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干货 > 科技相对论 | 谷歌大宇宙(下):超越时代的先锋战士
分享到

科技相对论 | 谷歌大宇宙(下):超越时代的先锋战士

时间:12-03 00:00 阅读:178次 转载来源:ZEALER订阅号

这边小谷歌的掌门人劈柴哥左手 Chrome 、右手 Android,运营得风生水起。那边创始人 Larry Page 统领大谷歌 Alphabet 公司,致力于改变世界。他要做的,是要改变城市未来形态,甚至实现人类长生不老。今天我们继续来看看,谷歌如何用自己的理念,推动世界的科技革命?

 本期文字版 

Hello 大家好,欢迎收看全国首档非大型极客励志脱口秀节目,科技相对论。我是你的老朋友王自如,那么咱们在继续聊谷歌之前,先简单回顾一下上期的内容,上一期我们提到了谷歌其实有两个面,一面是由 Larry Page 所统领的商业板块,如何把项目迅速商业化并融合进谷歌的全家桶,那么另外一方面则是由 Sergey Brin 去推动的未来板块,希望可以找到下一条出路的同时,顺手改变一下世界,你说得挺轻松是吧?顺手改变世界。

其实这俩哥们有底气这么干,当然是有原因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它上市开始说,想当年 2004 年的 4 月 1 号愚人节那一天,也是谷歌 IPO 为了寻找承销商的这么一个时候。

所以 CFO Grorge 在台上讲得吐沫星子横飞,向大家展示我们非常有竞争力的财务数据,结果看到营收这一页的时候,当时谷歌的收益情况数字还是挺漂亮的,但是算不上惊人下边坐着的 Banker 们觉得,嗯 还是不错挺满意的。 就刚准备鼓掌的时候结果 CFO 就说:“唉呦 别着急今天愚人节我们放错 PPT 了开个小玩笑”。结果“啪”翻到下一页的时候,收益数字是上一页的好几倍。结果这帮 Banker 全部都立马懵逼了,你知道吗?立马站起来鼓掌,所以说远超出他们的预期这个时候现场的感觉,就好像无论如何我都要参与到这场 IPO 当中,因为以这样的营收业绩远超市场预期的情况来说,谷歌的股价可以预想到一定会一路飙升,所以说参与进来那就是参与到了历史。

所以本来承销商要拿 7% 的融资款作为佣金的结果,谷歌就仗着自己的议价能力的问题,把佣金是一压再压直接压到对方基本上亏本了,但是银行还是愿意去帮谷歌卖股票,因为见证历史的这么一个机会谁都不想错过。所以资本家们都敢戏弄你说这两个创始人是不是挺不按套路出牌的,拿到钱之后他们马上发现一边赚钱一边大力发展未来谷歌的模式还是挺健康的,挺符合他们自己的预期,不过华尔街这帮人也不是瞎子他们想着说:啊,你刚刚上市了挣了钱就搞一堆不赚钱的事,把财报明明可以每次都超预期大家的股票营收,包括每年的分红都可以分得更多一点的时候,结果你们把钱都花到别地了这个股价就上不去了,所以一气之下就一起做空谷歌,结果股价一路下跌像不像电视剧里边富二代被家里边经济制裁的感觉都得有个爹啊 ,资本是老大所以说这两个创始人再厉害但是他们也都是凡人,也不是神仙,还得从现实角度去出发。

所以说从华尔街的关系的角度来出发的话,他们第一件事情是释放了一个信号把 Google Glass 这个烧钱的大坑给填掉了,于是呢, 还有第二步动作紧接着就整出来了一个叫做谷歌大宇宙,就是 Alphabet。

不过你别看 Alphabet 的伞形结构公司,感觉好像很大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它就是将互联网服务和非互联网服务两者进行分开管理,前者互联网服务依然叫做 Google,后者的话就专门成立公司或者是部门叫做 Other Bets,能听懂吗?

Other Bets 就是我其他的赌注全都是赌在未来改变世界的,所以这样做两个好处,一个就是 Page 可以让华尔街那帮大爷们明白,你看看这天马行空的业务我们在做的同时,也在努力赚钱我们没有把你们的钱烧着玩,或者是说把你们的收益当做耳边风,第二个就是将赚钱的互联网服务,单独拧出来那么可以当做一个每次财报的亮点去着重地告诉世界说:“你看我们还是有很强的盈利能力的”所以说两者都没落下。

劈柴哥推动的「小谷歌」

但是问题来了 Larry Page 去统领了大的谷歌就是 Alphabet,那么谁来管理小谷歌呢?没错就是 Google I/O 大会上大家看到的印度裔大佬 Sunder Pichai。

劈柴兄是如何一步一步出任 CEO 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作为印度人他是不是迎娶了白富美我不知道,但是走上巅峰是肯定的,所以在谷歌 I/O 大会登场之前,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劈柴是干嘛的,不过这不重要,因为牛逼的人都是用作品吓死你的。

比如说人家的第一个作品 Gmail,第二个更厉害 Google Maps,第三个也好厉害Chrome 浏览器,当然还有很多个个都是响当当,所以可以这样说劈柴哥开过光摸过的产品基本都已经被纳入到所谓的装机必备清单当中。

就算在国内 Chrome 浏览器依然也是有非常多的死忠粉丝的,比如说像我就是其中一个重度用户,不用 Safari 就用 Chrome 而「浏览器之战」也成了劈柴哥的主要成名之战。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 Chrome 之前浏览器市场已经有了两个霸主,一个是 IE ,另外一个是 FireFox,它们两者加在一块占据了超过 95% 的市场份额,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现在这种移动端的 OS 市场,很像一个是 iOS 一个是 Android 两个加起来,基本等于整个市场没有人会相信有一个颠覆性的第三者出现,而且用同样的产品形态, 同样的产品类别来把它们打败,因为大家都认为干掉微信的一定不是像微信这样的生物,干掉手机的也一定不是像手机这样的生物,结果干掉 IE 和 Firefox 就是 Chrome,所以除此之外像 2000 年到 2008 年这个时间,像网景的后裔叫做火狐也是花了八年时间才挑战了 IE 才达到那个时候,但是最终还是输了有了前车之鉴之后,大家都觉得说 IE 已经稳坐江山 ,垄断天下无敌了小小 Chrome 怎么可能会把它给伤着呢?但是劈柴哥非常厉害,看穿一切极力请求 Page 和 Brin 让他出兵 ,可以去打 IE 结果也证明这是得益于有 FireFox 的前车之鉴,他后发制人让他很多的策略变得很得当 Chrome 每一步都可以拳拳到肉追着敌人来打。比如说你 IE 很慢对吧?那 Chrome 就换内核 ,主攻高性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比如说 FireFox 能装插件是吧?Chrome 也有但是我实现的方式非常的轻量级,而且非常开放,所以从可玩性上也超越了 FireFox。

而且劈柴哥很会动用谷歌的生态直接在谷歌的搜索主页告诉你说,唉 你看我感觉你的浏览器太落后了,我们家有 Chrome 你可以试一下可以给你跨时代的上网冲浪体验,那后面的故事我们就都知道拳打火狐,脚踢 IE,让 IE 这个明明已经预装在电脑里边的浏览器只剩下一个下载 Chrome 这么一个用途,我就是这样的,如果 Windows 的话,那就先下载 Chrome,Safari 也是一样,所以短短四年的时间,整个变革就成功了当然这里边有没有所谓的谷歌引流的功劳呢?当然有, 没有这个技术它不可能做到,但是你要知道 Chrome 超越 IE 那一年,他刚刚才推出安卓版,所以说赢下整个浏览器市场,劈柴虽然有谷歌的浏览量,但是却没有像苹果和微软一样走移动端的预装大法,所以说当 Chrome 已经站在浏览器皇位上的时候,微软的老大哥才反应过来,也就算是后面推出了很多个版本,所以说现在 IE 可能我都不太会用了,但是整不出来一个能够跟 Chrome 真正抗衡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可能 IE 有一个非常沉重的历史,包袱就是大家看到 IE 就觉得他一点都不 Fancy,一点都不酷,所以说即便你速度已经不错了,但是我可能也依然不太想用。

不过反过来你说为什么谷歌会愿意让劈柴花很多的钱和精力去打这场浏览器之战呢?其实早在 2001 年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就打算做一款自己的浏览器,因为浏览器是当时 PC 互联网能够进入连接的一个唯一的入口,所以说这是为什么 360 做浏览器,腾讯做浏览器,这个浏览器意味着整个互联网大门所以谁都想攻占这个大门,这是一个流量入口,所以说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承载着谷歌世界的入口的,当然也是谷歌自己对吧。

叫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所以有了一个牛逼的浏览器,谷歌就可以全面的收集去理解用户的行为,因为 Youtube 和 Google ,虽然说当时这两个大战它的流量都非常大,但是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说在自己所有的互联网的时间里面在 Google 和 Youtube 上的时间也毕竟还是非常小的,所以如果你想更好的了解用户全面的互联网行为和信息,浏览器可能是唯一的产品能够承载这一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谷歌的互联网服务越用越好用的原因。其实背后是有一系列的产品做支持的,当然这一切你都可能觉得说是不是建立在泄露隐私的前提之下呢?我觉得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没有一个人是完全不把隐私放置在互联网上,但是前提是你把它交给谁,所以说每一次我们看到用户协议你点了确认那一下实际上背后意味着你放弃了很多的权利,尤其是在使用免费的服务的时候,所以说谷歌的东西也是一样,虽然说你分享了很多数据,但前提也是你同意分享给他的时候,所以回到浏览器这个市场微软是城里的人谷歌是城外的人,所以有点像围城里边的人想出来,出去的人想进去,这场博弈最终是以谷歌攻进入口为结果,取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不仅仅是赢了微软更是扭转了谷歌在当时互联网界被动的局势,一举成了一个互联网的王者,而且正是有了这么一场大的战役的胜利,作为老板的 Page 自然是要笑开花了,因为谷歌终于有了自己的大门门户大开,而且是有重兵把守,那么劈柴这样的产品天才,当然是难得一见的,不过看到劈柴天分不只是 Page 一个人,隔壁的社交媒体大佬 Twitter 看到浏览器战争的整个的运筹帷幄,觉得唉呦这背后的主帅很是有才华。          

所以说,在 2010 年就向劈柴抛出橄榄枝,请他来当产品的副总裁,虽然说不是总裁,但是当时劈柴毕竟也还是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所以 Twitter 当时给的这个 offer 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正当劈柴考虑要不要跳槽的时候,Page 就感觉情况不对,所以赶紧和劈柴聊说:“ 阿柴啊 ,槽呢,咱们就不要跳了,这个职位当然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不要着急,慢慢来。”那么传说中谷歌是给了劈柴 5000 万美金的定心丸,这个代价真的是好高,所以在 2011 年 Page 重新登上 CEO 之后,又立刻给劈柴提拔为谷歌的副总裁这个位置,虽然都是副总裁,但是和 Twitter 那个副总裁比起来那可就不是一个级别了,Twitter 今年的第二季度的利润才一个亿美金,刚刚去实现盈利,可能连谷歌当时给劈柴定心丸都给不起,所以更别提同期的谷歌净利润是 32 亿。

可见 Page 对于劈柴的能力是有多么的肯定,那么既然留下了人才,人尽其用才是关键,所以说当劈柴刚刚用 Chrome 攻下互联网入口的时候,Page 马上就给他换片场投入到更加宏大的战役当中,这个就是让世界发生天翻地覆改变的移动操作系统之战,如果你是安卓系统的老粉丝,你应该会记得安卓 5.0 Lollipop 版本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这一代正是劈柴接管安卓之后从 4.4 到 5.0 那一代,也是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一个时机,而且还真的就是三把火。

分别是更换了安卓的运行环境引入了现在的设计风格,还有扩展了安卓的发展线路,首先就是运营环境这一点 Lollipop 是将运行环境更换成了 Android Run Time简称是 ART ,或者叫做 art。

其实这种运营模式在安卓 4.4 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也就是劈柴接手安装之后的半年。那么在此之前安卓是一直在用一个叫做 Dalvik 的虚拟机,它要求所有的 APP 每运行一次都要将字节码通过即时编译器转换为机器码,简单的来说就是所有的 APP 在和安卓系统来说,都是外国人鸡同鸭讲谁都不知道谁在说什么,所以中间得有一个翻译才能够正常交流,这就是所谓的虚拟机机制。

那么这造成早期的安卓老是被人诟病没用多久就特别的卡,所以这原因就在这,而这个 ART 或者 art 让 APP 在安装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学会安卓系统所需要的语言,炒掉了中间翻译的中间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说虽然学习也就是安装了之后速度慢了一点,但是从此之后每一次你打开运行的时候,APP 和系统的沟通都非常的顺畅,可以流畅自如的交流一甩当年是又卡又慢了的大帽子。

另外两点就是:推出了 Material Design 统一了安卓整个平台交互设计,以及加入了屏幕自适应功能,这样分辨率所谓的分裂或者是交互逻辑的不统一,一下子成为了过去。

记得当时在安卓的手机上面经常有些手机公司,你发现在第一个手机 APP 里面它的点击确认和取消按钮,确认是在左边的,当你跑到另外一个 APP 里边的时候,虽然都是原厂的 APP 确认却在右边,因为当时谷歌没有一个清晰的规范厂商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这个时候当厂商有两条团队分别在做不同的产品,但是最终都把它放在一个手机里的时候,因为这一点点细微的差别,你可能就会发现在交互逻辑上产生了巨大的混乱,所以当时的用户体验其实是非常糟糕的。因为 Material Design 出现把这些东西全部都统一,并且杜绝掉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它直接提供了一个屏幕自适应的功能,在那个时候安卓手机屏幕尺寸非常多,每次你要适配的话工作量非常大,自适配了之后就可以轻松让它在智能手表电视甚至汽车上进行适配,也就是说将安卓的整个平台推广到所有能够运行嵌入式系统的设备上。

那么如果说 Andy Robin 创造了安卓系统那么劈柴就是用这三把火将安卓的性能和能力发挥到了极致的,几乎等于重新发明了安卓可以说让安卓重生,所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当年的 Windows 某某,还有就是或者说叫做“Windows Phone”还有没有机会都不好说,所以说它一手是占据了全球 58% 的 Chrome,另外一个是占据全球 86% 市场的,安卓劈柴被任为小谷歌的 CEO 你觉得还有什么异议吗?而在顶级的互联网头牌的位置,劈柴也并没有太多的骄傲也没有打算吃老本,毕竟在商业竞争当中进攻永远都是最好的防守,所以说在基本完成了 Chrome 和安卓这两个大的战役之后,他将谷歌的发展方向从移动优先改为 AI 优先,所以说全面推动整个 Google 进入到人工智能的商业化。

例如打造了当年轰动人工智能阵营的 AlphaGo 和人类的围棋大战,所以如此富有远见, 商业眼光执行能力又非常强的天才,如果你还相信网上那些说劈柴哥从穷小子屌丝逆袭成为大人物的,你可就是图样图森破了,我们第二期讲比尔盖茨一样,其实认真学中学历史的同学,大家都知道印度一直是当今世界上最庞大的血统论的社会体系,也就是叫做种姓制度,它将人按照四种不同的血统进行划分,从高到低分别叫做: 婆罗门、 刹帝利、吠舍以及首陀罗,而这个阿柴这哥们他的老家叫做泰米尔纳德邦,它就是婆罗门的贵族。

百事可乐的掌门人 CEO 还是他老乡也是个印度人,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网上屌丝随意就可以轻松逆袭出任 CEO 的这种鸡汤文,所以你要想成功的话还是踏踏实实的努力,要不然的话那些比你厉害的人还比你努力,你不觉得人生很绝望吗?

打造「科技乌托邦」

既然劈柴哥把小谷歌搞得风生水起,Brin 又在搞 Google X,那么Page 也得找点活干,那么他找到突破的方向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智慧城市或者叫未来城市,第二个是长生不老。其实都是接近于现实生活世界的,不是互联网领域的,玩得可是越来越大,那么这两家公司也都在 Alphabet 旗下,都是谷歌全家桶的成员之一,那么其中一家叫 Sidewalk Labs,另外一家就叫作 Calico,过去我们看 Google X 秘密项目。

例如说 Project Wing 无人机配送,或者用风筝的飞行获取电力,虽然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异想天开,但至少是有明确针对对象的,结果这个 Sidewalk Labs 一上来就要打造一个科幻小说里边的网络,未来城市可能是我们以前上美术课或者是看这个电影《头号玩家》里边那种科幻电影里边出现的东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他可能没有任何明确的标准或者指导或者参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想法都是想想而已,但是来到 Page 这的话他就是干个真的出来,所以线上线下两种业务我全要更重要的,就是说并不是全世界都觉得 Page 疯了,像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就觉得说这小子就挺好,而且由于多伦多快速发展,主要是华人比较多人口越来越多房价也特别的高,重新规划城市的发展是势在必行的,不过跟以往不一样的就是,你会发现市政府它特别想玩点不一样的东西,我觉得可能有点像我们深圳市政府比较前卫,那么让自己的城市想更牛 X 一点,但是无奈加拿大公司都不太给力,所以说没办法只能去找美国,所以说为什么加拿大一直在美国人面前抬不起头,在科技领域上确实是地位比较低结果就说跟谷歌讲我很愿意给你批一块地出来专门给你进行智慧生活的改造,或者叫智慧城市的改造这对于 Sidewalk Labs 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批地了所以对于他们来讲现在最重要的项目就是 Sidewalk Toronto,那么 Sidewalk Labs 到底描绘了一个怎样草图,或者一个未来的愿景让多伦多市政府这么情有独钟,这里边主要涵盖五个方面叫做:模块化建筑智慧化交通、 可持续性环保,还有全新的公共领域以及数据驱动的城市服务。

非常多,但是由于篇幅的问题,咱们先着重讲一讲里面变化最突出的,比如第一个智慧化交通和数据驱动的城市服务,第一个先讲交通 Larry Page ,在设计无人驾驶汽车的愿景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艺高人胆大。 人家有钱所以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全无人驾驶的想法,不是咱们从 L2、 L3、 L4 往上升,人家是从上往下降序打法,所以在设计城市交通的时候,不激进是不可能的他直接就让 Sidewalk Labs 取消了私家车在这个城市里的概念,不允许有任何一辆私家车进入他们设计的智慧城市的市区之内,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常规的交通规则全部推倒重来了,全部用自动驾驶的公交车自动驾驶的出租车以及共享单车去代替,因为他们觉得人类司机是一切交通问题的罪魁祸首,人太不可靠了,只有电脑才能够拯救人类。

但世界上还有超过 10 亿辆汽车在公路上跑着那么他们这群人怎么就这么狠,因为 Sidewalk Toronto 是一所全新设计的城市不是旧城改造,如何最快速让高级的自动驾驶能够迅速推举成为主流就是将过往的一切的逻辑全部都推翻,因为就好像你改造一个家一样你装修完了再改造特别难,但是从毛坯开始就比较容易。

 从零建起走这条路的最佳的捷径,有些朋友觉得说,Page 他是不是天天耍阴谋,因为目前有能力将全无人驾驶汽车商用化的只有 AlphaGo 的 Waymo,这不是玩垄断嘛,增加自己的垄断地位当然为了给那些阴谋家们吃一颗定心丸。

Page 早就宣布说欢迎任何一家有全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可以入驻到这个城市里边来,况且这个项目在 2020 年才正式开始动工,不是上市。开始动工除了在汽车方面进行大道大胆的改革,Sidewalk Labs 还盯上了现在特别不智能——红绿灯,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红绿灯体系,两种信号之间的切换时间是提前设定好的,就算有些地方有行人按变动的操作,比如香港机场门口就那么一个你得按一下它再变成绿灯,但是还是会存在垃圾时间,就是明明斑马线上已经没有人了,但是时间没到,汽车你还是不能变成绿灯或者是说明明路上压根就没有车,行人还是要花上好几十秒, 甚至一分钟再等一个绿灯,如果你要是走了过去,你要是闯红灯, 所以说左右为难。那么为了解决法律和实际当中的冲突问题 Sidewalk 研发出了一种能够检测行人的红绿灯,以行人优先操作有违原则的话只要有人过马路 ,那行人就是绿灯,没有人过马路的时候那就一直给车开绿灯,除非是交通太过于繁忙才会切换成原来的固定模式,所以说这都不知道能省多少时间。

所以他们改造完了地面之后 Sidewalk Labs 打算造一条地下路,不过这条路不走人,只能用来给机器运送货物,这样做的好处都有什么,就是你再也不会看到路上有特别讨厌的送货,或者是物流的大车了。但是这些货还能够 24 小时源源不断的从仓储运往到商超,然后再从商超配送到你自己家里边,所有的配货体系全部自动化既能够进一步的缓解交通压力,又能够让城市的效率大大提升。

所以说我不知道你们去没去过机场的便利店,半夜凌晨两点的时候,所有都在盘点,你走过去的时候连这个脚都没地方下去,这就是大家过去传统的旧的物流方式,还有就比如说送外卖这种方式小哥们,虽然很辛苦但是在路上确实横冲直撞,有的时候也不注意交通规则,很容易造成交通隐患并且也降低了机动车在道路上的通行效率,所以把这些都干掉了之后,整个城市的生活或者说运行效率会有大幅的提升,不过肯定这个设想会让很多人都失业,因为自动化之后都不需要人了,比如说开车的货车司机卡车司机、 零售店里边盘点货物的店员,我觉得各行各业被科技改造肯定是早晚的事。

所以说这个未来城市的计划只是冰山一角,我们说了这么多都只是冰山一角,也就是说消失的不单单是两种职业,几乎一切以基础劳动力为主的职业可能都要消失,所以说我们的相对论讲到这儿,有时候给大家带来职业焦虑的可能性就是越看越觉得好像以后自己的事业发展堪忧,所以那什么人不会失业呢?其实就有三种人:审美型人才、 决策型人才以及改进社会发展的创造性人才,比如说设计师 CEO、 AI 架构师,这几个职业可能还暂时不会被替代,因为通通都是由人类的大脑进行创造和设计的,这些职业不管你现在是二十出头还是三四十岁你可能都不能停下来,还是必须得跟上时代的步伐,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方面叫做,数据驱动型的城市服务在 Sidewalk Toronto 的规划当中,他们会将整个城市的各个角度或者是说每一个细节地方都安装各种各样的传感器,用来收集整个城市运行的数据,然后再通过大数据进行处理,提供出比以往更加出色的城市服务。

大幅度降低我们的生活成本,或者是事故的发生率,而且又能够提高城市的质量。因为这个讲起来有点干,所以我们就用现成的例子来给大家展示一下数据驱动型的服务到底有多厉害。

当我们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尤其是你开车的时候,看似平静安和。实则是危机四伏,很有可能有车辆失控就直接冲过来了,像这种所谓的喝多了,酒驾把人撞倒的事压到马路上的这种事每天都有发生,那么今天我们要讲的这种死法是被我们每天都踩到脚下的井盖爆炸,你说一个不会动的小井盖那有什么危险呢?顶多不就是被人偷了吗?这事听的多砸死人 、炸死、 爆炸这事好像还听得不多,但其实它下面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沼气的,稍微温度高一点可能就会爆炸,活脱脱的一个定时炸弹,所以说这个不是落后不落后导致的,就算是在美国魔都纽约,因为它城市规划很早很多下水道都需要改造,每一年也都发生很多这种井盖内部失火,然后爆炸的这种案件。

这东西可是有一百多公斤重,这么一个重量如果炸飞了之后掉下来砸下来砸地上,能砸一个大坑,你人要是不死的话,也是半残。所以说纽约负责电力的部门就联合爱迪生电力公司对井盖进行一个人工检查,你别说,纽约全市就哪怕是单一个曼哈顿岛就有 5 万多个,你想检查完那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所以公司为了能够节省一点点成本,在 2007 年的时候就邀请了一个叫做 Cynthia Rudin 这么一个统计学家,试着去用数据驱动检测井盖的危险程度,但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是 2007 年 11 年以前关于修井盖的数据几乎是手写的,足足录了一年半才将整个 1880 年到 2008 年中旬的所有的井盖数据录入完毕,并且建立一个能够预测存在问题井盖的模型。那么在测试的时候他们根据模型计算列出了 2009 年可能有问题的井盖的清单,结果清单前十的这些井盖几乎一半都是有问题的,你说牛不牛。 还是挺厉害的,虽然时间长是长了点,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证明数据还是真的有价值,既能省去一部分检修的人力成本,也避免了天灾的发生,一举两得。结果检查井盖的工人又失业了,而在建立大模型的过程当中,如果有传感器的协助的话,大数据专家就可以去按照现成数字化的数据,随时随地的对城市进行优化和升级。所以计划已经成型的数据驱动的城市服务已经包含了像建筑、 电力水源、 垃圾箱等等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

简单的来说一切皆有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最近亚马逊, 包括微软的市值蹦得这么快的原因,因为人家大数据的能力很强,而且你用多少数据你都得租人家的服务器,人家的云服务就成了一个特别盈利的业务。AlphaGo 的 Sidewalk Toronto 其实是世界上第一个高度智能化的城市的实验项目,没有半个可以参考的对象,但是 Sidewalk Labs 绝对不是拍脑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将各种方案都牢牢依附在谷歌现有的,或者是正在研发的新技术,或者新产品上。比如说自动驾驶有 Waymo,室内传感器有 Nest。

所以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得到Sidewalk Labs 不是在孤军奋战,它背后是有一整套强大的谷歌的系统的支持,在各项技术都有成功商业化之后,我们在未来城市当中实际体验到的智慧城市的基础设施,可能都有 AlphaGo 的影子,而将它整个整合在一起的就是 Sidewalk Labs 未来的城市。

所以当这件事情做成之后确实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根本性的变革,那么可能你就会问了 Google 毕竟是一个商业公司,投资人压力那么大, 怎么赚钱呢?这件事情商业价值太好理解了,它已经超越了所谓的一个终端、一个设备、 一个平台的层面,你想象一下一台手机几千块,一台车不过十几、 几十万,但是一座城市值多少钱?你需要卖出去多少车、多少手机才能够换成一座城市的钱呢?,所以说当我们未来的愿景真的实现了的时候,Google 的整个商业价值是不可限量的,正所谓小人谋身, 君子谋国, 大丈夫谋天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 Larry Page 的格局和商业眼光绝对是真大丈夫,但是科技相对论,凡事都有两面性 Sidewalk Toronto 的计划看起来很美好,各种智能、各种高效率,但是反对的人也不在少数,甚至有可能还包括正在用电脑或者手机观看这个节目的你,因为我们或多或少都从不同的艺术作品当中领略到了所谓的未来城市存在的负面影响,例如育碧 2014 年的 3A 大作《Watch Dogs》里面黑客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获得任何一个人的信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被数据化走在路上就好像是被扒光了一样,没有半点隐私可言。

通过这些信息反映出来每个人的生活和习惯把一场谋杀轻轻松松地演变成一场意外杀人于无形,而如果说我们人类完全依赖上这种智慧化的话,又可能会发展成《Psycho Pass》里面的城市那样,我们的感情、欲望甚至是对社会的想法都可能被记录成信息,让数据决定我们的人生,而不是由我们自己的努力来决定我们的人生。

假如说我们的生活和生命可以轻易地被别人了解,轻易地被他人掌控,甚至是由大数据来规划我们的轨迹的话,那么生活在未来城市的时候,可能我们反倒失去了人生的真谛,还会那么美好吗?可能就不一定了,这很值得我们去深思一番,不过这个就应该成为我们反对智慧城市,反对 Sidewalk Toronto 的原因吗?我倒觉得也未必,因为我们都是用过去的经验来去判断未来的,这导致一切的新技术都是在怀疑当中诞生的,在怀疑当中是实行的,可是技术是无罪的,它最终还是会在一代又一代伟人的手里发展、实践、优化和完善我们对过去很了解,但是对于未来会发生哪些变化,我们的决策依据都是不清晰的情况之下,以一个样本量很小,或者说是说服力不强的经验去判断一个充满各种变化的未来,我觉得可能是并不客观,甚至是并不聪明的做法,而且我还要指出的一点就是,很多技术在最开始出现的时候,都是面临着争议和道德上伦理上的讨伐的。

比如说克隆可能你会觉得克隆人也会影响人类的繁衍,或者是我们的伦理问题,但是技术本身是无罪的。如果说我们克隆了一个人的器官让一个病人不再因为这个器官的移植而大费周章花费巨大成本的时候,难道这不是对于人类的幸福和指数提升有巨大帮助的吗?当然是,但是克隆人会有问题的话,那我们就通过伦理和法律的方式来去解决它,所以说所有的新技术虽然在质疑当中诞生,但是它会在自己不断的进化当中,在我们之前所讨论过的很多伟人手中通过不断的时间的沉淀,完善法制的规管和实践的经验的总结来达到为人们造福的目的。

攻破「长生不老」难题

刚刚讲到克隆器官这件事,我们就要讲到 Alphabet 另外一个项目了,如果说 Sidewalk Labs 解决的是社会问题,那么这个项目解决的就是个人的问题,因为很有可能我们还没等到 Sidewalk Labs 未来的城市落地的时候,我们的人就已经挂了。所以生老病死怎么办呢?这是一个关乎每个人的重大命题,所以说 Page 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 CalicoCalico 。

这个名字也非常有意思,谷歌在名字上一直都有很多的小故事,你比如说: Google 的寓意叫 Googol,那么代表着 10 的 100 次方,因为拼写错了,所以才变成了现在的 Google。那么象征着我们未来搜索的结果可以像天文数字一样非常非常的大,而 Sidewalk LabsSidewalk 就是指路边小路的意思,所以明显寓意是城市,那么 Calico 是什么意思呢?官方有个说法,也挺酷的就是 California Life Co 意思就是“加州生命公司”不过我作为一个英语专业的人出身的话,我倒想到一种动物叫做三色短毛猫,它这英文名字刚好也叫 Calico。

但是很奇怪的就是 Calico 实验室里边养了最多的东西不是猫,那是什么呢?是 Tom 的好朋友杰瑞老鼠,不过他们养的不是一般的老鼠,而是一种叫做裸鼹鼠的啮齿动物,它们看起来忒丑, 毛都没有,而且还皱巴巴的,特恶心。

而且它还和蚂蚁一样是一个群居动物,一养就养一坨要不然的话这种东西根本没法活,但是选择养这种老鼠并不是因为哪位负责人有特别上层阶级的审美,喜欢养什么没有毛的猫,那种来彰显身份,而是因为这种裸鼹鼠明明属于鼠类,但是它的寿命却是普通老鼠的十倍,别的老鼠活 3 年它活 30 年,简直就是老鼠界的「太上老君」,所以说 Page 一言不合就和一家药品公司叫做 AbbVie 成立,花了 15 亿美金给 Calico 去做进一步的抗衰老。

研究不过裸鼹鼠比普通的老鼠虽然说更长寿这都是表面的说法,科学研究总要有一个科学的说法,那到底是什么支持了 Calico 在抗衰老的科学实验当中以裸鼹鼠作为重点的实验目标呢?那么这里边就不得不提到一种端粒是 DNA 的重复序列,它存在于每一种真核生物染色体的末端,它能够保持染色体的完整性和控制细胞分裂的周期,但是因为细胞的分裂会不断的消耗,如果说端粒用完了那细胞也就凋零了,说人话其实就是端粒长还是短决定了你年轻貌美,还是老态龙钟。

那么这正是研究衰老的一个关键的切入点,所以如果你想硬核的赞一个年轻人很有活力那你就说:“ 唉呦你的端粒可真长,有点《硅谷》电视剧里边的意思特别科技宅”。如果对方听不懂你说端粒是什么意思,你就可以趁机装回逼把相对论刚才我说那番话给他讲一遍,但是你还得告诉他你说,这是从科技相对论这边学过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科学家们对于裸鼹鼠研究的时候,也发现说:唉你说他们这个身体好像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这个端粒有点不合常理,从而让这个细胞拥有更多地分裂周期,所以 Calico 现在在干的就是研究如何像裸鼹鼠一样,做到这样一个特异功能,不过对于这些实验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去观察,而且这个药物或者是生物科学的东西动辄十几年, 这个多则几十年,所以是很正常的。那么从成立到现在五年的时间 Calico 也并没有公布任何关于裸鼹鼠相关的研究成果,但是我们就该说这项项目没有用吗?其实早在 25 年以前Calico 一个副主管叫做 Cynthia Jane Kenyon 就用修改 DNA 的方法,成功地将一个普遍只有三周的蛔虫,把它的生命周期拉到了六周,而且在第三周的时候,蛔虫不仅没有苟延残喘,甚至还能活蹦乱跳,就是原本它该死的时候,结果这个东西还活蹦乱跳的。

所以说利用这种技术去延长生命的手段,的确是在科学上存在可行性的。

那么 Calico 的创始人 Bill Maris 曾经讲过,说人类依靠生物技术是绝对有可能活到五百岁的。

现在说起来似乎有种所谓痴人说梦的意思,但是我们试着去抛开我们现有的生物观念,假设一下 Calico 的确破译了所谓的端粒密码将我们的寿命延长到了五百岁,而且还能再活到一两百岁的时候,还像一个 20 多岁小伙子,或者小姑娘那样充满活力你会想干点什么?因为你的生命被无限的拉长了,反正我现在觉得这种事儿挺可怕,因为虽然说可能法律上有可能会允许一个人把寿命延长到五百岁,但是从人类整个大的社会发展来说,我觉得其实还是风险挺大的,因为人是贪婪的, 这是人性,有钱人如果不想死了一定会想办法尽可能的获取这样的技术,即便它成本高,其实也可以获取得到,那么这就使得金钱不仅仅能够提升的生活质量,甚至能够上升到所谓的人权和生命权层面上,其实这件事儿就把金钱的意义更加的放大了,这简直太恐怖了。所以就算人的平均寿命人人平等,全都活到五百岁那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呢?社会的负担会非常之巨大全都是人,这是不可想象的,肯定乱套了,所以说最理想的状态寿命我觉得还是人活一辈子嘛,最多一百岁够了。

好, 讲了这么多我们先收一收,想一想过去,当瓦特刚刚要改进蒸汽机的时候,当西门子想要打造一个发电机的时候,当乔布斯试图把电脑推向个人市场时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旁观者可能都认为他们疯了,都认为这些是天马行空的,甚至有些疯狂的东西,可能注定只存在于科幻小说当中,但是时间却证明这些发明家们对于未来的愿景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有着天才的预见性,所以当谷歌不断的去进行这些看似疯狂的实验的时候,我们除了觉得很酷以外,可能还要保留一些敬畏,或者是开放的心态。因为当我们还在猜想未来是什么?未来长什么样? 什么时候会掀起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候,谷歌那一群富有创造力和理想情怀的工程师们,正在依靠着他们对于改变世界的那一种执着任由其他人去嘲讽, 质疑依然一往无前的在推动着下一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为我们的生活也增加一丝美好。我觉得这个还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他们的工作也非常具有使命感,所以我们用科技相对论这档节目,一个是致敬先烈和先驱,另外一个也是为了还原当下自己,所以我们才是一个所谓的非大型励志脱口秀,那么讲到这儿的话,本期节目也就结束了。

科技相对论用两期的时间去聊一个企业,其实也是史无前例的,但是在谷歌的体量来讲的话,以及它对于世界的贡献来讲,其实两期也远远不够我们甚至可以开一个专题来讲,从它的各个维度来去分析这家公司,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这样的标的和这个公司值得这样去好好分析和学习的,所以说本期的内容如果你有任何的想法想跟我们讨论的话,欢迎你发消息给我们, 每一条留言我们都会看,更多的科技生活方式内容可以登录我们的官方网站 ZEALER.com,关注我们的官方微博 @ZEALER中国。当然不嫌烦关注一下@王自如ZEALER,在屏幕的左下角,我们下次再见,PEACE!

加入 ZEALER

「十万人测评俱乐部」

发现更多科技相关

*已购买用户可加 Q 群:937087660

(加群时需提供交易单号)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我曾经以为的 iPhone XR,用了一个多月后被打脸

我曾经以为的 iPhone XR,用了一个多月后被打脸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