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虎嗅网 2019-04-23 07:34 抢发第一评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

作者:朱末

来源: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

封面: 东方IC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犹记得锤子成立伊始那支“天生骄傲”的创始团队,一腔热血敢叫日月换新天,但随着锤子堡垒的“解体”,这群人也渐渐消失在十字路口,江湖远去。

时至今日,围绕着锤子科技的负面消息,好像已经坏到不能更坏。

2019年3月28日,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再次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同时多名高管从主要人员名单中被移除,其中多为元老级人物。

再往前追溯,罗永浩已连续卸任了4家锤子旗下公司法定代表人;锤子科技部分员工已改签到字节跳动;快如科技团队就地解散;锤子科技新手机研发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仅保留少数研发人员在维持系统更新和产品基本运营上。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犹记得锤子成立伊始那支“天生骄傲”的创始团队,一腔热血敢叫日月换新天,但随着锤子堡垒的“解体”,这群人也渐渐消失在十字路口,江湖远去。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也许,正应了《无间道3》中的那句台词:“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人,而人改变不了事情。”

1. 朱萧木:入局电子烟,创立“FLOW福禄”品牌

辟谣过后1个月,锤子科技用户体验中心(UX)副总裁朱萧木宣布离职创业。真亦假时假亦真,可见世间谣言,从非空穴来风。

在今年1月15日的“聊天宝”发布会上,朱萧木的身份变成了北京羽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和CEO,由罗永浩正式介绍推出其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相关产品,并参与了聊天宝的社交优惠活动。目前,“FLOW福禄”产品已上市且成绩不错。

朱萧木到底还是食言了。作为001号员工,朱萧木身上一直有着很强的“锤子”烙印,业内甚至有个不成文的说法,朱萧木未来是要接班罗永浩,扛起锤子大旗继续前进的。

此外,朱萧木还是唯一一个多次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演讲的员工,向外界推介过多款锤子重要产品。要知道,罗永浩的掌控欲极强,能把万众瞩目的发布会让渡一部分给朱萧木,足见其对朱萧木的重视和提携。

朱萧木曾是个狂热“罗粉”,加入锤子的过程也颇为戏剧化。作为一名小有成就的海归建筑师,为了追求突破,朱萧木起初想到罗永浩的英语学校做讲师,后来出于对老罗的崇拜和信任,使他阴差阳错加入了锤子科技:“老罗直接说要干掉苹果,就信了。”

作为一个跨界选手,从打杂工到产品经理到副总裁,异常刻苦的朱萧木自学成才,设计出了了不少令人叫座的应用。当然,期间也没少被“锤”,罗永浩曾对其怒骂:“你做的这个东西就是垃圾。”但几天过后,他又给出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评价:“你是东半球最好的产品经理。”

在锤子内部,朱萧木不只是“功臣”,更是“忠臣”。2016年的那场内部震荡中,朱萧木一如中流砥柱般岿然不动,也是为数不多能在锤子待足5年以上的元老。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情怀万金终抵不过现实二两,据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讲,朱萧木在锤子科技的后期岁月很煎熬,“看到手机就想吐”,如此状态显然不适合继续做手机,罗永浩劝他不如自己创业。

外界认为朱萧木做电子烟是罗永浩指挥的,为的是以后锤子科技无路可走,名义上完全独立的电子烟可作后路。

朱萧木对这种说法笑谈为“扯淡”,刨根究底的媒体则意犹未尽地追问:“那就可以这么说,你彻底从锤子出来独立创业了?”

朱萧木一脸严肃:“不是可以这么说,就是这样的。”

2. 肖鹏:转投OPPO旗下子公司realme

2012年4月,在收到罗永浩微博发来的私信时,肖鹏尚不清楚“老罗”是谁。

但罗永浩已注意肖鹏许久,在著名的UI设计师网站DRIBBBLE上,肖鹏是人气最高的中国设计师,无独有偶,罗永浩一直是这个网站的潜水者。

“绝大多数设计师的一生,都没有机会给一个懂设计的CEO工作。”罗永浩对用户体验和审美的追求,以及对设计师的尊重,让年轻的肖鹏感动,因而正式加入锤子麾下,成了锤子科技的002号员工。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但罗永浩的细节控与控制狂,却埋下了日后让人崩溃的导火索,很难说肖鹏的出走跟此有无关系。比起一个合格的老板,罗永浩更像个苛刻的产品经理,细致到每一道阴影的半径和深度,他都要亲自过问,决定必须是他拍板,争论激烈了,罗永浩会直接骂人。

经常性地拖流程,导致跨部门协作低效,而原因只是一些芝麻粒大小的事。等到锤子第一款硬件产品T1面世已是2014年,此时恰逢手机行业的第一轮洗牌,由于产能严重落后,T1近3个月后才开始发布,又因为良品率问题,导致白色T1卖一台亏一台。同年10月,迫于销售压力,T1价格下调千元,打脸求生。

时间来到2017年,在成都国企10个亿的加持下,低迷的锤子曾焕发过短暂生机。但战略决策上的失误,对TNT工作站的过度投入,使得锤子的资金流持续吃紧,恶性循环之下,到2018年底,锤子已经落到发不出工资和被代工厂围堵讨债的地步。

屡遭挫折后,罗永浩许下的愿景已无法让人催眠,肖鹏的离去成了必然。2018年12月,肖鹏宣布加入OPPO旗下品牌realme,负责realme一切视觉接触点的整体把控。主打互联网手机定位的realme有望在今年进入中国市场。

依然选择投身手机行业,在肖鹏心里,也许多少有为延续自己曾经梦想的成分在。

3. 钱晨:加盟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主导智音箱产品

钱晨是早期锤子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到来,使这个“草台班子”真正开始步入专业。

钱晨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主持过多款手机产品的硬件研发工作,当年小米雷军前后花了三个月时间来挖他,却在最后关头没谈成。之后罗永浩软磨硬泡半年有余,最终说服钱晨加盟。

从T1开始,几代产品均由钱晨操盘,这“一动一静”的组合曾被视为天作之合,但事实上,钱晨在锤子的日子并不好过。设计锤子T1时,罗永浩坚持要做三明治结构,而钱晨坚决反对,认为量产风险太大,应当尊重工业思维和硬件工程逻辑,罗永浩却固执己见,而T1又是第一款机型,没有重复的物料可用,最终导致T1难产。

类似的事发生不止一次后,二人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到开发T3时,罗永浩的执拗再次发作,意图推倒已定型的设计方案,钱晨试图阻止,只得到横飞而来的半瓶矿泉水。当晚十点,钱晨离开办公室就此离去。

“当你想跟他确认一个东西时,他不给你机会切入。”面对现实,钱晨非常无奈。2016年,在T3手机发布的节骨眼上,钱晨从锤子科技“退休”,业界哗然。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钱晨在最近加入了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SLG),主持智能音箱技术和产品。再度提及前尘往事开,钱晨只用一句话为过往画上句号:“在锤子,我付出的精力很多,我希望它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但有些事与势有关。”

4. 李剑叶:入职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

在2018年8月20日锤子夏季新品发布会前夕,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确定离职,微博认证上,随之多了一个“前”字。

李剑叶是飞利浦香港最年轻的中国籍产品顾问,在2013年11月加入锤子科技时,锤子T1已基本完成了概念阶段。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因为相似的理念,使得李剑叶在初加入锤子时,干劲十足。先是和罗永浩一起完成了配件横向排列的包装盒设计,同时也为锤子科技带来了第一个“IF设计大奖”。锤子配件上的一些设计小心思,比如凹槽区分正反面、发光数据线方便夜间充电等等,均出自李剑叶之手。

但龃龉来得比想象中快。面对惨淡业绩,锤子不再坚持原有的产品设计路线,老罗将产品序列从T改为M,推出了M1与M1L两款产品,外形设计完全放弃T系列的风骨,第一眼看上去,完全不是锤子原来的风格,而是与苹果颇多相似。在坚果Pro发布之后,这次设计被老罗称之为“锤子设计史上的耻辱”。

好在之后的坚果Pro及坚果Pro 2在设计上都备受好评,但屡屡面对罗永浩的一意孤行,李剑叶厌倦了频繁的争吵,有知情人士称,继续呆在锤子,李剑叶会“被老罗逼疯”。

很难说到底是老罗对李剑叶不满还是李剑叶对锤子不满,总之,李剑叶的下一站落脚在了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消费级硬件的工业设计。

飞利浦是以小家电著称,从小家电到小家电,李剑叶在手机行业转了个弯,最终还是回到了老本行。

5. 罗子雄:单飞后致力VR项目研发

在锤子内部,罗子雄被称为“设计全能”,锤子科技广为传播的T1宣传视频便是其策划制作。虽然16岁高中辍学,但不妨碍罗子雄履历惊人,曾创办和视觉中国齐名的设计师社区V6DP,后在武汉创业开网店,日进斗金。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2012年6月,受罗永浩邀请,罗子雄赶往北京参加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II”年度演讲,随后成了锤子科技的设计总监,“老罗是个煽动性很强的人,我也是理想主义者,我和他是一类人”。

在最开始,整个设计的压力非常大,没几个人的团队踉踉跄跄,没日没夜地加班。众所周知,系统发布的时间点是很重要的,但罗永浩会因为对一个图标不满而反反复复,最终导致锤子2013年3月的第一场ROM发布会“搞砸了”。

手机业务迟迟无法破局,各种危机接踵而来,曾许下“把锤子当事业去做”的罗子雄,开始萌生退意。

到2015年上半年,罗子雄有了从锤子辞职进军VR的打算,当时这一想法被罗永浩摁了下来,改由罗子雄带领一个小团队,在锤子内部开展VR项目研发。

好景不长,因为锤子资金危机自顾不暇,2016年8月,罗子雄正式脱离锤子,成立北京所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自然人股东包含另两名锤子科技成员官酩杰和弭宁康。

“无论是对我还是老罗来说,出来,都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虽然这是出于商业逻辑不得不的事情。

离开之前,老罗给了罗子雄四字寄语:“多融点钱。”

在2017年2月,所思科技获得千万元天使投资,据知情人士称,这笔融资是老罗陪着罗子雄一起去谈的。虽然从离开锤子后,所思科技一直处于Silence Business的状态,但并不代表其无所作为,所思出品的一款Skybox的软件,已经非常成熟,且评价不俗。

6. 写在最后

《道德经》里说,舌存,常见齿亡;刚强,终不胜柔弱。户朽,未闻枢蠹;偏执,岂及乎圆融。

这个道理,罗永浩未必不懂,但这个47岁的堂吉诃德,依然一次次固执地举起手中的锤子,不愿与现实妥协。

对一个骁勇善战的斗士而言,真正的残忍不是在战场上被斩于马下,而是昔日一起冲锋陷阵的兄弟相继放弃,这无异于对信仰的致命打击。

锤子“解体”后,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

在利他这件事上,罗永浩做的努力有目共睹。锤子科技成立后不到两年,就已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之后,他又设立不少合伙企业,搭建好员工持股平台,虽然结果总是事与愿违,但除却罗永浩,业内能这般做的,廖无几人。

往事已成空,时光难再回,多希望那个生猛的老罗,还能回来。

本文原创自公众号: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商业快媒体、思维孵化器、价值试验场和洗欲中心。

所属栏目: VR/AR
声明:本文由虎嗅网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喜欢这篇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客服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