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学会这10点,你也能做VC大把大把撒钱

猎云网 2017-08-14 10:40 抢发第一评

编者注:DimitraTaslim上星期刚刚从Monk’sHillVentures离职,转身投入了哈佛商学院。在本文中,他向我们分享了在VC生涯中学到的宝贵经验。以下以第一人称叙述。每一个年纪轻轻却又野心勃勃的创业者都渴望着VC的青睐,但是隔行如隔山,很少有人了解VC。对于创业者来说,了解VC的行事原则有助于他们更好与其打交道;对于刚入行的风投家来说,学习前辈的经验更能帮助他们迅速熟悉VC的工作套路。以下就是DimitraTaslim在VC生涯中学到的10点宝贵经验。保持慷慨并学会长期给予Monk

编者注:Dimitra Taslim上星期刚刚从Monk’s Hill Ventures离职,转身投入了哈佛商学院。在本文中,他向我们分享了在VC生涯中学到的宝贵经验。以下以第一人称叙述。

每一个年纪轻轻却又野心勃勃的创业者都渴望着VC的青睐,但是隔行如隔山,很少有人了解VC。对于创业者来说,了解VC的行事原则有助于他们更好与其打交道;对于刚入行的风投家来说,学习前辈的经验更能帮助他们迅速熟悉VC的工作套路。

以下就是Dimitra Taslim在VC生涯中学到的10点宝贵经验。

保持慷慨并学会长期给予

Monk’s Hill Ventures(以下简称MHV)是从约2年前开始部署资金规划。经营合伙人Peng在此前曾在美国创建过几家成功公司,后来又曾担任过中国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另一位经营合伙人Kuo-Yi也有创业经验,他还曾建立过价值2亿美金的信息通讯投资基金,投资过Reebonz heTwilio。所以这两人都有着充分的创业和投资经验,但论起如何在东南亚扩展公司,他们也都一无所知。为了保证公司的竞争力,为了长期发展,他们定下了“先给再拿”的规矩。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给予。因为这就是我们公司DNA的一部分。今天我想重点说说有关我们公司的两件事:CS领袖项目以及我们公司与最好的创业家并肩作战患难与共的精神。

CS领袖是我们的一个奖学金项目,资助对象为印尼大学和印尼万隆理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生。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为25位学生颁发了奖学金。我们的目标是支持有才华的大学生,并通过培养人才来推动科技界的发展。我们很期待这些学生毕业后为印尼做出的贡献。

至于我们公司扶持创业家的精神,我想NinjaVan就是个很好的例子。Kuo-Yi在Chang Wen还在Marcella工作时就经常与他见面,给他提供帮助和建议,直到确立了NinjaVan的品牌概念。那些聪明的、有目标的人总会找到需要解决的问题,跟着他们肯定没错。

慷慨让我们能更容易接触到人才和创业家,但我们也希望我们看中的创业家们可以让我们认识更多的顶尖人才,好让我们进行投资。毕竟我们的宗旨是帮助人们,而不是做慈善。

在著作《Give and Take》中, Adam Grant就曾指出:如果我们要比较给予者和受益者,那么显然给予者既可以是最成功的人,也可以是最失败的人。决定成败的关键就在于,失败的给予者只会无私奉献,而成功的给予者可以在给予的同时维持自己的利益。

我欣慰地发现,在与我们合作的优秀的创业家中,最善于向我们提要求的,也正是最乐于帮助我们、帮助MHV发展的人们。

提出异议,避开群体思维

在MHV,我们的公司文化之一就是勇于跳出常规思维。我们通常都会尽量无视主流科技媒体大肆宣传的消息。我们绝不会为了盲目地追随一切热点消息而废寝忘食。

与我们观点不同的人实在太多。他们都想出名,因此不惜一切代价。这种战略可能会成功,但要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在MHV,我们注重估值,并且只会投资那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我们会做模型预测,看看6-8年后我们的投资对象的价值是否会翻十倍。

大众对VC的光鲜形象基本都遵循一个套路,那就是VC看中了一家受人追捧的热门创业公司,然后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终于和对方牵上了线。最经典的情节就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已经钦定一位知名投资人做这轮投资的领投人,其他知名VC也乐于当他的投资人。现实中这种情形很容易给人带来“生怕错过机会”的恐慌,进而使人们做出不理智的决定,而这正是我们所尽力避免的。我们绝不会被某轮融资的动向牵着鼻子走。

我们的企业文化也非常鼓励员工在投资项目上的个人主义思想。对于一个VC而言,做决策时,数字并不是优势;思维的多样性才是。每个人都有提出异议和说明理由的义务。我也经历过发表的评论被团队里其他成员无视的情况,不过我并不在意。我只是默默学习,然后继续前进。

行事的重点就是创造一个注重多样化的环境,没有愚昧的团体思维,也没有人会碍于自尊不愿提出异议。

不要忽略有价值的项目

对于任何合伙人以下级别的员工,你能带给你的VC基金的最大价值之一就是专有交易流量。你的工作关键之一就是要决定给合伙人推荐哪个交易项目。作为一名守门员,你必须在“发现了新大陆”的激动和“玩世不恭”的态度之间保持平衡。所谓玩世不恭就是你不想让合伙人把他的宝贵时间浪费在没意思的交易上,所以你对这些交易项目不屑一顾。

1

如果用上图来分析我的项目成交量,我通常都会尽量减少第一型错误(忽略“宝藏”)和第二型错误(夹带“小虾米”)但我也相信一个原则:比起你介绍给合伙人的差单子,你没有给合伙人介绍好单子对基金造成的损失更大。因此避开第一型错误比避免第二型错误更重要。

Kuo-Yi曾经告诉我:“拒绝比接受要容易得多”。我发现他说的确实不假。对于负责人而言,比起把项目推荐给合伙人,拒绝该项目要来的简单却也无意义得多。我的一点小建议是:当你不确定的时候,记得问问他人的意见。因为基金是否成功是取决于项目成交量,而不是拒绝的量。

强调所有权 ,但保证创始人不变

东南亚的VC圈里有两种流派的思维方式。第一种认为在创业圈中,广撒网、分散下注才是捕捉到优秀创业人才的最佳方式。

但在MHV,我们相信另一种方法。我们认为第一种方法对于投资人而言资金效率不高,对创业者而言也不是最好的方法。我们更推崇所有权。对我们而言,一次值得的投资并不一定要有惊人的成果,只要我们与对方并肩作战、不给成功的定义设限,那么这轮投资就是值得的。

根据我对Peng和Kuo-Yi两人的观察,有时候VC确实应该介入公司发展,但大多数情况都只是在公司发展的转折点时矫正公司的发展方向,而不是过多地涉及细节。让创业家安安心心地当他们的创业家,但在他们需要你时一定要慎以援手。

坚持到最后一步才算完成交易

这是我在MHV上过最艰难的一节课。即便你已经和创业家交涉了很久,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在给他提供帮助,但你们若没有签完白纸黑字的合同,你就永远不能断言这桩交易已经落实。劝说别人拿你的钱比认准一项好投资要难得多。

我们曾错失过几个单子,其中有些是因为我们判断没必要理会该轮融资的动态竞争。但有一个案例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在对方公司的董事会投票中落败,我们的竞争对手获得了3票,而我们只有2票,因为竞争对手给出的估值比我们更高。

Peng告诉我:“风险投资就是复杂版的销售”。这句话让我恍然大悟:我应该努力做得更好。我应该知道这就是一场竞争。我应该和董事会成员进一步沟通,明确地向他们传达我们究竟可以给他们公司提供什么。

在MHV,我们有记录失败的习惯。那些“应该拿到的单子”、“原本可以拿到的项目”都在我们的日常讨论范围内,当然我们也会谈那些侥幸避开的坑和成功的案例。我们分析、学习,然后我们一起进步。

保持冷静的独立思考

独立思考是保持独特观点和投资理论的基础。我的工作就是赶在他人之前对新的事物建立信念。想要找到信念,你就必须找到自己个人觉得有意思的事情,而不是大家都觉得有意思的热门话题。你的任务不仅仅是要提出意见,而且是要提出你独有的意见。

目前我看中的领域是另类信用评分、面对面无担保的线上贷款公司。我的信念就是P2P贷款平台肯定会走向灭亡,因为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会迫使公司为了应付过多的贷款需求而进入资本市场,而这自然会侵蚀P2P的成本优势。所以我寻求的是“全栈”贷款公司,也就是具备信用评分机制、混合资产负债表且能通过现有的银行销售渠道扩大规模的公司。

深入研究一个领域并形成你自己的理论可以帮助你塑造自己的品牌,更好地与该领域的关键人物交流,还能为你日后投资优秀的创业公司起到引导作用。

在正确的市场支持理论派创业家

在我刚刚工作时,我总是太快被糟糕的产品吸引。我太过关注于评估产品愿景,根据创业家的计划来分析他们的进度和发展速度。我吸取了这些教训:

1.市场对创业公司的机会集合有着长远的影响。

2.创业公司是否能成功取决于创始人的执行力。

3.随着创始人经验的累积,产品的发展计划也会发生变化。

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比起过度执着于产品,我应该花更多时间了解创始人和他们对世界变化的思索。我学到了要爱市场,要爱创始人,我也学会了及时察觉自己的偏见。

勇于承认无知,学会依靠专家

我们团队每周都会接到来自6至8个市场的15至20个项目。我们要了解很多不同的技术、商业模型以及创业公司们源源不断地发来的公司资料。我们总能不断找到新的盲点,学到新的知识。我们是一个沉迷于学习的团队。

当我刚刚开始工作时,我总担心我学习的速度能不能跟上工作。我发现向专家请教意见非常重要。我不能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学习,不能只请教我认识的人以及阅读我能接触到的资料。我要找到反对立场,找到对手,找到新的网络,找到与众不同的观点。

2

Kuo-Yi和Peng教会我的事情之一就是:就算不知道也不要放弃。很多伟大的创意都是从混沌和紧迫中诞生的。每次和Kuo-Yi和Peng一起见创业家时,我发现他们会深入探索该领域技术的一切细节、未来的愿景和执行的方法等等。他们强烈的好奇心总是提醒我,为什么即便我不懂,我也应该要勇于追求。

VC就是长期的且不要脸的销售工作

VC们总是在推销东西。这一点我很后悔我为什么没有早些领悟。我花了很久才明白,当一名著名VC比单纯的投资要复杂得多。外行人士一定想象不到这究竟能有多复杂。

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自己推销给创始人们。我们把公司的资料推销给合伙人、消费者、潜在雇主以及成熟的VC和PE公司。我们也在把我们的资金作为投资机会推销给有限合伙我们永远在卖东西。

例如融资过程中会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例如对方不回你的邮件、从会议缺席,甚至是明明不想投资你却告诉你他们有投资意向,好借此拿到你的数据。有时候你可能会怀疑,你是不是唯一一个认真对待这件事的人。更重要的是,作为销售方,你的角色会让你谦卑,让你时时刻刻思考应该如何与为资金而来的创始人们交流。

VC的背后并不是头等舱机票或是最高级的酒。我经常要在出租车上争分夺秒地回复创始人,读一大堆商业企划,还要管运营以及日程安排等琐事以及认识很多额很多人。我要花好几个小时写投资备注、和创始人见面,即便最后我们没有投资这家公司。

你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经历才能巩固和对方的关系,筹到资金,建立项目成交量,帮投资公司扩大规模,让你的辛苦劳作获得应有的回报。

创始人们比VC重要,要尊重创始人

高傲的投资人让我心寒。我曾亲自和这种人来往过,也曾在和创始人的聊天中听说过这种家伙。我听过的VC干的缺德事有:向创业公司索取大量无关数据,强加清算优先权和完全棘轮条款,不回复创始人,不做预习就出席董事会等等。VC本应是为了创业者而生,所以VC应该保持透明度,不断改善他们提供的条件,更好地为创业者服务。

以下是MHV的几个优点,VC同行们可以参考学习。

1.果断、迅速拒绝

在MHV,我们尽量在一周内给创业家答复。我们认为因为自己的拖延而浪费创业家的宝贵时间是不公平的。Kuo-Yi教会我的第一堂课就是:向创业家给出真诚且清晰的答复。我通常会先感谢他们,给出2至3个理由,然后欢迎他们继续给我们更新他们的进度。

2.及时做好充分的准备

在融资演讲前,我会先浏览他们的资料,看他们的网站,查好他们在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我经常会遇到比我多工作了5年10年的创业家。只有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我才能问有关的重要问题。我认为这是对创业家的基本尊重。

3.你是合作方,不是传道士

你要搞清楚你什么时候能帮到对方,什么时候不能。我经常会克制住自己想帮对方的一腔热情,因为作为一个没有经验也没有专业知识的人,我给出的建议可能是毫无意义的。你不用这么积极地暴露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无知。

所属栏目: 干货
声明:本文由猎云网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喜欢这篇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客服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