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智能硬件 > 投资人玩失踪团队剩一人 他为造智能汽车死扛2年 二代产品明年5月问世
分享到

投资人玩失踪团队剩一人 他为造智能汽车死扛2年 二代产品明年5月问世

时间:08-09 07:40 阅读:26847次 转载来源:铅笔道

摘要:◆闫磊每年都会参加铁人三项赛以及马拉松比赛。文|铅笔道记者 石伟►导语闫磊做智能汽车,起源是一次吹牛皮。可为了这次“吹牛皮”,他在2年的时间里经历被投资人骗、屡屡融资受阻、团队只剩一人等磨难。幸而,他在这一路上得到国家探月工程骨干等许多人的帮助,现在团队内也有8名博士与6名硕士负责研发等事务。去年6月,闫磊的智能汽车品牌时空梭的第一款功能车时空梭-镭I问世:由电力驱动,整车模块化设计,驾驶员可通过摇杆控制车辆行驶。一年后,闫磊与电动汽车厂达成合作,共同研发第二代智能汽车时空梭-镭I

闫磊每年都会参加铁人三项赛以及马拉松比赛。

文| 铅笔道 记者  石 伟

导语

闫磊智能汽车,起源是一次吹牛皮。可为了这次“吹牛皮”,他在2年的时间里经历被投资人骗、屡屡融资受阻、团队只剩一人等磨难。

幸而,他在这一路上得到国家探月工程骨干等许多人的帮助,现在团队内也有8名博士与6名硕士负责研发等事务。

去年6月,闫磊的智能汽车品牌时空梭的第一款功能车时空梭-镭I问世:由电力驱动,整车模块化设计,驾驶员可通过摇杆控制车辆行驶。

一年后,闫磊与电动汽车厂达成合作,共同研发第二代智能汽车时空梭-镭II(当前仍在研发当中)II已有哈工大电机所探月工程骨干成员研制的电控系统、英国考文垂大学设计师设计的造型、日本资深工程师的涂装和美国顶尖的NVH 。该车预计于2018年5月启动预订。

现阶段,闫磊正筹备天使轮融资,预计金额2000万元。

注: 闫磊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吹牛皮造汽车

“我要自己造个汽车,用我自己的电池。以后所有车都要用我的电池……”

又一次吃了汽车厂的闭门羹,闫磊心里特别不爽,向汽车厂商吹下牛皮。

从人民大学企业管理硕士毕业后,闫磊离开做了8年的机器人行业,选择为新能源汽车提供辅助电池包,是因为看好新能源的发展。

◆ 时空梭智能汽车外形酷炫。

但是他与汽车厂谈合作,是一次又一次热脸贴上冷屁股,“大车企看不上小创业公司,连测试机会都不给”。直到周日的这次会面失败,闫磊选择扔下大话。

但闫磊做智能汽车的想法,在周一早晨不断地冒出来。飞驰的公交车上,闫磊仿照机器人,构思着智能汽车的模型:四个车轮配4个力矩电机(机器人的关节所用),中间是一块控制器+手把(取代方向盘)来控制车辆行驶。

相比传统汽车,智能汽车没有中控台,可以直接手把进行操控,还可配上电脑屏幕、折叠键盘等配件。这样人们可以有更大的驾驶空间,还可以在车内办公和娱乐。而模块化的设计,则可以实现因人而异的个性化配置。

想法被迅速落实在图纸上。闫磊用鼠标画了设计图,将其寄往专利局申请发明专利(专利审批需2年,今年年初专利申请通过)。时空梭(Time Shuttle)智能汽车的雏形就此诞生。

被投资人骗

“隐约知道要找投资。”兴头上的闫磊写了一份1万余字的报告,拿着智能汽车的图纸,跑到陆家嘴以及上海滩寻找投资机构。

可迎接闫磊的是迎头浇下的冷水。“不知道如何预约,各种吃闭门羹。”为了谋求其中门道,闫磊抓住一家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死求后者给点意见或建议。

“网上可以搜一些投资人联系方式,你可以投邮箱。”得到回复的闫磊却发现,一封封邮件都是石沉大海,回信遥遥无期。

◆ 团队骨干合影,基本都是技术。

失落的时候,闫磊又遭遇晴天霹雳:一直帮他策划、沟通其他企业的清华大学合作方决定中止合作。一开始后者认可闫的概念,认为技术上可行,所以给予大力帮助。但看到闫磊的融资失败,他们不得不撤离,“没钱就不可行”。

这远远出乎闫磊的预料。十年交情、之前合作也有多年,却倒在钱这一关。在他看来项目已经垮了,“原本就指望着清华大学的人帮助搞定研发”。

“还想再试一把。”闫磊并不服输,一通电话打到哈工大电机所的座机。出乎闫的意料,接电话的居然是哈工大电机所所长。

几次交流过后,电机所所长邹继斌给予了支持的回复,“我认可你的想法和激情,我愿意参与并支持这个项目,愿意一同做车的电控部分”。

这话对闫磊来说,天仿佛亮了一半。邹继斌是天宫二号(包括玉兔号)的主导研发者,技术功底深厚。不仅如此,他还带来了电机所的一众骨干。

去年1月,闫磊攒了一帮博士成立团队。春节过后,闫磊又一次踏上了找钱的旅程,“这次底气足了一些”。

融资的过程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连着2个月的路演,他的项目仍是无人问津。颓废的状态一直延续到4月底才宣告结束,终于有一位个人投资者看中了时空梭。

“你这思路非常好,我愿意投。”听到如此评价,闫磊觉得整个天都亮了,心里大呼,“终于碰到有眼光的了”

于是,闫磊花了8万元埋头赶出了时空梭的第一款功能车——镭I。裸露的汽车地盘上装伺服电机+运动控制器(控制器由电池供电),闫磊通过手把操控这部车(仅有底盘)。之所以不做外壳,是因为囊中羞涩的他不想支付10余万元的外壳费用。

但说好的看车拖了2个月,直到投资人人间“蒸发”。打不通电话、找不着人,闫磊感觉投资无望,“天塌了”。失落之中,闫磊决定“硬推”。他把可能认可智能汽车的投资人召集起来,在清华大学开了一场动员大会,希望大家凑一些钱用来启动项目。

但闫磊认为的项目启动会议,更像是大家参与的结束欢送会。八字没一撇、这事不靠谱……众人的评价让闫磊的天塌得更彻底了。

又成为光杆司令

一个月后闫磊稍作休息,开始陆续参活动。但他心里还是不甘心,于是又来到哈尔滨找到了设计师杨越,后者是原阿尔特汽车设计公司高级设计师。

这次他又活过来了。杨越认可闫磊的想法,愿意将之前设计的一款汽车给闫磊。

有了图纸,有了原型车(无外壳)、有了设计与电控,闫磊毅然选择再一次起步。

再次启动项目仿佛一帆风顺。后来之前失踪的投资人“重现人间”,与闫磊开始牵扯投资的事情。10月,一位研发整车的某研究院院长加入团队,12月,从日本回国有10多年涂装经验的成员加入。

转眼到了过年,闫磊过得很开心“车辆初始资金有了,造型、整车、电控、涂装都有了……一切都成型了,而且团队都是国内一流人才。”

时间一直到了3月,闫磊确定这位投资人不会投钱后,之前看好的一些人也因没钱选择走开

4月团队从七八号人走得只剩闫磊一人了。“项目基本推不起来。”闫磊想最后搏一把,“这次不行,要不然找工作,要不然骑行川藏线”。

4月中旬,他来到苏州碰碰运气,希望寻求之前工作的老领导求助。这次或许是闫磊命不该绝,经过领导与朋友转介绍,他一方面开始申请苏州的政府引导基金,另一方面与湾流空间达成合作,由后者免费提供部分场馆空间构建智能科技体验馆(馆内有科技产品)。“这些科技产品,一是作为智能汽车的配套硬件出售,比如激光投影仪,智能单车等;二是作为线下的市场品牌为汽车预热市场。”

在去苏州碰运气的同时,闫磊与山东一家车厂达成合作意向。车型已敲定,对于闫磊而来,需要筹集资金,来做出一批样车开展试驾路演和作为预订样品。

针对市场推广,除了通过共享空间等出售外,闫磊已与一家共享租赁汽车运营商达成协议,将切入三四线城市的租车市场。经另一名合伙人引荐,他开始准备做东南亚市场的出口。 明年的车出来就要卖出去一批。消费者市场的空间很大,但是需要两三年的培育,分时租赁和东南亚政府采购是比较快见效的。”

对于未来,他要用镭II的收入来开发镭III,“以车养车,步步为营”。对于融资,他已看开,“有资本介入会快些,没有也要继续做下去,你做的越好,愿意介入的人才越多。最初的设计是一定会实现的。只是逐步迭代,需要一段时间”。

经过两年的历练,他越发成熟与自信。

The End/

编辑   赵芳馨   校对   刘金策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用大数据精准预测地震,每年将有1.3万人免于受难

用大数据精准预测地震,每年将有1.3万人免于受难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