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人物 > “该砍的砍,该扔的扔!”——乐视,梁军
分享到

“该砍的砍,该扔的扔!”——乐视,梁军

时间:08-17 09:20 阅读:39349次 转载来源:电商报

摘要:曾经野心勃勃的贾跃亭不见踪影,消失在大洋彼岸;曾经不想当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走马上任,活跃在台前幕后忙着换新LOGO;一直很沉默的梁军默默地接过乐视这个“烂摊子”,匍匐前行。因为乐视是不是那个乐视,孙宏斌都无所谓,他原本只想当甩手掌柜;贾跃亭已经不在乐视了,就算很在乎,也只能被迫“安心造车”。但是处在关键位置的梁军不能,他只能硬着头皮扛起乐视大旗。于是,《人民日报》前脚刚发表署名评论公开点名批评乐视“作为股价一度高达179元的‘网红’公司,乐视在这个夏天跌下

曾经野心勃勃的贾跃亭不见踪影,消失在大洋彼岸;曾经不想当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走马上任,活跃在台前幕后忙着换新LOGO;一直很沉默的梁军默默地接过乐视这个“烂摊子”,匍匐前行。

“该砍的砍,该扔的扔!”——乐视,梁军_人物_电商报

因为乐视是不是那个乐视,孙宏斌都无所谓,他原本只想当甩手掌柜;贾跃亭已经不在乐视了,就算很在乎,也只能被迫“安心造车”。但是处在关键位置的梁军不能,他只能硬着头皮扛起乐视大旗。

于是,《人民日报》前脚刚发表署名评论公开点名批评乐视“作为股价一度高达179元的‘网红’公司,乐视在这个夏天跌下神坛,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一切职务。看客唏嘘,一个靠讲故事不断融资求生的企业、一个用概念创造高估值的时代,或许早该结束了。”

梁军后脚就向内部连发六封邮件,涉及袁斌、刘淑青等11位高管的任命,正式宣布了新一届上市公司体系的管理团队。

再加上今年6月份,梁军在成为乐视网总经理不到一个月时即内部擢升四人,至此,乐视网管理团队大换血基本完成。这意味着乐视网将彻底告别“旧时代”,迎来“新时代”。

对于这种频繁大换血,很多人说这是在“去贾跃亭化、去乐视化”。也有人说这是在迎合新任董事长孙宏斌,因为一则孙宏斌跟梁军都是联想系出身,两者有着一层颇深的渊源;二则,孙宏斌曾对外公开表示,“一定要让上市体系有一个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我们在合作里,要求乐视一定要有一个CEO,原来没有。现在要有人来管,是梁军在管。这是我们合同里说到的做到了。”

不管是忙着与贾跃亭划清界限也好,还是迎合孙宏斌也罢,这都不是重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梁军接手的乐视是一个风云飘摇的“烂摊子”。

想要在乐视危机愈演愈烈之际极力淡化外界对乐视只停留在“PPT公司”、“发布会公司”、“二到极致”、“蒙眼狂奔”、“生态化反“等评价,很难。想要在重整乐视长期以来积贫积弱的老问题也不易,想要在短期内化危为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但是不管有多难,梁军也只能一边“忍”,一边“狠”。上任仅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梁军就扮演了无数次的“救火队长”,哪里有灾情就往哪里扑。

梁军自己也很清楚,这次乐视爆发危机的根源就在于资金问题,这也是孙宏斌在创办顺驰时吃过的亏。一直以来乐视都是贾跃亭一人说了算,内部完全没有能够制衡贾跃亭的人物。

曾持有乐视网股票仅次于贾跃亭的曾强就说过,“贾总身边缺少一个可以和他制衡的COO和CFO。没有COO,使得公司没有KPI,没有CFO,使得资金可以随意调动。”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在过去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贾跃亭都爱用烧钱的方式去画大饼,大举融资,外债不断。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梁军再也不能沉默了。他一边高喊“贾总过去一度成为神,但他终究还是一个凡人,每个人都一样,你有特别强的地方,就会有你特别弱的地方,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是公平的”,一边撸起袖子该砍的砍,该扔的扔。

尽快不再烧钱,要把报表变成盈利成了乐视网生存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梁军看到乐视网在移动端与爱奇艺、腾讯因为差距太大,根本看不到赢的机会,就索性把重心放在以大屏(电视)为主,再随手砍掉乐视网的海外业务和直播业务,不再买高昂的版权。

在“砍”的过程中,梁军做得最雷厉风行的一件事是大量裁员并将过去散落各处的市场部门整合在一起。对于此事,他的解释是“我不是那种每个团队给我裁员10%的人,这不解决根本问题,而是每个业务的整个团队要找出路。今天的问题根本不是少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业务要简单有效,这才是关键所在,要精简到很多人做一件事,但把这件事做透了。”

在裁员、说服员工离开的过程中,其实梁军也顶着很大的压力,但他不得不这样做。他觉得“一个业务不做了,不是难在团队能不能接受,而是难在做决策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坚决。最害怕的是公司要做,投入又不够多,还在那耗着。我们今天面临着生死存亡,不能顾及这么多,要把资源放在最核心的业务上面,像图钉一样,在一个点上产生足够的压力。”

相对来说,作为孙宏斌的新帮手,在把乐视网从扩张为先的路子上拉回来,开始关注现金流、关注盈利,并弥补贾跃亭过去在管理和经营上犯下的错误这一方面,梁军的表现都很亮眼。毕竟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的他,在被贾跃亭挖入乐视前就在联想集团工作了长达十几年的时间,这点业务上的硬功夫还是有的。

但是,面对来势汹汹的讨薪者,梁军就显得一筹莫展了。在乐视负面新闻缠身的时候,各路讨薪者围攻“光明顶”,不仅在乐视大楼外拉横幅声讨“乐视还钱”,还有人在乐视大楼内搭着帐篷席地而躺。

在开会的时候,惊慌失措的梁军问孙宏斌怎么办。孙宏斌一脸淡定地说,“这算啥?”因为孙宏斌经历过,也见识过。当时做顺驰的时候,顺驰楼道里全部躺的是人。他告诉梁军,不要惊慌,这是正常反应。

吃下孙宏斌这颗定心完后,梁军平静下来,开始花了很多时间去安抚供应商。首先,他亲自去拜访 TOP10的供应商,低下头诚恳地表示的确欠他们钱,随后告知对方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导致资金紧张,但做出该还的钱肯定会还的承诺,比如在资金紧张情况下,能不能有一个分期付款计划、或者用另外的一些债权来抵债、抵押等等。

最后搬上孙宏斌的声誉做抵押,告诉大家不要紧张,“贾总目前确实是资金紧张,但是孙宏斌愿意当董事长,他肯定会想办法来把这个局面稳定住的。”

该砍的砍了,该扔的也扔了,这是长期被迫戴着镣铐跳舞的梁军所能做的唯一反抗。只不过,贾跃亭留下的乐视实在太千仓百孔了。

以后一定还有无数的“坑”需要梁军耗尽力气去填平,别忘了,乐视在本该复牌的三个月内并没有复牌,而是申请延期复牌三个月,所以目前来看仍难确定最终的复牌期限。

贾跃亭一度被神化,但显然,他只是一个平凡人,而继承者梁军,也只是一个没有三头六臂的普通人,这条路并不易走。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昨天,打了5年的千亿级官司被最高院判了,但没有真正赢家

昨天,打了5年的千亿级官司被最高院判了,但没有真正赢家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