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互联网金融 > 女性创业,要保持本色,也要像男人般辛苦负重
分享到

女性创业,要保持本色,也要像男人般辛苦负重

首发且原创 时间:11-09 16:49 阅读:5626次 来源:奇霖传媒

摘要:去年,央视调查记者武卿离职央视创业,速途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武卿做了专访。一年后,收到了武卿的创业故事,这一年,她经历了什么?

(原文转载自速途网)

去年,央视调查记者武卿离职央视创业,速途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武卿做了专访。一年后,收到了武卿的创业故事,这一年,她经历了什么?


▲《硅谷大佬》首发宣传片


记者:尽管女人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但是女性创业者仍然是少数,我观察周围的人,大多数创业者都是男人。你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武卿:确实。创业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女性创业,难度更大。我觉得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女性创业者都很少。前不久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君紫资本的秦君发了张照片,是湖畔大学的培训课,马云带着他们这些学生合影。七八十个人,女性创业者也就寥寥几人。


女性要创业,本色得保持,但体内必须住上一个男人,得像男人那样做辛苦负重,别叫苦,别喊累——除了偶尔跟亲人那儿释放一下。你得自己处理伤口,经常使用心理暗示大法:伤口已愈合,拾掇拾掇工作去。你得放弃幻想,认清世相,知道哪些事情他人可以帮,哪些问题必须自己扛。这一年,我变了很多,糙了。我心里不止住着个男人,也住着一匹野狼,我和自己说的最多的话是:那块肉,你必须奋力叨住。


记者:哦,你说的这个“肉”指什么?

武卿:放在我面前的机遇啊。这一年,因为脑子在中国美国两个地方来回遛,我看到太多机遇了。


记者:你觉得自己哪些方面有改变?

武卿:你知道我过去做监督报道,得跟各种人打交道,我是见过坏人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坏人”。有时自己也奇怪,做监督报道近十年,坏人没少见,刺激没少受,似乎也没改变,创业这一年改变怎么这么大?


首先对自己特别狠,过去一周完成的工作,现在熬一夜基本可以完成,效率是逼出来的;对他人原则性也很强,不再给任何人机会利用我的善良。我不觉得这个世界存在解决不了的困难,不觉得什么可以打倒我,让我放弃和恐惧。本来就不多的玻璃心,好像全部都变成钻石的了,硬。我还觉得,别人无论怎么对我都正常,比如赞美比如诋毁,他总有他的理由。除了要求自己,对外界一切无欲——则刚。我不知道这些改变好不好,有时候也像观察外人一样冷眼看自己,诶?姑娘,有趣!但确实就这么自然进化了。


不久前跟360淘金的一位负责人吃饭,初次见面,他上来就说:创业者很伟大。过去我对“伟大”这号词很排斥,做新闻出身的,喜欢准确、平实,不喜夸张,但是创业后理解了何为“创业者”。我觉得这个群体担当得起“伟大”这个词。前不久看马云的培训课,他说:创业者是伟大的,女性创业者更伟大。所以现在有人说我伟大,我也笑纳嘿嘿。


记者:现在视频非常地火,几乎是个媒体人就想做视频。风头正劲,而你恰在此时选择做视频内容创业,那么你怎么想到做视频内容创业的?是因为这是风口吗?

武卿:哈哈,我是2015年6月注册成立奇霖传媒的,当初对于风口啊、蓝海啊这些,完全没有感知。如果不是投资人找到并说服我创业,可能不会这么快开始这事。投资人就是投资人,春江水暖他先知。我公开创业的消息后,融资相对比较容易,不断有投资机构找来,那时才意识到,赫,幸福地撞到风口上了。


对我这样有过十几年专业训练的人来说,视频业,确实是个蓝海领域。我有一个基本判断,视频业门槛看似很低,谁都可以拿手机拍,随便下载个软件就可以做,对吧?但是,真正能把视频做得特别好的人其实很少,真的很少。那么我,恰好就是最会做视频的那拨人里头的一个。


“风口”这个词说多后,被毁了。有的人可能会说,本人从来不碰风口,不屑于风口。但是我对于风口很在意很享受 ,如果没有视频业的风口,奇霖传媒也许不会轻易得到那么多资本的关注。


记者:《硅谷大佬》这个项目,是你第一次自己兼任总导演和总制片人吗?




武卿:是的,这次节目确实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既当总导演又当总制片人,第一次去硅谷,第一次带领前后期共30多号人马,第一次以如此长的周期做大片儿。特别是,第一次调动如此多的国内国外资源来帮助我,——这一年我是个吃“百家饭”的,不懂的事情随时请教朋友,今天问这个,明天找那个。到节目后期,琐事太多忙不过来,就抓朋友帮忙,有朋友是从硅谷回来扔下两个孩子和学业不管,来管我。你说,我怎么感谢他们?没有朋友们的热心帮助,走不到现在。感恩装在心里,未必有机会一一回馈他们,就把善意、仁爱、智慧传递给另外的人吧。


在电视台,总制片人和总导演,一定得是两个人,总制片人做项目管理,总导演负责创作、生产,一个人兼任会特别累,也影响效率。但是我们奇霖传媒才十个人,为了节省开支,我必须一个人兼任两个角色,一手抓管理,一首抓创作。此外,我还得做公司管理。项目是项目的事,公司有公司的事。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有几个天天吃香喝辣 游手好闲的?我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知道了创业之味,体验了初创企业之艰辛,暗暗发愿,要帮助更多正在创业的人


记者:常听身边创业的朋友说创业之苦,没钱没人没时间,还没经验;那么,你一创业就跨界做科技,还选择了跨国。其实,一般人创业多是从自己熟悉的事情开始,不熟悉肯定意味着困难,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武卿:我不熟悉科技,但是熟悉视频;我过去做视频,不是普通的视频生产者,我还做节目模式研发。特别地,我的主要身份是调查记者——在这个行当训练多年,对哪个领域都不会发怵。因为我们有一套快速进入新领域,并作研究、分析、整合的办法。可能今天是个门外汉,一个节目做完就成了行家里手。我过去不跑口,什么领域都得迅速熟悉。现在对科技,我不敢说多资深,做一个好的科技媒体人、生产好的科技类内容,完全没有问题。


论到创业和去硅谷拍节目,包括做六集的《硅谷大佬》,我其实是无知无畏。因为没干过,因为不够“有知”,才有了好奇心、好胜心要走出心理舒适区。如果老是重复过去的事情,恐怕是提不起精神头来。


如果当初我知道创业是什么滋味,知道跨国跨、界项目这么难,还会做吗?未必一定会,有80%可能会(笑)。那么现在做了一年了,我感到幸运——没结婚时和世纪佳缘的小龙女聊天,那时她刚生了孩子,她说:生孩子这事,是你生了一定不会后悔的事。我套用她的话说:创业这事,你没做时未必会选择做;做了,一定不会后悔。这个时代,对于天性爱折腾的人来说,不创业有点可惜。我经常说磨刀霍霍,要磨我的团队,让他们更锋利,我磨他们,创业磨我(笑)


记者:从央视到高科技圈,你对跨界是个什么感受?一个文科生,调查记者,和硅谷科技界的大佬们对话,有压力么?

武卿:还是因为无知者无畏吧。科技我不懂,所以就很虔诚很认真,下大量苦功夫,就跟过去面对每一个新的领域的调查报道一样,不敢有一点马虎,我怕专业上出问题贻笑大方。尤其我这一套节目,面对的可是6个不同领域:互联网金融,交通,新能源,高科技投资,大数据——在每一个领域,我的知识结构一定不会像专业人士那么完善,这是一个挑战,一定会有专业上的不足。我不怕被笑,也不怕被骂,请大家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熬炼。


采访大佬,我没有压力。我采访和主持时从来没有压力,因为年头长了,心如止水。采访一位农村老伯,和采访心目中的女神希拉里,心态心情应该是一样的——当然我还没有机会采访希拉里。


记者:跨国项目的滋味如何?

武卿:不美妙。


首先是沟通协调障碍,中国跟美国有很大不同,语言和思维上的不同导致,沟通本来就困难。我自己在国内小有影响力,但是在国外不知名,人家都不知道我,凭什么说服人家接受你的采访?我采访了三十多个人,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专门的公关公司、律师来管理外宣,有助理管理各种事务,要挤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还要接受好几个月的无休止的前期采访,真的是受不了。我理解他们的忙碌,但是也必须把该做的前期调研等做踏实。那么,双方这个磨合过程感觉有些痛苦,我跟他们沟通的成本是跟中国人沟通成本的七八倍。


然后是拍摄时间太紧张。去美国一趟费用很高,我当然想尽可能地多接触一些人,多走一些地方,一刻不停。这一下,工作安排得太多,我们5个人的摄制团队,天天3点睡觉7点起床;这简直是从心理到生理的一个极限,我都是用哭解决问题,哭一场,就排泄掉坏情绪和疲惫了;不是情绪派遣,是排泄,就是来了就释放,释放了继续干活 ,事来则应,事走则静。


此外,你要安排国外的一切吃住行、沟通、拍摄、补拍,对接各种资源,真的是太琐碎。我是一个讨厌琐碎的人,我的心智不接受复杂,喜欢简单。但是这一年过得太复杂了,处理各种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事务。我经常觉得受够了。但是第二天太阳升起,休息好,会觉得又可以战斗了——所以我现在不怎么理会自己那种偶尔升腾起来的“老娘受够了”的意念了。有时候也得“对付”自己。人来到世界上,不是享福的,是受苦的,这是人生观的问题,我就是这么想。


原来想,回国肯定得病一场,但是没想到经过这段历炼,回国之后竟然胖了,身体更好。


记者:回国后就应该步入正常了吧?

武卿:嘿嘿,“正常”是不正常的,“不正常”才是正常的,不正常是常态。


前期为了节省成本,并没有正式组建团队。回国之后才搭建的,搭建完团队,我就病了。此外还要管理公司,财务、融资;还得管理《硅谷大佬》项目,项目本身管理的工作也很重,因为是个大型项目。创作这块,得做总导演,解说、同期、音乐、调色、配音各个方面,都得亲自把关,为节目的最终品质负责。我得亲自反复修改所有节目。一个节目最多改十一稿,片子改五六遍;最低也要改五六稿,后期还要改五六次片,这过程很痛苦。一年前头发还是黑的,现在两鬓有了好些白头发,我给他们染蓝了。曾经觉得很委屈,但确实没有什么人亏欠我,作为CEO,在公司初创时,应该就是这个状态吧。否则就不会有那句话:初创公司的CEO就是CXO,什么都得过一遍手。


有人说武卿你何必如此?必须如此。我们是手艺人,像奇霖传媒这种公司是原创视频内容公司,把手艺做好是必须的。现在做公司,是生产,不敢提创作,但还是必须得有追求极致和卓越的精神,还得创新。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石强,他做了一个很牛的纪录片叫《互联网时代》,他是总导演。这个项目在全球各地采访,做了3年。作为总导演,他的投入程度非常高,他在细节上要求也非常高,累得不行。每当他跟我说起这个的时候,我就感慨,我们这行业,首先是个体力活,体力智力哪个上不去都不行。不过,虽然困难多多,但全部解决撑过来了。那么你知道吗?这就会有做平常事、平常做事,没有的收获。这种甘甜,自己知道,经常偷着乐呢。


记者:这么多的苦,真的是很不容易啊;你也说说你得意的地方吧。

武卿:得意的地方就是,《硅谷大佬》项目拍摄的都是真正做创新的人,无论科技创新,还是模式创新;我这一年一直在创新,管理团队的模式是创新, 节目也在创新。打个比方说我的节目,你很难定义它是什么?是纪录片?是广义概念上的调查报道?还是其它?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根据自己的直觉去做了。在节目后期也做了很多新设计,有的保留,有的没有剪到片子里去。因为最终考虑到,节目不单要在中国的视频网站播出,也要在中国电视台、海外电视台分别播出,照顾不同人的口味。


记者:看过你网上的照片,非常漂亮,高颜值,现在见你本人,觉得比照片瘦很多。

武卿:谢谢赞美。创业后心里有三大痛,一是身体透支担忧身体,二是没时间陪家人。三是没时间看书。


今年二月做了一个体检,说是没事儿。但是三月,左肋骨下方开始疼,疼得很厉害。疼了五个月,没时间检查,很害怕。三周前找到中日友好医院的王君主任,她心疼我创业,亲自给我安排好,以很高效率做了一个腹部CT,过几天发微信说:什么毛病没有,好好活着吧。呵呵,我真是太开心了。后来呢,这个地方竟然不疼了——心理因素吧。


我把阅读视为生活当中极其重要的一件事,如果没有少女时代的大量阅读,就没有我现在的后劲。可是这一年我就没有时间看书,让特别苦恼。我买了一架子好书,就是精华书,我觉得自己应该像推土机一样,把他们都推到脑子里。可是才读了3本,所以不管工作多忙碌,心里有一块地方,是空虚的。


最对不起的是家人——这个,就不说了。我们彼此都习惯了。(完)


《奇霖榜》


奇霖传媒首个科技类视频内容品牌,关注中国、美国、以色列三国科技互联网创投圈、真正想推动社会进步的顶尖人物。他们影响世界,我们解释他们,重新定义成功。2016年9月8号推出年度特别节目——《硅谷大佬》。


《硅谷大佬》

由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带领30人团队、耗时一年、投资200万,精心打造的中国首部针对硅谷科技互联网创投圈人物的深度报道。项目共分6集,每集45分钟,讲述6位硅谷科技创投圈拥有较大影响力的投资人、创业家的故事。这些节目,涉及五个中国科技、互联网圈高度关注的领域:股权众筹、 高科技项目投资、 新能源、 大数据、 新型交通工具。节目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定于2016年9月8号上线。



(奇霖传媒出品:守正出奇 霖润众生)


  随时恭候您的到来 

长按二维码加入我们


声明:本文由奇霖传媒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奇霖传媒
奇霖传媒
关注企业号
0
分享次数
0

奇霖传媒是一家以视频内容的研发·制作·投资为主业,致力于构建以视频为核心的媒体平台,关注领域:科技互联网,关注对象:人物,企业,产品。

TA的其他文章

包含这篇文章的专题

3,523.4万次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医疗革新的下一个金矿——VR技术

医疗革新的下一个金矿——VR技术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