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VR/AR > 风雨飘摇中的三大运营商
分享到

风雨飘摇中的三大运营商

时间:10-30 16:56 阅读:4964次 转载来源:雷锋网

摘要:三大运营商难逃“管道”命运么?

雷锋网消息,随着中国电信第三季度财报公布,三大运营商的三季度业绩一览无余的呈现在前,2018年前三季度三大运营商日赚4.3亿元,可三大运营商的日子并没看上去那般美好,甚至可以说已经进入了下滑曲线。

风雨飘摇中的三大运营商

  • 中国移动:前三季度营收5677亿元,同比下降0.3%;净利润为95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1%。

  • 中国联通:前三季度营收2000.13亿元,同比上升6.5%;净利34.70亿元,同比上升164.5%。

  • 中国电信:前三季度营收2849.71亿元,同比上升3.6%;净利190.34亿元,同比增长2.7%。

其中最为刺眼的是中国移动的营收下降,尽管只是0.3%,作为行业龙头,中国移动就是风向标,传达出的信号尤为引人关注。中国移动表示,大流量低资费套餐竞争加剧,导致流量价值快速下降,通信服务收入增长面临巨大压力。

上一次中国移动营收下滑还要追溯到2014年。中国4G元年是2013年,2013年年底4G牌照正式发放,标志着4G时代的到来,实际上2014年正处于网络新旧交替的更迭期,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移动营收,其实是周期性下滑。

不同的是,三大运营商在向5G时代的转型探索中,远比从3G迈向4G要困难,毕竟3G到4G只需让用户在已养成的流量消费习惯再延展,没跳出流量经营的模式。

在财报中,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还发现三大运营商都在削减成本,中国电信就在财报中表示,持续优化营销模式及执行新收入准则,控制销售及管理费用。中国移动也表示,将持续坚持前瞻规划、有效配置、合理投入、精细管理的成本资源配置原则,在5G的巨量投资前,运营商也要瞄准主航道。

另外,中国铁塔上市并发行新股,三大运营商作为股东都获得了收益,中国联通净利增加14.74亿元,中国移动增加净利23亿元,中国联通利润暴增的原因也在此,中国电信未公布具体数据,应该在十几亿左右。

5G牌照的最新消息或许让三大运营商能稍微兴奋一些,据通信世界报道,5G频谱划分方案基本敲定,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各拿3.5GHz频段的100MHz频谱,中国移动得2.6GHz频段的160MHz频谱;广电国网将得4.9GHz频段50MHz频谱,并将700MHz频段的96MHz带宽由工信部划归IMT使用。

频谱划分方案预计不日内就将公布,4G牌照和频谱划分是同时公布,5G大概率可能先确定频谱划分,再于年底之前发放5G牌照,三大运营商加广电各持一张,严格意义上,广电不开展无线业务,相当于半个牌照。

回到三大运营商财报,ARPU值(平均每月每户收入)是反映运营商“单价”的数据,雷锋网了解到,中国移动用户三季度ARPU值为55.7元,低于其上半年的58.1元,并且表示ARPU值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中国联通ARPU值为46.8元,相比去年同期呈下降态势,中国电信也在财报中也提到,ARPU值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三大运营商ARPU值下降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这也反映流量经营可预见的天花板。中国移动用户DOU(平均每用户每月的上网流量)升至3.1GB,中国电信4G用户DOU达到5219MB,中国联通4G用户的DOU超过7.6GB,视频等应用仍能促进用户流量消费进一步提高,不过至少在5G到来之前增速是减缓的。

本就难以长久为继的流量经营,在三大运营商的互相竞争中加速贬值,中国移动的营收下滑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电信联通的流量竞争,在拉低流量单价的同时,也把中国移动的部分用户抢走或者发展为第二卡槽用户。

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此前预测,运营商的流量增长将在2020年达到巅峰,此后将进入微增甚至下滑通道。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毕奇日前也表示,目前行业的发展遇到前所未有的瓶颈,更高的速率无法带来更大的利润,从目前的趋势看,5G的投资很难变成利润——2G是语音经营,3G和4G是流量经营;流量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5G赚钱模式需重新考虑。

一种观点认为,运营商“管道化”已经不可避免,5G是运营商最后的救命稻草。

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不同,运营商是重资产模式,关注每比特成本的下降,互联网公司发送和接收的都是数据包;运营商在用户数据基础上增加比特编码,提高传输可靠性,互联网公司则在用户数据基础上增加信息标签,提高信息价值;运营商的创新在远端,通过带宽、大规模天线技术创新,不直接接触用户,互联网公司通过CPU、GPU技术创新,向用户应用和需求靠近。

最为关键的是,运营商利用大带宽和高流量提供统一的服务,互联网公司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提供个性化服务。规模增大带来经济效益提高,但是规模过大可能产生“规模不经济”,运营商的附加价值被互联网公司攫取,从而大大弱化其产业角色。

对此,三大运营商似乎公认的解决之道是开发5G应用,比如中国移动就规划于2019年在12个城市开展9大类5G应用示范,包括远程医疗、云端机器人、智慧交通、无人机、智慧校园和智慧工厂等业务,这些基于5G新特性的业务或许能给运营商以新生,但也面临着4G时代同样的问题,产业链其他公司也瞄准了这部分附加价值。

5G网络的建设投资比4G还要上升一个档次,运营商当下面临内部竞争、外部分食的境况,风雨飘摇之际,5G对用户很美好,可对运营商来说却并不一定。

相关文章:

对自动驾驶汽车来说,5G 网络是个必要条件吗?

5G三阶段测试结果公布 华为中兴等五大系统级设备商进展对比

三大运营商直面5G焦虑 英特尔开出一剂“良方”?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罗永浩:锤子T系列应该是永远不会有了

罗永浩:锤子T系列应该是永远不会有了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