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头条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免密码登录
  • 图形验证码
  • 获取验证码
  • 立即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社交 >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坐台的红裙大胸姐姐丨一次别离
分享到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坐台的红裙大胸姐姐丨一次别离

原创 时间:11-04 14:23 阅读:5608次 来源:博望志

摘要: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跟快递员送一天货。我代替大家去体验一下,然后用文字写出来。他在做他的职业,我也在做我的职业。


 

题图.jpg 

*博望志会是最好的创业人物媒体

 

 

在我长眠世界之时,愉快地发现

我来过疯过、对过错过、苦过乐过

没有后退过

 

 

| 博望志和他的朋友们

 

人生必须经历的别离中,职场上的告别与被告别,被视为痛感最小的一类——在这一段关系尽头,你尽可以主动选择结束,而不必背负伦理道德压力。只是,你不停歇地走过他们面前,前方吸引你的美景蓝图,又是否曾实现?

 

现实生活的压力下,很多人匆忙沦为前途与幻想共谋的牺牲品时,你应该表现得优雅。

 

契诃夫说,为了表现一个特定的行为而耗费最少的动作,就是优雅。所以我猜,沦落进现实后,优雅的应对方式是:坐下来,读一读过去。

 

KM上.jpg 

 

KM

 

大二那年寒假,我19岁。在一家KTV当服务生,做了多半个月,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人喊做「少爷」。我管入职时带我的服务生叫师父,还曾傻乎乎地问过「我们算不算社会最底层」这种傻问题。师父坚决否认,在他看来,「工地上的民工才是最底层。」

 

那座独栋小楼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师父热衷于吃摇头丸,坐台的红裙大胸姐姐男朋友一直在吃软饭,隔壁包房服务生暗恋内蒙来的啤酒妹,还老惦记着从我包房的醉酒客人那里骗小费,驻场妈咪缠着我介绍女同学来当公主

 

除夕当晚,光头老板与服务生们座谈长达五分钟,举杯恭祝我们在此「干得长久」,可初十没过,翻脸开掉十余人,并每人扣下了一个多月工资。

 

我幸运地拿到了八百块钱兼职薪水,缴了挂科费,再也没见过这群人——包括与我家住同一小区的红裙大胸姐姐。

 

燕小六

 

大约一年前的今天,我被前女友「开除」出公司的那天晚上,她特地叫上了同事们,组织了一桌散伙饭。

 

席间,她保持着女创业者身上遮不住的专业光环,一面恭喜我「另谋高就」,一面借着机会给小伙伴们打气,说下个月是融资前的关键时刻,大家都要加油。

 

我一个一个的和他们碰杯,让他们多加油,让你们老板省点儿心,在恍恍惚惚中平静地熬过了了大半席的时光,在最后给她敬酒的时候,还是没崩住,鼻子一酸,赶紧闭上眼睛,试图延缓泪水挤出眼角的速度。

 

满桌陷入的沉默...其他人都不太清楚我们俩之间的关系,也并不知道,即便有高处可以就,这次告别并非我自己主动的选择。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在那一个时间点都不能看到几个月之后更彻底的告别。

 

如果时光倒转,我会对那些当初劝我不要离开上家公司来帮她创业的朋友说声谢谢,因为从结果回头看,他们是对的。所谓的「重要的是过程,是你的努力」其实从来都是一句屁话,因为如果过程迎来的并非对的结果,一切过程中的欢愉和挣扎都是完全不重要的。最终你只是明白了一个一直摆在那里的道理。

 

也从不曾因为后悔不该放弃当初更高的薪水更好的平台,而是终于开始能够明白,人生中一个个重要的告别从来都是接踵而至的,没必要人为增加它的次数,因为无论多还是是少,你最终都要和一切曾经熟悉的人,亲密的人,彻底告别。

 

安小兮

 

每月一次的产检假迟迟未批,之后变成「我们谈谈吧!」

 

最后说「你辞职吧!」

 

「凭什么,我在这工作三年,你还有意提拔我为部门负责人,不就是怀个孕吗?」我委屈。

 

但在强权面前,从小到大甚至没和同桌红过脸的我怯懦了,而当惯了孩子王的老公不干了「告他,必须告他!」

 

农夫与蛇的故事听了很多遍,但真正在自己身上上演的时候,才领悟到对邪恶的纵容,就是对善良的伤害。

 

最后,我们请了劳动关系里最好的律师。

 

坦白讲,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是我不想要的,但我永不妥协的是女性在职场享受公平待遇的权利。

 

这是人生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HH

 

我想过很多种离职方式,以为了提升自己之名潇洒地离开,想过很多次。现实总不是这样的。一个正在准备提纲的清晨,他的电话来了,是那声吼「不来别干了。」听懵在原地,以至于电话挂断我还想不出反驳的话。

 

事起两个任务,一个是被安排的,一个是争取的。当然,这个争取先前有过报备。任务完毕,当冒着冷风瑟瑟发抖地回到家,心里暗喜,「总算是有些料的。」手机亮了,一条关于处罚的微信现在我眼前。冷笑着读完,冷笑着回复了「拒绝」。很刺眼,每个字都是:「罚款」、「禁足」、「暂停任务」,我方了,努力想了想,同样是外出任务,错在哪儿?哦,不服从管理。

 

外面天气微凉,寒住了心。他们说,「你是幸福的,解脱了这样诡异的重压。」我是幸福的,毕竟我还是那么潇洒地离开,还是以那个「为了自己更好」的名义。

  

烈士二么儿

 

拥有成熟魅力的男上司,与颜值出众的年轻女下属,这办公室地下恋情的戏码,似乎分分钟都在这座城市大楼的角落里上演……

 

然而我遇到的并不如电视剧里常出现的套路,没有「霸道总裁」,也没有「小三上位」,生活总是无法满足你的「英雄主义」。

 

并不「总裁」的中年男性,与并不想「上位」的独立女性,他们的爱情似乎更平凡,也更难以启齿。同样是顶风作案,却也称不上稀奇,构不成传说。

 

于是你仿佛能理解,当「离别」成为这样一种爱情的主旋律,仿佛也能触碰永远。这是一种永远在说再见的相守,又可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别离。

 

火腿奶酪面包

 

去年毕业,第一份工作在北京,仅仅一周就让我对这个城市失去耐心,冷到刺骨的冬天,拥挤的人群,黑压压的雾霾。处心积虑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策划出一场「低成本」的逃离,通过工作调动去了南方某个温暖、干净的城市。2个月后,裸辞,回了北京。南方那个城市,很温暖,很干净,甚至很好吃。但是啊,在职场上却有着一种奇特的「年轻式老旧」。行业里的翘楚公司,看起来特别年轻化扁平化,内里却填满了「自以为是」,「目光短浅」,「固步自封」。哎,这明明也是时常和北京并列的城市啊,中了降头吗。可能真的中了一种叫「本地化」的降头,原来北京的人头攒动背后才有真正的多样性和开放性。于是,熬过了南方的酷暑,又在寒冬里,回了北京。

 

eiffel上.jpg 

 

eiffel

 

在去年之前我都不曾想到,在我们这个年纪,身边会有同事突然离开。直到去年的一天清晨,翻看好友的朋友圈得知他的离开,内心一阵酸楚和感慨。

 

他,是我第二份工作的同事,一个洋气nice的小伙子,他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穿着gucci,拎着prada,发胶蹭蹭亮的富二代。那时候他坐我后面,经常开车载我们去很远的农家乐和街边面馆吃午饭,一碗猪肝片儿川加肉加腰花可以吃出30元。他家是开手套厂的,一到冬天,他会拿很多手套送同事。虽然他是个富二代,可是印象中的他,对工作很热爱,工作起来也很勤奋。

 

后来,他离职了,不是享受去了,而是自己创业,还记得有一次和同事一起去他新公司参观,他告诉我们,创业很累,却很快乐,因为是在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行。从那之后,我们也就再没吃过30元一碗的面条,因为再也没有愿意只吃一碗面,开车带我们去的人了。

 

再后来,我也离职了,联系得少了,再后来我来了北京,再无联系。五年后突然听朋友说他离开了,内心还是很难过。

 

也许我们这样的年纪还没有学会怎么面对死亡,我们总会和自己说日子还长,未来还远,有很多事可以慢慢来。但是谁又能真的预料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

 

所以,好好对待自己的梦想,好好对待身边的人,好好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路,努力做到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吧……

 

七熙

 

时隔五年,我再次见到了安安,她埋首在一堆铁笼子中间,问我:「你确定要那只四个月的阿拉斯加吗?那咱们得去涞水拉一趟,你的车坐得下吧?」等她终于收拾好一群刚满月的棕色泰迪抬头看我时,我看到这张不施粉黛的脸上焕发着柔和的光芒,淡定从容,不急,不躁。

 

安安是我实习时候的同事,也是我同乡,刚毕业时候我们同时进到一家极小规模的公关公司实习做媒介。我们被分配做一场工业展会的新闻发布,收到样刊的时候我激动的捧着那本如约发出来的杂志,指着资讯页上那个有着一张小小配图的不到三百字的稿子跟安安说:「你看你看,我真的发出来了,这是我发的!」安安只抬了下眼皮,没有说话。下班路上安安偷偷告诉我,她觉得辛苦两周的时间却只换来几本杂志的豆腐块,这样的生活没有营养。

 

然后安安如愿在实习未满一个月的时候辞职,去了当时很火的北京地铁五号线每天都会给乘客发的那家信报,我在微博上看到她发各种明星的八卦,距离终究越来越远。

 

后来我也在职场辗转,一次客户的公关招标会上,我看到安安在投影前面唾沫横飞的讲Q4的公关策略。她棕色眼影上闪着金光,拿着翻页笔的手,指甲涂成大红色,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美甲叫甲油胶。会议结束我们寒暄几句后散场,我跟安安再次分开,断了联系。

 

两个月前,老公说通过老家的朋友联系到一家靠谱的宠物店,他想养里面一只四个月的阿拉斯加,我在老公备注为宠物店老板的那个微信头像上,看到一头短发的安安,怀里抱着一只小泰迪。周末我们带着儿子赶回家,找到了在县城中心广场边上的安安的宠物店。看过照片确认没问题我们决定奔赴邻县涞水,去接那只四个月的阿拉斯加,我看着安安在一个粉色hellokitty的计算器上不停的按着什么,我说你现在是不是都不会写PPT了。安安没有答话,滴滴嗒嗒的按键声停止的时候,安安告诉我你们得先喂幼犬粮加上狗链和它的玩具球你一共给我四百好了。说话的时候,安安一直低着头,没有看我的眼睛,手中一直没有停止各种动作,白净的双手留着整齐干净的指甲,再没有了大红色的甲油胶。

  

 

暂无

 

听到说姥爷走了,很久,我都是不信的。虽然,在他身受三种癌症晚期的折磨、却用我们所见过的最惊人的求生意志撑了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无数次的觉得自己准备好了。

 

能看出我对姥爷很有感情对吗?可是,我当时竟然脑子瓦特了一样问了我爸一句「我要回去吗?」,而不是「我要回去!」。

 

就这样,那次本不应该是离别而是最后一次团圆的机会,我,弄丢了!因为,我相信了我爸的「读书工作为大论」,却忘了我们的「孝为先」。

 

时隔多年,我都不能理解,更不能原谅当时的想法和决定。

 

唯愿今后,我不会再因工作,因金钱,因名利,犯同样不可弥补的错误。

 

YL

 

她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个直属上司,也是总监口中最钟意、最有悟性的徒弟。在当她下属的那三年里,她教会了我很多,不单是工作上细致入微的领导,还有许多为人处事之道。

 

由于做的出色,加上英文又好,她被公司派驻美国办公室。

 

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是难以接受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之后就是她办出国手续的漫长的六个月。这段时间我的心境从一开始的不舍和难以接受,慢慢转变为被迫适应但还是希望时间能再慢点,再到最后竟变为很为她高兴一切繁复的手续、焦灼的等待终于结束,终于可以开启更美好的篇章。直到她走的那天,我竟然可以笑着和她抱别。那时我才明白原来离别不一定是愁绪,也可以是换位感受带来的衷心祝福。

 

Judy

 

2012年3月20日,因为和校长相谈甚欢,我在X城签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3月21日,我却因为和L君的一见钟情,在W城遇到了理想中的爱情。于是,我在入职的第一天便递出了辞呈。

 

当然,一切并没有预期顺利。起初校长大抵以为我只是一时冲动,于是,每一次请辞最终都以一番语重心长的长谈告终。他总是试图告诉我爱情的虚妄,又屡屡与我畅想理想的光芒。然而,我依旧想着我的爱情。

 

终于,在一个心神俱伤的雨夜,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含泪写了一封长达万言的辞职信,言辞恳切地向他讲述了自己对于这段感情的投入之深,以及对于无法信守承诺的愧疚之情。在将这封厚厚的辞职信塞进了校长门缝的两天后,我接到了校办通知我办离职手续的通知。

 

我终于守住了自己的爱情,却没有意识到,代价竟真的是一步步将理想推向虚妄。

 

W城后,我成为了一名的思政辅导员。选择这份工作时,我深知它与自己的理想相去甚远,却依旧想着只要内心有所坚守,总会有可以作为的地方。然而,人终究需要面对现实。在这里的三年里,我一直试图为自己每天早上在公交车上颠簸一个多小时去处理的那些看不到尽头的琐碎事务,寻找一些意义。最终,我没有说服自己。

 

最后一次回去办手续,匆匆路过办公室,陈煜抱给我一部厚厚的博尔赫斯全集:「张老师说,一定要送你礼物,我思来想去,找了很久,想着这个你这个文艺女青年一定喜欢。」回去的路上,我抱着它们一路走一路流泪。

 

生平最怕离别,却不知为何似乎总要彼别人面对更多的别离。可是,人啊!就是这样,很多情绪只有到离别时才能得释放,它让人不忍离开,却又只能离开。

 

Hanna

 

辞职是因为在上一份工作中总沮丧地觉得自己是「折翼天使」,是因为突然发现每天跟闺蜜吐槽工作的时间大于实际在好好工作的时间,是因为跟几乎每一位同事都无法敞开自己的心扉,是因为讨厌自己在他们面前人前装乖人后吐槽的样子。人生的第一次辞职,心中是毫不犹豫的,除了与父母冷战了几日一切顺利。现在在上海安好,离开了父母身边但感情更好了,工作虽偶有苦衷但一切还在正轨。今天一位同事说,有时候工作就像长跑,前5分钟很好跑,后5分钟开始struggle,再过5分钟,就自由畅快了,期待。

 

大宝

 

曾看到一段文字,给处在人生低谷的我很大的力量:为了自己想过的生活,勇于放弃一些东西。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你也永远得不到两全之法。若要自由,就得牺牲安全。若要闲散,就不能获得别人评价中的成就。若要愉悦,就无需计较身边人给予的态度。若要前行,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弗朗西斯·梅斯《托斯卡纳艳阳下》

 

在老单位的三年,是无时无刻都想离开的三年,也是每时每刻都舍不得离开的三年。当拥有一个能够跳槽的机会时,一个能回归自身专业的岗位时,我知道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顺利的和新单位签约后,如何说出离职,成了我面对的最为难的事情。犹豫,彷徨,纠结,欲言又止,想发朋友圈告别,组织的文字删了改,改了删,直到离开,也没勇气发。在心里默默地说,朋友们,有缘,江湖再见吧。

 

郭老师

 

以前,人们工作都是政府分配的,干一行爱一行,直到一辈子。后来人们的选职有了自由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党给的,大学毕业第二天就上班。单位工作轻松、福利也好。可干了十几年觉得没什么长进,咬牙、自学、通过留学考试。出国读博后找工作,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温暖(气候)、看海(风景)、中小(城市)、教授(职业)。然后就背上简历和各种证书踏上南下的火车绕了十几个城市。结果出乎预料的神奇,四个标准都达到。

 

离开第一个岗位时,心里也有许多思念。工作顺风顺水,职称也提到正高,同事们感情深厚。但想一想自己的志向和生活的目标,贪图安逸不是我的菜。

 

第二份工作经历了十年,收获很多,职位也提到了系主任。如果当初没有背起背包,就没有现在的体验。但是,生活还有远方。离开单位时,我眼含热泪上了最后一节课。我爱学生,学生也爱我,曾被同学们投票选为全校的师德标兵。一位同学说过:您是我目前人生中最好的老师。这句话我会记住一辈子!

 

我想超越自己,深刻地生活。在我长眠世界之时,愉快的发现,我来过疯过、对过错过、苦过乐过。但,没有后退过。


声明:本文由博望志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社交 人物 干货 离职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坐台的红裙大胸姐姐丨一次别离
扫码打赏作者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包含这篇文章的专题

3,493.8万次

    为您推荐
  • 推荐
  • 人物
  • 专题
  • 干货
  • 地方
  • 行业
+加载更多资讯

阅读下一篇

助力大学生创新创业 “海创客”平台不断提升服务能力

助力大学生创新创业 “海创客”平台不断提升服务能力

返回创头条首页

©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