、马

知乎里有两条关于干嘉伟的热门问题,一是“如何看待干嘉伟加盟 网担任COO?”二是“如何看待 离职?”

干嘉伟:多年周旋在阿里与美团之间_人物_电商报

很明显,两条问题都牵涉到美团。有人说王兴不厚道,“过河拆桥,任人唯亲”,也有人说,离职是情理之中的事。

跳槽原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自由社会嘛,合则来不合则去。他的去留之所以备受关注,实则是身上贴着阿里、美团这样耀眼的标签。

更何况阿里与美团、马云与王兴的关系本就很微妙,干嘉伟能在两任东家之间周旋长达5年,已经不容易了。

最初加入美团,情况颇为复杂。那时候,有很多人挖干嘉伟,美团的竞争对手拉手网的吴波就是其中一个,不过看到拉手网在线下做的一些广告后,果断拒绝了。

王兴是在跟干嘉伟“勾搭”了三个月后才正式发出邀请函的。2011年初,美团进行B轮融资的时候,阿里想要投资美团,投资部就派时任副总裁的干嘉伟去对美团线下这一块进行调查。第一次去美团时,没有见到王兴。

到了6月份,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当时王兴遇到一些问题难以解决,经阿里投资部推荐他跑去请教干嘉伟。来来回回交流了好几次,王兴也没有表达过什么“勾搭”的意思。三个月后,王兴约吃饭,两人在 宝边上的一家小店,饭吃到一半,猝不及防地突然来了一句“你会不会考虑美团”。

干嘉伟觉得自己的贞节牌坊好像要掉地上一样,立马严词拒绝。那一刻,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要离开呆了12年的阿里,再说了,对于阿里他有着难以割舍深厚的感情,要做出离职的决定是很难的。

他说,“在阿里待了12年,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社会关系,没有朋友,同事就是朋友,朋友就是同事,基本上工作生活都是跟阿里紧紧的捆绑在一起的。又是从公司在民房里做起来,一步步走过来,有那种感情和自豪感,确实一直也很犹豫。”

那一顿局拒绝饭后,王兴找过他好几次,继续“画大饼”,多次描述了美团在搞的本地生活这个第三产业 的前景,美团这块业务又是刚刚起步,这是一个更大的一个市场。毫无疑问,这是干嘉伟的菜,比较符合他一贯的择业选择。

随后美团在杭州搞了一个分享交流会,干嘉伟去看了,当初被震撼到,他坦承“跟十年前的阿里在很多方面很像,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觉得有点手痒,就想挽起袖子冲进去,或者按照马斯洛的说法就是自我实现一把。”

最后,干嘉伟挽起袖子大喊一声“all in”,王兴眉笑眼开。

干嘉伟这一声“all in”像足了12年前他加入阿里巴巴的情景。回想起最初加入阿里的情景,他嘴角露出笑意,那是一场值得回味的阴差阳错的“邂逅”。

1999年的冬天,杭州报纸上刊登了一则“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在B轮融到了2000万美金”的消息,干嘉伟看到眼前一亮,大喜道,“这不正是我四处寻找互联网公司么!”于是他想尽办法打听到这家公司在哪个小区,就直接登门拜访,然后就成了阿里第67号员工。

当然了,这其实在当时来说是孤注一掷的豪赌。加入阿里前,干嘉伟已经在浙江物产燃料集团有限公司端了5年的铁饭碗,中途结了婚分了房,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那时候的阿里远没有今天的如雷贯耳,充其量就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而且名字听上去是很不靠谱,用干嘉伟的话说就是“十几年前你说有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跟今天你成立一家公司叫四十大盗是一个概念。”

因此,一开始阿里开展业务的时候,很多人以为是卖快餐的,是卖羊肉串的,干嘉伟第一批销售人员给企业打电话时,很多人说“你是卖快餐的是吗?”一度让他哭笑不得。

回到家他对太太自我调侃道,“管它阿里巴巴靠谱不靠谱,好歹我先跳到互联网行业,好歹从倒煤的变成是搞网络的”。

就这样,忽忽悠悠地做,一直越做越大,也是跟着公司一直在做,总想着从一而终,就干下去,从未动过其他念头。他也老老实实地在阿里从一线销售开始做起,一路做到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期间还差点被fired掉。

他承认自己对互联网的理解、认识,对管理上的技能,包括个人的一些行为、思想,其实都是拜阿里所赐,马云对他的影响特别大。

2008年11月,他负责阿里的广东大区,马云去广东出差,在深圳马可波罗酒店外面,两人一起吃晚饭。那段时间刚好是干嘉伟职业生涯的瓶颈期,他一直停留在第三层次拼命干,投入了巨大的热情,虽然有些成绩,但始终无法达到期望的那种高端,特别苦恼。

那天晚上,马云跟他讲了“借假修真”的观点,他突然豁然开朗,一下子从第三层次跃升到第四层次,按照练武人的话来说,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

这在无形中也成了他日后被王兴看中的资本。干嘉伟曾经说过,“我在阿里干到6年的时候,王兴肯定不会邀请我来做这个工作。”其实这也是事实,他的价值在加入美团后越发凸显。

据一位阿里前员工说,干嘉伟当年去美团,是阿里批准的,是带着阿里的使命和价值观去的,同时也带去了一批阿里的子弟兵。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在某种意义上,他确实“挽救”了美团。

2011年11月,是团购最倒霉的时候,很火的拉手上市失败,24券资金链已经快断裂,欠商家和员工的钱。得知干嘉伟要去掺和这摊事,阿里的同事觉得他吃错药,疯了,第一反应就是“啊?你要往这个火坑里跳?”

相信事在人为的干嘉伟,还是出现在美团,他是那种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他带着一队铁军,挥着刀攻城略地,不管是刀光剑影的千团大战,还是百度外卖、饿了么的近身肉搏,他一一扛过来。

相比战场上的厮杀,也许斡旋于两任东家之间才是最痛苦,尤其是在美团逐渐向腾讯靠拢后,阿里后续发展口碑、入股饿了么,美团与阿里的关系变得很微妙。

这也为日后干嘉伟从美团“出局”埋下了伏笔。

2016年7月份,王兴发内部邮件任命干嘉伟为“互联网+大学”首任校长,人事任命书一出,阿干一下子从一个实权部门的负责人变成一家企业大学的“校长”,其实这就意味着被边缘化,自此频频传出离职的消息。

直到今年4月,高瓴资本确认干嘉伟加入担任 合伙人,去留问题总算尘埃落定。很多年前接受采访时,他曾经表示,“美团是我第三份工作,应该也是我最后一份全职工作。”

利益江湖里,最俗套也最变幻莫测的应该是那一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比如今年的乌镇大会,尽管有摆上台面的互怼,有暗地里的较劲,但是一旦坐在饭局里,画风突变,成了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最有意思的,要数大佬们一笑泯恩仇式的同框。余承东和雷军同框,雷军和周鸿祎同框,周鸿祎和马化腾、李彦宏同框,最绝的是周鸿祎居然还和傅盛同框。乃至于三轮饭局下来,吃瓜群众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敌人、谁是谁的朋友了,全乱套了。

不过目前为止,很遗憾的是,未曾见到马云与王兴“一笑泯恩仇式”的同框。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