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美国经济最大的动力——消费可能有麻烦了

3878
九泰基金 2019-03-08 12:57 抢发第一评

美国2月各种消费数据均在下降,一季度GDP可能也要“凉凉”。作为世界经济重要的贡献者,美国消费频频显露出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颓势。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消费的疲软可能是受到太多贸易摩擦的牵连。

占美国GDP比重70%的消费,未来并不被人看好。德意志银行发布报告显示,美国经济的最大动力——消费力出现疲软,未来对GDP的负面影响将显现。报告用15张图表“串讲”了这一逻辑。

首先,2018年美国消费支出创造的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7%,比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GDP占比还高出一个百分点,显示出举足轻重的地位。

然而,这一世界经济的巨大引擎却可能在未来出现“哑火”。

其中,销售高价商品的员工(二手车中介、家居产品店员、旅行社店员)每周工作总时长的增速自2016年以来呈下降趋势,且目前三者均处于负值。而上一次这种情况出现在2008-2010年金融危机期间。

美国对于贷款的要求自2016年美联储加息以来也越来越严苛。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信用卡消费、车贷以及其他贷款方面的增速出现疲软。

其中,信用卡消费的利率创下近20多年来新高。这意味着,美国人每月需要偿还越来越多信用卡消费所产生的利息。

 

车贷利率在2018年也上升了2%,创下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且还在迅速上升。新车60个月分期付款与二手车36个月分期付款的利率均在5%左右。

随着信用卡消费和汽车贷款的利率越来越高,美国家庭的利息支出以每年15%的速度飙升。从历史上看,几乎每一次该数字飙升,美国经济衰退就会随之而来。目前,美国家庭利息支出的增长率已跃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家庭要花越来越的钱在支付利息上。这一比例在2018年猛升至2.4%

美国人购买力减弱的直接标志就是买车的意愿在下降。其中,美国收入前33%的家庭,购车意愿有所下降。美国轻型轿车的零售量也稳中有降。

美国人买房子的意愿更在下降,特别是美国收入前33%的家庭尤为突出。

除了房子和车子在美国都不好卖之外,其他零售品的市场增长率也在直线下降。

因为美国人需要支付更多的信用卡利息,所以信用卡违约也有抬头之势。自2009年底以来,美国人信用卡违约的增速出现显著下降,但在近年来有上涨的趋势,特别是2018年。

车贷违约方面,自2009年增速下降后,2015-2018年间增速又开始上升。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消费贷款违约率上升往往预示着失业率上升。2015-2018年间,美国的消费贷款违约率呈“V”字上升。虽然失业率还在持续下降,但是可能有上升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千禧一代”(范围大约是18-39岁)的信用卡消费违约率在所有年龄段人群中较高。此前提到,截至2018年年底,他们背负的债务总额突破1万亿美元,创2007年底以来新高。

美国小企业信心指数在去年第四季度大幅上升后,今年迅速滑落,下降速度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的。ISM非制造业指数的增速也在下降。

美国近期关于消费的数据均不乐观。美国2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终值由95.5下修至93.8,接近两年来低位,不及预期95.9。美国2月消费者现况指数终值由110下修至 108.5,创201611月来新低;2月消费者预期指数终值也由86.2下修至84.4

 

受到消费萎缩等因素的拖累,高盛和纽约联储GDP模型对美国今年一季度GDP的预测,都下调到了不到1%。亚特兰大联储的模型更加悲观,认为一季度的增长只有可怜的0.3%

 

华尔街日报援引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Penny Goldberg的话说,美国消费疲软可能受到贸易摩擦的影响。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经济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进口商将高达690亿美元因贸易摩擦产生的额外成本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到2018年底,这些关税成本将导致美国实际国民收入每月减少14亿美元,继而对美国未来的消费造成冲击。

拓展阅读:研究发现特朗普的关税举措对美国消费者打击最重

两项最新研究显示,虽然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贸易举措针对的是中国等海外强国,但受到冲击的却是美国消费者。

根据接受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拨款的四位经济学家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受美国关税措施影响,去年美国消费者负担的成本增加了690亿美元。这些措施包括对2,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税以及对进口钢铁和铝征税.

这些经济学家表示,美国消费者承担了美国关税产生的后果。这几人有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以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经济学家Penny Goldberg

上述研究报告驳斥了特朗普经常重复的有关关税成本由外国承担的说法。不过,特朗普政府也认为将关税措施视为使贸易伙伴重回谈判桌的一种长期策略是合理的,正如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简称Nafta)以及与韩国和中国的谈判中所发生的情况一样。

研究报告的作者称,美国也有赢家,首先就是联邦政府,估计这些新关税为联邦政府创收390亿美元。

白宫并未回覆置评请求。

钢铁厂和洗衣机制造商等美国制造商和生产商的收入提高了230亿美元,因为美国对外国竞争对手征收关税令这些商家可以提高产品售价。特朗普政府对一些贸易保护措施给出的理由是,如果关税能让美国企业与外国对手公平竞争,这些行业可以赚更多的钱,并最终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该研究发现,如果把成本和收益加起来,美国经济遭受的总体损失为64亿美元,在一个规模达2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中,这样的损失相对较小。

上述研究报告以及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赞助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当向外国竞争对手加征关税时,美国生产商也获得提价能力。这些外国公司也提高了其产品价格。

两项研究都得出一个相同的关键结论:虽然美国进口商从外国进口商品时,关税是向进口商征收的,但成本却转嫁给了消费者。

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这份研究报告指出:“我们发现美国的关税基本上完全通过美国国内物价给转嫁掉了。到目前为止,关税的成本全部由美国国内消费者和进口商承担,尚未对外国出口商得到的价格造成影响。”这份报告由来自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撰写。

他们估计,截至2018年底,关税导致美国实际国民收入每月减少14亿美元。美国商务部未回应置评请求。

本文内容转载自华尔街见闻微信公众号、环球外汇网,原标题《美国经济最大的动力——消费可能有麻烦了》,作者:胡琛;《研究发现特朗普的关税举措对美国消费者打击最重》文中图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司联系。

风险提示:

所属栏目: 融资并购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喜欢这篇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