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人物 > 阿木出走,贾跃亭失去最后一位亲密“老战友”
分享到

阿木出走,贾跃亭失去最后一位亲密“老战友”

时间:08-26 15:35 阅读:53462次 转载来源:电商报

摘要:阿木最终还是选择了从乐视“逃离”!作为贾跃亭在乐视最后一位亲密“老战友”,有着“接班人”之称的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简称“阿木”)在乐视内部会议上宣布卸任一切职务。这距离他从上任CEO冯幸手中接过权力棒,才过去仅仅4个月的时间。在四面楚歌的乐视,高管离职并不是什么新鲜稀奇的事。在阿木离职前,就不乏高管批量出走。这些人,大多是贾跃亭从各地挖来的人才和创业初期一起打拼的老战友。只不过,阿木在乐视,一直都是作为神秘人物存在的。他没有微博,百度

阿木最终还是选择了从乐视“逃离”!

阿木出走,贾跃亭失去最后一位亲密“老战友”_人物_电商报

作为贾跃亭在乐视最后一位亲密“老战友”,有着“接班人”之称的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简称“阿木”)在乐视内部会议上宣布卸任一切职务。这距离他从上任CEO冯幸手中接过权力棒,才过去仅仅4个月的时间。

在四面楚歌的乐视,高管离职并不是什么新鲜稀奇的事。在阿木离职前,就不乏高管批量出走。这些人,大多是贾跃亭从各地挖来的人才和创业初期一起打拼的老战友。

只不过,阿木在乐视,一直都是作为神秘人物存在的。他没有微博,百度百科词条只有两段话。其中第一段是: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2015年1月,原罗兰贝格企业管理执行总监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已加盟乐视,任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

外界流传的也都只是“空降”、“乐视九千岁”、“最接近老贾的人”、“贾跃亭心尖上的人”这样一直贴在他身上的标签,但这足够说明他在贾跃亭心中的分量。

2016年11月份的时候,外界就在盛传冯幸可能是被名誉下课,转任运营商总裁或其他虚职。不久后,冯幸转发微博为自己辟谣,称“没有被离职过的高管就没有江湖地位,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然而,到了乐视危机大爆发后的四月份,乐视控股正式任命阿木代替冯幸接任乐视移动CEO。据说,这是冯幸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他还提前为贾跃亭准备了人选,其中就包括阿木。实际上,不管是论资历还是论能力,阿木并不比其他几个候选人出色。但最后,贾跃亭还是选择了将手机业务交给在手机领域并无经验的阿木。

所以,这次阿木的离职,几乎彻底击垮了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道势力“防线”,恐怕老孙的“去贾跃亭化”指日可待了。

其实,贾跃亭对阿木的厚爱,由来已久。也许,更准确地说,是两个惺惺相惜的人因为志同道合走到了一起。

和贾跃亭不同的是,阿木师出名门。2000年,阿木以686分摘得了新疆民考汉理科状元的桂冠,考入了清华大学生物系。据说,原本阿木对高考并没有多大信心,但高考前两三个月,《喀什日报》在做一个类似“你想上哪所大学”的调查,阿木就是其中一个调查对象。当时还懵懵懂懂的他,告诉记者他要上清华。没想到记者就以这个为标题发了。阿木只能乖乖“就范”,填报志愿时把“清华大学”作为了唯一志愿,丝毫不给自己留后路。

不过,他确实做到了。18岁的阿木,孤身一人来到北京求学,看到偌大的北京城,他才第一次对“世界之大”有了深刻的理解——路上可以有这么多车,学校可以像一座城市,城市可以像一个公园。

他说,“每一个80后、90后都有一个创业的梦,他们创业的心从来不曾磨灭,不甘心自己的发展无缘于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我也不例外。”于是研究生毕业后,他选在留在北京,追逐梦想。

阿木加入了全球五大顶级战略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并担任执行总监。在罗兰贝格工作的8年多时间里,阿木致力于为各种类型、不同规模的企业客户提供包括战略规划、战略落地、运营提升、组织变革、新业务创新与投资等方面的咨询服务和执行支持。

在这期间,阿木开始了他跟贾跃亭的第一次接触。当时,阿木亲自带领团队实施了乐视生态组织变革设计及执行项目,其用系统、深刻、全局的战略思维,有效地推进了乐视项目还曾通过亲自参与乐视集团的战略管理进程,为乐视带来规范化战略及运营管理的新气象。

也就是在为乐视做项目的四个半月里,阿木被贾跃亭宏大的梦想打动。他觉得贾跃亭就是一个怀揣着全球理想,使得乐视整个平台具有不屈从的品格和挑战、颠覆西方发达国家商业规则的力量的人,在这样的公司工作,就是创业。

于是2015年初,阿木选择加入乐视,任总裁办主任,全面负责乐视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及战略运营管理等工作,直接向乐视CEO贾跃亭汇报。而且,在乐视扩张的那段日子里,阿木提出了“生态化反”与“七大子生态”等宣传理念,这些都是贾跃亭张口必谈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大被大学生们问及“为什么不自己创业”时,阿木这样说,“假如有一个平台提供了这样的资源和空间,鼓励我去创新、去颠覆,去创造个人梦寐以求的产品、服务,那么没有理由不去尝试一下。在中国有许多这样好的平台,它们都是非常好的创业起点。”

可以说,阿木是贾跃亭颠覆梦想的拥趸,他不仅认可贾跃亭,还能理解贾跃亭。这对于贾跃亭来说,非常重要,也就不难理解贾跃亭对他的“宠爱”了。

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两年的时间,乐视财务危机爆发。资金链断裂,屡屡裁员和收缩,供应商也多次围堵在乐视大厦楼下搭帐篷过夜讨债。

这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水缸被打破了一个小口,在水流冲击下,越来越大,想盖都盖不住。刚开始,贾跃亭对阿木寄予厚望,而阿木也准备为“明主”好好卖力。

于是,当贾跃亭任命阿木担任乐视移动CEO时,阿木义无反顾地从冯幸手中接过乐视移动这个“烂摊子”。

在债务危机爆发之际,阿木既要一边安抚楼下驻扎讨债的供应商,一边在外面四处奔波为乐视找钱。同时,阿木也向供应商代表表达了乐视移动将在目前经营状况的基础上,加强新品销售和非核心资产有效处置,从而产生更多的现金流和经营利润,保障债务的逐步解决。因此,这些在乐视大厦驻扎讨债的苦主,都把希望放在了阿木身上。

这些苦主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到阿木凑到钱,却传来了阿木要离职的消息。一个在楼下驻扎的供应商一直在重复一句话,“阿木跟我们说过,他在找钱,让我们放心。但是他竟然也离开乐视了。”

对于乐视的供应商来说,此次阿木的离职是有些突然,但其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方面,乐视的走向越来越不可控,另一方面,移动资金链问题已经超出了承受范围。如果无法在短期内找到输血源,乐视移动只能面临被乐视放弃掉的命运。乐视危机这一道坎,要跨越的难度太大了。

再说了,现在乐视由孙宏斌执掌,而不是阿木认可的贾跃亭。阿木与孙宏斌的微妙关系可以从乐视融创投资人见面会上看出一些端倪。阿木作为主持人多次被孙宏斌抢白,到了后来,阿木都还没琢磨清楚新股东孙宏斌的心思。

动荡的乐视,未知的命运,这些都是套在乐视人身上的镣铐,不仅仅是阿木。去与留,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情。只是,每个人在每个阶段的想法都不一样罢了。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毒鲜花风波背后 鲜花电商遭遇供应链痛点

毒鲜花风波背后 鲜花电商遭遇供应链痛点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