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反Android”联盟往事

虎嗅网 2019-05-24 12:07 抢发第一评

本文来自:Miss XY,作者:Miss XY,封面:电影《复仇者联盟3》

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和突然了。谷歌宣布将“断供”华为的Android服务之后,紧张的情绪正在其他手机厂商中急速蔓延。

庞大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除了缺少核心芯片之外,操作系统同样一片空白,受制于人的问题,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变得严峻起来。

在中国,Android真的没有反抗者吗?其实并不是。早在中国智能手机发轫之初,就有人意识到操作系统的价值,运营商、手机厂商甚至BAT,都曾经杀入其中。但几乎无一例外,都铩羽而归。有意无意之间,他们甚至成为Android帝国的抱薪者。

到底发生了什么?

操作系统和芯片一样,需要雄厚的资本、技术实力,但更重要的,是高瞻远瞩的见识和格局。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段科技往事,如今依然充满启示。

1. 启蒙者

在科技领域,中国一直扮演着追随者的角色,但是“时差”正在不断缩短。

2007年6月初,还没有成为硅谷教父的乔布斯发布了一款名为iPhone的手机,触摸屏、无物理键盘、可在Apple store里下载免费和付费应用。这个突如其来地闯入者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诺基亚的高管甚至讥讽乔布斯,没有人会买一个屏幕一摔就碎的手机。

不过,有人意识到时代变了。据说在iPhone发布时,Android之父Andy Rubin正坐在一辆车里,苹果传来的大新闻导致了两件事:1. 他迅速让司机在路边停车;2. 开始重新构想第一台Android手机究竟应该改成什么样。

秋天来的时候,谷歌开放了还很粗糙的Android操作系统,智能手机厂商可以免费使用其开源代码。那时候的谷歌还像一只温柔的小绵羊,它同时组建了一个手机开放联盟,“邀请大家一起来完善Android的生态”。成员包括HTC、LG、三星等手机厂商,也包括英伟达、高通这样的芯片公司以及电信运营商等。第二年,华为也欢欣鼓舞地加入了这个组织。

那一年,PC时代的霸主微软也在做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一年之后,时任微软时任CEO Steve Ballmer在接受BBC采访时还揶揄Android:“Android是第一代……而且它看起来也非常‘第一代’。”

那是移动互联网的黎明破晓时分。那时候的Android就像一个屠龙少年,目标明确,向“旧势力”诺基亚、黑莓、Palm等发起挑战。没有人怀疑Android的“免费午餐”是裹着糖霜的诱饵。

风很快刮到国内,几乎没有时差。在PC时代,我们不得不晚于微软15年起跑,但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新的机会似乎来了。只不过,在中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既不是互联网公司,也不是手机厂商,而是电信运营商。

2008年,中国移动就声称自研的系统OMS上线,搭载于定制机OPhone上,要挑战Android。但是,移动为中国的“伪自研”开了个“好头”,OMS只是改头换面的Android,无非是去掉了谷歌搜索、邮箱等,换成了自家的应用。

三年之后,移动的老友联通推出沃Phone系统,这一次,他们拍着胸脯高呼和Android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此时,Android已经成为主流,这个顶着国内诸多科技光环的操作系统仅仅装在一些千元机上,还不兼容Android应用,很快就暗淡退市。

这些操作性系统声称自研,并非出于危机意识,甚至不是商业目的,更像一种对外的公关粉饰。

也有一个例外。早在2006年,珠海郊区一家仅几十个员工的MP3公司首先嗅到了机遇。年底办年会,魅族创始人黄章在饭桌前透露了他有意转型做手机的想法。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未来的发展趋势一定是all in one,人们不需要其他的电子设备,一台手机就够了。

黄章是典型的南方沿海人,年轻时的社会经历让他更相信靠自己而不是靠别人。2007年开始,魅族一头扎进了M8的开发里。当时中国智能机的产业链并不完善,小厂魅族的开发难度,远不是今天的厂商买个高通、MTK的芯片,装个Android系统做做优化,清理清理bug所能相比的。

以核心芯片为例,飞利浦不相信魅族能干成,直接回绝了。他们不得已飞去上海找英飞凌,当时它是苹果的供应商,态度也非常冷漠。

更艰难的是操作系统,当时的Android还是个宝宝,无休无止的卡顿快要逼疯HTC,微软的Windows Mobile授权费高得惊人。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魅族选择了WinCE,这个也是微软的操作系统,当时主要面向掌上型电脑类的电子设备。

有意无意之间,魅族也成为中国最早参与手机操作系统开发的商业公司之一。

可惜的是,缺乏互联网基因的魅族,似乎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操作系统的价值,黄章的热情全在做手机上。2009年情人节前一天,M8推出市场。然而,它似乎生错了时代,昙花一现后,就淹没在呼啸而来的山寨机浪潮里,只在一些骨灰级手机发烧友心中,留下一些热血和情怀和余韵。M9开始,魅族切换到了Android。

2. 硬件厂商的混战

按照通常的说法,2010年是中国智能手机元年。同一年,谷歌部分业务退出中国,但是开源的Android依然照常,中国厂商得以以极低的门槛,成为智能手机的玩家。

于是,在浮躁、快速迭代又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出现了迥异于海外的现象。伴随着各大智能手机厂商的恶战,手机操作系统领域意外地出现了一场混战的“红海”。一时之间,市面上涌现了各种五花八门名字,MIUI、锤子ROM不一而足。

在这场持续近10年的激烈竞争中,有两家企业值得一提,他们走得最远,探索也显得最有价值。他们一个是小米,另一个是华为。

雷军是第一个从互联网领域闯入手机领域的人。2010年做小米之前,他是金山软件的CEO,期间,雷军就曾经做出过金山WPS等软件,试图挑战微软的霸主地位。甚至在做小米期间,他还做了一款模仿Kik的软件——米聊。只不过,乔布斯的另一个信徒张小龙很快推出了微信,雷布斯只得败兴而归,“降维”到实体产业。

雷军和做山寨机、代工或者 MP3播放器起家的创业者相比,有着迥然不同的经历和视野。小米的第一场发布会上,和手机同时面世的,还有被雷布斯称为深度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MIUI。据说那场发布异常火爆,凡客诚品的陈年甚至被堵在了门外进不去。事实上,小米诞生伊始,MIUI比小米还火,一半的用户来自于刷机。

在国内大多数创业者还看不懂的iOS的生态时,连着装风格都学乔布斯的雷军,显然看得更明白。意识到软硬件一体化是趋势,雷军开始布局小米生态链。到2017年,小米就宣布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物联网公司,MIUI已经装在超过2亿台智能设备上。雷军创业之初,煮小米粥还要买其他品牌的电饭煲,现在小米的电饭煲已经有好几款了。

然而,早在2012年,原本也想追手机风口的丁磊就跳出来diss雷军,MIUI没有核心的引擎,是伪操作系统,好比买辆吉利改装成BMW。

很长的时间里,关于手机操作系统的真假之争一直没有断绝。事实上,MIUI的确只是沿着移动的老路,更改了Android系统的页面,也就是穿了件马甲。锤子ROM和其他自称的操作系统,与之如出一辙。但是,只有雷军真正学到了“生态”的模样。

目前,Android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接近3/4,除iOS之外,其他操作系统被绞杀殆尽。其中,国五大手机厂商,OPPO、vivo、华为、小米和联想,占了Android帝国的半壁江山。不得不说,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Android生态迸裂的抱薪者。

因为全球化基因,华为在Android生态中走得更深。

早在Android的市场占有率不到5%的时候,华为就加入了谷歌的OHA联盟。2010年,华为还在海外市场发布了一款谷歌联名的手机。后来,谷歌自己掺和了一脚手机产业时,甚至委托华为代工。两家公司曾经有过长达9年的蜜月期。Mate10甚至成为Android手机中的机皇。

媒体报道称,华为在财报里还多次提到对Android系统的优化,例如,华为依靠多位Linux系统专家带领的研发团队对Android系统进行深度优化,并与麒麟芯片深度结合,解决了Android系统久用卡顿的问题。

低调的华为鲜少对外PR这些事,比如,它还是 Linux基金会白金会员,这意味任正非投入了可观的资金,赞助该开源项目。事实上,Linux正是Android的内核。

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人认为昔日屠龙少年有朝一日或许会成为恶龙,为人抱薪者可能会冻毙于荒野。可堪玩味的是,华为是最早意识到免费午餐并没有那么好吃的企业。

2012年,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说:“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姜还是老的辣,Android的垄断让他感到担忧,对于手机厂商而言,几乎是命运的后颈窝让人捏着。

随后,一家科技媒体爆出,华为真的启动了自己的操作系统研发,这个团队还包括了前诺基亚的雇员。消息传得有模有样,据说名字叫做Kirin(麒麟)。但是这个消息最终不了了之,直到最近,华为声称自己已有备胎。

但这依然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生态是最难的——Android的app应用有250多万个。

3. 巨头的入口执念

除了手机厂商之外,还有另一股力量不容忽视——BAT,它们可以说是这个市场里资本最雄厚的玩家。2011年前后,就在BAT这个缩写刚刚开始叫响的时候,这三家店公司就以不同的方式涉足移动操作系统。

阿里云的王坚后来在自己的书中写道:“Internet来临时浏览器和搜索引擎逐渐蚕食着软件时代了微软的入口价值。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重要的不是手机,而是把手机连上互联网,操作系统就是那个入口。”“移动互联网的数据入口和信息安全是阿里巴巴不可以回避的挑战,也是做YunOS的基础。”

入口之争,才是BAT的时代野心。

阿里是行动最早,但是已经晚了。

2011年的夏天,YunOS面世。和以前很多次一样,王坚遭遇了诸多嘲讽,“什么,中国人要做自己的OS?”相比质疑,更糟糕的是手机操作系统的大局已定。短短三年,Android势如破竹,全球市场份额已经跃居第一。谷歌的OHA联盟已经将主流厂商一网打尽,YunOS甚至很难找到稍微有点名气的手机厂商合作。

王坚曾经任职微软,正是因为操作系统,这家公司才成为PC时代的霸主。他深知操作系统的价值,也了然个中的艰辛。巨额的资金投入,顶级的技术人才,乃至高瞻远瞩的价值判断缺一不可,即便是万事俱备,也有可能因时运不济而失败。

阿里为YunOS投入了不少精力和成本。2014年,王坚开通了自己的微博,他发的第一条,就是隔空与魅族创始人黄章和副总裁李楠喊话。

到2015年,阿里依然没有死心,甚至直接以5.9亿美元战略入股魅族,这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坊间解读说的也是阿里希望通过魅族手机为自己的操作系统开路。

但是,这些都没有改变YunOS的命运。它的高光时刻出现在2016年的一篇新闻稿里,搭载YunOS的手机超过7000万台,智能设备超过1亿。然而,主流的智能手机话语体系中,YunOS没有什么存在感。

百度比阿里晚几个月入局。2011年9月,百度推出了百度·易(百度·易平台)。相似的业务逻辑,谷歌一直是百度效仿的对象。在互联网时代,搜索引擎是入口级的产品,谷歌做Android系统,无论是应用分发还是预装,对谷歌的核心收入广告业务都是巨大的裨益。对标谷歌的百度涉足操作系统,听上去也顺利成章。

2012年6月,百度·易改名为百度云OS上线,说它做操作系统有点言过其实,百度自己也没有大张旗鼓,他们宣传的是基于Android 4.0及以上版本进行开发。这几乎与小米、锤子等操作系统一样,百度图谋的是在国内割裂的Android生态内划出一块自留地。

至于腾讯的第三方ROM系统Tita最早出现在2012年4月,这个项目来去匆匆,诞生时引起的讨论不多,结束得也几乎悄无声息。

2015年1月,腾讯开启TencentOS的内测后,腾讯的操作系统之梦再次开启,这一次,腾讯得到了马化腾的站台。

2015年4月28日晚上,马化腾在朋友圈转发“TOS+”文章并点评:“连接硬件:要加载服务还是整套智能方案?丰俭由人。”

归来的腾讯操作系统此次直接要链接的并非只是手机,而是所有的硬件了。这也与2015年的IoT和智能硬件浪潮相呼应。

三家巨头前后脚都奔赴了移动操作系统的战场,至于谁能从Android阵营里撕开一条口子,要看的则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4. 铩羽而归

阿里可能是中国商业公司里,做操作系统遭受非议最多的公司。“做YunOS,我招来的非议,比我这一辈子挨得骂还多,但我不后悔。”王坚想得其实很明白。

首先是来自谷歌的抗拒。

2012年9月中旬的一天,一场阿里与宏碁的发布会被迫取消了。阿里云发声明称,宏碁受到了来自谷歌的压力,使宏碁搭载阿里云操作系统的新款手机不得不临时取消,“我们的合作伙伴接到谷歌方面通知,称如果在其新产品上搭载阿里云操作系统,谷歌公司将会解除与其Android产品的合作和相关技术授权。”在中国市场,Android垄断的地位已然稳固。相比今天的华为,阿里可能是第一个被谷歌摆了一道的公司。

在这次风波中,Android的系统创始人安迪·鲁宾还发出声明,表示自己惊讶得知阿里想做中国的Android,YunOS是基于Android衍生而来,不兼容会毁掉开放手机联盟的生态。他的言外之意,是为YunOS盖棺定论——假自主研发。

当时公司回应了对方的质疑,官方的回复大概可以概括为:YunOS虽然底层核心同样使用Linux内核,但是在虚拟层,Android使用Dalvik虚拟机,而阿里云使用了阿里云虚拟机。阿里云并不是像其他中国厂商一样只是修改用户界面,而是深入了中层。

在技术人员的社区和圈层里,这次冲突带来的争议并不小。那时,开发者们对产业分工合作几乎持无条件信任的立场,许多社区里有这样的声音,“同情阿里的人预言未来Google会挥舞大棒打击一大批企业。但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Android是开源软件,实际上,Google对于产业链的控制力是非常弱的。”

对开源和知识产权有洁癖的程序员群体也经常对YunOS的“中国人自己做操作系统”的提法有心理洁癖。

(这是当时部分人的观点)

此后,YunOS基本上是伴随着质疑在Android大势的市场寻找合作伙伴。战略入股魅族的结局也并不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公司内部动荡中,魅族自身的销量数据也较同行低一个数量级,自救尚且艰难,自然无法承担带着YunOS往前走的重担。

到了2017年,阿里打造的操作系统更名,以AliOS的名字更多作为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物联网领域的系统而存在,作为手机操作系统的YunOS逐渐没有了存在感,这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早在它入局的时候就已经形成的手机操作市场的Android大势格局到此时毫无意外地无法撼动,以野心和愿景驱动了多年的阿里也不再吆喝了。它的目标变成了智能硬件市场。

但回过头看,阿里也是唯一得到了谷歌正面回应的公司,不管当时的冲突细节如何,按照战场打仗的逻辑,它曾被对手正眼看过。

百度和腾讯的操作系统之路也并未带来太多反响。2015年3月,上线未满三年的百度云OS停止更新,它共发布过6个正式版(每季度更新一次),迭代了67个公测版(每两周更新一次)

它的更迭毫不奇怪。

百度进入这个市场后不久就于2013年以云OS资产加现金的方式注资了深圳的一家名叫百分之百的硬件制造团队,希望加强百度云智能终端平台与硬件厂商的合作,此后云OS基本是在百分之百公司旗下来进行投入。

据媒体报道,百度云OS发布暂停更新消息后,该公司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说,“人家都说以10亿美元为单位,我们是几亿人民币为单位,所以悠着点花。”

视线拉远,可以看到百度云OS存在的几年正是百度业务重心摇摆的几年。从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变过程中,本地生活O2O这个风口被百度视作投注重点。收购91无线、糯米,投资Uber,百度撒子无数,但收效甚微。

做移动手机ROM可以视作是摇摆中的巨头的防御性落子,一旦迟迟看不到结果,自然也就跟所有被砍掉的边缘业务一样的命运。

而腾讯退出操作系统领域则等到了2017年6月。Tencent OS官网发布了消息,成伴随第三方ROM市场萎缩,团队业务调整,TencentOS要退出历史舞台。这则消息几乎是静悄悄的发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它之前的一个多月,微信的公众号打赏功能和苹果iOS的冲突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腾讯的超级应用微信带来的收益和黏性如此明显,用完即走的微信小程序似乎是另一个版本的App Store。

看起来腾讯用不着在操作系统层面再去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事了。

至此,中国手机操作系统,由一片蓝海到红海,直到成为一片死海,如果不是贸易战,这个市场不会再起波澜。

5. 结语

回望这段曲折、辛酸的历史,再看看今天中国手机生产商在Android生态里特殊的脆弱性,突然让人想起了王坚当年的一句话:

在中国做这件事情的厂家不是多了,我觉得是少了,如果今天有20家,对整个国家与产业会更好。过程很重要,否则我们这个产业永远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不过,正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说,现代商业革命包含着两个特征,永不停止的狂风和创造性的破坏。只要时间还在行走,一切就尚未完成。        

本文来自:Miss XY,作者:Miss XY,标题图来自东方IC

所属栏目: 智能硬件
声明:本文由虎嗅网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喜欢这篇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客服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